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浦二零零三年獲釋後,著書為自己辯護。這件長達二十多年的洛杉磯懸案更搬上螢幕,但到底是黑是白,只有當事人最清楚。(網絡圖片)

一對年輕的日本夫婦二十七年前往美國旅遊期間,不幸在洛杉磯被槍擊,男方三浦輕傷,女方一美重傷死亡的案件,兇手至今仍未查獲。在經美日警方二十多年的追查後,死者丈夫被懷疑涉案其中,但由於無確鑿證據,日本法院最後裁定其無罪釋放。如今已經屆滿日本法律規定的追訴期二十五年,但三浦卻難逃美國的法律追究。上個月該事件主角、現年六十歲的三浦和義與現任太太前往塞班旅行期間,突然被美國警方逮捕。
 
美國洛杉磯警方指出,該案件在兩三年前重新開始調查。不過美國聯邦調查局(FBI)並無說明是否有新證據。案件的直接調查人表示,近期得到三浦將前往塞班島旅遊的消息,迅速組成調查組,並聲稱有足夠的時間調查,洛杉磯警方執行一九八八年當地批准的三浦和義涉嫌與同謀殺人的逮捕令,在二十年後做出逮捕行動。

三浦僱用了美國著名的辯護律師為其辯護。日本媒體懷疑他是否有能力負擔昂貴的僱用費用,但三浦方面表示將不惜代價,並且不排除在社會上集資的方式,表達他的無辜。

三浦在海外被捕,也有輿論批評日本政府,日本已經經過最高法院的無罪判決,也已經屆滿追訴期限,美國如此做法,日本當局至今卻沒有公開就事件發表意見。

案件始末

一九八一年,當時三十四歲的三浦和義與曾是明星的二十八歲的妻子一美到美國旅行。期間十一月十八日在洛杉磯郊外的停車場,正在準備拍攝宣傳用的照片時,遭到兩名男子槍擊。一美頭部被擊中,三浦的左腳被擊中,之後犯人搶走1,200美元逃之夭夭。

三浦受輕傷,一週後痊癒,不過,打中一美的子彈傷到腦前葉重傷。兩個月後經美國軍機送返日本,不久一美成為「植物人」。三浦因此而得到保險公司支付給他最高限度的賠償,總額一億五千五百萬日元。同年十一月,一美喪失意識死亡。當時他們有一名剛剛滿週歲的女兒。

媒體報導

事件當初媒體對事件多以同情態度的方式報導。然而一九八四年日本著名雜誌《週刊文春》就槍擊案接連七次登載題名為「可疑的槍彈」的評論。電視、報紙和雜誌等相應報導也紛紛出籠,一時間「洛杉磯疑案」不分晝夜被媒體追擊報導。

與此同時,有報導指出在槍擊案發生前的三個月,三浦和義夫婦在洛杉磯市的某賓館。一名日本女人趁三浦不在時闖入房間,用錘子猛擊一美的後腦,導致一美縫了數針。

不久日本《產經新聞》發表題為「受僱殺死一美!」的爆炸性消息。披露了襲擊一美的日本女人是原女星矢澤美智子,並作出以下自白。

「三浦以1,500萬日元的報酬和結婚作為條件,讓我殺害他妻子,目的是得到巨額保險。我以為他開玩笑,所以就拒絕了。過了不久,三浦讓我去洛杉磯,拿著他給我的60萬日元。去了洛杉磯之後,在賓館裏,三浦讓我殺害一美,並把一個金塊交給我。我去了一美的房間,打算告訴她:『妳可能被殺害』。」

這下即像炸了鍋一樣,媒體爭相追挖新聞,期間有記者甚至潛入三浦的住宅及店鋪等,一時間報導沸騰。

另外,美國方面在槍擊案件前兩年的一九七九年五月四日,在洛杉磯郊外發現了一具幾乎呈木乃伊狀態的女屍,經調查發現死者是三浦公司的董事白石千鶴子。三月二十九日出國,五月四日遺體被發現。而三浦三月二十七日出國,在洛杉磯逗留,四月六日回國。

五月八日,千鶴子的銀行戶口收到三浦匯入的430萬日元。之後的一個月內三浦連續42次,用信用卡從千鶴子的銀行戶口取走426萬5千日元。對於此,三浦解釋說:「曾借錢給千鶴子,千鶴子從美國寄信用卡來,讓我自己取錢。」

種種事實增加了人們對三浦的懷疑。不過,三浦就妻子一美頭部被擊事件表示:「其實是單純的『因爭風吃醋而吵架』,當時和我交際的女性朋友到一美這兒爭吵。那個時候女性友人很衝動地猛撞一美,結果一美頭部受了傷。經醫學鑑定卻發現是從頭部上面用錘子打的」。

日本與美國兩地警方多以媒體的報導為主軸,即「三浦犯人一說」的基點上進行調查。各家媒體不顧一切地爭搶新聞,更涉嫌侵犯隱私權,同時誤導性報導也不斷出爐。最後三浦以「名譽損害」提出訴訟。

最後襲擊一美的女星,八六年被判處徒刑兩年零六個月。案件糾纏時間長久,直到一九九八年沒有僱兇槍射妻子的確鑿證據為理據,宣告三浦無罪。但法院裁判三浦與一美襲擊案件有關被判刑六年。同年十一月,三浦正式入獄。但由於拘留日數被扣除,實際的刑期約為兩年零兩個月。二零零一年三浦獲釋。零三年最高法院再次判定三浦無罪。但從事件發生以來已經過去了二十一年零四個月,三浦也已經五十五歲了。

控告媒體 八成獲勝

三浦和義在二零零六年十月接受採訪時說,有關洛杉磯疑案媒體的報導,百分之九十五是謊言。並公開表明,因前妻的被害所得的保險金全都在女兒名下。

另外,三浦對於當時過熱以及不真實的報導作出法律控訴,據說當時三浦總共指控四百七十六個媒體報導不實的名譽損害控訴,八成勝訴,剩下的百分之五是敗訴。其中跟日本「共同社」打官司,最後對方對歪曲報導作出公開謝罪文。

曾是童星的三浦解釋說:「從小習慣於水銀燈下,不怯場。」因此,有媒體指其態度囂張,看不慣其態度故發洩在文字報導中。所以三浦在獲得無罪判決後,一直為那些他認為的冤案刑事案件而奔波演講,並為自己的案件著書解說。雖然他對媒體控告中有八成勝訴,但三浦同時指出,即使勝訴也難挽回媒體帶給他名譽上的 損失。

周圍人、家人、妻子、女兒的說法

事件過去二十七年了,於一九八四年與三浦結婚的現任太太,眼看著丈夫被美警逮捕。原本確信回到日本肯定會得到政府及媒體的幫助,然而事實卻相反,並無得到任何的安慰。她對此表示非常失望。

而二十七年前失去女兒一美的母親,對於三浦被逮捕的消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不關心三浦的任何消息,也不願看到任何有關三浦的電視新聞畫面。」同時她也明確指出:「希望美國可以重新審理案件,將一美的真正死因調查個水落石出。 」

與案件十分密切的人物──三浦與一美的女兒,自從父親被逮捕後,一直沒有公開露面過,但早年曾經為父親辯護奔走日美兩地。

年過半百的三浦原以為事件可以告一段落,但在平靜了短短不到五年後,再次捲入前妻被槍殺的懸案中。到底是厄運難逃,還是法網恢恢?只有三浦本人和上天最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