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律師公開為法輪功學員無罪辯護 (第98期2008/11/27)


法輪功學員鍾芳瓊與母親及兒子的合影。(新紀元)

文 ◎ 馮靜

十月,七名律師為十一名成都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做無罪辯護;十一月,其中一律師又為黑龍江法輪功學員上庭辯護。

律師們表示,對法輪功學員的不公,就是對公眾的威脅和挑釁。

大家一起行動,終將改變局面。

今年十月,鍾芳瓊等十一位成都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被當局分別判刑三至七年。北京及當地的七位律師無懼法庭上主管鎮壓法輪功的「六一○」及公安的辱罵威脅,為他們做了有理有力的辯護,並遞交了上訴狀。十一月,其中一名律師又為黑龍江法輪功學員王海洋、董明芬做無罪辯護。他們的表現不僅令起訴方和法官理屈詞窮,也感動了在場的警察。

律師們指出,這些個案是眾多法輪功學員所遭受迫害的縮影。對法輪功學員的不公,就是對公眾的威脅和挑釁,每個人都必須面對,律師維權更是義不容辭。他們表示,目前中國大陸律師正在前仆後繼地為法輪功辯護,喚醒更多的道德良知。大家一起行動,終將改變局面。

律師:誰在破壞國家法律?

去年八月至九月,鍾芳瓊等十一名成都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在單位或家中先後遭綁架,被拘禁於洗腦班二至三個月。今年十月十日,成都武侯法院經兩次延期後開庭,法庭內外布滿警車、警察和便衣。法院事先將旁聽證全部發給「六一○」等人,拒絕當事人家屬旁聽。

法庭上,七位代理律師一致認為,武侯檢察院對這些法輪功學員的所謂「指控」是法律錯誤、事實不清、沒有證據;當事人的行為沒有構成任何社會危害,整個案子從偵察到審理過程都是違法的。律師們並從各方面為他們做了無罪辯護。

法輪功學員在法庭上陳述了在被關押於洗腦班期間所遭受的毆打、不讓睡覺、被藥物折磨、毀容等酷刑,一些法輪功學員身上仍帶有嚴重傷痕,其中祝仁彬在庭上一直用手捧肝腹處,佝僂著身體,臉色蒼白。

鍾芳瓊描述當時被暴打後,整個面部腫得很大,藥物所到之處皮膚全部潰爛,樣子十分恐怖──「我整個面部被毀容了。」法輪功學員周慧敏更於今年三月十三日被迫害致死。

唐吉田和韓志廣律師說,本案刑訊逼供的嚴重性通過庭審調查已非常清楚,其情節慘烈令人髮指,洗腦班就是明顯的犯罪行為。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的各種打壓手段也是違法的,有些行為已構成嚴重犯罪,應負刑事責任。唐吉田律師表示:「到底是誰在破壞國家法律的實施?不言自明。」

然而,武侯法院無視基本事實,仍對十一名法輪功學員及家人判處三至七年。鍾芳瓊被非法判七年。七位代理律師於十一月三日遞交了上訴狀。他們表示,將繼續追訴到底。

去年十二月二十日,黑龍江雙鴨山市法輪功學員王海洋應邀到董明芬家中做客,兩人被當局綁架並以「破壞法律實施」為名拘留,今年六月十六日又被尖山區檢察院以「非法聚集」為名起訴。

十一月十一日,王海洋、董明芬在尖山區法庭上聲明自己無罪,黎雄兵律師也為兩人做了無罪辯護。他們的表現不僅令起訴方和法官理屈詞窮,也感動了在場的一些警察。法官草草收場,宣稱擇日判決。警察請律師到值班室休息,表示對律師辯護的認同和敬意。

法輪功學員堅持信仰 何罪之有?

被當局稱為「第一被告」的鍾芳瓊是《疾風勁草》一書的作者。她在書中寫道,六歲起她就患有下肢先天性血管瘤,給生活帶來沉重負擔及無盡煩惱,三十多年來一直求醫問藥無效,因此想試著修煉法輪大法。

1   2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