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外交形勢,自從1949年之後大概經歷了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中國一邊倒,單靠蘇聯和東歐國家;第二階段是60年代初和蘇共翻臉,到70年代末的全面閉關封鎖;第三個階段是80年代初到現在。有趣的是,三個階段,中國的外交都會在東南亞各國有最先的反映。第一次是50年代在印尼的萬隆會議,周恩來提出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第二次是從印尼開始的東南亞排華風潮,第三次則是和越南的戰爭。

  值得歷史家研究的,尤其應該是中越翻臉開始戰爭。中越關係原本密切無比,不但因為胡志明原本是中共黨員,而且把法國人趕出越南的奠邊府戰役,根本就是楊得志指揮的中共軍隊進行的,越共元老武元甲只是配角。

  曾經有一位中共援越軍事顧問和我說過,1956年蘇聯官方代表團抵達河內訪問,歡迎人群見到中國軍事顧問團的人員,竟然蜂擁而來進行熱烈歡迎,導致越南官方和蘇聯代表團尷尬無比。其時中越關係之密切可見一斑。當中蘇翻臉之後,越南一直中立,但略微傾向中共,究竟兩個相依相靠,是「鮮血凝成的戰鬥友誼」。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中共共有30萬「軍事顧問」在越南,多數是炮兵和導彈部隊。

  但數年之後兩國(其實是兩黨)竟然翻臉刀兵相向。分析越南和美國的官方資料,可以大致得出結論。當年尼克森訪華,首要目標是需要中國幫助從越南「體面撤退」,在中國的斡旋之下,1974年巴黎「三國四方會議」達成協議,美國撤軍,而北越承諾不派軍進入南越。當然,結果是北越繼續派兵,而美國卻藉機下台階。在這個過程中,中國確實用了大力氣反對北越「解放南越」,甚至不惜威脅中斷軍事和經濟援助。

  這裡印證了一句西方的老話,「敵人會很快被忘記,但會記住沉默甚至背叛的朋友」。對於越共來說,因為中國干涉越南內政,阻礙了「國家統一」,和中國從此翻臉。

  但中國從這種翻臉中獲得的好處更大。1979年中共發動對越戰爭,在戰爭中沒有獲得什麼利益,但卻使得當年主要防備中共為主的半軍事同盟「東盟」對中國關係解凍。1986年,中共支持的最後一支游擊隊「馬共游擊隊」在泰國放下武器,東盟各國陸續和中共建交。

  也因為這一場戰爭,美國對中國的政策全面改變。中國不但「兩肋插刀」為美國人出了口惡氣,而且在冷戰中站在西方陣營和蘇聯怒目相對。中國人的好處,是西方世界對中國的開放,投資、技術和軍事裝備陸續進入中國,中國產品開始出口全世界。

  兩個月前,中國三十年來首次被東南亞國家「圍攻」,而美國人居然出動核動力航空母艦和宿敵越南進行聯合軍事演習。朋友的朋友未必是朋友,但敵人的敵人一定不是敵人。

  中國在北邊惹惱了韓國和日本,在南邊得罪了東南亞諸國,按照中國一位地緣戰略專家的話說,中國的外交「形勢不妙」,很有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