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當局近來致力宏觀調控,期望藉由減少投資等手段降低通貨膨脹與經濟泡沫化的風險,但成效有限。除了因為地方政府與中央政策抗衡之外,中國各地的地下錢莊也為缺錢的企業挹注資金,使過熱的景氣難以降溫。

資金浮濫 地下資金來源廣

《商業周刊》十一月二十九日報導,儘管中共當局最近幾周鼓勵銀行減少貸款,但是無論它指示這些銀行做什麼,總是有很多錢在中國流竄,以致於需要資金的公司幾乎都能找到。事實上,中國正充斥著非正式組織供企業籌措資金。

這幾百個地下錢莊有些是合法的,有些是不合法的,而有些則介於灰色地帶,它們都很樂意提供貸款,而各商會也會經常為其會員向這些地下錢莊臨時貸款。據中央財經大學教授李建軍(Li Jianjun,音譯)的估計,目前這些地下錢莊的貸款額大約有二千六百七十億美元,相當於銀行貸款額的百分之二十八。李建軍說:「政府控制了法律系統,但那只是使貸款市場的非法交易更加活躍罷了。」

中國有太多的浮濫資金使這些貸款管道得以存在。據摩根大通(JPMorgan)表示,儘管中共當局努力抑制貸款成長,今年前十個月的銀行貸款額,官方數字仍高達四千六百七十億美元,增加了百分之十六。

需要資金的人可以不用上銀行。雲南天鷹不動產開發公司(Yunnan Tianyin Real Estate Development)已經在雲南省投入一百三十萬美元興建公寓,現在正為其他的開發案尋求四百萬美元的資金。該公司求助於中國私有資金網站(China Private Capital Website),這是一家位於杭州、成立三年的網絡公司,負責撮合可能投資的人和無法取得銀行貸款的公司。該公司行銷主管孟陽(Meng Yang,音譯)說:「對銀行貸款的抑制使房地產公司轉向銀行之外的資金來源。」

這些地下資金的成本不低,其利息費用可能是銀行的八倍,但是這些錢可以很快拿到手。在任何地方,取得銀行的貸款同意都需等待六個月至一年的時間。相較之下,這些非正式的管道通常可以在二十四小時之內提供現金。協助小型企業取得安全資金的非營利機構「新風險投資中國項目」(New Venture China)主任葉維佳(Ye Weijia,音譯)表示,對於大多數中國的小型企業而言,利息不是問題,「如果他們需要貸款,那一定是很急的事。」

 

中小型企業和農民最不受大型的國營銀行歡迎,所以經常不得不求助於地下錢莊,使得中國市場充斥地下錢莊。左圖為中國四大國營銀行之一的中國工商銀行(ICBC)。 右圖為北京街頭一群在吃中餐的工人。(圖/Getty Images)


地下資金形式各不同

《新聞周刊》網站十一月十七日報導了中國其他形式的地下資金。

地下錢莊以不同的名義在中國出現,這反映出在背負死板嚴苛的國營銀行包袱的國度裏,投資人和企業是如何的富於機智。這種交易的金額,估計佔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二至百分之五,然而它有可能是這個數字的兩倍。

在中國,最常見的地下錢莊是「會」。這是一種由親友組成的非正式貸款組織,其成員提供存款為買新房和婚禮等一切大小事募集資金。會東負責管理帳務,並在帳本甚至便條紙上,記錄每個成員的存款。成員之間可能偶爾會聚餐開會,討論誰要標會或是推選新的會東。

這種借貸形式雖非正式,但卻是可靠的。瑞士信貸集團(Credit Suisse)香港分公司總經理兼首席區域經濟學家陶冬(Dong Tao,音譯)說:「這是一種信用的規範」。

另一種地下貸款的代理人叫「銀背」,他是專為中小型企業聚攏資金的單一募款者。資深的「銀背」可以透過幾通電話就籌措到幾千萬美元。缺現金的公司經常會求助於「銀背」,以支付員工薪資或資金投資成本。這種借貸形式十分有效率,以致於中國國營銀行的地方分行通常會將客戶介紹給「銀背」,特別是在政府採用禁止新的貸款作為抑制通貨膨脹的手段時。溫州大學教授謝健(Xie Jian,音譯)表示:「他們很受到地方銀行官員的尊敬。」

中小型企業與農民是主要客戶

《經濟學人》期刊八月九日報導說,地下錢莊在中國十分常見。《南華早報》去年引用中央財經大學的一份由政府資助的研究報告稱,這些地下錢莊每年借出的金額高達八千億人民幣。其中有部份流向合法企業。地下錢莊提供的貸款,佔中小型企業貸款額的三分之一,以及農民貸款額的百分之五十五。中小型企業和農民最不受大型的國營銀行歡迎,所以經常不得不求助於這些非法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