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政府大力鼓吹下,中國農民爭先恐後排長龍賣血「創收」。(網路圖片)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遇到因輸血感染的愛滋病病人時,才知道是「血禍」引起的,受害者是善良的農村婦女,她沒有吸毒史。

……愛滋病由賣血和輸血傳播,這絕不是天災,而是一場人禍。

文 ◎ 高耀潔

以往我也誤認為愛滋病是吸毒傳播、性傳播。自1996年4月,我接觸了第一例愛滋病病人,她是因手術輸血感染的,迄今十多年了。十多年的時間裡,本人走了十幾個省、幾十個縣市,幾百個鄉鎮、無數個村莊,調查過數以千計的愛滋病感染者和病人,絕大多數是農民,同時收到萬餘封民眾來信,所見所聞,幾乎全是怵目驚心的「血禍」。

初見愛滋疫情

20年前在中國內地還未聞愛滋病這個名詞,如今愛滋病已蔓延31個省市。這種發展速度是驚人的!官方2006年宣布中國的愛滋病人已有84萬,其中只有5%的攜帶者可以明確定位,其他95%隱沒於茫茫人海中。

其主要原因是宣傳的誤導,過分強調吸毒傳播、性傳播,使許多人誤認為愛滋病病人與性道德缺失有關,病人多係性道德敗壞者,以致遭到歧視和冷落,致使許多人怕「醜」,不敢暴露病情!周口王淑平醫生在1995年已發現血庫的血含有愛滋病病毒,但是不久她便被壓制下來了!

在90年代,河南省曾有數十萬人在非法採血站賣血,感染了愛滋病病毒。至少應該在官方的資料上乘以五,才接近真實值。因為感染愛滋病有一個溫度的顯性期,加上很多患病的人都是賣血者,多居住在偏遠農村,文化水準低下,衛生設施貧乏,缺醫少藥,不到發病時期,他們自己都不知道是否感染了愛滋病,根本沒法被列入統計資料之中。

被捂了多年蓋子的河南「賣血染愛滋」真相逐漸大白於天下,而「愛滋血」的流向令人不寒而慄,被認為是一起人類歷史上罕見的公共衛生事故。專家認為目前我國愛滋病控制最大的敵人,是官方對愛滋病危及國家安全、社會穩定的嚴重性還沒有認識,只顧短期的面子工程。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遇到因輸血感染的愛滋病病人時,才知道是「血禍」引起的,受害者是善良的農村婦女,她沒有吸毒史。我非常驚訝!

當我接觸更多的愛滋病帶毒者和愛滋病病人時,才知道這是一場人為的「血禍」性災難,也可稱為「國難」。鄭州武警醫院收住了一位姓巴的女病人,腹部有腫塊,高燒不退,16天未能確診。1996年4月7日下午,該醫院請我會診,4時我見到病人,她極度消瘦,高燒持續在攝氏39度至40度之間,口腔潰爛,併發有白膜,腹部隆起,其表面皮膚有多個、散點狀、凸起的暗紫色斑點,圓形或橢圓形,壓之不褪色。我給她做了全身檢查,又抽了腹水、胸水化驗,結果:「未發現癌細胞。」病人害的啥病?從紫斑的形態,使我懷疑到「卡波西氏肉瘤」。

血傳播 愛滋蔓延新認識

會診完畢,我回家後翻閱了有關資料,當晚未找到答案。第二天,我到醫院圖書室,該圖書室愛滋病的文獻奇缺。下午又到學院圖書館,在圖書館查到了有關愛滋病的文章:從病人的一切體症,特別是「暗紫色的斑點」極似「卡波西氏肉瘤」。4月8日晚,我打電話通知經治(主治)醫生,讓他給病人抽血化驗HIV抗體。

該醫生說:「你老人家診斷不清楚,想到愛滋病了,哪裡那麼多愛滋病讓你看到呢?」

我說:「化驗一下HIV抗體,排除了愛滋病,也放心。」次日即4月9日下午,我再次打電話詢問經治醫生,病人巴女化驗HIV抗體的結果。

該醫生說:「我想病人是一個善良婦女,不可能害愛滋病,所以沒有給她化驗檢查。」

我說:「病人這麼重,病情診斷不清,對症治療無效,總得多想辦法吧。明天給她抽血檢查,若再不檢查,你以後有病人也別來找我……」

4月10日上午,巴女HIV抗體化驗結果「強陽性」。她果真是一個愛滋病病人。醫院立即沸騰起來了,大家疑神疑鬼,有的護士連家屬拿來的化驗單也不敢接過來。醫生馬上通知巴女的丈夫、兩個孩子、姐姐妹妹以及照顧她的親屬們一行十幾人,到河南省防疫站化驗HIV抗體,結果均為「陰性」。我得知情況後,感到很奇怪,特別是巴女的丈夫HIV抗體「陰性」,說明他沒有被傳染愛滋病。我們發生了質疑,輸血至今已兩年多了,夫妻同居未有任何保護措施,為何男方未被感染愛滋病呢?於是給巴女的丈夫反覆檢查三次,半年後才失疑。我們對當地愛滋病的傳播途徑有了新認識——血傳播。

賣血輸血感染愛滋現象浮現

4月11日,我去找河南省衛生廳報告巴女的病例,某官員得知此事後,他以訓斥的口吻說:「你們大驚小怪什麼,哪有那麼多愛滋病……」

衛生廳官員的態度令我震驚,一例傳染病他們如何這樣的態度呢?使人備感驚奇。發現情況異常,給巴女化驗血的經手人員,怕負不了責任,當夜偷偷的帶著病人及家屬所有的血液標本趕赴北京中科院檢驗科,再次化驗,結果只有巴女為「陽性」,其他家屬均為「陰性」,病人被確診為「愛滋病」。我們才鬆了一口氣!於是我又給衛生廳黨組和河南省委各寫一封信,詳細闡述愛滋病病人是手術輸血感染的,她輸的是血庫的血。說明庫血有被愛滋病病毒污染之虞。未見回應。

十幾天後巴女死了,她才42歲。我聽說巴女死後,她丈夫在下雨的日子裡,帶著塑膠布、折疊床、巴女生前愛吃的東西等,躺在她墳前睡了十多天。他說:「我們夫婦結婚十幾年了,關係很好,從未吵過架。她生的有兒有女,我很心疼她,做子宮肌瘤摘除手術受苦,為了她的健康,我要求醫生給她輸血,誰知招來了要命的愛滋病。我很後悔,不應該給她輸血。」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的因輸血感染愛滋病的病人,她從輸血感染至死亡,歷時近三年,其家屬任何人均未被感染,周圍的人也都是健康的。她又是個普通的農村婦女,沒有任何特殊嗜好。時下,在防愛宣傳中,主要強調靜脈吸毒傳播、性亂傳播、嫖娼、賣淫、婚外情等傳播途徑,很少提及醫源性傳播「血禍」的危險性。此事迫使我不由得想到進一步調查:周圍有沒有類似巴女的病例!中國愛滋病的主要傳播方式又是什麼?

同時,我聽到還有許多人因賣血和輸血感染了愛滋病。誰能知道這些受害者有多少人呢?我所看到的不過是冰山一角,愛滋病肆無忌憚地橫行,會有多少無辜者喪命於愛滋病疫情之下!愛滋病由賣血和輸血傳播,這絕不是天災,而是一場人禍。從那時起轉變了我對中國愛滋病傳播途徑的看法,觸動了我的勇氣,促使我走上了艱難而坎坷的「防愛」道路。以我醫生的神聖職責,為了我們民族的健康,宣傳「防愛」知識,減少愛滋病給人們造成的災難,是義不容辭的任務!(摘自高耀潔新書《揭開中國愛滋疫情真面目》,博大出版)◇
 

滿江紅——血禍

文 ◎ 高耀潔

悲憤填膺,隨歲月,何時能歇。
回憶泣,蒼天難問,心情激烈。
三十左右已入土,源於愛魔來肆虐,
遺老遺少痛苦難說,空悲切!
「血禍」仇,實難雪,
滿腹恨,何時解?
村莊凋零墳塋遍野,賣血陰。
風暗中呼,染愛更多是輸血,
到如今,為何難杜絕,望天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