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tty Images)

英國《每日電訊報》八月八日報導說,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長夏斌對媒體表示,中國可以把手中的一兆三千三百億美元外匯存底變成「政治武器」,對付美國國會要求中國人民幣升值的壓力。此外,中國社科院的另一位經濟學者何帆也對官方的英文報紙《中國日報》說,如果中國願意,中國有能力通過拋售使美元崩潰。

儘管事後兩位當事人紛紛撇清,表示是記者斷章取義,將他們的部份論點「加工」成了一篇「危言聳聽」的文章。但是中共可能拋售外匯存底中的美元資產,以報復美國迫使人民幣升值此一論點,卻引起美國及西方國際政界和金融界的廣泛關注。包括美國總統布什、財政部長鮑爾森、中國央行在內各方紛紛出面,或澄清事實或發表看法,「反響」業已存在,而且動靜堪稱巨大。

假如中共真的大量拋售美元資產,在目前的世界經濟構架和國際金融的格局下,會對美國經濟以及全球經濟產生甚麼影響?美國能否防範?能採取哪些措施?

牽動世界經濟構架和金融格局

在全球化的時代,任何一個主要經濟體有些風吹草動,幾乎沒有一個國家能置身事外。這次美國發生次級房貸風暴事件,引起全球性的股災,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其實,關於中共可能大量拋售美元資產以報復美國迫使人民幣升值,相信美國政府官員及情治工作者,都已進行沙盤演練。

過去主張對中國開放政策者認為,中共會因為開放逐漸接受國際社會之商業規範,否則將面臨外資撤退的窘境。因此,中共在衡量自身利益上,應會約束行為在可控制範圍之內,不至於失去理智。

玉石俱焚全球受害

萬一中共真的大量拋售美元資產,就不只是兩敗俱傷的局面,而是會造成全球經濟的混亂。儘管美國財政部長鮑爾森指出,中國雖然為美國國庫券第二大持有者,但他們擁有的數量仍比國庫券一天的交易量還低。他並且認為,美國市場流動性大,「如果有一百件事情要擔心,這會是我最不擔心的事。」然而,這只是政治人物在這樣的時刻不得不對外進行的信心喊話。即便中國對美國國庫券持有量比其一天的交易量還低是事實,但是一旦拋售的動作出現,透過媒體報導渲染,國際熱錢就會開始大量撤出美元資產避險,投資人的信心潰散,將造成全球金融市場的失序。這樣的結果,比天災還要嚴重。一般的天災頂多是造成局部地區的傷亡損失;但投資人對美元信心潰散、全球金融失序的後果,全部的人都將是受害者。

當然,如果美元因而巨幅貶值,持有大量美元資產的中國損失將最為慘重。中共固然有可能投鼠忌器,不至於發動這樣玉石俱焚的經濟戰爭。但可怕的是,中共的行事作風,根本無法以常理去推斷。萬一真有一天,中共走投無路,狗急跳牆,難保不會蠻幹起來。雖然這樣的機率很低,但是一旦發生,就是百分之百全盤皆失。

透過放風聲恫嚇國際社會,突顯中共極可能在無法處理巨額外匯帶來的游資氾濫及人民幣升值等問題時,選擇將所有人一起拖下水同歸於盡,即使付出屬於全民的巨額外匯存底為代價,也在所不惜。(圖片合成:新紀元)

同歸於盡 突顯中共本質

二○○五年七月中國解放軍將領朱成虎曾表示中國可能在台海衝突中以核武對付美國,引起軒然大波。姑且不論這次透過兩位學者口中個人觀點的表述,是不是也是官方精心設計、刻意安排的,都已經暴露了中共流氓政權的本質。透過放風聲恫嚇國際社會,突顯中共極可能在無法處理巨額外匯帶來的游資氾濫及人民幣升值等問題時,選擇將所有人一起拖下水同歸於盡,即使付出屬於全民的巨額外匯存底為代價,也在所不惜。

挾全民資產進行要脅暴露了中共強盜政權本質。

外匯存底既不是央行、更不是政府所有,而是全民的資產。外匯存底最大的來源是貿易出超,這些外匯是全國上下胼手胝足賺來的,但因為無法直接在國內使用,所以只好換取本國貨幣。換句話說,外匯存底是一國央行以印行的貨幣在外匯市場買進全民所創造的外匯累積而成,名義上是央行的資產,事實上對央行而言卻是負債,央行只是替全民保管這些外匯。

外匯存底既然非屬於央行或政府的資產,政府自然沒有權利隨便動用,否則將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為何民主國家的各國央行對於外匯存底運用一向以安全為首要,並須兼顧流動性,而不談運用外匯存底來經營財務效益?原因有三:一、央行深怕冒風險賺報酬,一不小心就遭致損失,故寧願只收取固定利率。二、開發中國家的央行常常把外匯存底當成抵禦風險的安全閥,一旦外國人對本國貨幣或金融體系的信心亮起紅燈,央行就必須運用外匯存底出面買回本國貨幣。最後,民主國家一切有人民在監督,也不允許政府及央行從事太積極性的投資或以黑箱作業管理外匯存底。

回頭看中共,儼然把龐大的外匯存底當成了自己的財產,不但打算在必要時不惜冒著全民外匯存底貶值的風險,以大量拋售美元作為政治武器;還成立了一家國家外匯投資管理公司,發行三千億美元等值的人民幣公司債,向人民銀行換取外匯存底,進行投資運用,第一次出手就是購買美國黑石私募股權公司股份三十億美元,造成轟動。六月二十二日,中國外匯投資公司用財政部匯金公司墊付的三十億美元,以二十九點六一美元一股的價格購買了黑石公司一億一百萬股。如果按八月二十日黑石集團每股二十三點三九的價格計算,中國外匯投資公司在短短不到兩個月內帳面損失六點二八億美元。身為外匯存底保管者的人民銀行,本應盡善良管理人的責任,竟然讓人民辛辛苦苦賺來的外匯,兩個月內就憑空蒸發了六點二八億美元,損失由全民買單,這也只有在中共這樣的專制極權之下,才看得到這種政權的強盜本質。

即便中國對美國國庫券持有量比其一天的交易量還低是事實,但是一旦拋售的動作出現,透過媒體報導渲染,國際熱錢就會開始大量撤出美元資產避險,投資人的信心潰散,將造成全球金融市場的失序。(Getty Images)

美元盛極轉衰的跡象

今天美國之所以會面對中共可能拋售外匯存底美元資產的威脅,也說明了盛極轉衰的道理。當一國貨幣通行全世界,大家手中都擁有太多該國貨幣時,反而容易形成恐慌。過去歐洲美元在冷戰時扮演的角色及英鎊在日不落國年代也有同樣的問題。至於美國可以如何防範?一來美國必須讓全世界認識到其經濟基礎依然雄厚,二來必須加強投資人的信心,使其免於恐慌。當然真不得已也只好重新發行新的美元,如同當初舊台幣通貨膨脹到一定程度後,只好發行新台幣一樣。但是這樣將嚴重打擊投資人對美元的信心。

至於美國是否會凍結中國在美國的資產,理論上當然可以這樣做,但是這將使中美雙方陷入互相報復的惡性循環當中。一如現在中國針對各國不斷舉發中國黑心產品,也開始展開反撲,紛紛公佈不合格的外國進口產品一樣。當人與人之間失去基本的信用與規矩,其實就已經在走自我毀滅的路了。

姑且不論中共是否真打算拋售外匯存底促使美元崩潰,從中美雙方重量級人物紛紛發表聲明與看法顯示,這並不是一件小事,可能也非空穴來風。中共一向無理性的本質與難以預測的瘋狂行徑,其實一直牽動著國際金融社會的神經,儼然已成為世界經濟的一顆不定時炸彈。

(本文由吳惠林口述,李泠絃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