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著名華裔經濟學家程曉農。(大紀元資料室)

著名華裔經濟學家程曉農,一針見血地剖析中國解套鉅額美債的方法。原來,方法很簡單,只因踩著了中共的罩門死穴,才會造成舉國看不到出路。

文 ◎ 李海寧

國際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公司在8月初將美國債務信用評級從「AAA」下調一級至「AA+」之後,有專家預測,美國國債價格下跌可能達到5%左右。而中國是美國國債最大的海外持有者,擁有1.16萬億美元的美債,巨大的美元外匯將面臨縮水的命運,但中國為何不大幅減持美債呢?


專家表示,美國信用評級下調將對中國外匯儲備產生直接的衝擊。(AFP/Getty Images)

大量出口造成巨額外匯

著名華裔經濟學家程曉農在接受《新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國由於長期依賴大量出口來維持經濟增長,這樣一個人口大國多年的大量貿易出超造成了巨額外匯儲備。」「除了美國以外,任何一個國家的國債發行量都不足以容納中國的外匯儲備。所以,中國的外匯儲備只能大部分購買美國國債,小部分購買日本和歐盟國家的國債。」

「雖然中國也將部分外匯儲備用於購買外國國債以外的投資,但投資收益並不好,在經濟蕭條時期必然如此。例如中國投資了美國的私營黑石基金,但該基金的收益相當差,而為了保證獲得收益,黑石基金也在大量購買美國國債,結果是等於中國的外匯管理部門通過投資在間接買美國國債。現實就是如此。中國有一些不懂國際金融的經濟學家談要改變外匯儲備結構,其實中國的外匯管理部門已經想盡了辦法,最後結果仍然不得不如此。」

世界的工廠 消費的窮國

程曉農說:「人口大國本來應該是消費大國,如果工資正常增長,本國企業的產品可以大部分在國內銷售,沒有必要非出口不可。中國卻出現了畸形發展的格局,通過引進外資把中國變成了世界工廠,同時壓低工人工資,把這個人口大國變成了消費能力很差的國家。於是,幾億勞動力加班加點生產出來的產品,國人卻買不起,除了出口找不到銷路。」

「這樣一來,中國雖然經濟增長很快,但多數勞動力仍然很窮,一個人口大國變成了消費小國和出口大國;相應地外匯儲備急劇增加,通貨膨脹日益嚴重,國內企業紛紛轉入房地產投機;物價和房價上漲又進一步降低老百姓的購買力,因此中國經濟就更加依賴出口;中國對過度出口的依賴繼續增加外匯儲備,不斷誘發新的通貨膨脹……這就成了一個惡性循環。」

積累巨額外儲 國有巨大債務

程曉農認為:「積累巨額外匯儲備對中國來說是一把對內對外都傷害中國經濟的雙刃劍。對外的負面效果就是窮國借錢給富國花,對內的傷害是中央銀行在收購外匯時必須按匯率發行相當於外匯儲備數量的人民幣,因此造成了持續的通貨膨脹。中共政府並非不懂得這一點,但是它找不出替代辦法,只好聽之任之。」

「中共政府現在就是把國家置於這種繼續增大外匯儲備的不歸路上。中共政府購買的美國國債都是在公開透明的市場上交易的,是中共政府自己的主動選擇。現在美國的國債收益率非常低,如果中共政府不繼續實行積累外匯儲備的政策,它完全可以不再購買。」

他表示,中共政府的國有債務也巨大,應該「老老實實承認已存在的政府債務數量,讓政府的巨額債務透明化。現在中共政府的做法恰恰相反,它總是千方百計地掩蓋政府和國有銀行的債務真相。」「誠實面對政府債務的真實狀況,是中國應該學習的入門課,做到了這一步,才談得上其他。」
 
恐懼崩潰 不敢放開外匯管制

程曉農還說:「中國的企業用產品和勞務換得美元,本來可以讓國人在國際市場上購買產品和勞務,但中共政府用外匯管制手段剝奪了國人自由購買外國產品和勞務的權利。是中共政府把中國企業和個人獲得的外匯變成了看得見用不成的紙票。」

「舉一個例子,現在國內通貨膨脹嚴重,銀行存款利率偏低,很多存款人都希望能找到一個比較安全而又能夠增值的投資辦法,有一種可能性就是讓外國銀行和投資機構幫助中國民眾購買外國的股票和債券,但這個對老百姓有益的辦法被中共政府把路堵得死死的。」

「中共政府不敢取消外匯管制,結果就造成外匯儲備只增不減。如果外匯儲備過大的情形發生在像日本或歐洲國家那樣的地方,由於實行自由經濟,沒有外匯管制,本國貨幣必然升值,企業和個人就會用本國貨幣換成外匯去外國投資,於是外匯儲備就自然減少了。但中國的企業和有錢人本來就對本國經濟的前景缺乏信心,若政府取消了外匯管制,大家就會一窩蜂地把國內存款換成外匯去購買安全可靠的外國股票債券。」

「日本民間持有的外國股票和債券數量比國家外匯儲備多得多,如果中國能夠實行金融自由化並取消外匯管制,中國外匯儲備就會大幅度下降,通貨膨脹就會消失,民間擁有較多存款的人也能找到財產保值的方法,但中共政府卻死活不開這個門,因為那樣一來就可能因金融自由化而動搖共產黨的統治。」

他認為,「中國這種發展模式,對自身來講是一條死路。中共政府靠這個模式延續自己的統治。但中國老百姓卻為這一模式不斷付出沉重的代價,看不到出頭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