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熙來利用職權包庇縱容黑社會。(AFP)

一路利用職權包庇縱容黑社會,薄熙來不僅安然無恙,而且步步高升,先是遼寧省長,後是商務部長,還當上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近期並以反貪打黑出了名!

文 ◎ 姜維平(曾任香港《文匯報》東北辦事處主任)

無微不至關照「黑老大」

按照終審判決的要求,鄒顯衛應立即押往遼寧省瓦房店監獄服刑。但當時鄒因結核病正在大連監獄醫院住院,沒有成行。大連消息人士透露,這也是造假。

據當地媒體報導,為留在大連服刑,鄒通過薄及其死黨的關係和大連監獄獄政處副處長楊某玉接上了頭。在一次談話中,鄒向楊某玉透露了欲留在大連監獄服刑的想法。楊說只有監獄長謝紅軍有權決定此事。在鄒的再三央求下,楊答應給鄒和監獄長謝紅軍牽個線。

幾天後,鄒顯衛向楊某玉介紹了一個很有錢的朋友,這人在楊某玉的引薦下認識了謝紅軍。在一次酒席宴間,這名老板塞給貌似冷淡的謝紅軍五千元人民幣,以此來投石問路,誰知謝紅軍竟爽快地收下了,並馬上投桃報李,派獄政處副處長楊某玉去遼寧省監獄管理局等部門辦理,將鄒顯衛的服刑地點轉到大連監獄的手續。一九九六年四月三日,鄒顯衛如願以償地轉到了大連監獄。入獄後不久,楊某玉就捎話過來,說監獄長謝紅軍從外地調來時間不長,當時還沒有房子住,請鄒顯衛幫助解決。鄒打電話給那名老板朋友,把一套八十多平方米的精裝房送給了謝紅軍。一九九七年春節前,鄒顯衛將十萬元錢送給謝紅軍。謝紅軍照收不誤,還拍胸脯說他十分領情,以後有事可以直接找他!

在謝的授意下,大連監獄很快就在大牆內的偏僻一角騰出一處遠離普通牢房的、獨門獨院的兩室套房,客廳、臥室各一間,專供鄒顯衛一個人在此居住。這哪裏是牢房,分明是一處稍次於高級酒店客房的世外桃源!在鄒顯衛的個人臥室內,沙發、彩電、冰箱、空調、VCD和外線電話等家具、生活用品應有盡有。對於如此「有能力」、如此「特殊」、如此「風流倜儻」的犯人,大連監獄內一名女獄警主動投入他的懷抱。

此後,「虎豹」提出要減刑,監獄長在上級的關照下,幫助編造所謂立功材料。一九九七年的七月,鄒顯衛向監獄長謝紅軍提出減刑要求。謝紅軍找來副監獄長汪永明、獄政處副處長楊某玉和鄒顯衛所在監區的大隊長于景波等人開會研究如何幫鄒顯衛減刑。直接主管鄒顯衛的大隊長于景波受命,僅用一夜時間就為鄒偽造了齊備的服刑表現考核、立功表現等材料。其中一份立功表現的材料編造了鄒顯衛在一九九七年五月五日獄中車間著大火時,奮不顧身帶領犯人奮力撲滅大火,避免了重大損失等謊言。實際上獄中確實著過那麼一場大火,但當時鄒顯衛根本不在監獄內,他正在大連市內瀟灑呢。立功表現材料還稱:由於表現突出,該犯一九九六年被表揚三次,記功一次,年底被評為改造積極份子;一九九七年被表揚兩次,記功兩次,記大功兩次。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謝紅軍派人將編造好的鄒顯衛減刑申報材料送呈遼寧省監獄管理局。在謝紅軍的極力「推薦」下及與某些官員疏通後,鄒顯衛不僅如願地於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十日被批准由死緩減刑為服刑十七年,還因他的「立功表現」被評為遼寧省「勞改積極份子」,這為其後的減刑又埋下了伏筆。作為對謝紅軍「救命之恩」的回報,一九九八年春節前,鄒顯衛在監獄外、大連市內一著名酒店設宴款待謝紅軍,並在席間將裝有十萬元人民幣的兩個紙袋塞給謝紅軍。此後,鄒顯衛走出監獄的次數更加頻繁,但謝紅軍對鄒在社會上胡作非為之事不管不問,聽之任之,只要鄒向自己交上可觀的「保護費」,謝就任憑鄒肆意妄為。

一九九九年春節前,謝紅軍給在獄外的鄒打電話,以暗示方式索取「保護費」。鄒顯衛約謝紅軍到大連開發區的一家星級酒店,二人酒酣耳熱之時,鄒拱手奉上兩紙袋共計人民幣十五萬元的「貢銀」,謝紅軍照單全收。此後,謝紅軍又授意大連監獄有關人為鄒編造爭取考核加分的材料,給鄒申報省「勞改積極份子」。遼寧省監獄管理局認可了鄒的考核材料,批准鄒為省「勞改積極份子」。此後的一九九九年三月,鄒顯衛又獲得減刑一年零十一個月的「獎賞」,服刑時間又從十七年減到十五年。

大連新聞界人士表示,儘管鄒顯衛頻繁出入監獄如履平地,但他的身份畢竟仍是犯人,時不時地還要回監獄裏應付一下。而十多年漫漫刑期不知何時是盡頭,鄒顯衛連時不時回監獄裏「住」兩天的耐性也沒有了。他要「徹底自由」,他要不受任何限制地回到社會,領著他的那些小兄弟大幹一場。為此,他向監獄長謝紅軍進一步提出了保外就醫的要求。

謝紅軍對鄒的如此過份、苛刻的要求沒有拒絕,因為他知道鄒的靠山是誰,他召集汪永明、楊某玉、于景波商量,如何才能使鄒的願望得償。最後幾人達成一致,只有說鄒得了精神病才能達到目的。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一日,鄒顯衛獲准出監「保外就醫」了。

又殺一人闖下大禍

鄒顯衛看薄熙來的官越當越大,膽子也就越來越大。有人告訴他,在他坐牢這幾年,位於「一步天」不遠處的一家桑拿浴老板發達了起來,不把他及其小兄弟放在眼裏,於是二零零零年四月七日中午,「虎豹」鄒顯衛率陳德政等十幾名「小兄弟」,乘多輛出租車殺向大連開發區維也納洗浴中心,立即與經理高某某等團伙猛烈交手,鄒顯衛持獵槍向人連開兩槍,致高某某當場死亡、另一人受了重傷。

這次又是薄的馬崽掩護,鄒顯衛改名換姓,便衣簡從,在金州等地躲藏了起來。于某龍等團伙頭目、骨幹逃到遼寧莊河等地匿身。直到十多個月後的二零零一年初,在全國聲勢浩大的嚴打整治鬥爭中,公安機關才迫於上面強大的壓力,又抓獲了鄒顯衛、于某龍等人。

這回薄的確不能再救他了。因為今非昔比,薄當上了省長,正和省委書記聞世震展開殊死搏鬥。他已經裝做不認識「虎豹」了,甚至希望他快死。

據報導,二零零一年三月,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鄒顯衛死刑立即執行。二零零一年四月,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趙某到瀋陽視察,聞聽「虎豹」一案詳情後,指示要徹底查清此案背後的保護傘。遼寧省檢察院的辦案人員當即趕往大連,於當夜就在瓦房店看守所提審了「虎豹」鄒顯衛。又馬不停蹄地返回瀋陽,向領導作了匯報。次日,中共遼寧省委主管政法委的領導王唯眾出面協調,「虎豹」才被從大連押解到了瀋陽,一併揭露出謝紅軍、汪永明、楊某玉、于景波、董吉運等一大批貪婪腐敗的司法界官員。但恐於薄熙來的權威,王唯眾下令斬斷了更深的線索,保住了司法部副部長高某某等人。

二零零三年八月十八日上午,在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謝紅軍等三人開庭審理的法庭上,遼寧省大連監獄原監獄長謝紅軍、原副監獄長汪永明、四監區原監區長于景波站在了被告席上,他們本來是管理罪犯的,如今自已卻淪落成了罪犯。

據悉,檢察機關共指控謝紅軍五項罪名:徇私舞弊減刑罪、失職致使在押人員脫逃罪、受賄罪、行賄罪和挪用公款罪。指控汪永明犯徇私舞弊減刑罪、暫予監外執行罪、失職致使在押人員脫逃罪和受賄罪;控訴于景波犯徇私舞弊罪、失職致使在押人員脫逃罪、受賄罪和貪污罪等。

然而,薄熙來這個利用職權包庇縱容黑社會的人,不僅安然無恙,而且步步高升,先是遼寧省長,後是商務部長,還當上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近期並以反貪打黑出了名。大連新聞界人士說,如果他真的那麼正直,就不會讓鄒顯衛橫行霸道了二十年,就不會豢養了冬海波、范某、李某、史某波、李某健、米某叔等十幾個「黑老大」。他打擊重慶幫,是因為他知道,賀國強、汪洋和他一樣,都難免與黑社會有瓜葛。為了爭權奪利,他必須通過這一手愚弄百姓,打擊政敵,收買人心,抬高自已。所以,他比誰都黑,他是最大的黑社會頭子。(全文完)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日於加拿大多倫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