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二十四日,通化鋼鐵萬名工人抗議,建龍總經理被打死,當局被迫讓步,建龍停止收購。但通鋼每天仍有數千人繼續自發前往通鋼大樓前集會抗議。圖為命案發生當天。(網絡圖片)

七月二十四日,因不滿民營企業建龍集團再次控股,堵死工人生路,吉林通鋼集團三萬員工抗議,建龍派駐的通鋼總經理被打死。一個民企為何能隨意入股、退股、再入股,控制大型國企通鋼集團?

文 ◎ 駱亞


七月二十四日通鋼萬名工人遊行抗議,工人受迫於生計被斷絕,最終釀出血案,當局出動兩百名防爆警察,與千餘工人發生衝突。(新唐人電視臺提供)

月二十四日,吉林國企通化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簡稱通鋼,下同)三萬員工不滿民營企業建龍集團的控股、重組而舉行抗議示威,釀成流血事件,由建龍委派的新任通化鋼鐵總經理陳國軍被群毆致死,期間通鋼全面罷工。當晚,吉林省國資委宣布中止建龍對通鋼的收購。

兩天後,吉林省政府定性該事件是一起「不明真相」群眾在少數「別有用心」的人蠱惑、挑動之下的嚴重群體事件。不過,民間解讀這是一場自發的,源於通鋼員工對建龍集團的憎惡,源於對吉林省高層領導決策不滿的「工人運動」。

通鋼集團是建於一九五八年的大型鋼鐵聯合企業,資產總值二百六十八億元,年產鋼七百萬噸。下轄通化鋼鐵、吉林鋼鐵、通鋼礦業、磐石鋼管、四平製品、通化網航、通鋼國貿等七家子公司。二零零八年在中國企業五百強中排名第二百四十四位。

出爾反爾 建龍再控股通鋼

在二零零五年通鋼盈利的時候,民營企業建龍集團入股,並持有新通鋼集團36.19%的股權。但建龍入注後,通鋼經營每況愈下,通鋼連續虧損,僅二零零九年一季度,通化鋼鐵就虧損了近十億元。

此外,通鋼集團及屬下的通化鋼鐵總經理、財務主管短時間內都換成了建龍的人。通鋼的高層拿著高薪,年薪從幾十萬到幾百萬,總經理陳國軍有四百五十萬元;員工則被裁員、減薪,通鋼工人幹一年還拿不到一、兩萬元,因此通鋼的員工意見很大。

在連續虧損之後,建龍在二零零九年初又決定與通鋼股權分立,並在今年三月正式撤出,但建龍集團對吉林鋼鐵占有所有權,並控股通鋼原有的礦山。公告發出後,通鋼居民區放鞭炮慶祝建龍離開。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生產中的吉林通鋼。(新紀元資料室)

隨後,通鋼經營開始有起色,四月份虧損減到一億;五月份微虧;六月份則盈利六千多萬元,通鋼躊躇滿志爭取七月份贏得更大的效益。

然而,就在這時,吉林省國資委於七月二十二日宣布建龍再次控股重組通鋼集團的決定,並由在吉林省長春市的通鋼集團傳達,這次建龍入注股份將達60~70%,令通化鋼鐵員工及家屬異常憤怒。

一名通鋼員工向記者訴說:「去年通鋼經濟效益不好,高爐開不了,沒有暖爐,年底家裏零下二、三度,我們找誰都沒有人管,建龍也不管。我們沒辦法只能上大街遊行示威。建龍看沒有利可圖就撤走了,現在看到我們效益開始好轉,又回來控股重組,而且說科級幹部去掉三分之一,說處長級一個不用,管治安的也一個不用,新任總經理陳國軍還說讓通化的工人全部下崗。這樣我們老百姓就無法活了。」

萬眾一心 抗議建龍收購

七月二十二日,吉林省國資委宣布建龍民營集團再次控股重組通鋼集團的決定。二十三日上午,吉林省國資委部份領導、建龍集團部份高管到通化鋼鐵召開重組大會,近千職工及家屬開始聚集包圍。當天下午,通化市公安部門開始向通化鋼鐵各單位質詢具體情況。

二十四日上午九時左右,三千多退休、內退人員在通鋼辦公大樓前示威抗議,隨後人群越聚越多,示威人群向通鋼冶金區進發,封堵了一、二、三號高爐鐵路運輸線,造成那裏的高爐休風停產。中午示威人群在冶金區各鐵路沿線,致使四、五、六號高爐停產。下午,七號高爐也停產,致使整個通鋼各部門全部停產。

一通鋼家屬告訴記者說:「通鋼百分之七十至八十的工人全去了,現場大約三、四萬人,高呼『還我國企』『建龍滾出通鋼』。煉鐵廠不出鐵了,鐵道都堵死了,七個高爐都停了呀!全廠萬眾一心,昨天工人鬧一陣都餓了,各廠食堂都大力支持,免費送飯菜,送水送雪糕等。」

揚言撤職 激怒工人群起圍毆

建龍再控股在通鋼工人中引起軒然大波,新的公司領導層被要求分別深入各分廠進行安撫工作。二十四日上午十點半新上任的通化鋼鐵總經理陳國軍在通鋼焦化廠與中層幹部及職工代表對話。

示威人群得知後迅速聚集到焦化廠,包圍辦公樓。一通鋼員工告訴記者,當時陳某與示威者發生了口角,並揚言「讓通鋼工人全部下崗」,激怒了通鋼人,被衝入會議室的工人拖到走廊毆打。

陳國軍在部份員工的保護下躲了起來,但示威者發現後,一些人幾乎砸開「老焦化樓」二樓的每個房間尋找其下落,陳國軍被找到後再次被毆打從二樓滾落一樓,據說當時他已經不能說話。現場群眾還將道路封堵,阻止公安幹警對其救援,十九時,陳國軍已不能動彈。當他被當局從抗議群眾中搶救出來後,於當晚二十三時死亡。

據一通鋼家屬說:「通化市從外地調來了好幾千名防暴警察和武警,包括長春、渾江及周邊地區的武警都來了,他們帶警棍、戴頭盔、拿盾牌。但他們沒敢向抗議者動手,因為工人人太多,如果一旦交手的話,那不是死一個二個問題,而是死大批人的問題,那事情將鬧得更大了。」

當晚九點左右,通鋼通過電視臺宣布省政府決定建龍退出,永不再參與通鋼重組。示威工人放鞭炮、焰火慶祝勝利,晚上十點左右,示威人群陸續散去,十點半工人開始復工。

一通鋼員工表示,「哪都去上訪了,北京也都去了,省裏也去了,根本都不起作用,這叫『官逼民反』。現在建龍不控股、不重組了我們特別的高興。」

不相信政府 通鋼人繼續集會

儘管七月二十四日當晚由吉林省國資委發出《吉國資發直改[二零零九]一零五號文件》,「決定終止建龍集團控股通鋼集團的方案,不再實施。」但通鋼人接受本刊採訪時表示,他們並不相信政府這一套。

他說:「儘管通鋼的媒體這麼說了,但是我們老百姓不相信,他們說話出爾反爾。今天早上我去公司大樓看也有好幾千人在那裏集會,昨天也是很多的人,現在看來這個局面還要繼續下去,一直到有說法為止。」

該通鋼人告訴記者,現在所有的通鋼人都相當齊心,自發的程度令人吃驚。「現在大家內部有什麼事,就貼一個通知,大伙看了馬上出來。建龍人在的時候,你貼出的通知不超過兩個鐘頭就給你揭掉,現在沒有人揭,現在通鋼人心齊了。心齊的原因是因為處長、保安也要下崗,他們也需要抗爭。」

通鋼事件後,吉林省國資委副主任王喜東七月二十七日首次通報了這一事件,指「不明真相人員」受到「謠言」、「鼓動」,誘發了他們很深的「國有情結」,從而「聚集」、「衝擊生產區」進而「激化企業原有矛盾」,最終導致「人質挾持」,並繼續「煽動不明真相人員」阻止救援致使人質死亡,而建龍為救人質提出停止併購,國資委同意終止方案,並立即公布。

當地政府將事件定性為極少數擔心既得利益和別有用心者製造的一起嚴重的群體事件,招來通鋼員工更多的不滿。他們指:「如果國有情結有錯的話,那現政府就是一個錯誤的組織。」而「國有情結」被外界認為是這次事件定性中的語言創新點。

通鋼員工:建龍後臺相當硬


建龍集團公司。(網絡截圖)

建龍集團創建於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八年底,共擁有控股子公司十七家,總資產近三百二十億元,集資源產業、鋼鐵產業、造船產業、機電產業於一體的大型民營企業。

一個民營企業建龍為什麼能那麼隨意的入股、退股、再入股,控制著大型的國營企業通鋼集團呢?
據通鋼人披露,建龍董事長張志祥是前軍委副主席張萬年的嫡孫,又取得了吉林省委書記王鈱的強力支持,而王鈱又是前國家最高領袖江澤民太太的外甥。

希望之聲電臺引用通鋼員工的話說:「這裏頭有政治背景」,「後臺都相當的硬」。

一名通鋼人告訴本刊記者:「建龍集團是私有資產,從國資委來看,從中央到省級,他們逼著我們變成建龍的私有資產,在我們不同意的情況下,他們強行將通鋼霸占了。吉林省省委書記王鈱逼通鋼集團董事長安鳳成簽字,遭到拒絕,目前通鋼集團董事長安鳳成和其他幾位副總已提出辭職。」

另有通鋼員工認為,政府逼通鋼接受併購當中有貓膩,並說:「當官的得好處,當官的賄賂當官的,主要是省裏的事。」

民眾要求查吉林省國資委

通鋼集團創建於一九五八年,經過四十多年的建設和發展,現已有三百一十萬噸鋼產量的綜合生產能力,被列為全國五百家大企業之一。通鋼二零零五年鑑註明總資產一百點六八億元。

據通鋼子弟在《建龍老板張志祥玩的正是蛇吞象》一文中披露,建龍集團是磐石煙筒山一個設備老化、嚴重污染的小型民營企業,全部資產不足三億左右,建龍集團先用煙筒山鋼鐵廠作價參股,又東挪西湊地說再投八個億加在一起,在資金不到位的情況下參了股。

該文指出資產相差這麼懸殊,不知是什麼原因建龍集團竟占了36.19%的股份?!該通鋼子弟懷疑建龍集團用空手套的招數到處招搖撞騙。「張志祥為了賺錢,就靠減員、拼設備來增加效益,從未聽說過他往企業裏注入過多少資金,兼併的這些企業沒有一個做大做強的!據初步估算,張志祥在短短幾年裏,靠鑽國企改革的漏洞,賺取了近百億的國有資產!」

該文質問省政府:「通鋼為什麼要走重組兼併這條路?是生存不下去了,還是另有原因?兼併後的通鋼人在利益上得到了什麼?」

一位原通鋼職工認為,應該好好查一下吉林省國資委,並且要把這幾年與建龍合在一起時,所發生的財務關係重新審計看看,通鋼是怎麼在鋼鐵市場好的時候還在走下坡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