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股去年年底突破八千點關卡,今年開年又開出紅盤氣勢,台灣主計處預估今年經濟可望有4.39%的成長幅度……今年台灣經濟真能像國內外的主要財經機構預期的「福虎生豐」?

全球金融危機影響,二零零九年的台灣經濟可說是震盪的一年。不過從去年下半年、特別是第四季開始,由於全球經濟出現好轉跡象,台股去年年底突破八千點關卡。今年開年又開出紅盤氣勢,可謂「虎虎生風」的好兆頭。

根據台灣主計處預估,今年台灣經濟可望有4.39%的成長幅度。而總統馬英九也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台灣經濟已脫離不景氣,正在穩健復甦中,今年將會呈現「V型復甦」,同時希望展現具有台灣特色的經濟復甦——高就業、創新、綠能經濟以及加入全球及區域經濟整合行列等。

種種正面消息,是否意味著今年台灣經濟真能「福虎生豐」?

正向的台灣整體環境

事實上,國內外的主要財經機構近期都頻頻上修台灣今年的經濟預測。隨著全球經濟的好轉,台灣的經濟也在增添新活力。

4%,被認為是今年台灣經濟成長率的基本門檻。

聯合國亞洲暨太平洋經濟社會委員會(ESCAP)總體經濟與分析部主任波納培斯(Tiziana Bonapace)認為,台灣是出口型國家,隨著美國、歐盟及日本等國家經濟復甦,加上兩岸貿易持續進行,今年台灣經濟成長率可望達3.9%。

台灣行政院主計處,也將台灣今年經濟成長預測由去年八月的3.92%上修至4.39%。包括中央研究院、中華經濟研究院、寶華綜合經濟研究院、台灣經濟研究院等民間智庫也預測台灣經濟將在4%以上的成長。顯示經濟研究單位對台灣未來一年的經濟走勢,也已由原先的悲觀轉趨樂觀。


 

投資理財專家羽軒基本上贊同台灣經濟呈現V型復甦。他認為今年台灣總體上的環境是比較正面的,資金動能也比較強勁,利率維持在相對低檔,外資也在不斷湧入;而稅賦制度也在改善,台商資金也在回流,種種因素都有助於台灣經濟復甦。

「台灣企業的盈餘成長率今年預估為50%,股東權益報酬率(ROE)預估也由去年的8%增長到11.6%。」羽軒認為這些都是對台灣股市正面的因素。但下半年由於台灣可能面臨升息壓力,此外如果股市漲得太多或太快,就會有過熱情形出現。

不過,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吳惠林則持謹慎觀點,認為V型復甦並不可能,即便復甦也是類似U型,甚至可能是W型。且加上政府的過度干預,很可能造成二次經濟衰退。

而在產業面上,電子業、綠能產業,以及旅遊、文化創意產業被認為是今年主要的受益者。

羽軒認為,全球電子業景氣復甦,台灣的科技產業會有相當不錯的表現。智慧型手機、平板電腦等等將會是未來走向。從全球半導體產業協會(SIA)去年十一月首度轉為正成長就可以看出,台灣電子產業將是最大的受益者。

但由於政策因素的影響,他認為今年的通訊和汽車產業會有些冷落。

由於全球化綠能產業的發展,吳惠林認為台灣在相關方面會看好。加上老年化現象已經到來,醫療、觀光等服務業以及文化創意產業也被看好。


 

台灣股市目前狀況,基本面仍相對穩定,羽軒建議投資者不要追高,要有逢低布局的考量。

吳惠林則強調,在這場全球金融危機中,各國政府以財政、貨幣政策救市,「印鈔救市」的政策是違背市場自然調節的經濟法則,其中隱藏著巨大的金融泡沫,而中國的游資如洪水般泛濫更已成事實,容易造成股市的高風險。

因此吳惠林建議投資人「要正派經營」,學習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經營方式,不要投機。「景氣的起落本是常態,但暴起暴落則是變態,說到底是泛濫游資的投機炒作。」他說。

曖昧不明的經濟曙光

台灣長期的經濟發展,動能在哪裡?馬英九政府似乎把希望全寄託在中共簽署「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

兩岸去年已經簽署金融監理合作備忘錄(MOU),加上急著要在今年簽署完成的ECFA,已被馬政府視為救命的兩帖藥方。

ECFA加上MOU,究竟是解藥還是毒藥?對此,吳惠林認為局面非常危險。

他說,雖然台股指數持續上揚,但失業率仍然居高不下,台灣經濟仍處於極不穩定狀態。台灣內部對於ECFA抨擊連連,但馬政府仍執意推進,吳惠林認為這種錯把神似鐵達尼號的中國經濟當做諾亞方舟的一意孤行,猶如自取滅亡。

對此羽軒則認為,從理論上來說,開放政策對於較小且依賴出口的經濟體,比大的內需經濟體更為有利,在沒有考慮其他因素的情況下,簽署ECFA台灣可以受惠更多。

但同時他也表示,台股是受美、中兩國的影響,中國的游資過剩帶來的泡沫隱憂也絕對不能忽視。二零零九年中國信用貸款新增了九點五九兆人民幣,同時有四兆的振興方案。僅去年一年市場就多出十幾兆的游資,房地產和股市飆漲。他認為中國大陸貧富差距懸殊,0.4%的人口佔據了70%的財富,廣大民眾為醫療、養老、子女教育而苦苦攢錢,根本不敢消費。加上官商勾結的惡習,振興方案能加惠多少平民百姓仍在未定之天。

羽軒並強調,杜拜風暴其實有值得引以為鑑之處。杜拜的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中,擴張的決策也由少數人的意志所主導,而經濟的發展則相當依賴外來的投資與市場。

中國在某種程度上與杜拜有點相像,外來資金不斷湧入推升整個經濟發展,財富集中在少數人,又是獨裁政權,一旦政府決策錯誤,難保風險不會發生。因此今年的投資如果把希望全放在中國大陸上面,則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作法。

二零一零年的台灣,究竟能否成為經濟蓬勃、人民安樂的「福虎」,抑或是遭外來游資耍弄、疲憊受傷的「伏虎」?

台灣與大陸、美國三方之間數十年來微妙的政治、經濟、軍事與外交關係是否可能在馬政府執意簽署ECFA的影響下而發生難以預料的質變?這種質變對台灣民眾是福、是禍?是利多、是利空?

主政者對於全球局勢的掌握以及對中國政經真相的了解程度,將決定今年台灣的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