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零零九年九月四日西澳力拓鐵礦場的採礦現場。該日力拓公司因上海員工遭中方逮捕起訴而宣布延遲與中國的鐵礦談判。(AFP)

邊廂,鐵礦石的暴利也引起了澳洲政府的動作連連。

今年五月三日,澳大利亞總理陸克文公布了一項高達40%的「資源暴利稅」政策,儘管陸克文打著「讓所有澳洲人共用資源業繁榮」的旗號,但這一政策卻未能贏得大眾的普遍支持。在五月十日公布的Neilsen民調中,陸克文的支持率以自由落體之勢暴跌,並刷新歷史最低紀錄,成為過去十年中澳洲總理民望下跌幅度最大的一次。

澳洲財長斯萬五月十一日公布新的預算案,計畫在二零一二至二零一三財年實現盈餘,擬從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起對資源行業徵收高達40%的資源暴利稅。

Nielsen的民調顯示,支援資源暴利稅的工黨選民不足三分之二;而七成聯盟黨選民都表示反對。受訪者中44%對資源暴利稅表示支持,但47%表示不支持。63%的工黨選民和62%的綠黨選民都表示支持,但只有不到24%的聯盟黨選民支持。在以資源業為主要產業的西澳和南澳,受訪者的反對率均高於全澳平均水準。

跟一個月前相比,陸克文的滿意率大幅下滑十四個百分點至45%,不滿意率上升十三個百分點至49%。而反對黨領袖亞伯特的滿意率和不滿意率則分別穩定在46%和45%。在兩黨支持率方面,工黨和聯盟黨為50%比50%,一個月前則是51%比49%。另外一家民調機構Newspoll上周的民調也顯示工黨的支援率下滑。

澳鐵礦公司面臨雙重稅收

與此同時,西澳當地政府也在推動新特許開採稅計畫,這意味著礦業公司的特許開採稅(state royalty tax)將從現在優惠的3.75%至少提升到5.625%的標準特許開採稅,很有可能進一步提高至7.5%。西澳省長巴內特(Colin Barnett)還強調說,新特許開採稅計畫主要是針對鐵礦業,他表示如果礦業公司認為西澳政府會因為聯邦政府增設資源暴利稅而放棄特許開採稅,那就太天真了。

自去年六月必和必拓和力拓(Rio Tinto)宣布合併西澳鐵礦石業務以來,西澳政府就一直與兩巨頭商談提高特許開採稅的問題。跨國巨頭在其皮爾巴拉鐵礦石業務上已經享受了數十年的特許開採稅折扣,每年的折扣高達三億澳元。西澳省長巴內特希望將此折扣廢除,讓他們繳納5.625%的標準稅率,而不是一直打折扣的3.75%,並有可能進一步提高至7.5%。

巴內特提出的這項談判引發眾多評論。澳洲第三大鐵礦石生產商弗太斯特金屬集團(Fortescue Metals Group,簡稱FMG)的老闆福里斯特(Andrew Forrest)表示,必和必拓和力拓應該支付更高的特許開採稅。阿特拉斯鐵礦(Atlas Iron)首席執行官弗拉納根(David Flanagan)表示公司能支付的起標準特許開採稅。他認為,合理提高特許開採稅會有利於建立一個「健康的社會平衡」,造福子孫後代。不過必和必拓和力拓則拒絕對此發表評論。

儘管對特許開採稅沒有太大異議,但各大礦業公司對施行雙稅收都表示不能接受。摩根斯坦利(Morgan Stanley)和美林證券(Merrill Lynch)預測澳聯邦政府增收40%的資源暴利稅,力拓公司的長期收益將減少30%,必和必拓也會減少19%。

阿特拉斯鐵礦公司的首席行政官弗拉納根上周四表示,雙稅收體制對羽翼未豐的西澳礦鐵石產業將是毀滅性的打擊。他說:「我可以接受用資源暴利稅取代州政府的特許開採稅,但我不能同意同時徵收雙重稅收。」瑪卡瑟煤炭(Macarthur Coal)公司的董事會主席拉斯(Keith De Lacy)表示再徵收新稅將導致來澳投資的減少,因為其他礦產資源豐富的國家相關稅收更低。FMG表示繳納了雙重稅收後,公司的前景堪憂。

「外資控股」說惹惱礦業公司

陸克文解釋新稅制時稱澳洲礦業公司大部分由外資控股,所得利潤大都流向國外。他表示必和必拓公司40%的股份由外資控股,而力拓70%由外國人控股,並表示「這些暴利都是建立在澳洲資源的基礎上,最後卻流向國外。」


位於澳洲西部的Pilbara區域最大的磁鐵礦開發計畫,系由香港中信泰富集團與中國冶金科工集團公司合資的 Sino Iron所經營,該礦砂主要用於航太與醫療科技。該鐵礦開發完畢後將留下地表上最大的洞穴。(AFP)

必和必拓公司一名女發言人隨即反擊稱公司同時在澳洲和倫敦證券交易所上市,而且總部設在墨爾本,並指出必和必拓是澳洲最大的雇主之一。她說,「我們共有一點六萬個澳洲員工,還有二點四五萬個承包商與我們合作。自一八八零年代公司就已經在澳洲成立,我們並不是新公司。」

澳聯邦政府宣布向資源型企業徵收40%的資源暴利稅後,礦業公司股價紛紛下跌,直接造成七十多億元的損失。FMG的股價在兩天內下跌11%,必和必拓公司下降5.3%,力拓公司下降7%。

鴻門宴中向陸克文討說法

五月四日晚,總理陸克文與各大礦業公司高層共進晚餐,並就新稅制展開激烈討論。

阿古斯(Don Argus)警告向礦產業課徵40%新稅,無異於向國外投資者發射「黃色警示燈」。被問到會否重新考慮40%的資源暴利稅時,陸克文拒絕評論。只說他在赴宴之前一直認為對礦業公司徵收40%的資源稅是「正確且公平」的做法。據悉,這個晚宴幾周前就安排好了,但在陸克文宣布新的稅改之後,意義已經變了。

必和必拓公司首席執行官克洛珀斯(Marius Kloppers)猛烈攻擊聯邦政府的稅改計畫,並表示該計畫將會影響澳洲資源業的發展,破壞澳洲人的美好前景而且也影響了必和必拓公司。

採礦業主管們強烈反對40%的新稅,認為這將危及到藍領工人,因為整個礦業將因此向其他國家轉移。FMG老闆福里斯特(Andrew Forrest)稱此舉為將40%的採礦業「國有化」。

必和必拓五月十一日表示,因為資源暴利稅,公司將對擬議的西澳Yeelirrie鈾礦專案進行重新評估。必和必拓總裁克洛波斯(Marius Kloppers)五月十日表示,必和必拓南澳奧林匹克壩銅鈾礦的擴建計畫可能也會受到稅項的影響。
 


澳洲礦產巨人力拓正積極開發衛星遙控的自動化礦砂運輸系統,將澳洲西部產地礦砂
直接運送到力拓的海運港口,圖為力拓海角濱海港口的礦砂輸送系統。(AFP)


停泊在西澳力拓港口的三百萬噸級礦砂運輸輪。(AFP)

五月十日,美國礦業巨頭Peabody Energy公司取消了在昆省價值三億元的收購計畫;Incitec Pivot公司停止鑽井勘探磷酸鹽;Xstrata公司取消新專案;麥覺理銀行告知客戶「目前在澳洲投資不僅面臨政治風險」,也面臨「巨額資本從澳洲外逃的巨大風險」。澳洲最大的金礦公司AngloGold Ashanti威脅稱將轉移到海外進行投資。由於不能確定資源暴利稅徵收之後影響有多大,上周Santos推遲宣布是否在昆省中部開展一百五十億的LNG專案的決定。


巴西的Brucutu鐵礦,號稱擁有全球鐵礦最大產能。(AFP)

工黨領袖支持礦業公司

南澳政府工黨財政廳長福雷(Kevin Foley)宣布,他將與必和必拓公司一起,到坎培拉遊說聯邦政府,改變向資源型企業徵收40%資源暴利稅的決定。昆省省長布萊(Anna Bligh)周一(五月十日)呼籲陸克文政府處理好新稅問題,否則將可能在全澳掀起失業高潮。

福雷表示,他想確保必和必拓公司在南澳繼續開發新專案。該公司耗資二百二十億元的Olympic Dam擴張項目將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露天開採礦山,預計在未來十年可為南澳政府帶來二百五十億澳元的經濟價值。

工黨支持率遭遇滑坡後,周一召開了工黨議員會議。陸克文在會上表示不會取消徵收資源暴利稅的計畫,但準備與礦業公司協商,考慮一些「過渡性安排」。但工黨執政的南澳和昆省政府與自由黨領導的西澳站到了一起,批評新稅制將帶來不可預估的嚴重後果。

瑞銀(UBS)的經濟學家表示,資源暴利稅不太可能令對澳洲礦產行業的投資前景造成重大打擊,但可能導致澳洲長期經濟增長率損失最多0.5%。

雖然聯邦政府表示,預計從二零一二年起徵的資源暴利稅會為澳洲礦產行業帶來更多投資。但礦老闆們卻都宣稱,將有價值超過一千億元的開發專案受到威脅。而UBS的「初步研究」顯示,如果資源暴利稅從二零一零至二零一一年起徵,則礦企的稅後利潤增長率將從100%降低到50%左右;而礦產行業投資增長率將從60%降低到30%。當前礦業投資在澳洲GDP中的份額接近6%,但在新稅起徵後,這一份額將縮減0.25%至0.5%。

UBS首席經濟學家哈斯藍(Scott Haslem)表示,對礦企徵收更多賦稅將會對它們的利潤增長和投資前景造成一些打擊。然而,即使徵收了資源暴利稅,礦產行業的投資仍然會穩定增長。

中國對澳礦業投資被「剪羊毛」


《金融時報》五月十三日報導,澳洲是中國非債券投資的最大終點站,二零零五至二零零九五年間累計達二百九十八億美元,而且,中資絕大多數集中在資源業,占總數的69%。但是,澳洲對中資的大舉入侵早有警惕,在中國對外投資受挫的地理分布中,澳洲同樣以二百七十二億美元的投資金額高居榜首。

此次陸克文新設40%的資源暴利稅,對中資的收益前景無疑是個打擊。資源暴利稅一旦開始實施,如果算上企業稅、提煉成本及資本投資回收等,資源類企業的法定稅率總計將高達約57%。舉例來說,煤價約在每噸一百美元時,現行的資源稅大約只有每噸五至七美元;新稅制實施以後,稅務成本將上升至每噸二十至二十五美元,新稅制帶來新增的稅收成本達每噸十五至十八美元。

上世紀六十年代,日本的三井物產就採取融資的方式投資了一部分礦山,掌握部分股權,使礦山的利益與日本商社的利益結合到了一起,讓日本企業能在鐵礦石談判中遊刃有餘。中國也想效仿這種模式,但由於國有企業的特殊敏感性,一直阻力不少,中海油曾經因美國政府的干預而不得不放棄尤尼科,中鋁注資力拓也在最後時刻功敗垂成。這次40%的資源暴利稅無疑給中企投資澳洲資源業設置了新的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