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多福建人支付巨額現金,冒著生命危險非法進入美國。圖為二零零五年二月三日,福建省平潭島的一個村落,俗稱「女人村」。一位老婦看著孫子玩耍。因為大部份男人都出國,家中只有老年人和兒童。(AFP)

月二十日,《舊金山紀事報》刊登溫伯格(Steve Weinberg)對新書《蛇頭──中國城黑社會與美國夢的故事》(The Snakehead:An Epic Tale of the Chinatown Underworld and the American Dream)的評論。這本書的作者基輔(Patrick Radden Keefe)擁有多所名校的學位,他在得知一起發生在一九九三年的偷渡船擱淺事件後,覺得有義務將偷渡的冒險故事寫成書。溫伯格認為,這本書在題材上很顯然是個明智的選擇,而且兌現了基輔的承諾。


《蛇頭》這本書陳述真實的故事,描述了人們希望在美國過著比出生國還好的生活這樣一個主題。(網路圖片)

真實的故事

溫伯格表示,就像大多數成功的非小說記敘文一樣,《蛇頭》這本書陳述真實的故事,而且超越事實、描述了一個眾所周知的主題。這個主題就是,人們希望在美國過著比出生國還好的生活。

《蛇頭》這本書的主角是來自中國大陸,特別是福建省的移民。在八零和九零年代,很多福建人支付巨額現金,冒著生命危險非法進入美國。

很多非西班牙語系的人都知道,從墨西哥和拉丁美洲走私人口的罪犯叫做「土狼」。而協助中國人非法移民的人口走私犯叫做「蛇頭」。在基輔的書中,女主角是一名人稱「萍姐」的蛇頭鄭翠萍。

中國城女蛇頭


鄭翠萍綽號「大姐萍」,自上世紀80年代從中國大陸偷渡到美國後,便開始從事人口走私活動,專門組織中國大陸的非法移民偷渡赴美。圖為鄭翠萍資料圖。(網路圖片)

現年六十幾歲的萍姐,大約在一九八一年入境美國,後來成為紐約市中國城的成功商人,並從事蛇頭的工作。她向每個想偷渡美國的中國公民收取幾千美元,有時候幾萬美元的費用。

萍姐無法保證偷渡很順利。漂洋過海可能會遭遇艱險的水域和長達幾周或幾月的惡劣情況。如果偷渡客無法進入美國領土,她就不收取費用,這看似合乎道德,卻也無情。

在福建省和紐約中國城,很少華人認為萍姐是罪犯。她的客戶找她是因為她的成功率很高,還有保證令人滿意的「商業道德」。

然而,美國移民當局將萍姐列為頭號要犯,他們花了幾十年的時間逮捕、審判和關押她。

《蛇頭》這本書的優點之一是,作者從不同觀點陳述故事,包括:移民官員、萍姐以及占最顯著篇幅的偷渡客。這其中存在著大量道德上的模稜兩可。

「金色冒險號」事件

廣為人知、具有爭議性的「金色冒險號」(Golden Venture)事件是這本書的故事主軸。一艘名為金色冒險號、搭載大約三百名非法移民的舊船,於一九九三年六月六日,在夜色中擱淺在紐約長島岸邊的淺灘。

船上的偷渡客不知發生什麼事,他們擔心被逮捕,紛紛跳下船隻。有人死亡,有人受傷,大多數進了美國醫院和監獄,在經歷幾月或幾年的悲慘生活後被遣返回國。

金色冒險號的偷渡失敗,使很少美國人知道的人口走私成為輿論的焦點。基輔寫道:「如果這個特殊的故事在某些方面是不幸的,它其實也陳述了樂觀、勇氣和希望的堅強力量,以及帶領陌生人進入美國成為和即將成為美國人的許多不正當途徑。」


美國政府缺少了實用而可行的移民政策,人口走私市場就無法控管,而這種市場終究是缺乏道德的,多少的罪惡隱藏在裏頭。圖為一九九三年五月十二日,美國加州聖達戈,二百名中國非法入境者被美國海關抓獲。(AFP)

美國移民政策失敗

《商業周刊》網路版七月二十日發表專欄作家貝斯特(Andrew Bast)針對《蛇頭》這本書的評論文章。貝斯特認為,這本書針砭失敗的美國移民政策,實際上與美國夢較無關係。

貝斯特指出,儘管美國是個移民國家,但是最近的歷史告訴我們,遠在布什總統執政之前,這個國家就缺乏可行和人道的方法,來處理每年幾百萬名冒死入境的偷渡客。

在九零年代的前五年,電匯福建的外國資金,從三億七千九百萬美元增加至四十一億美元,這個驚人數字反映出萍姐的人口走私生意有多成功。

克林頓政府最終將美國移民局的預算增為兩倍,並於一九九六年簽署一項移民改革法案,但是,很多損失已經造成。

在六四事件後,布什政府執行政治避難政策,卻不慎為想入境美國的任何中國人開啟大門。

有賴移民政策控管人口走私

基輔在書中寫道:「在蛇頭的心目中,人不過是一種貨物,正如其它貨物一樣,受限於規模經濟。」

萍姐被逮捕後於二零零五年在曼哈頓下城區的法庭出庭,距離她經營偷渡帝國的中國城僅一步之遙。這種無情而出乎意料的結果突顯出,美國政府在制定實用而可行的移民政策上最終徹底失敗,而且無法辯解。缺少了實用而可行的移民政策,人口走私市場就無法控管,而這種市場終究是缺乏道德的,多少的罪惡隱藏在裏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