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哥華大陸移民吳應鑑開著飄著7面中華民國國旗的車,穿行溫哥華唐人街的千禧門下。

一位來自大陸的移民在自己的車上插著七面中華民國國旗,旗面寫有醒目的反共標語,車行之處,有人豎起大拇指、有人索要國旗,也有人偷砸雞蛋。出身書香世家的車主吳應鑑呼籲海外中國人站出來,為挽救國家與民族盡一份力!

文 ◎ 邱晨、朱宇明     攝影 ◎ 邱晨

加拿大溫哥華,風景秀麗,氣候溫和,曾多次榮獲全球「最適合人類居住的城市」之殊榮,近年來成為中國大陸移民登陸的熱點城市。在其衛星城列治文市,中文的招牌、廣告隨處可見,普通話幾乎成為通用語言。在這華人聚居之地,人們時常看到一輛車,插有七面中華民國國旗,還有醒目的「推翻偽共暴政」、「萬惡共匪,禍害中華」等標語,另有一面特別紀念中華民國100周年國慶旗,標明1911.10.10—2011.10.10的字樣。然而,這輛車的車主並非來自臺灣,而是來自中國大陸。車主吳應鑑在中國原是一位高校教師。他為什麼要做出如此舉動?身邊的人對此又是什麼態度呢?

向世人表白一個中國人的心聲

吳應鑑於2008年6月定居大溫哥華都會區。他近日向《新紀元》記者表示,來到加拿大後,曾經看到一輛車上插著中共旗,厭惡之餘,萌生了在車上插中華民國國旗的願望。吳應鑑說:「中華民國旗一直是中國的國旗,1949年之前,中國大陸國土上插的就是這面旗,聯合國用的也是這面旗代表中國。」而中共雖然一直標榜自己是「人民」的政府,到處冠以「人民」二字表白自己,「其實在強姦民意」。

有了這個願望,吳應鑑才發現:偌大的溫哥華,卻難以找到合適的民國國旗。他希望從自己做起,向世人表白一個中國人的心聲:結束中共一黨專政。當時他還沒有工作,卻毫不吝惜地花了幾百加元,買了國旗與其他製作材料,親手實踐了自己的想法。有人稱他的車是「反共流動宣傳車」。


吳應鑑在旗面上寫著標語鼓舞中國人發揮自身的影響力,為中共治下八千萬冤魂討還正義。

吳應鑑的車在溫哥華都會區駛過之處,車上飄揚的民國國旗吸引了眾多目光,有讚賞、有誤解,也有反對。吳應鑑說,他見過豎大拇指的,索要民國國旗的,也見過皺眉頭,甚至搞破壞的。他說,「車上的一面旗,曾經被人剪過,不過沒有成功,也有人向我的汽車噴漆,還有扔雞蛋。」

吳應鑑認為,一些人之所以對旗子、標語感覺不舒服,是因為不了解中國歷史,不了解中共暴政的緣故。他沉思道:「我能理解他們,也不怪他們,因為沒有中共做不出的壞事,也沒有中共想不出的壞事,中共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匪幫,老百姓長期被欺騙被壓制。」他說:「有句話說,先知總是不被人理解,不過這正好可以藉機告訴人們真實的情況。」

吳應鑑說:「我也怕死,但是一個人活著也得對得起良知,不能身體活著,靈魂卻已經死了。」

曾被謊言欺

吳應鑑出身書香世家,曾祖父是晚清秀才,父親是清華大學教師,吳應鑑自己出國前在湖南某高校任教。中共竊國後,祖父被劃為地主遭批鬥,父親被流放內蒙古「勞改」20年,母親怕受牽連,與父親離婚,並向他灌輸父親是反動分子、老右派的說法。

到了1994年,他父親由於向國家教委揭發自己所執教大學的一些問題,而遭到排擠打壓,「他最終死去,我們被告知是自殺。」那時,他父母離異多年,自己對父親並沒有同情心。

吳應鑑回憶說,自己一度也是毛澤東的崇拜者,相信中共是中國的大救星。

2005至2007年期間,吳應鑑真正進入父親的內心世界,了解父親的思想。他有機會閱讀了父親的日記。吳應鑑表示:「父親的日記就是那個時代歷史的見證。」當年他父親是清華大學被打倒的500多名知識分子之一。到1989年民運時,父親氣憤地表示:「這麼腐敗的政府,一定要將其推翻。」然而直至1994年父親去世,吳應鑑還一直認為父親是「反動分子」。

禍根是中共

真正改變吳應鑑對父親的錯誤看法,使其從「父親是反動分子」的謊言中幡然醒悟的機緣,來自一個電子郵件。2003年4月初,吳應鑑收到一封電子郵件,上面有一個鏈接,可以看到許多被封閉的海外網站,包括明慧網、動態網、大參考等。自2003年開始,一直到2008年6月出國,吳應鑑一直通過這個鏈接突破中共的網路封鎖,了解了大量的事實真相。《九評共產黨》對他的影響非常非常大,吳應鑑說:「不僅對我,對很多中國人的覺醒,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對共產黨的解體垮臺,這本書是有很大影響的。」

吳應鑑說:「我當時晚上睡不著覺。一切(真相)都被封鎖的情況下,突然看到大量的信息,我當時是如饑似渴的。這些真相徹底改變了我的思想。」吳應鑑意識到:當代中國災難的禍根就是中共。

在了解到中共的本來面目後,吳應鑑遏制不住自己的憤怒,從2003年開始就在網路上抨擊中共,公開反共,他的QQ號碼名稱就是「驅逐馬列,恢復中華,顛覆專制,還我民國。」

到2007年10月,中共十七大時,他的言論引起了國安的注意。幸好小區保安隊長是他的老鄉,警醒他注意,再三告誡他要「認真對待」,並請吳應鑑和國保一起吃飯,希望將事情擺平。吳應鑑說,那個國保算是有同情心,認為吳應鑑上有老,下有小的,單位上也是個好教師,就讓寫了一封「不是法輪功學員的保證」了事。吳應鑑本來也未煉法輪功。

2008年5月四川汶川大地震發生後,面對中共治下層出不窮、致人死命的「豆腐渣」工程,吳應鑑激於義憤,忍不住在網上再次公開抨擊中共。吳應鑑說自己其實很後怕:「面對中共這樣的邪惡,什麼壞事都幹得出來,萬一被抓,一介書生,肯定死定了。」2008年6月他選擇定居加拿大。當他告訴母親自己的決定時,忍不住嚎啕大哭。他說:「我恐怕再也見不到母親了,可我永遠不能忘記,自己是中國人,流的是中國人的血,身上是中國人的魂。」

「願做第一人」

吳應鑑並不認為自己是英雄好漢,但他欣賞清末悲劇英雄譚嗣同的名言:「今中國未聞有因變法而流血者,此國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請自嗣同始!」吳應鑑說:「我是中國人,應該盡我自己的微薄之力。」

吳應鑑還準備在華人集中的地方、商場與十字路口處,將一面大的中華民國旗掛出來,打出「打倒共產黨,解放全中國」的標語。吳應鑑說:「總要有人站出來,總要有開始,溫哥華這兒沒有人做,我願做第一人。」

回憶自己的所作所為,吳應鑑表示:「我想跟我的性格有關係,湖南人很倔強,如果我認為是邪惡的東西,那我一定要推翻它,賠上我的性命也要推翻它。共產黨這樣邪惡殘暴的政權,它存在一天,我心裡就痛苦一天。」

如果面對謾罵攻擊,將如何應對?吳應鑑表示會選擇和平與克制。「我已經有過一些經歷了,如果有人謾罵攻擊,我會選擇克制不理,而且這是加拿大,也不可以打人的,我不怕。」

吳應鑑表示,溫哥華的生活也很壓抑,多數華人忙於賺錢,國內一些既得利益者也跑到這裡,處處維護中共政權,反而國內民怨沸騰,人民對中共非常痛恨。

吳應鑑希望中國人站出來,為挽救國家與民族,盡一份力。他說:「在了解中國的歷史後,我更有強烈的使命感,想想中華民族那8,000萬在中共統治下屈死的冤魂,他們一定沒有消散,他們在等著正義的到來,等著正義(獲得伸張)的那一天,我也要為這些屈死的冤魂盡一份力,為他們討還正義。」「不要以為自己微不足道,每個人都是有影響力的。發揮每一個人的影響力,從每一個人做起,影響其他人,影響面就會越來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