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大結束後,溫家寶舉行了他任內最後一次的人代記者會。(Getty Images)

有人把溫家寶稱為「影帝」,光說不做。不過這次不同了。力推薄熙來下臺的是溫家寶,正在促成周永康下臺的還是溫家寶。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因為他知道自己不做的話,會有性命之憂。

文 ◎ 齊先予

薄熙來被免職快兩周了,由此牽扯出薄的後臺周永康早已是引火上身,不過至今未見胡溫對薄、周二人進一步的處置措施,外界分析胡溫正仿照林彪模式來處理王立軍叛逃引發的中南海地震。

仿照林彪事件處理模式

1971年9月13日,被中共寫進黨章的「毛主席的接班人」、中共的副主席林彪,突然摔死在叛逃「蘇修」的路上,他在外蒙古溫都爾汗的屍體被國際社會曝光出來後,想隱瞞已經不可能了。如何避免政局動盪、讓民眾接受這一惡劣事件呢?毛澤東、周恩來採用了逐級公布的方式:先是在9月18日傳達到黨內高級幹部,10天後擴大到地、師一級,一個月後傳達到全國。同時,毛周把林彪的四大金剛以開會的名義召集起來,一網打盡:表態與林彪決裂的就有活路,否則就地正法。

這次看來胡、溫對周永康的處理也正在走這條路。3月22日中共宣布對全國省、市、縣3300位能控制武警部隊的政法委書記緊急入京集訓,名義上是培訓,實質是防止周永康及其黨羽運用手中掌控的地方公安和武警鋌而走險、在地方挑起暴亂。

與此同時,被江派李長春掌控的宣傳口也頻頻出現情況。大陸搜索引擎百度上一度解禁出現六四、法輪功、神韻、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天安門世紀偽火等正面信息,甚至遭到封殺十多年的《轉法輪》,以及「大紀元新聞網」,都在百度上「忽隱忽現」。3月24日,失蹤了22個月、生死不明的原「中國十大傑出律師」高智晟,也突然在新疆監獄和家人見了面。這些變化無疑是中共內部兩種力量角逐較量的結果。

溫家寶提政改,只為留命

在薄熙來、周永康眼裡,他倆最恨的人無疑就是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的確,在胡錦濤不表態的狀況下,目前直接出面處理王、薄、周事件的高層檯面人物就是溫家寶。當初把薄熙來從商務部下放到重慶的是溫家寶,在3月14日的國際記者會上公開表示要依法處理王立軍的是溫家寶,公開暗示薄熙來是文革遺毒的還是溫家寶,如今緊盯周永康的也是溫家寶。

多年來溫家寶一直是政治改革的主要推手,不過由於總理的權力主要局限在經濟,政治上的發言權有限,而且當今中共不是領袖獨裁,而是寡頭專政,九常委各管一攤,除了總書記,其他常委之間不好插手過問。於是溫家寶提出政改多年,但至今不見任何行動,有人因此封他為光說不練的「中國影帝」。消息人士稱,溫家寶身旁的人都受不了,直問溫家寶:「為何你一定要堅持政改?要是我,早就瘋了。」溫家寶回話也語出驚人:「他們哪裡知道,我不是要留名,我是要留命!」

據北京知情人士透露,近年來溫家寶多次提出要政治改革,要給六四、法輪功平反。溫家寶在中南海的一次會議上講:「摘活人器官,還拿去賺錢,這是人幹的事情嗎?這種事情發生多年了,我們要退休了,還沒解決......」「現在出來王立軍這件事,全世界都知道了,借處置薄熙來把法輪功的問題解決了,應該是水到渠成......」

消息人士指,溫家寶尤其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一事最為憤怒,而江澤民延續下來的血債纍纍,也正是促使溫家寶非要政改的決心。溫家寶下重話說:「不政改,作為中共代言人,到時都得被清算!」
溫家寶這些保命的話點到了實質。上任十年來,儘管胡溫不是迫害法輪功的元兇,但在其主政期間迫害一直持續著,歷史會把胡溫變相視為幫兇和隨從的。不過由於溫家寶相對而言更看重國家利益,近年來他得到不少人的支持,中共開明派正發起簽名,敦促中央特別挽留溫家寶以便出任18大總書記。

周永康後院起火

3月26日,在國務院第五次廉政工作會議上,溫家寶強調執政黨最大危險就是腐敗,這個問題解決不好,政權性質就可能改變,就會「人亡政息」。同一天,周永康與北京政法委官員及首期被調入京「集訓」(變相看管)的461位全國最心腹部屬開班培訓,周低頭示弱,在培訓班開幕會上「被講話」,官方發表的講話題目是「周永康要求政法領導幹部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目前溫家寶正在全力對付周永康,而此前周永康的隊伍則相繼發生內訌和「駁火」。據《動向》雜誌報導,公安部長孟建柱曾於2009年5月及2010年10月兩次向國務院請辭;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王勝俊在2011年3月下旬,也因法官隊伍素質培養、法院財政緊缺等問題長期不能解決提交辭職信,並請病假一周表達立場。

2010年10月,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上書政治局,力陳中國法制建設和以法治國的最大阻力、障礙就是「長官意志」凌駕於法律、「個人權力」操控法律。曹曾在中央政法委內部會議上和周永康直接「駁火」。會上周質疑曹:「究竟接受不接受黨的一元化領導,承認不承認黨對政法工作的領導地位。」會後曹提出辭職,最後由吳邦國出面調解,周作了自我批評並向曹道歉才算了結。


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曾在中央政法委內部會議上和周永康直接「駁火」。(AFP)

面對各種反對聲音,周自己都承認:「我坐在政法委書記位上是害怕、畏懼,包袱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