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零零八年九月以來,美國股市一路下跌。(Getty Images)

最近美國接連發生次級房貸風暴、雷曼兄弟宣布倒閉等「百年不遇」的金融風暴,不但對美國乃至世界經濟造成影響,更可能引起世界各國重新考慮目前的經濟金融體制,美元在全球金融體系的龍頭地位將倍受考驗。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世界分成了兩個經濟和金融系統。前蘇聯的體系在九零年代崩潰,而歐美的體系跌跌撞撞走到今天,仍然被譽為運作尚好。然而,最近美國發生「百年不遇」的金融風暴,不但對美國乃至世界經濟造成影響,更可能引起全球各國重新考慮目前的經濟金融體制,簡單來說,就是重新考慮美元體制。

次貸危機的源頭

居住在美國的張先生,每個月只有兩千五百美元收入,但卻可以購買價值三十萬美元的房屋。因為貸款公司提供的貸款幾乎是為他量身定制一樣。在這樣一個按揭貸款計晝中,他可以貸款房屋價值的百分之百,不用繳付任何首期款項。然而,這個三十年期限的按揭每個月供近兩千美元,張先生仍然無法應付,沒有關係,按揭公司還有更好的計畫,前三年只供利息,年息只有目前利率的一半,但三年之後,則要按照當時的利率調整本息供款數額。

如果張先生還無法應付,貸款公司可能提供更為「優惠」的計畫,把三年定息供款的一部份(如40%),轉入按揭本金當中。如此,張先生欠貸款公司的貸款每個月會增加四百元。

於是,張先生以每個月六百美元的月供,擁有了自己房屋。

三年之後,張先生欠下的貸款總額,已經增加到三十一萬四千美元(300,000 + 400 x 36),而調整後的月供款超過三千美元。原來張先生認為房價在不停上漲,等到無法續供的時候,只要出售房屋,便可還債走人。但實際上,房價已經下跌了接近20%,如果出售房屋,張先生不但一無所有,反而要欠貸款公司七、八萬美元了。

於是,張先生最佳的選擇,便是停止供款,銀行或貸款公司收回房屋。


次級房貸導致美國房市不景氣,已影響全球許多區域的房地產市場。(Getty Images)

投資銀行的魔術

這是一個虛構的故事,但近幾年卻在美國真實發生。實際上,正是成千上萬的張先生和貸款公司的交易,構成了這次美國所謂次貸危機和金融危機的原因之一。

上個世紀七零年代,按揭貸款債權(Mortgage Backed Securities)和資產抵押債券(Asset Backed Securities)開始在美國出現。貸款公司和銀行,在借出了按揭貸款之後,可以把這種債券出售給其他投資人。

這種債券借債人通常信用良好,被稱為優質按揭債券。然而,進入本世紀,美國的投資銀行們,尤其是剛剛破產的雷曼兄弟等,用複雜的計算方式,重新分解組合了一些信用不太好的借債人所借的按揭貸款,出售給投資人。由於獲得了資產評估機構(如穆迪)的A級資信評估,這種次級貸款債權,便可堂而皇之地進入市場,而被眾多號稱以安全為第一考慮的投資機構購買。

由於風險不再由貸款機構承擔,因此次級(信用)貸款大幅增加。二零零四年以來,這種貸款所組合出來的債券總額超過一萬億美元。很明顯,當張先生停止繼續供款之後,這些被衍生出來的金融工具便開始大幅度貶值。

問題還不僅如此,這種衍生出來的債券,還被許多銀行當成銀行的基本準備金,從而變成銀行再向外貸款的依據。如此疊加放大,其對世界金融體系可能造成的損失,便遠遠大於次級貸款本身的規模了。

華爾街五大投行之一的貝爾斯登(Bear Stearns)旗下從事次級房貸的兩隻對沖基金High-Grade和Enhanced Leverage,初期的投資不過四千萬美元,從公司外部籌集的資金則超過五億美元,而利用財務槓桿舉債九十億美元,控制了超過兩百億美元的投資。

這樣的基金,只要虧損達到2.5%,資本金便全部虧損,只有破產一途。許多以按揭貸款證券為主要投資的機構,也面臨同樣的境況。

金本位變成信用本位

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國際金融體系重組,其基礎是金本位的美元結算體制,即美元和黃金掛鉤,而其他所有的貨幣和美元實行(理論上的)自由浮動。這樣的體制運行到七零年代初期,直到美國尼克森政府將美元和黃金脫鉤。這種「穩健的」體制之所以解體,是因為美國龐大的國家債務和貿易逆差,使得各國開始從美國「贖回」黃金以避免美元貶值,而美國被迫採用脫鉤的方式保護美國之利益。

在此之前,國際貨幣體系以黃金作為基礎,而由於沒有其他數量比較固定的衡量物作為標準,而世界貿易仍然需要採用美元作為結算貨幣,結果是,國際貨幣發行基礎變成了美國的信用或者稱債務。

在新的體制之下,美國的債務規模成為全球國際結算貨幣的基礎。但美國政府「自利」的傾向,卻使這種體制變的非常地不可靠。七零年代,戴高樂主導的法國政府和美國幾乎翻臉,原因正在於此。作為全球最大的債務人,美國必然傾向多發性貨幣,以美元的貶值套取利益,而債權人則等於是向美國輸送利益。

最近這些年以來,類似張先生按揭這樣的劣質資產,也成為美國債務-信用,成為美國發行美元的抵押品。

全球通脹和利益轉移

資本主義的基礎之一是資本,資本的價格可以用利率來進行衡量。利率低的時期,投資和工商業便進入擴張期,外在的表現是經濟增長率較高,而利率高的時期貨幣供應緊縮,經濟增長會降低。

上個世紀九零年代中期之後,美元維持了長期的低利率時代,衍生出來的金融資產大大擴張,直接導致全球通貨膨脹的形成。次級貸款被包裝成為優質證券流入市場,只是這個過程中的一部份。

事實上,全球房地產市場上漲、石油漲價、生產資料價格上升等,無一不與金融性資產擴張造成的通脹有關。

通貨膨脹,本質上是一種社會利益的重新分配。由於比較隱蔽,所以很多時候難以被一般民眾,或者被稱為初級消費者的大眾所感覺到。過去的二十年,世界上盈利最可觀的,除了高科技企業之外,就是那些距離製造通貨膨脹核心最近的投資銀行和投資機構。

有意思的是,全球的這種通脹,由於中國的廉價商品輸出而更為隱性。對於一個美國普通消費者而言,物價並沒有大幅度上升,反而由於中國廉價商品的大量輸入而有所下降。這也是張先生得以用大部份收入去支付供款的原因。

因此,中國是以本土環境的破壞,以及本土勞工生活質量的代價,來平衡美國華爾街投行製造的利益重新分配。在這裏,華爾街在最高端,而中國正好處於最低端。


「納稅人反對拯救華爾街與抵押貸款」團體認為金融機構應自行承擔
高風險貸放損失,而非納稅人。(Getty Images)

被美國人騙了

最近,有報導說中國一位最高級的領導人物,在中共政治局會議上表示最近幾年以來的情況充份顯示,中國受美國人騙了。很顯然,如果報導屬實,這位領導人所指的正是這個原因。

二零零八年,中國持有美國債券組合投資有1.06萬億美元。其中51%是美國的國債,42%是GSE(美國政府相關企業債券,如兩房),剩餘的7%是企業債券,包括資產支持證券和抵押債務證券等。1.06萬億中的7%可能有大幅度的直接損失,這也不是個小數目。然而,中國政府最為憂心忡忡的,還是現行美元結算體制信用喪失的問題。

很顯然,美國將會繼續發行國債,來平衡這次金融危機導致的損失,並挽救美國或者是美元的信用。在這裏,中國政府面臨一個兩難的局面。如果繼續大量購買美國債券,便無可避免地遭受美元貶值所帶來的損失,而另一方面,如果作為美國國債最大買家和潛在買家的中國不支持美國國債,可能導致美元發行基礎的美國信用加速崩潰,而中國龐大的以美元資產存在的外匯儲備加劇損失的程度。

在左右為難的局面下,中國政府被迫選擇前者,即仍然購買和支持美國的信用,維持美元體制,並付出部份代價。

聯想到近年接踵而至的美國政府高官們,無不遊說中國將人民幣升值,以及遊說中國大量購買美國債券的情形,中國的領導人發出「被美國人騙了」這樣的感慨自不待言。


美國華爾街的興衰影響到全球的經濟發展。(Getty Images)

未來的影響

「歸根結底,美國能夠成功的擺脫債務危機,最終取決於全球其他國家是否願意為美國分擔一部份債務和實際損失。而對於全球其他國家而言,所得到的好處就是美國這個『消費大客戶』不會倒下,從而能夠繼續出口本國的商品,使得自身的就業和社會問題不至於惡化。」一位中國的金融專家這樣分析美國這次金融危機的未來。

實際上,這位專家沒有說出的,是在沒有其他替代品的情況下,美元的地位使得「全球其他國家」恐怕只能被迫接受這種損失。雖然其他國家對美國和美元的這種地位心中非常不滿甚至憤怒,但短期內卻沒有任何規避的方法。正如中國龐大的外匯儲備,只能在歐元、日元和美元之間進行選擇,而比較而言,美元仍是最負責和最安全的貨幣。

過去二十年以來,一些業內的專家呼籲成立「世界中央銀行」,來處理全球貨幣關係等問題。然而,這個世界不僅僅是物質的邏輯的和理性的,全體最佳方案並不等於對所有人都是最佳方案。眼前的利益,政治、宗教、文化和其他感性的因素,很多時候在國際政治中扮演更為重要的角色。

事實上,改變美元的國際貿易結算貨幣地位的呼聲,不但已經被提出,也已經在逐漸落實。歐洲統一貨幣——歐元,正是這樣的一個可能的替代產物。歐洲人在這方面言行謹慎,盡量避免不讓人聯想起以歐元進行全球貿易結算這樣一個結果,但顯而易見的是,這只是一個順理成章的過程。

伊朗以及委內瑞拉的領導人,以強勢反美著名,他們都曾經公開呼籲,要結束美元作為石油交易結算貨幣的地位。這對美國來說,可以說是一個關乎未來成長甚至生存的大問題。好在,在歐佩克(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當中美國的盟友還多,而且,相對於美國來說,其他的「強權」更不值得信賴,所以短期內美元的地位仍然難以改變。

這次次貸危機所引起的金融風暴,被喻為「百年不遇」,雖然可能略有誇張,但卻是可能成為一個劃時代的事件。有人認為,這次美國的金融危機,預示美國投資銀行的時代一去不返,美國將制定更為仔細的法規以監管投行的行動,使得這個近三十年來美國最盈利的產業逐漸趨向衰弊。然而,或許還有更為深遠的影響,那就是對上世紀七零年代以來美元的國際結算地位,產生了嚴重的影響,世界其他國家可能會重新思考二戰之後形成的國際經濟和金融體系,即使不會立即改變這種體制,最起碼也起到了加速新體制到來時間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