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月7日,位於紐約法拉盛的全球退黨服務中心宣布三退人數超過一億。(攝影/史靜)

聲援一億人三退遊行隊伍由天國樂團領頭,經過香港繁華的英皇道。自2004年12月中國大陸出現退黨現象以來,截至8月7日,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登記的三退人數已超過一億人。經過人工智能中文軟體分析三退數據,統計出其中退黨人數超過3,660萬,接近全部中共黨員的半數。

文 ◎ 高紫檀

位於紐約的全球退出中共服務中心電腦數據分析研究所(簡稱三退數據研究所)對《大紀元》退黨網站的「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數據進行電腦數據分析後,近日發布了分析報告指出,截至8月7日,已經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登記的三退人數是100,005,934人、超過一億人,其中退黨人數超過3,660萬,接近全部中共黨員的半數。

三退數據研究所負責人文道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詳細介紹了這3,660萬退黨人數的數據來源。他表示:這個數字相當保守,其中有一部分退黨人士來自中共高層。

三退數據研究所發布的三退數據分析報告顯示:退黨的人數為36,602,172人(三千六百六十萬二千一百七十二人),占36.6%;退團22,901,359(二千二百九十萬一千三百五十九人)人,占22.9%;退隊25,701,525人(二千五百七十萬一千五百二十五人),占25.7%。

待定(沒有明確指出是退黨、退團或退隊者)為14,700,872人(一千四百七十萬零八百七十二人),占14.7%。

文道說明,三退數據研究所是獨立於《大紀元》退黨網站服務器以外的電腦中心,經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總部授權,編寫程序,開發了人工智能中文軟體專門用於三退數據的分析。這個數據是對過去2,437天(截至8月7日)的每天實際退黨、團、隊人數的統計,共有100,005,934人的全部三退聲明原始數據,在對此數據進行分類統計分析後得到的結果。


截至8月7日,全球退出中共服務中心電腦數據分析研究所對一億人三退人數的分析結果。(文道提供)

3,660萬退黨人數的由來

文道說,他們的軟件工程師盡可能閱讀各種三退聲明的文字,掌握盡可能多的三退聲明內容欄目中文句的特點;在計算機軟件設計中,把各種可能的文字表達方法、標點用法,文法特點、書寫格式等,考慮進去,並讓計算機學習掌握,經過幾年來一直不斷的改進和完善,目前的新版本2.0基本具有人工智能的「智慧」來讀取、檢索、分析、分類和統計三退的數據。

但因為三退聲明的中文語法和格式的多樣性,使得電腦分析具有一定的侷限性,大約有15%的三退聲明無法由分析軟體確定分類。這部分人數一律歸為待定(或曰不確定)一欄,以確保所得到的退黨、退團、退隊人數的可靠性。

為了對電腦分析結果的準確程度作評估,文道表示,分析人員隨機抽樣數萬個三退聲明,進行人工檢索、點數、統計,其結果與電腦的分析結果,極其相近:即退黨人數平均占總三退人數的35.6%。這個數字與電腦分析結果36.6%相差僅1個百分點,而36.6%的比例是用統計的3,660萬退黨人數除以總數得出的結果。

實際登記退黨的人數更多

自2004年12月中國大陸出現退黨現象以來,《大紀元》退黨網站一直為有意願聲明三退的人做登記,但由於中共網路封鎖,一些中國民眾未能及時將其三退聲明傳遞到海外。他們中有的就在公眾場所張貼自己的三退聲明。在中國大陸很多城市的公共交通站、街道的電線桿上或其他文宣布告欄等處,都可發現三退聲明,而且在流通的人民幣上,都出現了三退的信息,或三退聲明。

全球退出中共服務中心執行主任李大勇認為,「事實上,還有很多很多人想辦理三退,卻沒有途徑,這樣的人很多。」

全球退出中共服務中心主席易蓉解釋說,目前是在中共封鎖後有限的帶寬條件下,民眾通過網路、家人的傳遞、退黨義工的蒐集,旅遊團到海外集體三退等等渠道匯集起來的數據,實際聲明三退的人數比他們收集到的要多。

文道說,在1億三退人數的分類中,有14.7%歸為待定,在這部分人數中,有相當一部分是退黨,實際退黨人數應該比公布的還要多。以退黨服務中心用大型電腦統計得出的一億三退人數中有36.6%是退黨的百分比來計算,在1,470萬不能明確是退黨、退團還是退隊的人中,退黨人數約占538萬人,再加上明確分類得出的3,660萬的退黨人數,已登記的一億三退人數中實際退黨人數約為4,189萬人。

即已在《大紀元》網站上登記退黨的黨員人數,已超過中共官方7月份公布的目前擁有8,026.9萬黨員的一半。保守統計出的3,660萬退黨人數已是接近現有黨員人數的一半。

退黨者不乏共產幹部

文道表示,「在檢索中,我們對三退人群的身分作了一些初步分析。結果發現,除了基本民眾的三退人群以外,值得一提的是,相當一部分退黨人士來自中共幹部,包括國務院部委、人大委員、中央黨校、省市級部門的幹部,其中有些是中共高層人物。還有公安、司法部門和軍界的黨員幹部,他們的退黨聲明表明,他們更了解中共公檢法部門和軍隊的內幕,他們對共產黨的腐敗、中共對人民的殘忍等方面,都感到這個黨無可救藥。 」

一位國務院的人士在其退黨聲明中就寫到:「無可奈何當打手!!!!對不起了,中國人民!!唯望共產黨早點死亡!」中共國務院××辦楊某聲明退黨。

一位43年軍齡的老幹部李柏春在他的退黨聲明「堅決永遠退出邪惡的中國共產黨!」中說:「我是有43年軍齡、30多年黨齡、退休的國防技術幹部,以前上面說什麼我信什麼,直到退休以後,才真正了解共產黨的邪惡本質。」

再如軍人李林英聲明說:「我曾經是一名軍隊幹部,原來被騙也曾相信過共產黨,但是今天中共赤裸裸的邪教嘴臉暴露無遺,曾經十幾年同邪教保持了高度的一致,沒做壞事,也給它造了聲勢,今天我終於明白了,我將嚴正聲明退出共產黨邪教組織。聲明人:李林英2004-12-22 11:13北京。」

此外,還有來自中共喉舌媒體的幹部和職員的退黨聲明。比如,中央電視臺的記者寫道:「夠了。今天我正式聲明脫離和它們的一切關係。我曾是電視臺的一名記者,多年的工作中,看透了它們的虛偽。」「在謊言的宣傳下曾被該黨欺騙,今天我正式聲明脫離和它們的一切關係。」

還有更多新聞媒體界的人士集體退黨,如:中國上海電視臺13名青年中共黨員;上海東方電視臺18位記者、編輯、編導脫黨聲明,以及新華社的人士退黨。

三退的趨勢在加快

對於中共組織部副部長王秦豐最近在中共7月建黨紀念的記者會上公開稱,2010年黨員人數升至8,026.9萬。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易蓉說,中共將入黨、團、隊與升學、就業、福利和陞遷等利益緊密掛勾,實際上因生活所迫、利益之誘和受中共矇騙加入黨、團、隊的人數非常普遍,中國人一般都會被強制加入少先隊和共青團。

全球退出中共服務中心執行主任李大勇表示,現在10個月的時間,就能有超過1,800萬人三退,而在最早開展三退活動時,找50個人退黨都難,「整個三退的趨勢在加快」。

易蓉也表示,現在退黨人數將近中共黨員人數的一半,而退黨活動才僅僅進行了6年零8個月,「隨著《九評共產黨》書籍和音像的傳播,三退進程還會大大加快,我們相信三退人數達到2億、3億,不會再需要這麼長的時間了。」

她認為,三退趨勢加快,是因為中國的老百姓通過了解真相而覺醒了。「現在,中國的很多老百姓根本不怕中共,以前他們是很害怕的,很恐懼被迫害。但現在根本不怕了,很多人都是用真名三退的,公開罵中共,這是一個很好的趨勢。」而且已經三退的人,在心裡是抵抗中共的,這個效應也會在社會上體現出來。

退黨義工Ayana表示,從他們打電話的情況來看,中共已經很不得民心。她說:從中國大陸之外打電話講真相告訴大陸民眾三退浪潮的義工有數百位,打電話多的每天可以打六、七個小時,少的一天也要抽空打幾個電話。有的退黨義工一天可以辦理六、七十人三退。

Ayana還表示,越是黨員,越是官員,他們對中共的腐敗越清楚,很多官員接到電話後很快就贊同退黨。當然,也不是所有接到電話的人都同意退出,但不排除未來他們也會三退。

香港作為中國的一個特殊區域,每天到香港遊玩的大陸遊客數不勝數。香港退出中共服務中心發言人盧傑表示,香港有十幾個辦理三退的服務點,全年開放,每天有許多大陸遊客在這些退黨點登記三退,而且現在來登記三退的大陸遊客也呈增加的趨勢。盧傑認為,這是因為大陸民眾越來越看透了中共「假、惡、暴」的邪惡本質,來到香港旅遊,看到三退服務點,自然地順勢就來登記退出中共及其相關組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