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琦(左)在被捕前與兒子合照。(天網圖片)

六月十日,黃琦再度被抓捕了。十年前黃琦變賣家產成立尋人機構,隔年建立「天網」為弱者說話,一年內幫助了兩百多個離散家庭團聚。二零零零年因「為六四鳴冤、為民運吶喊、為法輪功叫屈」,黃琦坐了五年冤獄……

月十日,剛給地震災民送救災物品回來的黃琦再度被警察抓捕。見過黃琦的人都知道他喜歡笑,笑起來很開心,好像忘了自己曾在大牢裏呆了五年,好像忘了他說過的:「我完全清楚我的未來,不是地獄,就是監牢。」黃琦喜歡穿黑上衣、白褲子,梳小平頭,外表上人們也許看不出他就是「與無權、無勢、無名的弱者同行」的「天網」的負責人,他就是被國外媒體譽為中國人權NGO(非政府組織)的第一人,然而歷史會記住他的。

星夜營救七少女

黃琦一九六三年四月七日出生在四川,母親是高級知識份子,父親是個有實權的領導。從小黃琦就看見很多上門送禮的人被父親嚴詞拒絕了,父母的言傳身教讓黃琦明白做人要正直。

四川大學無線電系的校友們,很難想像黃琦會捨棄專業技能搞政治。也許是命運的安排、性格的促使,黃琦說他從小就喜歡打抱不平。在志同道合的妻子曾麗的幫助下,夫妻倆變賣家產在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成立了中國第一家專業尋人機構:「天網尋人事務所」,初衷就是幫助尋找一九八九年六四運動的死亡者並幫助人權受到侵害的人。

開業不久,天網就遇到拐賣少女案投訴。七個農村少女在成都市九眼橋勞務市場上被拐賣到一家鄉間夜總會,老板每天打她們,逼她們接客賣淫。面對少女們的哭訴,黃琦找到省公安廳廳長,廳長決定派公安去解救這些少女,可臨出發時公安變卦不去了。黃琦也知道夜總會都是有黑社會背景的,去那要人弄不好會丟了自家的性命。

「但我們還是去了。」黃琦在接受《新唐人電視臺》的「百姓話題」採訪時,回憶了當初的場景。「我們連夜趕到仁壽縣公安局,反覆動員他們,最後他們派了五個公安和我們一起去,一次性地成功解救了七個被拐賣少女,抓獲了四個強迫少女賣淫的人員。」

中國第一家尋人網站

「少女雖然救出來了,但事情還沒完。因為這些夜總會都有公安在背後支持,我們想把公安系統的敗類挖出來。我們不斷向媒體呼籲,但一個報導也沒出來。後來官方封鎖,連我們的尋人資訊都發不出去。於是我想到利用互聯網,建立一個為弱者說話的平臺。」

一九九九年六月四日,天網網站宣布成立。〈中國第一家尋人網站開通〉的消息,很快被全國幾乎所有媒體報導了。一年後,天網尋人幫助二百多個離散家庭得以團聚,其事蹟曾被海內外媒體廣泛報導和高度讚譽,並被《北京青年報》評選為「一九九九年中國九大網事」之一。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曾麗還在人民大會堂被授予「中華愛國之星」稱號。

中國異議人士黃琦。(天網圖片)

朱鎔基批示的二十萬人闌尾被割案

在幫助尋人期間,黃琦接觸了基層許多陰暗面,於是天網專為受不公待遇的百姓開闢了「吶喊」專欄。天網最早披露了四川二十萬漁民因勞務輸出被強迫割除闌尾的做法。

據昔日的受害者、如今天網義工曾全福回憶說,一九九九年底他在海外打工,被苛扣了工錢。上訪無門、走投無路之下找到了天網。當時他自己還沒意識到被割除闌尾在人權意義上的嚴重性,是黃琦抓住了這個新聞點,於是筆名「難博」的黃琦在天網上發表了《上億勞務費哪裏去了?數千人切除闌尾合法嗎?》。不久海內外媒體也大量報導了這個被稱為上世紀「中國最大的民間維權案」。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五日上午九時,由於「朱鎔基總理的批示」,天網發生了罕見的「國安打上門來」事件。那天驕橫跋扈的四川省國安廳八處處長卜列平來到天網調查闌尾事件,還動手打了人。然而這位國安處長沒想到的是,他滿口髒話都被錄音了,還被黃琦整理成文字發到網上,一時間天網勇鬥國安的美名在網上流傳開了。
 

二零零五年六月剛刑滿出獄的黃琦,頭部傷疤隱約可見。(博訓網)

為六四鳴冤、為民運吶喊、為法輪功叫屈

天網的主頁上曾有這樣三段話:「這裏有親人望眼欲穿的呼喚,這裏有弱者淒厲沉悶的吶喊;這裏有膾炙人口的人間故事,這裏有罄竹難書的稀世沉冤;這還有頂風歷險的無畏志士,這還有百折不撓的天網職員。」這跟後來「與無權無勢無名的弱者同行」的天網口號一樣,反映了主辦者的人權宗旨。

那時天網還刊登了大量反腐敗文章,並在中國大陸公開揭露江澤民親屬詐騙案、廈門「遠華」走私案等。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二日,天網發表了《北京目擊死亡》的報導,講述了北京法輪功學員陳子秀被警察活活打死的消息。據說這是大陸第一篇公開講述法輪功真相的文章,八天後,天網接到成都市公安局的通知,稱天網出現「不安全因素」從而被關閉。

黃琦回憶說:那時也知道法輪功是當局最大的禁區,「但假如天網不敢報導法輪功被迫害真相,那天網就不配被稱作『人權網站』。」黃琦經常對天網義工說,「現在就需要有人去先行、就需要有人去犧牲,就需要譚嗣同。我走了一百步,就會有人走五十步、走三十步,這個社會就進步了」。

不久在美國一家網絡供應商的幫助下,天網重新開通。五月三十一日,天網獨家發表了十五歲孩子周國聰死於六四慘天網獨家發表了十五歲孩子周國聰死於六四慘案的消息。一九八九年六月六日,為抗議北京天安門大屠殺,成都天府廣場聚集了許多抗議者和圍觀者,周國聰也在其中。後來警察抓走了他,幾天後周死在了看守所。二零零零年四月,周的母親唐德英終於拿到兒子被警察打死的照片,六四天網刊登了這張帶血的證據。
 

六四慘案中被員警打死的十五歲孩子周國聰。(六四天網)

獄中五年的苦難

二零零零年六月三日,中國司法機關以「為六四鳴冤、為民運吶喊、為法輪功叫屈;擬把天網建成人權網站」為由,抓捕了黃琦。

那天下午五時五分,四名公安奉旨前來抓捕,黃琦讓他們回去開個書面傳訊。面對被抓前的寶貴時間,他不是與家人朋友訣別,而是繼續他的天網工作:呼籲營救被抓的黃再興等數十人,把張三一言、郭起真等呼籲平反六四的文章以及洪哲勝探討民主的文章發到網上。

五時十五分當公安再度出現時,黃琦在論壇上發出了被全球各大媒體廣泛轉載的告別書:「路還很長,感謝大家、感謝為中國民主努力的人們。他們來了,告別了。」難博」幾天內,CNN、BBC、美聯社等世界級媒體都報導了黃琦被抓事件。

三年後,黃琦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罪名,判處五年監禁。在被關押的五年中,黃琦受盡了折磨,曾多次被警察打得頭破血流。那些年在監獄裏他無論寒暑,一直睡在廁所旁的水泥地上,還帶著腳銬手銬。

「警察天天審訊我,他們想得到的是天網三千多名義工的名單。那裏面有體制外的抗爭者,也有很多體制內支持人權、同情人權的官員。哪怕是死,我也絕不會交出名單的」。

屢獲人權獎

獄中的黃琦依然不斷的抗爭。在二零零三年九月初的二審宣判會上,黃琦當庭打斷法官的宣判,質問「到底是誰舉證、指證、認證黃琦的犯罪事實了?」並稱中共是法西斯專政,是薩達姆、齊奧塞斯庫那樣的邪惡當道。在監獄裏,黃琦還用民主的辦法讓犯人無記名投票,自己選擇「牢頭召集」,這在百年監獄史上還是第一回。

二零零四年六月國際人權組織無國界記者和「法蘭西基金會」授予黃琦「第二屆網際網絡自由獎」。二零零五年六月四日黃琦刑滿獲釋,醫院檢查發現五年的牢獄,使他患上腦積水、腦萎縮、心臟病、風濕等重症。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八日,六四天網公布了四川省政府給周國聰的母親七萬元生活困難補助,很多人稱之為中國第一個「八九」死難者索賠案初步成功。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黃琦改組六四天網為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創辦了中國大陸第一家綜合性人權組織。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天網丹麥聯絡處成立。二零零七年二月,黃琦獲赫爾曼‧哈米特獎。二零零七年六月,天網人權事務中心在美國成功註冊。

奧運清場 再度入獄

五月十二日汶川地震發生後,黃琦和天網的義工曾多次到都江堰、北川等重災區給災民捐送救災物質。同時,天網如實報導了災民的實際情況:〈四川綿陽曾宏玲因三篇地震文章被警方抓捕〉,〈東汽死難學生家長代表集體前往天網投訴〉,〈什邡全力阻止300學生家長請願市政府〉。

六月十日晚,正在和朋友吃飯的黃琦被不明身份者強行塞入車中帶走,並對黃琦實施抄家,理由是有人控告黃琦詐騙,之後,警方聲稱抄家時發現黃持有「國家機密」。六月十六日,警方將「涉嫌非法持有國家機密」的刑事拘留書送交給黃琦母親浦玉清。

與此同時,中共在奧運前夕抓捕了郭泉、孫文廣、不少家庭教會成員和法輪功學員。黃琦曾說天網不倒的主要原因是「我們用講真相來抑制邪惡」,天網講的都是事實。也有人稱,作為中國唯一一個非政府的人權組織,中共把天網當成「人權花瓶」留給世人看。

如今為了奧運,中共連人權花瓶也不要了,可見其心虛和膽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