11月29日,深圳福田警方召開了一場公開處理大會,吸引了千餘名當地群眾前來觀看。百名皮條客、媽咪、流鶯、嫖客等涉黃人員正在被處理。在新聞照片中最讓人震撼的是一位「賣淫女」面對鏡頭摀住臉的鏡頭,她摀住的是個人的尊嚴和「面子」,也把我們嚮往大國的眼睛給摀住了。

一個大國的崛起,隨著中央電視台同名節目的播出,成為今天被人熱烈評議的話題,對於這部粗製濫造的片子,疑點很多,比如說大國為什麼不是強國,只有強國才可能「真正」屹立於世界。討論中大家都有個共識,那就是要有一個先進的制度來保證我們的「崛起」,而這個制度的內核就是我們的價值觀,或者說,集體文化觀。

當雞蛋生產出來還是雞蛋的樣子,只是裡面有了蘇丹紅;魚生產出來還是魚的樣子,只是裡面加了孔雀綠;當120還是救命電話,在甘肅省定西卻成為壟斷的醫療與電信賺錢的工具;當救命的藥品不是治病而是奪命;當能源供應的代價是一個個礦難和生命;當教育沒有「大師」出現卻出來很多高爾夫球場、很多報導做假的新聞;當我們高喊「依法行政」口號的時候,改革開放最前沿的深圳卻做出了倒退30年的事情:讓賣淫女遊街。

深圳警方大力掃黃無可厚非。但居然用上遊街的方式進行懲罰和警示,罔顧我國刑法明確規定罪刑法定的原則,謂之無法;公然用侮辱人格的方式來整治治安,謂之無恥。

深圳事件具有「標本意義」,沒有對每一個生命和權利真正的尊重,缺乏基本的法治精神和人權意識。

在制度文明還有待健全的時候,政府及其官員的先進性示範,就是全社會的榜樣,而當政府執法者做出一次次讓人驚訝的違法行為的時候,我們還能再相信什麼呢?在我們的官員眼睛裡,只有上級的視察和「政績」,只有自己的權位高昇,沒有什麼「法治」、「平等」、「尊重生命」和「人權」。

中國殘聯主席鄧樸方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說,如果一個國家想要現代化,不講人道主義、不講人權是不行的。此言可謂意味深長。

在大國崛起和人權保障的選擇上,我認為只有充份地實現後者才有實現前者的可能,而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大國崛起的過程,必將是該國國民人權的解放和得到有效切實地保障的過程!

深圳賣淫女被展覽,讓我們看到大國其實離我們還很遙遠!
轉自《新世紀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