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長河】氣勢磅礡的永恆之畫──米開朗基羅《最後的審判》 (第152期2009/12/17)


《最後的審判》,一五三六至一五四一年。濕壁畫,1,370 ×1,220公分,羅馬,梵蒂岡西斯汀禮拜堂的祭壇畫。

文 ◎ 丘實

神傳文化在裁定善惡中,不斷告誡人們:人心對善或惡的選擇,將決定人生命的最後去向。觀賞美好的藝術作品能洗滌、啟發人心,米開朗基羅《最後的審判》的經典流傳,不僅因為畫技高超,更因為畫中令人深思的內涵。

開朗基羅(Michelangelo Buonarroti,一四七五至一五六四年)於一五三四年第三度到羅馬。他接受羅馬教皇的委託,在一五三五年開始準備繪製巨幅壁畫《最後的審判》(Giudizio universale, The Last Judgment)。一五三六年四月十日正式動筆繪製,歷時六年半,完成這幅西斯汀禮拜堂的祭壇畫。

畫面採用文藝復興時代的傳統構圖:把審判主畫在中央高處,兩側是聖母、使徒與聖人們,上下周圍是天使群。畫面左下方是經過裁決被祝福的善人群,向上攀援而被導向天國;畫面右下方是被判有罪的惡人群,沉淪而下被打入地獄。最底下左邊是被喚醒等待裁決的死者,右邊是被拖著、趕進地獄的罪人。壯觀的大場面扣人心弦,表現出對生命及短暫人世的一個永恆告誡。

善惡必報 對生命的永恆告誡

《最後的審判》壁畫以站在雲際的耶穌為中心,他年輕健壯、神采超凡、大公無私,有力的右手往上一抬,主持正義發出判決,指引修善者升回天堂,好人會有福報;蓄勢的左手掌向下推壓,制止邪惡,指示罪人沉降地獄,作惡者會有惡報。他抬起的右手彷彿一揮下來,瞬間即作出世間一切的最後裁決,一切終成定局。在這氣勢磅的架構中,無限慈悲與威嚴同在,人們看到了神的莊嚴偉大,明瞭善惡必報的真理。聖母在耶穌的身旁悲憫俯視人類,聖安娜和十二門徒與殉道聖人們環繞在耶穌的周邊。在耶穌右下方、十二門徒之一的巴托羅謬,手裏提著一張他殉道時被割下的人皮,這張人皮的樣子畫的是米開朗基羅自己的容貌。巴托羅謬承受苦難,即使被活剝一層皮也要堅持自己的信仰理念,終得返回天國。米開朗基羅以自己的容貌作為巴托羅謬殉道時被割下的人皮樣貌畫出來,也顯示出他追隨使徒殉道的決心,他那無盡、強大的期望和等待被救贖的心。

這偉大的巨幅壁畫也在告訴我們:人行為的善與惡,在冥冥中都有神在鑒察,神將在最後的審判日,按正義來裁決一切。人在人間吃苦受罪的是這個俗稱「臭皮囊」的軀殼;墮落的人類,唯有除盡了罪業和淨化心靈,才能返回天堂,來到神面前。在最後的審判中,心靈光明、正義的人必進入永生,領受主神賜予的喜樂與豐滿的榮耀;那些不認識神的、不善的、作惡的人,必將在痛苦中償還罪惡,或遭受永遠滅亡的刑罰。

畫作中吹起長長號角的天使,召告所有的生命都要受審,米開朗基羅也表現了被審判的人面對審判時,在各自位置的情感反應和姿態。其中那被審判有罪、懷著恐懼與驚慌的靈魂,面對將要被載到地獄裏的裁決,充滿了絕望與痛苦。

經典流傳 源於深邃內涵

「最後的審判」是西方傳統古典繪畫中很普遍的題材,早期所有的教堂裏幾乎都有這個主題的壁畫。米開朗基羅的作品《最後的審判》充滿了力與美,但是其中呈現的裸體人物畫常遭「道德淪喪」的批評。米開朗基羅的朋友瓦沙利便記載著:

米開朗基羅創作《最後的審判》時,教皇保祿三世和掌禮官塞西納一同參觀當時還未完成的作品,當教皇詢問塞西納的意見時,塞西納說其中的裸體畫「登不了大雅之堂,不能放在教堂,只適合放在公共浴池或酒店裏。

1   2   3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