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英國《經濟學人》最近發表了題為〈中國收購世界〉(China Buys up the World)的文章,談及中國「走出去」的戰略在國際社會的反應。文章認為,雖然一些國家認為中國企業進軍海外威脅其國家安全,但中國公司給低迷的世界經濟帶來「新的能量和資本」,中國的發展可能會帶給世界「超越商業利益的好處」。所以,文章呼籲保持「世界商業的開放性」。新資本屬性如何,是否能給世界帶來商業利益外的好處,並為資本的主人--中國人民帶來收益,值得深入的探討。

中國和日本的收購

如《經濟學人》所指,在正常運行的資本社會裡,從理論上講,企業的擁有者是誰,其實並不那麼重要。因為一般說來,擁有者(股東)更替時,經理層構成、企業運作、產品銷售、消費者群體忠誠度等,可能都沒什麼明顯的變化,只是接受紅利分配的人被更換了,如此而已。比方美國這些百年老店,股東不知換了多少代,前前後後大、小股東成千上萬,但公司運作基本上是很平穩的。當然,理論之外、運作之中,可能是另外一回事兒。

八十年代日本購買美國資產、零零年代英國併購德國公司時,都引起舉國的不滿和反對。低調務實的日本人後來改變策略,乾脆投資美國建廠,現在從豐田到本田都可以說他們的汽車也是美國造的了。美國人也習慣了購買肯塔基和阿拉巴馬造的日本品牌的汽車,「Toyoya」(豐田)和「Honda」(本田)也成了美國英語裡的普通詞彙。

來自中國的資本如今試圖購買美國資產,不滿和反對的聲浪,與當年抵制日本人還有幾分不同。「中國華為」試圖進軍美國電信業,引發美國國會對國家安全的憂慮。華為在過去的幾年中獲得中共當局數百億美元的投資,成為全球最大的電訊公司之一。美國議員數次敦促奧巴馬政府,要求審查購買中國電信設備的風險,認為與華為做生意將損害美國的國家安全。中國進出口銀行行長更是聲稱,中國現在到美國的投資,只要是國營企業,美國一律以國家安全為由拒絕;只有私營企業的投資還得到了同意,北京因此而頗為惱怒。
 
共產主義的「無產者」購買資本主義的資產,的確像英國人所說,是把經濟自由主義推向了頂點,而變成荒唐至極。即便當年加入魔教的馬克思地獄有知,也不知他會如何作想?但來自中國的資本,會給世界帶來經濟自由、投資效益最大化的好處嗎?這是另一個日本或韓國的剩餘資本自由流動、走向世界嗎?美國政府和民間的反對,是感情上狹隘的一時過不去,還是有更深層的原因呢?

英國人已經想到,中國的國有企業可能會把它們收購的外企用於政治目的,而不是利潤的目的;但也認為只要加強對公平競爭的保護,就不會有問題。英國人雖然對資本主義體系持有強烈的自信,但他們顯然低估了中共的胃口和居心。《經濟學人》的文章對中資的歡迎,贏得來自大陸的一片掌聲,其實已說明了這個問題。
 


中國試圖收購美國企業,遭致美國國會的懷疑和反對。其實,紅牆內的中國民眾對此也應同聲譴責。圖為北京紫禁城牆外購買門票的遊客。(Getty Images)


中國的不同點在哪裡

英國人在企盼外來資本時可能忘了一件事,那就是中國的現實。中國不是一個正常運行的資本主義社會,中國甚至不是市場經濟的社會。中國試圖購買美國企業,紅牆外的美國人反對,牆內的國人也該同聲譴責。

德國哥廷根大學研究發現的「達賴喇嘛效應」,是中共政治干預商業的最好說明。研究者發現,某國領導人與西藏流亡宗教領袖達賴喇嘛會面後的兩年內,其國對中國的出口就會平均下降8.1個百分點。這種對出口的負面影響於2002年就開始了,他們把它稱之為「達賴喇嘛效應」。嚴謹的德國人用的是聯合國的貿易數據,他們追蹤了從1991到2008年間159個國家對中國的出口數據。

中國收購美國企業拗在哪裡呢?不是說中國的資本不該去收購,而是國家資本不該去進行這種買賣。中國政府意欲收購美國企業,有什麼必要呢?收購是一種投資,是一種刺激它國經濟的舉動。同一筆錢,如果用來刺激別國的經濟,就不能用來刺激本國的經濟;它對別國的經濟有利,就會對自己的經濟不利。

如果國家和政權是建立在真正的民意基礎之上,它就不該有什麼餘錢去對外國投資,它應該首先解決自己國家的學校校舍、自來水供應、空氣污染這些最基本的問題。中共在人均收入只有三千美元時,花巨資投入人均收入三萬美元的美國,實在毫無道理。這反映出當局對別國經濟和企業更有信心,對自己的企業沒信心;有種「寧予外寇、不予家奴」的思維方式。

投資監管更成問題

對中國的國有企業,民眾的監督都難以做到,而不得不任由國企高管、太子黨徒、裙帶關係者隨意揮霍、支配國企財產,隨意拿回扣、拿賄賂。如果中國收購美國企業,因為企業設在外國,中國民間的監管不僅非常困難,它幾乎就是不可能的。在美國的企業,因為私有產權和隱私的保護,只要股東大會和董事會不出面、不起訴、不查帳,外人根本無法知道公司內部是怎麼運作的、錢都花到哪兒去了。

中國政府收購、運營的海外資產、海外公司中,如果有效的監管不能實現,這就意味著收購來的公司基本上就是中共高層的小金庫和自動提款機。他們可以謊報營收,轉移資金,逃稅洗錢,為所欲為。所以,當美國政府拒絕中國政府收購美國企業時,它實際上是為中國人民做了件好事,為中國人民造福,因為它堵住了中共貪官海外發財、盜竊國庫的路。

當然,私人投資是另外一回事兒,也不礙別人的事,美國政府也不反對。但人們必須意識到的是,來自中國的投資,有時很難區別哪些是政府投資,哪些是私人投資。中國所謂的「私人」投資,許多是高幹子弟變相的把國有資產變成私人財產。私有產權得不到真正保障時,哪家中國企業敢說自己是真正「私有」的呢?有多少是沒有官方背景的呢?有多少是不得不巴結、行賄以成為具有官方背景,可以背靠大樹好乘涼的呢?來自紅朝的騙術、欺世的謊言,沒讀過《九評》、不洞悉中共本質者,是怎麼都想像不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