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廣渠門橋下,救援人員將一輛車拖上來,並查看車內是否有人生還。(新紀元資料室)

中華人民共和國首都北京市,7月21日下起一場暴雨,這場兩個多小時內下了200多毫米、降雨量是1951年北京有氣象記錄以來最大值的暴雨,不但沖掉多年來表面光鮮的面子,沖掉了「18大前絕不能出事」的公安部指令,也沖垮了中國民眾對政府的最後一點信任。在中共18大權力交接前夕,「水漫帝都」的凶兆,引來了全中國乃至全球的關注。而被看好18大入常的中共政治「新星」所管轄地區,近來也頻頻出現災難和民眾抗暴,後院紛紛起火,昭示天意在阻擋中共政權的苟延殘喘。

文 ◎ 季達

7月21日,北京下了一場官方稱為61年來最大的暴雨。暴雨肆虐之後的三天,北京市政府公布了37人的死亡數字;第六天,在《人民日報》和民眾的雙重督壓之下,公布了77人的死亡數字和部分名單。北京市防汛抗旱指揮部新聞發言人聲稱,已確認身分的66名遇難者中包含在搶險救援中因公殉職的5人。剩餘61名遇難者中,男性36人,女性25人。其死亡原因為:溺水47人,觸電5人,房屋倒塌3人,泥石流1人,創傷性休克2人,高空墜物2人,雷擊1人。

但實際死亡人數到底是多少?這仍然是中國民眾內心的疑問。

在北京市防汛抗旱指揮部的數字中,沒有失蹤人數的報告。該指揮部發言人稱「截至今晚發布會,北京市尚未再接到新的失蹤人員報告」,這句話包含了太多疑問。既然沒有告訴大家舊的失蹤人員人數報告,「尚未再接到新的失蹤人員報告」便沒有意義,而「截至今晚」顯然並非從7月21日算起,否則便不是「新的失蹤人員」。那麼又從何時算起呢?

北京到底死了多少人?

北京市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新紀元》,77人只是找到的死難者屍體的數字。他透露,北京市各區星期三(7月25日)報告上來的數字,連死亡加失蹤大概在360人左右,「大部分人沒有見到屍體,只是家人報告被水沖走了,凡是未見屍體,都算作失蹤」。

這位不能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員說,也有少數人屍體被發現,但仍被區鎮政府算作失蹤計算,「因為不能一下子把數字報得太高」。

一位中央某機關的幹部則表示,非北京戶口和外地遊客,並不在官方統計的數字之內。「洪水最厲害的是房山區,死的人也最多」。房山區在北京的西南方向,正處在山區邊緣,洪水和泥石流成災最為嚴重。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數中,有接近一半在房山區。

北京一些居民的微博透露,當地部分山中的旅遊區,旅遊大巴被水沖走,車上遊客未見生還。房山區的一些小型礦井也受災甚重,「山溝裡都是屍體,全是礦井下的工人」,另一個北京市民的微博透露。

這位中央機關的人士估計說,如果加上外地戶口和遊客,境外一些消息說死亡人數高達上千的消息,恐怕不會太離譜。

溫家寶發了脾氣

北京中央某機關的幹部透露,7月25日,北京市的情況通報交上去之後,溫家寶發了脾氣。「北京市的數字很含糊,死人只有37,其他屍體還在陸續調查核實,失蹤人數接近500人。但北京市公開通報只有十多人。溫家寶發脾氣說,要實事求是,情況要公開,隨時核實隨時公報。」他表示,後來《人民日報》發文章點名批評郭金龍,表示死傷人數不是敏感祕密,大概就是因為溫的這個講話。

事實上,中南海諸公都並不在北京,而是在「海邊」。這位幹部說,中共高層「九環以內的人,都在關注北戴河的結果,幾乎沒有人注意其他問題,這也是暴雨成災政府反應緩慢的主要原因。」

對於溫家寶沒有和以往一樣親自到災區「掉眼淚」,這位幹部分析說,北京不同於其他地區,一直以來,國務院和北京市的關係都不好。「北京市京畿重地,從來由第一交椅直接把握,所以國務院總理和北京市從不咬弦,也不能插手北京的事情。」

後來國務院多個部門組成領導小組,協調北京救災和調查。「估計溫家寶對北京市的不滿已到極限,這次可能藉這個事件搞點動作。」北京的這位幹部說:「估計胡錦濤和習近平也樂觀其成,反正明年胡溫就下去了。」

「保18大」層層瞞災情

7月21日大暴雨過後,北京市政府和位於北京的中央政府沉默了整整三天,這也是中國民眾感到無比憤怒的三天。

北京市政府的工作人員表示,這次暴雨成災最嚴重的是五環之外的郊區,在市中心的情況並不太嚴重。「雖然水淹了很多車輛,也有人傷亡,但好像不比最近兩年普通情況更嚴重。」去年夏天,北京也因暴雨水淹街道,並有兩人掉進地下水道死亡。他表示:「在7月21日導致大災的暴雨之前一個星期,北京也下了大雨,雖然沒有後來那麼嚴重,但大家有些掉以輕心了。」

這位工作人員介紹說,今年6月份,中央下達了「保衛18大」的死命令,各地政府(尤其是北京)要嚴防死守,不能出現惡性的群體性事件,也不能發生天災導致嚴重人命傷亡事件,「是死命令,哪裡出事,當地第一把手負責。」他表示,北京下屬區鎮政府在這樣的命令之下,在暴雨成災之初,想方設法瞞報災情,尤其是人命傷亡情況。「鎮政府減一半,區政府減一半,市政府再減一半,中央就不覺得有大問題。」百分之百的災情,經過三級減半,只剩下了12.5%,因此在前三天,中南海的中共最高神經中樞,並沒有對災情警覺。

因此,北京市的應急預案並未發動。北京水災最嚴重的房山區,也未見武警和軍隊有所動作。官方學者說的「市政府應對得力」,當然只是為官方逞口舌之利而已。

天津張高麗鬆了口氣

6月30日下午,天津薊縣萊德商廈一場大火造成嚴重損失,而在火場中喪生的死亡人數受到中國民眾的高度關注。天津官方一口咬定只有10人死亡,16人受傷。但天津和其他地方網友並不相信這個數字。中國各地網友公布的遇難者人數,從200多人到300多人不等,但無論民間還是官方,似乎對天津市委書記張高麗治下的天津這場火災的官方遇難數字都抱懷疑態度。


2012年6月30日天津薊縣商場大火,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數深受質疑。7月21日的北京大暴雨瞬間將全中國輿論焦點轉移到北京,讓天津當局大鬆一口氣。(新紀元資料室)

張高麗和天津有關當局因此處於高度壓力之下。7月21日的大暴雨,全中國輿論焦點立即轉移到了北京,使得天津的大小張高麗們大大鬆了口氣。

北京市政府的那位人士有家人在天津市工作,他表示,天津市委市政府的頭頭們上個星期興高采烈,「恨不得給老天爺燒香」。

事實上,「保衛18大」的政治死命令,也是天津市要隱瞞薊縣大火死難人數的主要原因。「風頭火勢的,誰敢不躲避風頭。」

專制體制信息通道呆滯

北京的一位政治分析人士表示,過去中共有多重「信息體系」,包括黨內系統、政府系統、安全系統、政法系統,甚至中央媒體,都有直達天聽的渠道。所以雖然內部問題對外不公開,高層還是能夠通過辦公廳彙集的情況及時了解真情。但最近十多年以來,這些體系漸漸功能喪失,大部分由當地一把手(中共書記)全面掌握,多系統平行的信息變成了單一渠道,這在最近兩年特別突出。

他認為,這是專制體制的一個通病,到了末期管制機器和信息反饋通道都僵化呆滯,最高層徒有雄心壯志卻無力回天,最後眼睜睜土崩瓦解,明朝末年和清朝末年都是如此,中共恐怕也難逃此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