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前景不樂觀 (第141期2009/10/01)

文 ◎ 臧山

  G20峰會上周五在美國的匹茲堡舉行。會議宣布,由世界上二十個主要經濟大國組成的G20會議,將永久性地取代運行了二十多年的由七個西方主要經濟大國組成的G7峰會,成為世界上新的「董事會」,以協調和改革全球的經濟運作。G20並不是二十個國家,其中一個是歐盟,代表歐洲的二十多個國家,這和過去的G7不一樣。G7國家大約占全球GDP的七成,G20則占到九成左右。

  在這一次的G20峰會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英國首相布朗的開場白:「舊的國際經濟合作秩序走入歷史,從今天開始,新的系統開始運作。」所謂舊經濟秩序,是指上世紀二戰之後由布烈頓森林體系衍生出來的秩序,包括美元地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以及世界貿易組織。

  本次G20峰會,大家關注的是金融監管。這不令人奇怪,因為去年底開始的世界經濟危機源自美國的金融危機。但就目前來說,未來的金融體系是什麼?是否有替代美元的國際貨幣?如何跨境監管別國金融機構?未來新的國際經濟合作體系應有什麼功能?等等這些問題都毫無頭緒,實際上是八字沒有一撇。因此布朗先生的新體系,其實只是一個願望,或者僅僅是一個說法,並沒有什麼實質的內容。

  現在的問題是,大部份國家都認為需要一個新秩序,但誰也不知道新秩序應該是什麼樣子,更沒有人知道新秩序如何達成。

  在人類已知的歷史上,國際秩序從來由暴力衝突的結果作為基礎和後盾。即使是上世紀後半段的經濟合作秩序,同樣也是由二戰結果勾畫而成。冷戰使世界變成一個二元結構——自由世界和共產世界,隨著共產主義瓦解,以美歐為主體的自由經濟加民主政體結構主宰了世界。因此,美國的超級強權地位,先由二戰勝利,次由蘇聯解體而被奠定。

  前蘇聯倒臺之後的這近二十年,可能是人類歷史上最值得稱道的二十年。全世界各國平均GDP年增長率4.5%,三分之二的貧困人口脫貧,而且沒有發生大型戰爭。這首先得拜美國人極力推廣的全球化之賜,但也同時不得不稱讚美國這個世界警察做得不錯。

  「後美國時代」是目前的一個流行說法。美國和歐洲這些的傳統強國之外,一大批國家崛起,需要重新排定座次,也需要重新分配對世界的話事權力。這是G20峰會的基本內容。

  未來會出現一個純粹由經濟與合作而形成的新秩序嗎?人類歷史上沒有這樣的先例,倒是轟然倒下的富裕強權被新興列強撕裂分食的故事總在不斷上演。在國際政治舞臺上,信任和友誼只有在共同利益的基礎上才略顯可靠。維多利亞時代之後的歐洲,和現在的情形有些類似,但結果是兩次慘絕人寰的世界大戰。和那時相比,人類已經進化到放棄暴力奪取利益的階段了嗎?

  起碼在目前,大部份人仍然持樂觀態度,但基於對人性的悲觀,我們不得不對此表示一些懷疑。◇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