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中共打壓六四活動,反而令更多港人走上街頭。今年香港六四燭光晚會創下逾十五萬港人參加的紀錄。(攝影/李明)

文__梁珍

中共越打壓,人民越反抗。今年六四維園悼念活動十五萬港人出席,創下了和去年二十周年的相同紀錄,一如零三年五十萬港人走上街頭成功反對二十三條立法一樣,香港人再次寫下抵抗暴政的歷史奇蹟。

這一夜,維園的天空特別光明。

沒有六四二十周年的特殊日子,今年六四悼念活動卻更為激動人心。因為中共政治打壓,先強搶支聯會民主女神雕像,其後又阻止中大擺放女神像等,激起更多港人走上街頭,用行動捍衛香港的民主自由。十五萬港人點亮燭光照亮了維多利亞公園,創下了和去年二十周年同樣的紀錄,連一貫低估的警方公布人數亦達十一萬三千人,為官方歷年最高數字。

越打壓 越多反抗


支聯會遭受今年最嚴重的打壓,但得到市民更多的支持。(攝影/李明)

「今年支聯會遇到前所未有的政治打壓,在強權面前,我們的回應是無畏無懼,堅持到底,戰鬥到底,不只我們這一代,還要一代一代堅持和戰鬥下去。」香港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宣讀悼詞,並為大會獻花。

當年老但精神矍鑠的支聯會主席司徒華出現在主席台前,立刻博得了集會人士的掌聲。他字字堅定地說:「我雖然已經七十九歲,並且患上癌症,但是只要我活著的一天,每年六月四日晚都會在這裡和大家見面,高呼口號。」

今年人數之多,出乎他意料之外:「我要多謝政府搶走民主女神像,又要多謝(中大校長)劉遵義不給女神像放在中大,激起這麼多人出來。」他譏諷特首政治智慧太低,意圖打壓六四悼念活動,但反而弄巧成拙。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也說:「我想特區政府在那裡害怕。」

對於今次六四集會超紀錄,香港《蘋果日報》解讀現象為:「越打壓,越多人上街。」甚至連一貫支持政府的香港前立法會主席、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認為,警察早前在時代廣場兩度取走民主女神像,會有港人認為行動是政府有意打壓六四悼念活動,結果令更多人參加晚會以示支持,她認為打壓手段在港不會奏效。

民主女神像成六四新標誌

引發港人群起上街的源於一尊民主女神像,如今樹立在維多利亞公園,成為今年六四的新標誌。

由美籍華裔藝術家陳維明創作的雕像,五月中旬從美國遠道運來香港,準備在六四活動期間擺放,但先遭到海關查封,其後在六四集會前一周突然被港府以「沒有娛樂牌」為由,遭食環署人員沒收,更破天荒地拘捕十三名支聯會成員,被支聯會形容為「二十一年來最嚴重的打壓」。雖然港府迫於民意發還雕像,但其後又阻止中文大學擺放女神像,最終激起更多港人走上街頭。

陳維明曾試圖抵港後參加六四集會,但被拒入境並遭遣返。陳維明發表聲明,指香港當局不讓他入境,說明香港的一國兩制是騙人的,香港當局聽命於中共一黨專政。他表示,他的作品反映二十一年前的六四屠城,這歷史刺痛某些人的神經,是這些人阻止作品展出。又說藝術品兩度被扣,一次是以查毒為名義,一次以阻街為名,其實都是託詞。

中共內部危機深重

對於香港六四紀念活動遭到前所未有的打壓,資深媒體人林保華(又名凌鋒)認為,事件反映中國社會矛盾越來越深,中共政權害怕香港紀念六四活動會越搞越大、影響會越來越大的話,會對中國產生所謂的不穩定的因素,港府為顯忠誠配合的結果。

一方面中共一改常態,和泛民的溫和派開始溝通,另一方面,中共就在香港製造恐懼,打壓支聯會,林保華說:「這個溝通本來就是一種統戰,在統戰過程中還有一個令人關注的中聯辦來出面和民主派打交道,所以這樣特區政府要有所表現,去年討論比較熱門的就是第二支管制隊伍要出場了,今天看來已經在出場了,可能搞不好要取代第一支管制隊伍,所以特區政府不得不做出一些行動出來向北京表示忠心。」

林保華說,事件反映出中共內部危機深重:「過去六四鎮壓的時候,鄧小平講的殺二十萬人保持二十年穩定,二十年過去了,的確中國又開始不穩定了,到處發生一些血案,什麼校園血案、殺那些官員,殺公安那些行動都出來了,所以本來比較容忍香港紀念六四,現在看樣子很害怕,香港紀念六四活動若越搞越大的話,影響越來越大的話,會對中國產生所謂的不穩定的因素,對六四在香港的空間要主動的去把它縮小,不給它擴大。」

六四是一面照妖鏡

資深傳媒人程翔則擔憂香港已日趨一國一制。「香港政府有一個起錨的活動,起了這個錨以後,香港這條船漂向何方呢?我是擔心這條船慢慢慢慢漂向一國一制。這個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的。這是大家都不願意見到的,我希望所有市民都要很警惕這種方向,要敢於捍衛我們這種自由。」

程翔說,二十一年來,六四都是一面照妖鏡,在不同時期把一些蠱惑人心的言論照出來。他提到最近中文大學校長劉遵義以「政治中立」為由拒絕讓學生將民主女神像擺放有中大校園一事:「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明顯的社會倒退,因為回顧五四運動以來,所有的大學校長都是保護學生的,支持學生與強權抗爭,誰知今天反而以政治中立為由,不允許學生做一些民族良心的舉動,這是不是一個讓人握腕痛惜的社會倒退呢?」

程翔有感香港市民有責任去捍衛中華民族這塊寶地:「捍衛香港的自由,絕不是獨善其身,我們的小小自由和國際接觸變成力量默默地推動中國的發展。中國每一個關鍵時刻都可以看到香港起的積極作用,憑的就是我們這一點點自由。」

大陸人士:恐懼把所有人給矇騙

今年的六四集會上,有人攜老扶幼,有人坐著輪椅前來,有八十後,九十後結群結隊,了解六四真相,也有不少來自大陸的自由行旅客,不再躲在暗處,而是大膽的接受媒體採訪,用真名實姓控訴中共暴政,並表達支持港人民主的心聲。


大陸民眾余先生參加六四集會,並大方接受媒體採訪。(攝影/鄺天明)

從大陸來香港參加六四集會的余先生,在六四集會前的研討會上主動發言,還報上真名實姓。他質問為何只爭取普選香港特首,而不是爭取普選中共國家主席,「如果中共還是一黨專政,你選出的特首要不就是辭職,要不就是成為傀儡,沒有用的!香港要一人一票選出國家主席,才能真正有民主。」

被問到是否擔心公開露面而遭致中共打壓,他對《新紀元》表示:「我不害怕。中國人為什麼會被奴役?就是因為害怕。中共幾十年,毛澤東能夠把幾千萬人害死,就是因為大家害怕他,恐懼把所有人給欺騙和蒙混了。」

八九年在南京讀大學的他,親身參與了六四學生運動,其後目睹中共鎮壓,「從八九年到現在,我是親身經歷了中共專制的腐敗,中國現在是什麼社會?只有一個人,就是國家領導有政治權力,其他人都沒有。中國你有錢有官,都沒有保障,你看看首富黃光裕現在成為階下囚,要死死不了,溫家寶現在也是大太監,也沒有權力。」他續說:「共產黨給人民帶來的是災難。邪惡是由於無知,他們不知道還有一條路,只有自由你才有幸福。」

今年已經是第四次參加香港的集會遊行的他,之前曾來過香港七一遊行等。他希望透過參加香港集會,能夠讓外界了解到中國的實情,說出真相。「我在全國各地旅行,在學校裡演講,經常和共產黨員爭論,說這是他們的宣傳謬誤,我就說出真相。」

「一定會看到中共倒台一天」

對於六四是否平反,他認為,中共是絕不會為六四平反的。「因為平反就等於承認中共專制是錯誤的」,他認為,平反的希望在於中國人民。

「我要回家運動」主席、發起人之一朱耀明則認為,堅持要求平反六四就是勝利:「我們沒有放棄,這個政權我們一定要看它倒,因為多行不義一定會死的。」

朱耀明牧師提到近年中國大陸社會不斷出現傷害孩子的社會事件:「我們想想這個政權本身在四川豆腐渣工程所傷害的無數生命:大頭嬰兒的假奶粉,害了我們的下一代,三聚氰胺害了無數的小孩,你(中共政權)相信你可以長存嗎?我們能夠接受這種現象嗎?我們是否可以讓這種情況繼續下去?如果不可以,無論它的架構,它的政治如何穩固,民心都要推翻它的,人民都要打倒它的。」

他最後表示:「在《聖經》當中常常說到,無論如何了不起的皇朝,上主要它倒它就倒,因為這種不公義,這種沒有真理,無仁愛的社會本身,社會就會自動將它剷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