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者之聲:宣戰時刻》在英國影藝學院電影獎中拿下七項大獎,為最大贏家。(Getty Images)

沒有喧囂的暴力,沒有華麗的煽情。一部平和純正的電影,讓我們看到英王喬治六世努力克服困難,展現王者擔當與風範的特質。

文 ◎ 沈靜

《王者之聲》(The King's Speech)是一部根據真實歷史題材改編的勵志片。以典雅洗練的風格、平實深刻的細節、舒緩從容的節奏,講述英王喬治六世在治療師萊諾的幫助下努力克服口吃,終於在二戰時發表鼓舞人心的演講的故事。

亦師亦友的摯交


英王喬治六世。(維基百科)

喬治六世是現任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父親,繼位前人稱亞伯特王子。因飽受口吃痼疾的困擾,亞伯特十分害羞自卑,每一次演講都是一場災難。妻子伊莉莎白請了無數名醫專家,用盡種種治療方法,均告無效。

偶然地,伊莉莎白找到了籍籍無名、自學成才的語言治療師萊諾.羅格。初次相見,萊諾那明察秋毫的慧眼,就已經對亞伯特敏感矜持、焦灼暴躁的性格了然於心。

萊諾溫和且堅決的禁止亞伯特吸菸,來到診室,必須是他的患者。平民出身的他,可不是卑躬屈膝的奴才,他不卑不亢、寵辱不驚、淡定明澈。他學養深厚,有著無比的耐心和與眾不同的奇特方法,還時不時的搞笑逗趣一番。

「你很古怪。」萊諾把亞伯特的觀感當作讚美。亞伯特發現自己聽音樂時朗讀莎翁竟然很流利,就開始配合治療。

父王喬治五世駕崩,兄長愛德華八世不愛江山愛美人。亞伯特不情不願地被推上了國王的位置,成為了喬治六世。

公開演講是國王生活的一部分,無法逃避,亞伯特只能硬著頭皮苦練。萊諾還故意坐在國王加冕的寶座上激怒他,喚醒他君王的軒昂氣宇和潛在力量。在萊諾面前,國王還原為真實的普通人,敞開心扉,傾訴苦惱,發洩叫罵,釋放壓力,袒露深層的創傷、孤獨和恐懼。萊諾臉上掠過一陣悲憫,那是很深的理解和憐惜。亦師亦友,治療師與國王成了難得的心靈摯交。

經過矯正訓練,喬治的狀況有了明顯的改善。最重要的時刻來臨,在直播室裡,萊諾鼓勵喬治放下包袱,什麼也別想,就當對一個朋友演講。他像樂隊指揮一樣,以柔緩的手勢引導著國王聲調的抑揚頓挫。亞伯特吐字清晰,語速緩慢,聲音誠懇又堅定,終於克服自身缺陷,展現王者風範。國王的宣戰演說成功了!激勵了戰火中的軍民,感動了無數聽眾。

危難之時的擔當

兄長愛德華聰明瀟灑,具備作為廣受歡迎國王的外在條件。但他對父母為他挑選的新娘毫無興趣,縱情於一連串的不倫之戀。繼位後,愛德華竟要迎娶有夫之婦華利斯.辛普森夫人,為王室傳統和宗教教規所不容,也遭到朝野上下的強烈反對。

關於愛德華八世與華利斯,影片寥寥幾筆,點到為止,卻入木三分,引人思考。

亞伯特攜妻赴宴,辛普森夫人在伊莉莎白鄙夷的目光和亞伯特的瞠目結舌中亮相,風騷、時髦又強勢,把愛德華支配得團團轉……算不上美人的37歲的辛普森夫人究竟如何俘獲君王之心?伊莉莎白認為顯然她有獨到的手段囉!

1936年12月,在位325天的愛德華八世退位,封為溫莎公爵。1937年6月,愛德華與剛離完第二次婚的華利斯在法國結婚。

當喬治六世發表著名的宣戰演講時,鏡頭閃現也坐在沙發上聆聽的溫莎公爵夫婦,愛德華有點落寞頹喪,華利斯心虛地撫慰……

史料檔案顯示,這段戀情內幕諜影重重。辛普森夫人是個納粹政權的狂熱支持者,與希特勒外交部長關係甚密。1937年10月,溫莎公爵夫婦訪問德國,受到希特勒及高級官員們的盛情招待。1940年8月,邱吉爾首相安排溫莎公爵出任巴哈馬總督,遠離歐洲戰場。

電影裡,英王全家觀看加冕典禮的錄影,接著放映了希特勒連珠炮般瘋狂演講的片段。既點明了戰雲密布的動盪時局,又見識了新國王強悍對手的口才,那真是天壤之別。

然而,歷史的發展顯示:口若懸河的天才演講家、不可一世的戰爭狂人,極盡煽動蠱惑之能事,把億萬人引向災難痛苦的深淵;而木訥羞澀、認真負責、腳踏實地的君主卻真正贏得了百姓長久的敬重和愛戴。

1940年9月,納粹德國開始對倫敦實施不分晝夜的大規模空襲,到處是火海和廢墟,死傷慘重,白金漢宮也遭到轟炸。喬治六世和伊莉莎白不顧自身安危,堅持留守在臣民身邊,同生死共患難。國王和王后視察被炸毀的房屋,探訪飽受戰爭摧殘的平民,為前線將士鼓舞打氣,用行動展現了王者的仁愛和勇氣。

從喬治六世的演講內容看,他是個虔誠的信徒,強調的是上帝指引和賜予。「我們只能做正確的事,並且以崇敬的心將我們的宗旨獻給上帝。如果我們所有的人都能決心堅守正確的方向,隨時準備做出必要的付出或犧牲,那麼在上帝幫助下,我們將獲得勝利。」

沒有喧囂的暴力之語,也沒有華麗的煽情。非常平和、樸實、純正。也許正是這樣善良、堅定可靠、令人信賴的特質,在危難之時的勇氣和擔當,使這位口吃國王同人民一起走過了最艱難的時期,並獲得神賜予相應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