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來臨前準備些什麼 (第152期2009/12/17)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商學院教授

文 ◎謝田

     園西南不遠,是薩瓦納河國家實驗室(SRNL)。這裡和勞倫斯.利弗莫爾(LLNL)、橡樹嶺(ORNL)和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LANL)一樣,是美國能源部核武研製的要地。看看這裡的青山綠水,綠草如茵的高球場,很難想像它會和毀滅性的核武聯繫起來。但人類社會就是這樣,最安謐、寧靜的背後,往往隱藏著最致命、毀滅的祕密。


世界末日來到之前該準備些什麼,需要每一個人的思考。圖為電影《2012》在印尼雅加達的海報。(AFP)

世界末日的製造者

那天去SRNL參觀,得知他們在開發燃料電池和替代能源。主人說,這裡曾是製造「世界末日」的地方。冷戰後,實驗室使命有所轉變,但仍與核武、核能、和核安全有關。他逗趣地說,連這裡賣披薩餅的店主,都最先知道北朝鮮要試驗核武。每次北韓核試,有人就會帶著各種儀器,飛到亞洲去。

世界末日,應該說是一個永遠有市場、歷久不衰的話題。如果沒有世界末日,人們會一直念叨、想像這一天的到來;如果有世界末日,末日後的第二天,殘存的人們(如果有的話),會繼續回想昨天發生的末日事件,並苦思冥想下次末日的到來。對不能通曉過去和未來、落在迷中的人來說,這也是常態和劫數。

電影《2012》把末日的話題又提到眼前。那天女兒說要做個「Project」(研究報告),她和同學商量好了,做「2012」的課題。有些憂心忡忡的朋友,還討論起如果真的世界末日來臨,該做點什麼生意。我說晚了,網上不光有2012的倒計時,許多發2012財的網站,也早都開始運作了。

據說電影《2012》讓許多國人興奮不已,因為似乎應允了中國在拯救世界的理想,因為方舟是在西藏建的。但中國以外的觀眾對此的理解,則是只有在集權統治、極度祕密的中國,才有可能建這個巨大的工程,而不為人所知。按說中國造的船,國人應該近水樓台,至少能占鋪位的五分之一。可惜不是這樣,最後跑到船上的,好像只有幾個「偷渡」進去的藏人。

從科學的觀點看末日

有人覺得,世界末日不存在。筆者倒是認為,至少對有些人來說,末日是會來臨的。按佛家舊宇宙成住壞滅的說法,地球總有一天會毀滅,末日一定會到來。即使從地質和物理學的角度看,也是這樣。

亞歷桑納州有個巴靈傑(Barringer)隕坑,它是五萬年前一顆三十萬噸的鐵鎳隕鐵撞擊形成的。撞擊力量是兩千萬噸梯恩梯,廣島原爆的一千倍。而墨西哥「魔鬼的尾巴」(Chicxulub)小鎮六千五百萬年前的隕坑,源於一顆城市大的隕石,爆炸當量是一百萬億噸,或五十億顆廣島原子彈。科學家認為,就是這顆隕石導致了恐龍的滅絕。

如果幾萬到幾千萬年前都曾有隕石撞地球,導致地上生物的絕滅;為什麼可以肯定以後就沒有隕石會撞上地球、帶來世界末日呢?

從物理學角度看,太陽是個巨大的核反應堆,核燃料用完了,毀滅就是必然的。

1   2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