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悉尼最著名的景觀——悉尼歌劇院。

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非正式領袖會議本周舉行,二十一個經濟體成員首腦聚集澳洲悉尼,海外多個民主人士、團體、機構等也匯齊,首腦們的多邊會談夾雜著林林總總的抗議,令澳洲政府高度緊張,海陸空三軍齊發,這一周使悉尼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這是峰會自一九八九年在澳大利亞首都坎培拉首屆召開後,今年再回澳洲。

以旅遊業及入選最適合人類居住的前十大城市而著稱的澳大利亞海濱城市悉尼,本周接待了參加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非正式領袖會議的二十國首腦、外長以及貿易部長。其中包括美國總統、中國主席、日本首相、韓國和俄羅斯的總統等。

本屆峰會的主要日程包括九月二日的高級官員會議,五日和六日的外長和貿易部長會議以及八日和九日的首腦會議。

澳洲總理何華德強調峰會將尋求建立氣候變化的國際架構;促進亞太自由貿易區整體地區繁榮;討論地區安全問題;加強美、俄、中、加、澳的關係。據悉本次峰會也首次將全球關注的「氣候變遷、環保議題」列入大會宣言中。

澳美日有意舉行特別會談
澳大利亞外交部長唐納八月二十五日證實,澳大利亞、美國及日本三國領導人有意在峰會期間,舉行三方特別會議,一旦舉行,將是三國間首次三方會談。三國會談,議題包括北韓核計劃的終止、中國軍力擴張等問題。此外,唐納還表示,鑒於近來中日關係的緊張狀態,現在還不清楚中國領導人胡錦濤對澳、美、日三國的會談會做何反應。

澳大利亞戰略問題專家、國立大學戰略與國防研究中心主任羅伯特‧埃森博士,在接受澳大利亞廣播公司(以下簡稱澳廣)記者採訪時說,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呼籲建立的亞洲自由之弧,並非是一個新的聯盟。眾所周知,美國與日本、美國與澳大利亞早就結有軍事同盟關係,不久前澳大利亞與日本簽署了安全合作協議,完成了這個三角關係的第三條邊。從去年開始,日本便邀請印度加入美日澳戰略對話,並明言這種行動的意圖是牽制與日本沒有共同價值觀的國家。 而日本提出建立亞洲自由之弧,不過是為這種戰略夥伴關係塗上更明顯的意識形態對抗色彩而已。

埃森博士說,如果從這種戰略合作關係的價值觀基礎來看,中國的擔憂不是沒有道理。

強調自由民主價值觀 非包圍中國
羅伯特‧埃森博士說,「這個群體的成員國都在說,印度在說,澳大利亞在說,這一合作不是針對中國的。他們說,他們願意與中國保持良好的關係,這是他們優先考慮的事情。他們不願意這種關係被視為是為圍堵中國而建立的。但是即便這些國家不說這是聯盟關係,即便他們說這只是一個由擁有共同利益的民主國家組成的群體,那種在實際上強調價值觀,強調自由和民主的作法註定將中國排除在外,至少是現在。鑒於這個合作關係的主要成員美國、日本和印度本身就是中國的戰略競爭對手,或者是潛在競爭對手,不難理解中國將建立這種關係視為試圖對它進行包圍。雖然相關國家沒有將這種關係稱為聯盟,但是不難看出中國多麼容易將這種關係視為一種反對它的聯盟。」

大國在太平洋區權勢較量   
據澳新社報導,美國議會八月三十日發表的一份報告指,「依據某些統計,中國在南太平洋地區已成為了第三大外援提供國,」這令澳洲感到不安,報告說,澳洲政府雖然表示支持中國在太平洋地區的權勢擴展,但很可能對此感到不安。

這份由議會研究服務(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發表的報告研究了中國在太平洋地區影響增強的趨勢說,「澳大利亞很可能對中國影響力的明顯發展感到不安,特別在對其有直接關係性的南太平洋區的外交或防衛方面。」報告說,澳洲是該地區最主要的外援捐助國,其次是美國。分析認為,中國在該地區的擴展與美國對該地區疏忽而產生政治空洞有關。雖然西南太平洋地區總共只有八百萬人口,其位置卻有著戰略重要性。有分析認為本週峰會期間權勢較量有看頭。

各種團體抗議活動擠滿日程
峰會有二十一個國家和地區的領導人出席,許多人權、非政府組織等亦計劃藉這一國際盛會之機,來表明立場,發出呼聲,各種集會遊行活動都被安排到日程上,抗議的主題將包括:對伊戰爭、全球氣候暖化、聯邦政府的勞資改革、西藏問題、六‧四平反問題、法輪功受迫害問題、中國大陸人權問題等等。今年以來, 世界各地不斷爆出棄用中國有毒或偽劣產品的消息,從玩具、牙膏、汽車輪胎、藥品、服裝、毛毯等等,相信也會是民眾關注的焦點。

據悉,悉尼中領館非常緊張,上周曾召集從中國大陸派出的學生學者到領館開會,商討對策。
 

紅色區域是被封鎖的街區。(悉尼市政府網站)

警方用於隔離戒嚴區所用的二點八米高的圍欄,總長度達五公里。(Getty Images)


警方如臨大敵 海陸空齊上陣
在最初政府決定將峰會安排在悉尼舉行時,曾在悉尼上下引起一場不大不小的爭論,不少悉尼人認為平靜的生活會被峰會打擾。果然,悉尼政府為保證首腦們的安全,採取了不少擾民的舉措。比如,峰會期間,悉尼市中心商業區將設長五公里、高二點八米的圍欄進行封鎖。圍欄頭幾天將在較小範圍內設置,在會議正式召開期間,將擴大圍欄範圍。

會議期間澳方將會出動三千名員警巡邏,部隊士兵還會重點巡視悉尼港口。行人經過市中心的管理站時,警員有權要求其出示身份證件。澳大利亞當局還發佈「淨空令」,大約方圓八十至一百公里範圍內,禁止所有娛樂性飛行,包括輕型飛機、直升機、滑翔機,甚至遙控飛機、模型直升機等。這將使悉尼市民在遭受地面交通管制之苦外又增一限制。引起飛行愛好者強烈反對。業餘飛行員們嘲笑此決定「既誇張、又愚昧」。

此外,警方擔心APEC會議期間的數千名抗議者示威會時有混亂情況,紐省政府決定為關押在獄中的大約兩百名囚犯放假。如此一來,警方便可將騰出來的牢房用來關押抗議者,直至會議結束。紐省總檢察長在接受澳廣採訪時透露說,囚犯們屆時將被允許回家度周末,會議結束後,他們仍需回牢裡服刑,他們的刑期並不會有任何縮減。據悉,只有那些犯罪程度較輕的人才有機會得到假期。

紐省省長伊曼二十日還對外表示,峰會期間如出現過格的示威抗議活動,警方可能會使用高壓水槍驅趕人群。對此,一個抗議組織的發言人白恩‧卜瑞智表示,伊曼的警告不能改變抗議者發出呼聲的決心,當生命尊嚴受威脅,人性良心遭踐踏的時候,高聲發出正義的吶喊,是每個有道德良知的人義不容辭的責任。

普京是第一位訪澳的俄總統
美國總統布什除了計劃和胡錦濤舉行雙邊會談之外,還可能和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私人會談,希望藉此重啟停滯的多哈全球貿易自由化談判以及推動他有關解決氣候變暖的計劃。普京是第一位訪問澳洲的俄羅斯總統,因為俄羅斯在中亞事物上和美國有衝突,所以被認為是一個具有挑戰意味的客人。

胡錦濤停留澳洲時間最長
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九月三日抵達悉尼, 搶先美國總統布什一步,胡錦濤也是第一位抵達本次峰會的首腦和在澳停留時間最長的赴會領袖。

據中共官方媒體報導,在胡錦濤一周的訪問期間,將與何華德簽署新的能源和礦產協議,同時胡錦濤也將出席中澳在貿易、法律和技術方面一系列協議的簽署儀式,並且將與反對黨領袖陸克文(Kevin Rudd)會談。

何華德對於峰會在氣候變化方面打破僵局寄予厚望,但分析人士認為,結果可能是為今年晚些時候在巴厘舉行的下一輪會談達成一個框架。因為中美作為APEC舉足輕重的國家,都一直不願接受明顯的改變,比如對氣體排放量的具體限制。中共外交部官員表示胡錦濤將支持在氣候變化議題上的討論並最終支持通過一個所謂的「悉尼宣言」。 胡錦濤在抵達悉尼前和何華德的電話會談中提到,將氣候變暖作為峰會的重要議題。

布什擬會晤澳反對黨領袖陸克文
美國總統布什說他期待著來到悉尼這個美麗的城市,但也為他參加亞太經濟峰會帶來的不便向悉尼居民道歉。

據報導,美國總統布什將與澳大利亞總理何華德及其他亞太首腦在悉尼亞太經合組織峰會期間舉行會談。布什還計劃會晤澳大利亞反對黨領袖陸克文及其影子內閣成員。白宮發言人說,布什希望藉此機會向陸克文解釋聯合部隊必須堅持駐守在伊拉克的理由。布什將告訴陸克文,聯合部隊正在伊拉克取得切實進展,澳大利亞這樣的主要盟友不應該不考量實地進展而倉促做出決定。

憂心氣候變化 不憂恐怖主義
峰會前的澳洲國內最新民調顯示,澳洲人對氣候變化的憂慮超過國際恐怖主義,有超過一半的人對氣候變化表示「非常擔憂」,超過對於「無賴」國家發展核武器或國際恐怖主義的關切。

在魯威研究所(Lowy Institute)公佈的調查報告中指出,非常關切國際恐怖主義的澳洲人人數有顯著下降的趨勢,只有百分之五的人認為應該將反恐列為最重要的外交政策目標,而有更多人表達了對氣候變化的擔憂。這不但讓一般人感到意外,魯威研究所執行主任艾倫.金蓋爾博士(Dr. Allan Gyngell)也有些意外。

金蓋爾博士說:「這項結果是讓我感到有些意外,不過我想從另一方面來說,或許是因為在澳大利亞及本地區近一兩年並沒有發生像倫敦或其他城市那樣的炸彈攻擊事件。其實與其他事項比較,反恐的重要性還是列在前面,也排在大家關注的氣候變化前面。說到氣候變化,這項調查顯示對廣大澳大利亞民眾而言,氣候變化的問題不僅應該列為澳大利亞外交政策的目標,而且是對澳大利亞的最大威脅。今年我們做了一項過去沒有做過的調查,那就是要求接受調查的民眾將氣候變化與傳統上大家關注的國內問題,例如教育、健康等等按重要性來排列。結果發現,在澳洲人的心目中氣候變化與教育等一樣的重要,但是從對澳大利亞威脅的角度而言,氣候變化就排在了前面。」

澳人對與美國的聯盟關係轉淡
民意調查還包括對與美國聯盟關係的看法,金蓋爾說,雖然接受調查的人當中有百分之九十二仍然肯定與美國的聯盟關係對澳大利亞安全的重要性,但是有百分之三十九的人對美國持有消極的看法,而其中大多數人說這是因為布什總統和美國對外政策的緣故。
金蓋爾:「一點兒都不錯,如果你問大部份澳大利亞人他們對美國有甚麼想法的時候,他們肯定會把自己對美國人和對美國的看法分開。一般而言,他們對美國人持積極的態度,然而對美國則持消極的態度。目前對美國人的熱情程度並沒有改變,我們給予美國人很大的支持,但是有百分之三十九的澳洲人對美國持消極態度,這比過去有所上升。然後再問他們是甚麼因素讓他們對美國持消極態度,答案是布什總統是最大的因素,其次是美國的對外政策。」

這項調查顯示,在這種趨勢下,目前認為美澳新聯盟 「非常重要」 的澳洲人大量地減少。金蓋爾說,這會不會成為一種長期的趨勢還難以斷言。

金蓋爾稱:「從過去三次的民調可以看出,澳洲人對澳大利亞與美國聯盟的重要性的態度有了很大的改變。百分之九十二的人仍然認為與美國的聯盟對澳大利亞的安全是重要或很重要的,但是改變比較大的是,把這種聯盟關係看為「非常重要」的人數從二○○五年的百分之四十五降到了二○○七年的百分之三十六。這可能跟贊成澳大利亞軍隊繼續留在伊拉克的人數銳減有些關連。在今年的第一次調查中,贊成澳大利亞軍隊繼續留在伊拉克的人數從過去的百分之四十六降為百分之三十七。」

花巨資招待首腦配偶
APEC期間,悉尼將舉辦澳洲最高級的社交會。雖然作為納稅人的老百姓是出錢,不過亞太峰會和悉尼所在的紐省政府兩周前已表明,老百姓沒參加的份兒。而最重要的受邀者卻把政府這個花費巨資的漂亮計劃打亂了。因為美國的第一夫人羅拉稱她下周不能參加,原因是神經病變,主治醫生不主張長途飛機旅行。這項消息給籌劃「配偶活動」的東道主何華德夫人簡妮特(Janette)相當大的打擊。

該活動節目包括欣賞澳洲特有的動物和去邦迪海灘(Bondi)遊覽。APEC特殊小組的媒體發表聲明吹捧這將「展現悉尼獨特的遺產」,卻隻字沒提起這些活動將對邦迪地區帶來的不便。
 

上圖:法輪功學員桃樂絲(Doris)女士在新聞會上發言,她的母親至今仍關押上海女子勞教所。(新紀元) 下圖:紐省法輪功佛學會發言人約翰‧戴樂向總理遞交公開信,由警察轉交。(新紀元)
 


法輪功呼籲中國結束迫害
八月三十日,澳法輪功學員在總理何華德紐省辦公大樓前舉行新聞發布會,向總理遞交公開信,呼籲何華德藉首腦會晤之際,向中國領導人胡錦濤發聲,要求中共政府「立刻無條件地結束這場曠達八年之久、踐踏人類道德和良知、危害全人類的對法輪功信仰團體的迫害,同時幫助營救仍然被關押在中國勞教所內遭受酷刑折磨的澳洲公民親屬。」
 

左上為國際人權律師麥塔斯(David Matas)、右上為加拿大前政府內閣部長喬高 (David Kilgour)、右下為哈佛大學亞洲研究協會的媒體專家張而平,以及左下中國憲政促進會理事長和民運人士王軍濤。


澳洲將舉辦關注中國新聞管制論壇
APEC會議期間非政府機構「自由中國」(Free China)將發起公共論壇,抨擊中共政府對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的管制,加拿大前政府內閣部長喬高 (David Kilgour) 、國際人權律師麥塔斯(David Matas),哈佛大學亞洲研究協會的媒體專家張而平,以及民運人士王軍濤將在該論壇發表演講。該論壇將因恰逢亞太經濟合作組織峰會而備受媒體關注。
澳洲大型媒體機構今年五月份組成聯盟,抗議政府對新聞自由日益增加的限制。在該聯盟發起的「澳洲人的知情權」運動的午宴上,新聞集團的哈迪根(John Hartigan)說,「澳洲人無法取得一些導致決策的資訊,監控和保密手段使得澳洲人關於政府管理和司法公平的知情權被大幅削弱,其削弱程度令人震驚。」目前中共政府對新聞管制的程度僅次於北韓。

大紀元獲得亞太峰會報導資格
澳洲《大紀元時報》英文記者亞當斯(Shar Adams)表示,她已獲得了報導亞太經合組織首腦會議的資格。外界普遍相信中共已經向澳大利亞政府表示了不滿。

亞太經合組織首腦會議的有關官員拒絕對個別記者的報導資格問題發表評論,但該官員指出,澳大利亞擁有媒體自由,因此任何通過嚴格安全檢查的合法記者都在獲得報導資格的考慮範圍內。此前在首爾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會議,韓國政府迫於中共的壓力,拒絕了大紀元等獨立媒體的報導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