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影像.人生|《The Lady》 愛、人格與信念 (第264期2012/03/01)

?"
導演盧貝松帶領觀眾走入一片由光影織就的真實故事——關於一朵美麗的鋼蘭花在緬甸的鐵窗中傲然綻放的人性讚歌。

改編自真人真事,電影《昂山素姬》每一個細節都是在認真考究和忠於事實的前提下創作而成。不計所有電影語言所必須的誇張和放大、抹去那些藝術式的點綴和手法,這部戲裡充滿著濃郁的對人性、善惡和普世價值觀的釋義,實為一部不可多得的佳片。

文 ◎ 楊安娜
圖片提供 ◎ 高先電影

1947年,陽光照耀的緬甸午後,幼小的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翁山素姬)頭插著紫色蘭花,坐在後院的椅子上與離家上班去的父親招手道別。父親轉過身,微笑著向她揮手,陽光正好灑在他黝黑的臉頰上,折射出一道道慈愛的光輝。她萬萬沒有想到,眼前那身著軍裝的高大背影漸行漸遠,卻成為了自己腦海中對父親的最後記憶。當天下午,父親昂山將軍為爭取緬甸獨立而被槍殺於自己的辦公室內……

多少年後,長大成人的昂山素姬從英國再次回到久別的緬甸,她在這片仍舊被軍隊、機槍和暴力所籠罩的國度裡親眼目睹了緬甸人民為爭取自由所付出的血與淚。她血液中湧動的責任感漸漸甦醒,在丈夫和緬甸自由之士的幫助下,義無反顧地踏上了那條家父為之付出生命而不惜的艱難民主之路。於是,隨之而來的磨難像暴風雨般無情地襲向這個外表柔弱的嬌小女子。面對殺人如麻的野蠻政府,她既沒有軍隊也沒有金錢,更沒有像對手一樣龐大的權勢和家族,卻憑藉著那份高貴的人格和堅定的信念贏得了所有緬甸民眾的心……當影院的大銀幕上聲畫閃爍,導演盧貝松運用精煉流暢的鏡頭語言,帶領觀眾走入了一片由光影織就的真實故事之中:那是關於一朵美麗的鋼蘭花,在緬甸的鐵窗中傲然綻放,娓娓唱出一段可歌可泣的人性讚歌。


盧貝松說,他看了楊紫瓊轉來的《昂山素姬》劇本,過程中哭了多次,然後他把劇本合上,就此展開為期18個月的電影製作。

重映鐵的事實

我從來覺得,欣賞一部人物傳記片總會比觀看商業大片來得充實。因為那些故事都源自於這個真實的世界,其背後所承載的一段段厚重歷史往往賦予影片一種借古喻今的深遠意向。作為一部典型的傳記式影片,《昂山素姬》(臺灣譯做《以愛之名:翁山蘇姬The Lady》)特別令人感動,或許因為電影中描寫的時代正好與現在重疊,所以在觀影同時,那份與時代並存的真實感鮮活得令人振奮:每一聲槍響、每一個身影、每一個被銀幕放大的瞬間都在重映著不久前發生的鐵一般的事實——那不是杜撰的虛幻故事,更不是久遠的縹緲傳說,而是我們身邊正在發生的、真實的、尚未完結的歷史。

在影片中,有不少畫面直接描寫緬甸軍政府殘暴的專政統治:當昂山素姬從英國回到緬甸照顧生病的母親時,她在醫院親眼目睹了政府軍隊追捕民運學生的可怕場面。戴著紅領巾的政府軍人一旦抓到可疑的年輕人,即可肆意開槍擊斃。

1   2   3   4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