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五十年來受過科學教育的人都聽過達爾文進化論,卻少有人懷疑其正確性。透過現代科學、基因學等專家分析,達爾文進化論破綻百出。究竟,地球上的多彩生命是怎麼來的呢?」

年是達爾文誕生兩百周年紀念,他的「天擇」理論已被現代人普遍知道:物種會出現變異,經由環境篩選,適合該環境的族群會生存下來,再把其優勢傳給下一代。一百五十一年前,達爾文四十九歲的時候,一八五八年七月一日,他與自然學家華萊士(Alfred Russel Wallace)在倫敦Linnen Society共同發表一篇講稿:《討論物種形成多樣性的趨勢;以及討論自然選擇下永久保留的多樣性和物種》,這場演講造成轟動,因此他於隔年一八五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出版《物種起源》,達爾文寫了二十多萬字,簡介他跟著小獵犬(Beagle)號兩次探勘的結果,總歸就是「適者生存」一句話。

進化論與《聖經》對立

在達爾文所處的年代,《聖經》的「創世論」:上帝創造萬物,各種形態生物自古以來不曾改變的說法,才是主宰當時社會的說法。當時有「達爾文是從猴子演變的」漫畫出現,但是這漫畫不只是諷刺達爾文,而是諷刺你我每一個人,因為在物競天擇的架構下,人就是猴子演變的。


(大紀元資料室)

在演化論的發展中,達爾文不是第一位提出演化相關理論的人,學者拉馬克就曾提出「用進廢退說」,認為生物功能常被使用的會進化,不常用的會退化,而且會遺傳到下一代,但這種「獲得性遺傳」理論已被推翻,例如說,我一直鍛鍊我手臂的肌肉,想要成為像王建民一樣厲害的投手,然後我這強壯的肌肉就會遺傳到我的子子孫孫。不可能!現在科學研究證明,基因才是主宰生物表現的決定因素,你再怎麼鍛鍊,基因沒有變,肌肉強度不因你的意志而改變,強壯肌肉是不會遺傳到下一代的。

達爾文的學習歷程

達爾文到底在想什麼呢?其實達爾文提出進化論的時候心理也是膽膽突突的。首先他的物競天擇理論早在他年輕的時候就有了,但是礙於當時環境,不敢提出來。直到有一天他的朋友華萊士在寫給他一封信中,透露了類似的思想,這時他的膽子才壯了起來,才有想要把他的想法公諸於世的念頭,但是物競天擇理論是當時宗教信仰環境所不容許的,基督教認為萬物都是神所造,他提出這一理論首先就必須與教會決裂。

達爾文的父親是一位醫師,家庭還算富裕,從小就讓達爾文接受英國新教派信仰。長大後在醫學院讀書,他發現不論白人或黑人的器官都是一樣的,因此想著:歐洲人與黑人之間雖然外表差異很大,但實際上卻非常親近。在大學期間,他還成為拉馬克(用進廢退說的創始者)的學生葛蘭特的學生,這個理論對他日後「天演論」的思想衝擊是非常大的。

後來達爾文在醫學院的課業學習成績不佳,因此他的父親又將他轉至劍橋大學基督學院就讀,並期望他成為一位擁有不錯收入的聖公會牧師;在此期間,達爾文神學上的表現優異,而古典學、數學、物理學也能應付,在一百七十八個過關名單中排名第十,成績可說是非常好。

小獵犬號之旅的啟蒙

達爾文在基督學院畢業後,並未馬上投入神職工作,而是和一些同學前往馬德拉群島研究熱帶博物學。後來有人推薦他以無支薪職位跟隨小獵犬號的船長羅伯特.費茲羅伊(Robert FitzRoy)前往南美洲探險,並繪製當地航海圖,在母親的同意下,達爾文踏上了小獵犬號之旅。

海軍勘探船小獵犬號進行了為期五年(一八三一年至一八三六年)的勘探活動,這期間達爾文將三分之二的時間花在陸地上。他後來出版了《小獵犬號之旅》一書,詳盡地從社會學、政治學和人類學的視角描述與總結了航行所及的土著與殖民地的風土人情;回到英國後,經過了十多年的時間,才逐漸形成了他進化論的思想。

長頸鹿的進化?

談到進化論,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首先必須得把上帝踢開,因為進化論認為天下的物種都是自然演變的,不是神創造的。演化的開始由原始物質,形成原始細胞,逐漸再形成草履蟲之類會爬的生物,不斷的演變,最後有魚,魚爬上陸地成為兩棲類,再形成哺乳類,最後有了猴子在樹上爬,後來猴子下到地面,成為猿人,最後進化到現在的人類。

達爾文在登上小獵犬號之前,都還是一名虔誠的基督徒,但是他開始他的探險之旅後,慢慢地他就將神學拋在一邊了。小時候的達爾文信奉《聖經》完全無誤,甚至之後在劍橋大學修讀神學成為牧師。他的女兒表示,達爾文到老未再信奉基督教,但仍然會引述《聖經》作為道德權威,卻批判一些舊約中的歷史陳述。

物競天擇理論最大的問題就在於要有「用進廢退說」的配合,也就是說一個物種要進化演變,首先要有競爭,競爭的先決條件就是要有競爭的物種出現。例如達爾文認為長頸鹿的脖子變得如此之長,是因為當時有些鹿的脖子沒有那麼長,後來發生了一場大乾旱,地上的草都枯死了,只剩下樹上的葉子還綠綠的,因為樹的根比較深能夠吸到水,所以沒有馬上枯乾,鹿就只得吃樹上的葉子過活,那脖子短的鹿因為較低的樹葉都被吃完了,競爭不過長頸的鹿,後來就餓死了,因此現在就只能看到長頸鹿。

這個推理好像很合乎邏輯,但是長頸和短頸的鹿要怎麼出現?首先得是因為地上的草不夠吃了,鹿拚命想要吃樹上的葉子,在不斷想吃樹上葉子的過程中,鹿的脖子一代一代越來越長,最後物競天擇,經過自然淘汰的結果,長頸鹿獲勝,短頸鹿淘汰。

但是歷史上有短頸鹿出現嗎?「用進廢退說」不是已經被否決了嗎?沒有新物種的出現,如何談的上競爭呢?「用進廢退說」在達爾文時代還是個顯學,沒有科學家提出證據質疑,但是現在在基因理論主導遺傳的環境中,認為基因才是決定因素,這就讓用進廢退說大潰敗。

百萬分之一的基因突變機率

再說物種要進化,按照基因遺傳理論,首先基因得突變,物種才能進化,例如馬再過萬年,也不會生出、變出一頭驢來,但有了基因突變了,物種才有可能改變。但是我們現在知道,基因突變幾乎是死路一條,基因突變的機率是百萬分之一,一個生物要突變成另一物種必須全身的細胞同時突變成另一組基因,這可能嗎?


基因才是主宰生物表現的決定因素。(大紀元資料室)

基因突變的結果就是產生癌細胞,是免疫系統首先要摧毀的對象,怎麼有機會成為另一物種呢?生殖細胞突變遺傳給下一代,但是一突變生殖細胞就被消滅死亡了,被免疫系統吞噬掉了,如何遺傳給下一代?

現代科學用放射線去照射胚胎,胚胎組織不是死亡,就是完好如初,只有兩種結果,自始至終從未產生過新的物種,若是用放射線照射大一點的胚胎,只會讓生物殘疾與死亡,新的物種仍是沒有被造出來,關鍵點就是要產生新的物種,所有細胞的基因必須同時突變成另一物種的基因,不是只有單一細胞或者多細胞的突變,要所有的細胞突變成一樣的基因,而且還能活下來,這是不可能的。

進化論被誤用

進化論千瘡百孔,滿身是洞,何以有人信的服服貼貼,編為教科書?

進化論來自於西方,但當今相信進化論的人中,比例最大的是中國、前蘇聯和原來的東歐前共產國家。共產統治者向民眾灌輸進化論,一方面是出於維護自己的極權統治的目的,因為這樣就可以為強行灌輸無神論鋪平道路,以便於把自己打扮成至高無上的人間救主;另一方面是因為進化論可以為其「階級鬥爭」的理論提供支持。馬克思和恩格斯曾經清楚的說明進化論與信仰的關係:「現在我們以進化的概念來看宇宙,再也沒有空間容納一位創造者或統治者了。」(《馬克思、恩格斯論宗教》)馬克思又說:「達爾文的著作非常重要,它從自然科學的角度支持了人類歷史上的階級鬥爭,完全符合我的觀點。」恩格斯也說:「(進化論是)十九世紀三大科學發現之一……優越的無產階級將贏得這場生存鬥爭。」

人類自有了理性思考以後,就一直在追尋「我是誰,我從哪裏來」這樣一個永恆的根本問題。也許傾聽內在,回復屬於人的善意性靈,就能明晰進化論的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