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著名舞蹈編舞米雅.法兒(右三)與學生。

美國神韻巡迴藝術團二零一零年度在歐洲的巡迴演出,從三月五日在荷蘭阿姆斯特丹拉開帷幕,到六月十六日在波蘭羅茲圓滿結束,全程跨越荷蘭、比利時、德國、法國、奧地利、愛爾蘭、丹麥、瑞典、挪威、捷克、英國、土耳其、希臘、意大利、波蘭等十六個國家、二十二個城市、歷時一百四十天,上演五十八場精采演出。這是神韻藝術團第四度光臨歐洲大陸,也是神韻歐洲巡迴演出是所到國家、城市、場次和觀眾人數最多的一年。

歐洲大陸是西方文明的發源地和文化遺產的保存地。這裡曾孕育了古希臘文明,十四世紀至十六世紀的文藝復興,人類的藝術又是在這裡達到了頂峰,巴黎的盧浮宮保存著本次西方文明最輝煌的藝術成就。生活在這種文化氛圍裡的歐洲人無疑具有很高的藝術品味和鑑賞能力。

當神韻藝術團以全善全美的藝術形式將博大精深的五千年中華文明呈現舞台時,歐洲觀眾似乎忘記平素的矜持,劇院裡掌聲如潮,幾乎每次演出結束後,演員都要多次謝幕,觀眾才戀戀不捨離開。不少劇院工作人員說:「這樣熱烈的場面很罕見」、「神韻改寫了歐洲人看戲的傳統」。

從西方文明搖籃希臘,到文藝復興誕生地意大利;從世界藝術之都巴黎,到音樂之都維也納;神韻所到之處,受到歐洲藝術家和各界菁英的高度讚譽,在西方文明的發源地掀起了「神韻熱」和「中華文化熱」。

有歐洲學者認為,如同西方歷史上的文藝復興,神韻演出正在引領中華傳統文化的「復興」。

國際著名編舞:走出劇場輕鬆得像長了翅膀

「我今天非常激動!第一次看到一場匯集了這麼多的中國古典舞蹈和民間舞蹈的演出,同時每個舞蹈又講述了一個故事,背後都有一段歷史,有些事情是人們緘口不言的。今天,我被這些節目征服了……進來的時候帶著人生活的沉重,走出劇場的時候,感到輕鬆、輕快,後背像長出了翅膀。」

「巴黎人有時候有點冷漠、高傲、麻木,但是今天,整個劇場裡沸騰了,掌聲像暴風雨,觀眾們激動不已。」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五日,集編舞、跳舞、教學於一身的國際著名舞蹈編舞米雅.法兒(Mia Frye)從距巴黎四百公里的迪納爾市(Dinard)趕到著名的巴黎會議中心觀看神韻演出,並帶來了她的七名舞蹈學生。

米雅.法兒出生在紐約,世界級明星如邁克爾.傑克遜、瑪麗亞.凱莉、威爾.史密斯曾找她合作,但她都拒絕了,最終選擇了在法國發展。作為國際著名的舞蹈編導,米雅.法兒對神韻編舞讚賞不已。

「作為編舞,我看到神韻編舞很有創意,非常善用道具,絲巾、燈籠、棍棒,舞起來敏捷、靈巧、優雅,尤其是整體的優雅,他們的高素質讓他們不論多少人表演,時時都呈現出一個整體,真的很了不起。一會兒聚在一起,一會兒散開,在運動中,就像花朵綻放,群星閃爍,非常美。」

米雅.法兒還說:「我現在設計的舞蹈都是爵士舞或者街舞,都是跟地面很接近,觸碰地面的舞蹈,非常咄咄逼人和好鬥,而今天看到的舞蹈卻是純淨、高雅,非常精緻。讓我意識到『越簡潔越好,注重根本的要素』的美學。簡潔、純淨、真誠就是我感受到的。」

著名豎琴家:神韻抓住了我的靈魂

世界著名豎琴演奏家瑪麗亞.碧爾迪亞(Maria Bildea)在希臘雅典觀賞神韻後,她連用了三個「非常喜歡」來形容她對神韻的鍾愛。她說:「美得令人難以置信!不只是感動,我感到心靈的顫動。不只是用我的意識、我的耳朵、我的眼睛來感受,那裡有一種東西抓住了我的靈魂。」

威爾士民樂之王:神韻晚會像綻開的蓮花

被稱為英國威爾士民族音樂之王的保文觀看神韻後激動地說:「這場演出簡直超凡脫俗!當大幕拉開、音樂響起、演員開始舞動時,整個場景美妙絕頂。我就在心中說,哇!每一分錢都花的值得。整台晚會就像是一朵慢慢綻開的蓮花,每一個節目都是蓮花綻開的一個步驟,我看得屏住了呼吸,全身心的沉浸在演出中。」

著名小提琴家:演出超乎想像


 著名小提琴家施博爾策。

被譽為「百年一遇的小提琴天才」的施博爾策(Pavel Sporcl)在捷克布爾諾市觀看神韻後表示,演出超出了他的想像。他說:「我真的非常驚喜,演出非常美麗,色彩絢爛,音樂非常美。」

歐洲議會議員:晚會發放著能量


歐洲議會議員羅傑.埃爾梅。

歐洲議會議員羅傑.埃爾梅(Roger Helmer)說:「今晚我度過了美好的時光。我正在想,這個演出如此精采,出乎意料。整台神韻晚會發放著能量,不論是男演員,還是女演員,舞姿都如此優雅。這些藝術家這麼年輕就有了這麼高的藝術造詣,我真為他們感到高興。真不知道他們如何達到這麼高超的技藝的。」

歐洲議會資深議員:支持神韻非凡的勇氣

歐洲議會最年長的資深議員、八十一歲的露林(Astrid Lulling):「神韻傳遞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訊息,那就是勇氣。我認為任何一個民主國家都應該站出來,支持神韻非凡的勇氣,並幫助他們一起來弘揚中華悠久的傳統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