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事件審思 過時政治體制危及國家未來 (第273期2012/05/03)

?"
民主之花已從埃及開到緬甸,而中國仍然深陷在密室交易的嚴冬中。在此黑暗世界,當把焦點轉向貪婪,政治風險無法排除。(AFP)

近日《彭博新聞社》發表專欄作家白賽克的一篇題為〈中國的謀殺故事——億萬富翁凶手〉的文章,論及薄熙來事件帶給我們的審思,就是中國過時的政治體制將如何危及國家的未來。

編譯 ◎ 葉淑貞

《彭博新聞社》(Bloomberg)專欄作家白賽克(William Pesek)駐在東京,他對整個亞太地區的經濟、市場及政治頗有研究。他獲得的記者獎項包括了2010年美國商業編輯和作家學會(Society of American Business Editors and Writers)的評論獎。他在〈中國的謀殺故事——億萬富翁凶手〉(Billionaires Make Killing Amid China Murder Tale)文章中指出,薄熙來事件是一件罕見的醜聞,涉及到殺人、貪汙、甚至哈佛大學。這個醜聞也可能將永遠改變中國整個的政治制度。

直到3月15日,薄仍是中國重慶的頂尖高官及政治明星。這個62歲的人,其政治命運消失在「嚴重違紀」和各種傳言的控訴當中。最具爆炸性的是薄的妻子,谷開來與其商業夥伴英國人尼爾.海伍德(Neil Heywood)有經濟利益上的糾紛,去年11月海伍德被謀殺了,而谷與這個謀殺案有關。目前這個醜聞的效應仍然在不斷的擴大。

真實故事

然而,在這裡我們缺少真實的故事。真的有很多的證據顯示,當經濟飛速向前,中國的政治制度仍然被困在過去。雖然這種危險的不匹配,通常不被專家和投資者所考慮,然而薄雄心勃勃的上升和下降,以及環繞著它的不透明,體現了世界上最快速增長的經濟體系龐大的黑暗面。

中國是iPad的製造中心,有著世界級工廠,玻璃鏡面的現代化辦公大樓,六車道高速公路,高速鐵路,廣大的WiFi網絡和國家的財富。對於那些名牌普拉達(Prada SpA)、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及賓士(Mercedes-Benz)來說,「中間王國」(Middle Blingdom)的暴發戶是如此的重要。

然而,中國的獨裁政治制度可以追溯到毛澤東和斯大林時代。當民主從埃及到緬甸扎根時,中國仍然深陷在閉門審議、密室交易和清除異己。這黑暗的世界正與一個使其無法遏制並控制的新興網路文化對撞。

當把焦點轉向貪婪之際,政治風險是無法排除的。薄熙來,怎麼可能以一般政府部門的薪資和他聲稱無工作妻子,生活得這麼好,且可以把他兒子送出去就讀英國和美國昂貴的學校呢?

這一道光照射著高層的不當行為,因而引起對於菁英和窮人之間巨大差距的重新關注,可能對共產黨的合法性構成威脅。

停止財富移轉

為了繼續蓬勃發展,中國必須停止從家戶單位移轉大量的所得到國家手裡。這代表著一般的消費者應該有更多的權力,而超級富有的一群應該有較少的權力。問題是當中國嘗試改革之際,這既得利益的1%的人是否會對抗呢?且當我們談論到這個群體時,我們實際上指的是政治的領導者。

在2011年,最富有的70名中國立法機關成員的財富超過斯洛伐克(Slovakia)每年的國內生產毛額的總值,集中在他們手裡的900億美元,不只象徵著中國的模式是如何辜負大眾,更說明了為何共產黨的大老們都阻礙改變,因為這可能會限縮他們的財富。

1   2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