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來西亞執政黨在全國大選中受挫,總理阿都拉心情低落。

來西亞第十二屆大選投票於三月八日下午五時正式結束,全國投票率達到72.2%。選委會於當天晚上陸續公佈投票成績。馬來西亞執政連盟的國陣雖然繼續獲得國家的執政權,但卻在這屆全國大選中遭受前所未有的重挫,大選結果大大出乎眾人意料之外。

馬來西亞的大選,顯示出該國數十年的馬來人優先政治經濟政策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未來馬來西亞,占人口多數的馬來人如何與包括華裔和印度裔的少數民族,如何重新建設一個更為和諧的社會,難以避免地將面臨一系列的挑戰。

與此同時,國陣大選受挫引發馬來西亞股市震盪,十日下午還一度因跌幅超過10%而暫停交易一小時,終場以大跌123.11點收盤,跌幅達9.5%,創下自一九九八年亞洲金融風暴以來的單日最大跌幅。

馬來西亞一共由十三個州屬(State,馬來語為Negeri)同埋三個聯邦直轄區(馬來語為Wilayah Persekutuan)組成。

州屬 馬來文名稱 英文名稱 首府 首府馬來語名稱
玻璃市 Perlis Perlis 加央 Kangar
吉打 Kedah Kedah 亞羅士打 Alor Star
檳城 Pulau Pinang Penang 喬治市 George Town
霹靂 Perak Perak 怡保 Ipoh
雪蘭莪 Selangor Selangor 莎亞南 Shah Alam
森美蘭 Negeri Sembilan Negeri Sembilan 芙蓉 Seremban
馬六甲 Melaka Malacca 馬六甲市 Kota Melaka
柔佛 Johor Johore 新山 Johor Bahru
彭亨 Pahang Pahang 關丹 Kuantan
登加樓 Terengganu Terengganu 瓜拉登加樓 Kuala Terengganu
吉蘭丹 Kelantan Kelantan 哥打巴魯 Kota Bahru
砂拉越 Sarawak Sarawak 古晉 Kuching
沙巴 Sabah Sabah 亞庇 Kota Kinabalu

執政聯盟失五州政權

國陣雖然成功再度蟬聯執政,但在這屆大選中面臨空前的重挫,不但在二百二十二個國會議席中只贏得一百四十個,史無前例被否決國會三分之二議席的優勢,而且不但沒有奪回吉蘭丹政權,更痛失另外四個州屬檳城、霹靂、吉打及雪蘭莪州的政權,這幾個重要的州政權落入了反對黨手中。

此外,這次大選也是國陣成立以來最多名成員黨黨魁落敗的一次。國陣三大成員黨黨魁,包括民政黨代主席丹斯里許子根、印度國大黨主席拿督斯里三美威魯,以及人民進步黨主席拿督卡維斯面對落選命運。

國陣成員黨之一的馬華也面臨重挫,只贏取十五個國會議席和三十一個州議席,與上屆、二零零四年的全國大選贏取三十一個國會議席和七十六個州議席的成績相差一半,原本多個被看好的穩定議席也出乎意料的被反對黨攻陷。

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黃家定九日在馬華總部召開政治局緊急會議後表示,雖然他們知道處於劣勢,但卻沒有想到會這麼嚴重。

阿都拉組成新政府

阿都拉在九日凌晨二時三十分,針對大選成績召開記者會時表示,雖然他在這次大選中蒙受慘敗,但否認面對下臺壓力。他於周一(十日)普見國家元首,以便組成新屆聯邦政府。

雖然國陣受到重挫,外界對總理阿都拉的下臺呼聲也日漸高漲,但是阿都拉依然不顧反對呼聲,於十日在吉隆玻的王宮舉行的莊嚴儀式中,在元首米占再納阿比丁面前宣讀誓詞,連任馬來西亞總理。

然而,前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醫生於九日早上在其住家召開臨時記者會,促請首相阿都拉辭職下臺,以為國陣的慘敗負起全責。馬哈迪醫生相信反對黨能夠大勝是人民不滿國陣的表現。他指出,政府沒有反映國內目前的時事,反而過於粉飾太平,是導致人民投政府不信任票的其中原因。

他舉例說,政府聲稱國家有6%的經濟成長,人民不但感受不到,反而繼續生活在壓迫之下,承擔越來越高的生活開銷水準。


馬來西亞前副總理安華領導的國民正義黨拿下三十一個國會席位,成為國會最大的反對黨。

在野黨贏得建國以來最大勝利

反觀在野黨卻贏得建國以來最大的勝利,三個反對黨,民主行動黨、人民公正黨以及回教黨不但贏得八十二個國會議席,首次打破了國陣三分之二國會議席的優勢,還奪下檳城、吉蘭丹(衛冕)、雪蘭莪、吉打及霹靂州政權。而人民公正黨奪下三十一席,成為國會最大反對黨。

在檳州,反對黨在四十個州議席中拿下二十五席,其中行動黨競選十九個州議席全勝,行動黨祕書長林冠英將出任檳州首席部長。吉打州已由獲得最多議席的回教黨執政,而雪州政權則在九日凌晨十二時宣告易手,預料將由公正黨代表出任大臣。霹靂州政權同樣落入反對黨手裏。

此外,反對黨也於備受關注的馬國心臟地帶,首都吉隆玻打下漂亮一戰,從十一個國會議席中拿下十席,國陣只得一席。反對黨贏得的十席分別為民主行動黨五席、人民公正黨四席及回教黨一席。

於這次大選中,在野黨沒有得到主流媒體的支援下,不得不依賴電子媒體網絡進行宣傳。執政黨在這方面就顯得遜色多了,原因是執政黨壟斷了媒體,他們對本身的處境感到舒適,因此不需要依賴網絡進行宣傳。

馬國大選結果挑戰種族政治模式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東南亞研究院副教授碧莉潔.韋爾接受新聞網站「獨立新聞在線」專訪時表示,馬來西亞現有的族群經濟分配模式,無法兼顧各族人民的利益,加上差勁的經濟表現,結果引發了在野黨的海嘯式勝利,選民以投反對票否決國陣。

依據此次馬國全國大選結果分析,馬華公會、民政黨及國大黨這三個依賴國陣種族劃分體制生存的政黨,現在被人民以選票否決之後,幾乎失去在國陣的立足之地。馬國種族政治的模式已經成為「過去」。

碧莉潔表示,公正黨、回教黨及民行黨在本屆大選中提出多元族群合作的論述,吸引了許多不同面貌與背景的選民的支持,馬來西亞的種族政治模式已進入一個關鍵時刻,改變與否就看未來五年的該國政治局勢的發展。

國陣籌組內閣缺乏足夠少數族裔


馬來西亞在國陣長期執政之下,過去都由馬來族裔政黨巫統主導,但與華人政黨馬華公會、民政黨,還有印度族裔的印度國大黨等政黨分享權力。內閣部長也以分配方式,讓每個族裔都有代表在內閣擔任部長。

不過,由於國陣在這次大選中失去三分之二國會席次優勢,馬華公會在國會的四十個議席折損過半只剩十五席,國陣第三大成員黨印度國大黨還有華人政黨民政黨、人民進步黨等更幾乎全軍覆沒,檳州剛卸任的首席部長許子根等重要領導人又紛紛落選,導致國陣要籌組內閣政府時,無法找到足夠的有領導經驗的少數族裔代表進入內閣。

雖然首相阿都拉在十一日寫給美國《華爾街日報》的一篇文章中強調,他就職後的重點,就是要癒合因選舉引發的種族分歧問題,無論是馬來人、華人或印度人都不會在馬來西亞蓬勃崛起時被拋在後面,但是有消息指出,阿都拉在選舉投票前曾經警告少數族群:如果投票給反對黨,可能不會有任何少數族群代表進入內閣。

反對黨執政五州將撤銷「新經濟政策」


馬來西亞反對黨在這次全國大選中攻下五個州的執政權,其中泛馬回教黨(回教黨)原本執政的吉蘭丹州仍延續原來州政府,檳城州政府由華人政黨民主行動黨(民行黨)和回教黨聯合組閣。

馬來西亞民主行動黨祕書長林冠英在宣誓出任檳州首席部長後,即刻宣佈不會採納特別照顧馬來人的「新經濟政策」。

林冠英就職後宣佈:「我們管理的州政府不會受新經濟政策所限,這一制度帶來朋黨主義、貪污風氣,以及低效率。」

幾乎同時,公正黨實權領袖安華也在吉隆玻表示,由反對黨執政的五個州,將撤銷實行將近四十年的「新經濟政策」,而改以「更講求績效的制度」,來公平地照顧各族貧困人士,讓他們同獲廉價屋和教育機會等福利。

他說,聯合政府將以民主作為施政的核心價值,希望重建一個「以民為本」的體制,注重經濟、施政及人民的社會需求,倡導並實踐廉正及透明的價值觀,同時相信機會均等及社會經濟公正。

「新經濟政策」積累種族不滿

一九六九年,馬來西亞舉行第三屆大選,反對勢力獲得50.9%的得票率,第一次超越聯盟政府國民陣線。五月十三日,反對黨與執政的巫統(UMNO)兩派人馬在街頭短兵相接,最終演變成為流血大暴動。五.一三事件發生後,當時的馬來西亞首相敦拉薩(Tun Abdul Razak)領導的政府於一九七一年提出了新經濟政策,旨在改變馬來人和其他種族之間的社會和經濟鴻溝。

在英殖民時代,馬來人在社會、政府職務與就業上就擁有一定的優先權,當馬來亞聯合邦在一九五七年宣佈獨立後,聯邦憲法中擬定了第153條文,內容闡明最高元首為馬來子民(Orang Melayu)及土著(Bumiputra)保障其馬來西亞公民的社會地位及特權。

第153條文的目的主要是消除馬來西亞華人和馬來人之間經濟分配的不平衡,然而在馬來西亞獨立後,土著所占的經濟份額並沒有大幅度的增加;至一九七零年估計土著只占有2.4%的經濟份額,其他絕大部份都掌握在華人和外國人的手中。

實行新經濟政策的目標是消除貧困和重整經濟結構,以平衡各種族之間的經濟差異。這個以種族為劃分界線的社會改造計畫被認為是個雄心勃勃但同時也極具爭議性的政策。隨著時間的推移,非馬來族裔的不滿情緒也在逐漸上升。

例如去年十一月,至少有五千印度裔馬來西亞人聚集在吉隆玻地標建築——雙峰塔大樓下面示威,要求當局解決馬來西亞的印度裔公民目前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集會組織者說,不少印度裔居民生活在赤貧中,部份原因是馬來西亞政府實行對馬來裔穆斯林族群提供更好的就業和經濟利益的政策。

印度裔族群是馬來西亞最大的少數裔族群。馬來西亞政治家說,印度裔人士被當作三等公民對待,已在默默忍受中度過了幾十年。但馬來西亞政府對此表示否認。

執政黨警告將引發族群緊張

針對反對黨主政的檳城州(檳州)計畫取消備受爭議的「新經濟政策」,馬來西亞首相阿都拉警告民主行動黨(民行黨)祕書長、新任檳州首席部長(相當於州長)林冠英,取消「新經濟政策」的做法,可能引發族群關係緊張。

阿都拉提醒檳州新任政府首腦林冠英,別把馬來人邊緣化,州政府不應該試圖製造可能引發種族緊張關係的氣氛。阿布杜拉說,「新經濟政策」實際上成功地把經濟大餅做大了,馬來西亞每個人都能從中受益。阿布杜拉點名質問說:「我要問民主行動黨,有哪個社群因為『新經濟政策』的關係,生活變得更加困苦了?」

阿都拉警告,不要把檳州占少數的馬來族群、印度族群邊緣化。「我要問林冠英,他對檳州馬來人有什麼計畫?對檳州印度人有什麼計畫?對其他少數族群有什麼計畫?」

阿都拉並且承諾中央聯邦政府將繼續照顧檳州的低收入者,同時也會繼續推行馬來西亞土著特別援助計畫。但是,反對黨認為「新經濟政策」被利用,助長了朋黨和貪污的不良風氣。

馬哈迪的批評

已經退休的政治強人,馬國前總理馬哈迪也曾公開抱怨馬來人依靠土著特別援助津貼,最後變得很弱。他說許多馬來人想著:「只要我擁有一張馬來西亞汽車進口許可證,我把它賣出賺錢就沒有問題。」馬國政府只准馬來人可取得汽車進口許可證,但許多馬來人不善經營汽車進口生意,大多轉賣許可證給華人賺取利益。

馬哈迪又批評,馬來人大學畢業生受僱率比華人大學畢業生低,是因為華人大多懂得選擇對的科目就讀,比馬來人在勞動市場上有競爭力,那些有政府資助的馬來大學生,不但未選擇有競爭力的英語科目就讀,也沒選擇有經濟價值的工程或醫科就讀,反而選擇回教法律、回教歷史或到中東選擇阿拉伯語文就讀,這些容易的科目往往沒有實用價值。


馬來西亞第十二屆大選投票於三月八日下午五時正式結束,全國投票率達到72.2%。圖為馬來西亞選民。(新紀元)

種族問題十分敏感

馬來西亞是一個多元種族的國家,主導政治的馬來民族占總人口的大多數。根據憲法規定,馬來族都是穆斯林(伊斯蘭教徒),但其他種族並不受這個條例約束。占總人口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華裔,在馬來西亞經濟及貿易領域扮演主要角色。印度裔馬來西亞公民占總人口的大約7%,其中包括印度教徒、穆斯林、錫克教徒、天主教徒、基督教徒及佛教徒。大約85%的印裔是泰米爾裔,其他則為咯拉拉裔、錫克裔及Chettiar裔等。

而在馬來半島之外,超過一半的砂勞越居民及66%的沙巴居民屬於非馬來族的土著。非馬來土著包含數十種族群,但也都有某個程度上的共同點。直到二十世紀,大多數土著還保有傳統信仰,但許多土著已轉為穆斯林、基督教徒同埋天主教徒。

上世紀五零年代末,同為英國殖民地的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組成馬來西亞聯邦,但因為馬來人和華人政治領袖之間無法達成意見一致,新加坡被迫脫離聯邦獨立立國。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在他的自傳中表示,他和馬國政治領袖的最大分歧,在於要建立一個「馬來人的馬來西亞」還是一個「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仔細體察這兩種不同說法的區分,當可以了解種族問題在馬來西亞的敏感程度。而這次馬國大選,向以巫統為首的執政聯盟提出的一個最大的挑戰,就是必須檢討實行了幾十年的「馬來人優先政策」,但事態將如何發展仍然有待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