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鼓噪重慶反貪打黑活動,打擊對手,薄熙來正在充份利用媒體為自已造勢,爭取最後的返回中南海的機會。(新紀元資料室)

近期,中共中央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正在上演一場打黑除惡的鬧劇,博得全國滿堂喝采。
薄熙來為什麼要在此時大張旗鼓地上演這出大戲?他是真的打黑除惡嗎?他與黑社會究竟是什麼關係?


文 ◎ 姜維平(曾任香港《文匯報》東北辦事處主任)

期,中共中央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把一座山城當成了一個火熱的大舞臺,正在上演一場打黑除惡的鬧劇,此前的唱紅歌不過是序曲,而現在的大幕一拉開,幾個當地的黑社會份子被押上了檯面,接受觀眾的審判,立即博得全國上下滿堂喝采。做為一個老觀眾,禁不住回憶起十幾年前的往事,撫今追昔,不勝感慨,難免要問:薄熙來為什麼要在此時大張旗鼓地上演這齣大戲?他是真的打黑除惡嗎?他與黑社會究竟是什麼關係?

在獄中「黑老大」傳授的真理

薄熙來是目前中央政冶局委員中,唯一真正坐過牢房的人,這個經歷必會在人格與性情上,對其產生巨大的影響。可惜他不是曼德拉,他沾染了惡習,接受了壞的教訓。不論是我的切身體驗,還是接近他的人複述,都證明了這一點。

我多次參加過大連市人大舉辦的會議,也至少有四次讀過他個人提供的簡歷,在一九六八年至一九七二年這一段時間,他寫道:「文革中進學習班,參加勞動。」他為什麼不寫「監獄服刑」呢?我一直感到困惑,後來直到一九九八年我在齊齊哈爾偶然見到了他的獄友孫某某,才知道了底細,並恍然大悟。

原來,薄一波因為山西六十一人叛變團伙而坐牢,的確是文革時期受四人幫的迫害,而薄熙來已是大義滅親,與父親決裂,根本與其家庭劃清了界線,所以他坐牢的原因,當年在秦城的獄友孫某某說,是小偷與流氓。他對我說,薄三(薄熙來外號,因排行第三)的家孩子多,他媽上吊死了,爹又關起來,都丟在社會上,就被一些小偷、掏包、流氓帶壞了,最初薄三混人家一點吃的、喝的,後來就掏包與小偷小摸,以至斗膽在北京烤鴨店門前,偷了一臺吉普車,事發後叫人揍壞了,關到監獄,後在秦城關押。

就在那時,薄熙來結交了一些獄中的牢頭獄霸。孫某某是其中的一個,他犯了投機倒把罪,判了十年,另一個姓汪的是「大哥級」人物,打人致殘判了死緩,後改為二十年。最初他們狠揍薄熙來,因為那時薄瘦細個頭,娘娘腔,又是小偷,必成靶子,但他見風使舵,很會巴結人,就被兩個老大,當成跑腿的「飯勤」使用,有一次伺候老大不周到,叫汪某打得鼻青臉腫,老大把他肛門踢腫了,並問他:「你說在這個世界上,什麼是真理?」

孫某某模仿他們當年的動作,一邊揮手,一邊拿腔拿調地說:「薄三回答說,是真正的理!」於是被我們搧了六個巴掌,滿臉血印。老汪告訴他:「拳頭就是真理,老大就是爹!」薄連聲叫爹討饒,從此記住了「黑老大」的權威性與至理名言。

上任伊始 專門拜訪兩個「黑社會」

一九八四年秋,薄熙來由北京中共中央辦公廳,下派到大連金縣任副書記,薄一波託的是大連市委書記崔榮漢的人情,崔書記也是山西人,閻錫山家鄉人講義氣,把離婚後沒臉見人的「薄三」收留下來,他卻想當「李向南」(電視劇《新星》中的基層幹部典型),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幹一番大事業。崔書記對同僚說:「李雪峰和女兒都不放過他,離婚後還把上告信寄我這裏,怎麼辦?大連又不能不要他。」可見他處境不妙。

當地幹部大都排擠他,以副市長唐某舜為首,故意冷落他,分配他下鄉管農業,所以他沒辦法開展工作,想起了獄中「黑社會」老大的話,豁然開朗,立即問了一個當地人,才知道金縣有兩個黑社會老大,很吃得開,一個叫鄒顯衛,外號「虎豹」,把當地所有的飯店攬過來,收取「保護費」;另一個叫范某某,是個建築包工頭子,金縣所有的「土建話兒」,都被他壟斷下來再轉手。他馬上專程登門去拜訪,那兩個人中,最熱情的是後者,摟著他的肩膀直喊弟兄;最慷慨的是前者,一下子給了他一千元,從此這兩個人都積極支持他,幫助他請了一大批三教九流的人,包括六個縣鄉幹部,給他吃喝,幫他捧場。慢慢地他的工作打開了局面。

這些「黑老大」告訴他:「你從監獄放出來了,獲得了自由,但你與社會上的人一樣,實際上都還在獄裏邊,只不過圍牆變高變大了,大的離你太遠,你沒有感覺罷了,所以外面的一切原則還和牆裏一樣,是弱肉強食,優勝劣汰。現在你當縣長了,是『紅老大』,我們當不上官,但拳頭大,是「黑老大」,我們哥們團結一心就全了,還怕誰?」

從此,中國社會在薄熙來眼中,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監獄,金縣就是一個監區,他與鄒、范等這些大大小小的黑惡勢力頭子就組成了紅黑交織的「獄老大」。這些人幫助他拉關係,先敲詐勒索,後有了大錢,再到北京送禮,批了金石灘等旅遊項目,再把開發的土建工程給他們幹,幾年下來,薄熙來升了官,他們這些「黑社會」老大發了財。

一九八九年薄熙來當上了市委常委、宣傳部長,他最器重外宣處長王某強,正好他是我遼大校友,與我關係密切,他轉述薄的話說,在監獄中他沒少挨獄老大的欺負,有一次被人把膝蓋骨都打壞了,很悲憤。但也磨練了意志,懂得了一個真理:光講理沒有用,必須有強權!誰不老實就收拾他!所以,上任才兩個月,他就把四個處級幹部撤了。另一個被調離的姓姜的原宣傳部辦公室副主任對我說,這個人的作風,完全是「黑社會」那一套,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確,黑社會的強盜邏輯滲透了他的血液。

「黑社會」是薄熙來的保鏢

八十年代初,鄒顯衛與薄的關係十分密切,以至有一段時間,竟成了他的專職保鏢。由於薄熙來負責農業,經常要下鄉,走夜路不安全,鄒及其兄弟就自告奮勇擔當了守衛的重任。他對警察說:「你槍裏沒有子彈,我這裏有!」每當晚飯,薄就到鄒開辦在大連開發區的「一步天」飯店吃飯。酒酣耳熱之時,鄒對薄講:「你知道為什麼叫『一步天』嗎?就是為你起的名,叫你當縣長一步登天呀!」薄熙來笑得心花怒放……當地人都知道他們關係特鐵。

這一點,正是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四日至十七日,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大連市最大、具有黑社會性質的「虎豹」犯罪團伙案時,一度曾給鄒顯衛戴上黑頭罩的原因。薄及其死黨生怕「虎豹」咆哮起來,當眾揭了他們的老底,才用了香港法庭慣用的這一手法。等到薄離開了會場,就把頭罩摘下來。八月十八日上午,瀋陽市中級法院公開審判了被「虎豹」拖下水的遼寧省大連監獄原監獄長謝紅軍等三人。但是,實際上真正的保護傘就是薄熙來,上面不敢深挖下去而已。

同年十一月三日,正義的槍聲結束了「虎豹」及其骨幹成員陳德政(外號大東)的罪惡生命!薄熙來長長地歎了一口氣:他們的嘴終於永遠地封上了。有些祕密的確被帶走了。薄熙來對哥們講:「別怨我不保他,他整的太大了,聞世震咬住這個案子,全國都知道了,我也沒辦法!」

薄熙來與「黑老大」是拜把兄弟

我在八十年代初,也曾光顧過「一步天」,見過虎豹兩三次,他英俊的大鬍子給我印象深刻。但並不太了解他。

後據當地媒體報導,在獄中服刑的「虎豹」把監獄當豪宅,出入監獄如履平地,服刑期間,他帶十多個「小兄弟」,乘多輛出租車殺向大連開發區維也納洗浴中心,在與另一團伙高某某交手時,鄒顯衛持獵槍向其連開兩槍,致一人死亡、一人重傷。

「虎豹」還大肆賄賂司法官員做保護傘,被其拉下水的有:遼寧省大連監獄原監獄長謝紅軍等數人。更為荒唐的是,「虎豹」與女獄警勾搭成奸。大連監獄內這名女獄警還是獄政科科長張某的太太,她不顧自己是有夫之婦、已為人母,無恥地墜入了他的情網,成了他招之即來、共享魚水之歡的鐵桿情婦。

顯然,大連「虎豹」案是一起震驚中央和遼寧省的案件。這個黑社會性質團伙私藏槍枝彈藥、殺人越貨、敲詐勒索,還大肆賄賂司法官員做保護傘,可謂無惡不作、血債累累。

該團伙是以綽號叫「虎豹」的鄒顯衛為首,於某龍、王某毅、岑某玖為骨幹,黃某峰等人為主要成員的將近三十人的、較為固定的、帶有黑社會性質的犯罪團伙。在長達二十年裏,假如沒有薄熙來這樣的保護傘罩著,怎麼可能如此瘋狂呢?

據報導,鄒顯衛,一九六三年生於大連市金州區,別看已被押上審判臺的他,頭髮已經灰白,雙手被銬在背後,背部向前微駝,腳上戴著鐐銬,步履艱難,他過去與薄熙來拜把兄弟時,可風光一時,那時他是一個高大剽悍、凶殘好鬥的大漢,因而被人送以「虎豹」的綽號。

一九七九年九月,十六歲的鄒顯衛因持刀傷人被勞教二年。一九八三年四月,鄒顯衛又因流氓罪被當時的大連市金縣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兩年。他出獄後就出了名,成了黑老大,也恰好認識了從北京下派金縣的薄熙來。兩人臭味相投,一拍即合。在他的幫助下,鄒顯衛在剛剛興建的大連經濟技術開發區,開辦了一家名為「一步天」的歌舞廳,由於薄是開發區黨委副書記,主動給他拉客,所以歌舞廳為他帶來了滾滾錢財。他又投資開辦了其他的娛樂餐飲項目,生意越做越大,不到十年,他已擁有了上千萬的資產。早在「一步天」歌舞廳開張伊始,鄒顯衛就將一大批兩勞釋放的流氓地痞,網羅到他的麾下,為他充當打手,日久天長,一個帶有黑社會性質的流氓團伙就此形成,在大連市內、金州、開發區的黑道上占據了一席之地。

薄熙來導演了「捉放曹」的鬧劇

這時的薄熙來,隨著官位上升,變得小心了,他不再直接與鄒顯衛往來,但通過公安局副局長林某某與祕書車克民,與其暗中勾搭。一九九二年十月十九日,鄒顯衛糾集七個同伙,手持獵槍、藏刀、木棒與高福崇、常福勝團伙發生黑吃黑打鬥火拚,高福崇當時被打死,常福勝被打成重傷。鄒顯衛見勢不妙,匆忙逃到國外躲避,而給他通風報信的,正是薄的爪牙,一年後他聽說薄當上了大連市長,又偷偷地潛回了大連,一九九四年三月,有人給省委寫信舉報,迫於輿論壓力,警方抓獲了鄒顯衛。

薄的死黨為了救他,又兼顧薄的政治前程,就私下玩弄司法,導演了一場「捉放曹」的鬧劇,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

很快在押的鄒顯衛,向看守所的管教檢舉了同監室羈押的另一犯罪嫌疑人更深的餘罪案底,經警方查證屬實,警方循此線索破獲了一起大案。殊不知這個被檢舉的犯人,有多項命案在身,反正也要判處死刑,就通過獄警杷所謂的「立功表現」(餘罪)賣給了「虎豹」。這些都是薄的人馬精心策劃的。後來,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在審理鄒顯衛殺人一案時,對他的檢舉揭發重大立功表現予以認定,但同時認為,鄒顯衛致人傷亡的槍枝下落不明,他沒有如實交代,說明其沒有真正的悔意,故不能減輕處罰。(因為槍是公安人員給的,鄒故意不講)

一九九五年四月,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故意殺人罪、流氓罪、非法拘禁罪判處鄒顯衛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鄒顯衛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遼寧省高法。為了能讓他活命,鄒顯衛的餘黨四處活動,直接向薄熙來求救,對他說,不講槍的來源,是因為上面有編號,虎豹夠義氣!薄馬上明白了……隨後他們還買通了其他一些官員為鄒說話。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六日,遼寧省高院對鄒的上訴案作出終審判決,認為一審判決事實清楚,證據確鑿,定罪准確,審判程序合法。但鑒於鄒檢舉揭發他人的犯罪行為、破獲了一起重大案件屬重大立功表現,應依法從輕處罰,故改判鄒顯衛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虎豹」鄒顯衛因此被第一次「刀下留人」,在地獄的門口把小命又撿了回來。薄熙來鬆了一口氣。(待續)◇


薄熙來為了討好江澤民,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因此其出國所到之處處處可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舉橫幅呼籲其停止迫害。(A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