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高必自卑 李小石的喚山人生 (第183期2010/07/29)

?"
李小石2009年登頂攝下的喜馬拉雅群峰。

站在聖母峰頂望著遙遠的天際,眼前盡是奇異的世界……從誤食毒姑婆芋的山間啟蒙,到領著布農族青年森林尋根,李小石用相機記錄既親近又神祕的山。受困知本越嶺道、聖母峰暴風雪的死裡逃生,鑄煉他自成一家的攝影書畫。

文 ◎ 王金丁    攝影 ◎ 李小石

2009年5月22日破曉時刻,西喜馬拉雅山區雪山上露出了一線銀光。李小石卻擔心著:腳下被雪覆蓋的岩石會不會在陽光照耀下造成雪崩?當他的釘鞋艱困的踩過最後一階岩石時,群山間穿梭的冰川霍然呈現眼前。這一刻,54歲的李小石攀上了海拔8,848公尺、世界第一高峰的聖母峰。

這是李小石一生中看得最遠的一刻。他站在聖母峰頂望著遙遠的天際,眼前看到的是奇異的世界。「當時腦筋一片空白,感到肝膽都是冰雪,冰雪穿過身體透到心裡面去,整個人是透明的,感覺世界變小了,人生觀更豁達了。」

李小石隔年四月出版《喚山》一書。他在序言裡說:「老祖宗早就告訴我們,登高必自卑,行遠必自邇。」


2009年登頂歸來的李小石。

登山啟蒙

李小石童年在馬祖度過,小時候就覺得山很親切,也很神祕。從小在山上跑,幾乎整個馬祖島都跑遍了,山上就是他遊戲的地方。當時,他覺得馬祖的山丘已經很高大了,直到他到台灣讀高中時,才看到了更大的山。

1973年,他獨自從基隆四腳亭走到台北,估計三天的行程,結果走了七天。那一次,他才覺得真正走進山裡面。四腳亭在台北縣跟基隆市的交界,他從四腳亭出發走草嶺古道,從基隆過港一直走到暖暖時,看到暖暖街道上一路鋪下去的舊石板,就隨著石板路走到龍門谷,然後走到瑞芳,經過九份,走到貢寮,最後到了台北。

「我一個人在山裡面走,走過溪邊,看到很多動物,感覺動物很可愛。看到青竹絲在曬太陽……有些動物還跟我要東西吃。我一直走,十分寮瀑布那一帶我都走過。」

他的小背包裡裝了一點飯糰、一小瓶水,渴了餓了,一次吃一點。也沒帶帳篷,走累了就躺在樹林裡睡覺,遇到廢棄的房子,跑到裡面去睡,看到伐木工人就跟他要東西吃。路上很少碰到人。

一路上,他吃過山蘇,因為山蘇帶有植物鹼,吃得舌頭都刮破了。那時他還不會辨別什麼是能夠吃的芋頭,第三天肚子餓了,採到了有毒的姑婆芋,只咬了一口,就覺得不對勁,還沒吞下去就吐掉了,整個嘴巴馬上麻掉,漸漸感覺吞嚥困難,經過八、九個小時毒性才退掉。「那時,我以為會死掉,就躺著休息不敢走,結果沒有死。其實我也不怕,當時就是肚子餓了,想嘗試嘗試。」

這趟行程讓他覺得山並不可怕,了解到只要有充分的準備,就不會有問題,增強了他登高山的信心,算是他往後獨自爬山的啟蒙教育。

1   2   3   4   5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