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網曝光了近來中共地方政府關於鎮壓法輪功政情的兩份祕密文件,分別是中共青島市委和瀋陽市某區610辦公室今年下發的。

文件顯示出法輪功在中國大陸仍非常活躍,中國大陸律師為法輪功作「無罪辯護」成趨勢。

文件還披露了中共610辦加強操控、鎮壓法輪功案件司法程序的若干細節,包括當地610被迫調整的司法底線。

紀元網曝光了近來中共地方政府關於鎮壓法輪功政情的兩份祕密文件。一份是中共青島市委於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七日下發文件〈青辦發(2009)3號〉到各級機關、黨委,要求加強打壓法輪功,並稱文件是「根據中央和省、市委統一部署」。另一份是瀋陽市某區610辦公室下發的〈關於應對敵情動向的防控要求〉祕級文件,曝光了中共祕密特務組織610加強操控法輪功案件司法程序的若干細節,暴露了中共610被迫調整的司法新底線,即「絕對不能出現無罪判決的政治笑話」。

文件顯示法輪功在大陸仍非常活躍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發動鎮壓法輪功的政治迫害運動至今已近十年,由於開始幾年大張旗鼓的強勢鎮壓未能奏效,且擔心在國際上留下越來越多的罪惡把柄,中共在隨後的幾年中把鎮壓轉入地下,利用公、檢、法以及國保等系統對法輪功進行祕密迫害,媒體極少公開報導,並在國際上一直否認鎮壓法輪功的專職機構610辦公室的存在。故而,此兩份祕密文件的曝光,不僅證明610機構的真實存在,而且表明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一直在暗中持續。

文件同時也顯示,法輪功在中國大陸民間仍非常活躍,並非中共對國內和國際聲稱的那樣「法輪功在中國大陸基本不存在了」。

所謂高調防控、打壓法輪功的「全國統一部署」政策的出爐,反應出中共體制內對延續江澤民鎮壓路線產生了越來越大的反彈,迫使以江氏嫡系政法委頭目周永康為代表的血債派不得不加強造勢活動。據悉,面臨金融危機,國庫枯竭,中共也越來越難以承受純粹靠金錢、利益驅動的鎮壓法輪功的龐大資金「黑洞」。

610是專職鎮壓法輪功的特務機構

十年前,江澤民個人出於複雜的妒嫉心理,一意孤行,為鎮壓法輪功,繞開中國法律程序,模仿文革時的「中央文革小組」,專門設立了從中央到地方的「610」辦公室,其權利跨越於中國公檢法、國務院、軍隊所有機構之上。610擁有絕對的行政、司法、經濟權力,對法輪功沒有顧忌的大打出手,十年來整個中國的司法、行政體系幾乎被610系統徹底踐踏,令關心中國法律建設的有識之士痛心疾首。

610的存在,也讓中共各級官僚效仿中央濫用權力的行為,地方政府也借此機構擴大各地610權力來對付老百姓和訪民,導致中共行政系統幾乎癱瘓,滋生更多的貪汙、暴力事件,610的權力模式也間接推動了中共權力體系的崩潰。

祕密文件慫恿政府各級參與犯罪

據中國國內律師分析,中共打壓法輪功沒有明確法律依據,這些祕密文件實際上是在鼓勵和慫恿政府各級人員參與犯罪。

中共青島市委於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七日下發文件〈青辦發(2009)3號〉到各區、市黨委,市委各部委,市直各黨委(黨組),中央、省駐青各單位黨委(黨組),青島警備區黨委,要求加強迫害法輪功。這份文件並稱是「根據中央和省、市委統一部署」。

該文件稱二零零九年青島市的要求有:「總結借鑒奧運保安工作經驗,全力做好防範控制工作」,其中包括:對法輪功學員嚴格排查防控;防止法輪功學員收看、傳播「新唐人電視台」節目,「協調有關部門研究加強對互聯網、廣播電視、電話、傳真的防範措施」;對被迫害得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繼續追查,「保持高壓態勢」,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洗腦、扭曲人性,然後搞所謂「送溫暖」掩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以網上宣傳為重點,加大外宣工作力度」來誤導網上輿論等等。

祕密文件暴露610被迫調整的新司法底線

瀋陽市某區610辦公室在二零零九年二月十日下發的一份祕級文件,披露了610加強操控鎮壓法輪功案件司法程序的若干細節,其中也披露了610被迫調整的新司法底線。(中共內部人員提供給大紀元文件)

另一份瀋陽市某區610辦公室在二零零九年二月十日下發的〈關於應對敵情動向的防控要求〉祕密文件,披露了610加強操控、鎮壓法輪功案件司法程序的若干細節,其中也披露了當地610被迫調整的司法新底線。

文件中要求「市法院繼續落實好內審制度,深化工作指導,嚴格把關,『法輪功』類案件不允許出現無罪判決。否則就要在全國出第一例的政治笑話了,對涉案人員可根據轉化情況、立功表現,以及案件證據等,可減、可緩、可免,就是絕對不能出現無罪的情況。」

其實,這一底線已被打破,北方近日就有案件審理,法庭對法輪功學員當庭宣布無罪釋放。據悉,在律師界長期抗爭下,北京地區過去阻擾律師處理法輪功案件的政策已難以維繫。知情者透露,官方律師協會處於管不了、也不想管的狀態,法院已被迫默認律師為法輪功案件自主辯護。

為法輪功「無罪辯護」成潮流

被譽為「中國良心」、為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而三次公開上書胡溫的人權律師高智晟,遭中共殘酷迫害,至今仍被非法關押。

在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的反迫害,講真相,傳《九評》,促「三退」,使得越來越多的人們了解了真相,並敢於為法輪功發聲。如今許多律師也勇敢地站出來挑戰中共的荒謬規定,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律師們在法庭上紛紛指明這樣的事實:信仰法輪功無罪、傳播法輪功真相無罪。

從國際媒體的報導中,公開為法輪功學員做辯護律師的就有高智晟、郭國汀、李和平、黎雄兵、張立輝、李順章、滕彪、鄔宏威、郭飛雄、李蘇濱、溫海波、韓志廣、王永航、李仁兵、程海、謝燕益、李春富、王雅軍、林小建、莫宏洛、唐吉田、江天勇、莫少平……等等。最近的新聞中就有「九律師為青島法輪功十三人作無罪辯護」,「七律師為成都鐘芳瓊等十一名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十律師為瀋陽六名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等。

面對中共的高壓,中國律師組成律師團,一起抗爭,震懾中共。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已成潮流。


近來投誠海外的中共國安部資深諜報官李鳳智表示:「中共把大量的國家資源用來對付法輪功、普通百姓與異議人士,勞民傷財,損害國家形象,已引起體制內越來越多的不滿。」(大紀元圖片)

國家資源用於對付百姓 體制內越發不滿

近來投誠海外的國安部資深諜報官李鳳智表示,中共把大量的國家資源用來對付法輪功、普通百姓與異議人士,勞民傷財,損害國家形象,已引起體制內越來越多的不滿。

李鳳智在三月十五日華府聲援五千萬退黨集會發表退黨感言,他指出:「在國安系統工作的親身經歷告訴我,中國的國家安全,遠遠不如中共的黨安全重要。比如在絕密的國安情報工作手冊中,講政治成為了第一要務和手段。國安系統中的人力和物力,越來越多地被用於對付中國大陸內部以及海外異議和信仰團體和人士,在很大程度上甚至危害了真正意義上的國家安全工作。這是我自己,以及很多原同事看不慣也想不通的事情。」

他還談到了610機構,「國安內部有專門的機構,美其名曰維護社會穩定,也受制於以鎮壓法輪功為主要目的而成立的610辦公室的調度和操控。與其他政法部門一樣,經費沒有上限。610實際上是一小撮高高在上的黨老爺的東廠,權力超越國家各部門甚至黨的組織結構,為個人或幾個人服務。對於國家安全工作來說,這完全是本末倒置。本來,維護社會治安和穩定,也有相關的安排,對於這個橫空出世的610機構,許多體制內的人都有看法,特別是它只注重於所謂的政治案件,完全超越國家的政治和法律體制運作,簡直就是胡鬧!這對中國的整體制度性損害非常嚴重,對中國社會的傷害也非常深遠。」◇

========      ========      ========

內鬥激烈 胡收拾周永康前助理

共鎮壓法輪功以來深陷泥淖,鎮壓路線不僅成為當前中共政體的最大政治欠債,也是越來越難以承受的經濟負擔,尤其金融風暴襲捲全球,經濟不濟,民怨難平,中共自身難保,巨額鎮壓成本誰來背,更是權力鬥爭的焦點。

最近,由於十一屆二次人大會議沒有任何江澤民的影像出現,中共各界人士多有估計江澤民的健康已經惡化,很多地方高官利用兩會大肆向胡錦濤表忠心,引起國際關注。

另外,胡錦濤高調查辦周永康公安部前助理鄭少東案被外界認為是胡欲打擊政法委江系——周永康的開場鑼鼓。中共官方主動高調曝光案件內情突顯為權力鬥爭造勢。

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七年期間,周永康任職中央政法委員會副書記、公安部部長、黨委書記,為了能在自己進常委會後仍把持住公安部這個黨的暴力鎮壓機器,周永康一手提拔了廣東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鄭少東進入公安部,任職經偵局局長。二零零五年四月更是晉升鄭為公安部黨委委員、部長助理,專門助理部長周永康,成為未來接班公安部長的明日之星。

三月十二日新華社題為《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的長篇通訊稿,高調報導黃松有和鄭少東二人涉案被查,冠於鄭少東的銜頭是「公安部原部長助理」,這個「原」字是中央官媒首次用來表述鄭少東,證明部長助理一職已是過去事。

「二零零八瀋北冤案」

奧運前後,遼寧瀋陽市瀋北新區奚常海、王素梅、孫玉書、霍德福等四位法輪功學員先後被非法抓捕,據悉,王素梅,是一名普通的農婦。奚常海,六十歲,財落鎮小學退休教師,孫玉書和霍德福都是財落堡鎮大辛三村農民。

據知情人透露,在如何處理的態度上,以孫永剛為首的「610」系統,和瀋北新區公、檢、法的態度嚴重分歧,某位公檢法的局級幹部主張走過場,儘早放人,這也是公檢法大多數人的態度,然而瀋北新區「610」頭子孫永剛以黨性要挾,說從快、從重處理法輪功是必須完成的政治任務。

二零零八年末,瀋北新區非法開庭重判四位法輪功學員,其中王素梅十年,奚常海十一年,孫玉書八年,霍德福六年,這是奧運後中共在全國對法輪功學員判刑最重的冤案之一,被稱為「二零零八瀋北冤案」。此案是中共上述被曝光祕密文件精神的直接映射。

周永康親自督戰 法官突然暴死

中共江澤民一伙在鎮壓法輪功中背負的累累血債,使得其不敢讓迫害停止,故拼命抓住權力,左右政局和政策。「二零零八瀋北冤案」正好符合了周永康為鎮壓造勢的心理。零九年二月周永康決定親自到瀋陽打氣,指名要到瀋北。

瀋北新區地方頭目蹇彪被當地民眾稱為惡霸,靠打壓法輪功撈取政治資本。周永康指名要到瀋北,蹇彪立即動員全區幹部開準備大會,蹇彪對區610頭目孫永剛興奮地說:要不重判法輪功,中央領導能來嗎?

然而就在準備迎接周永康的時候,「二零零八瀋北冤案」的主謀之一、瀋北新區法院副院長張文卻突發怪病暴亡,而此時周永康正在來瀋陽的路上。老百姓盛傳,法官張文迫害法輪功遭報應了,搞得周永康之行灰頭灰臉。

中國民間熱議,中共在鎮壓法輪功的過程中終將葬送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