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將鈷60用於軍事武器上,它的危害性比製造核武器的「鈾」不相上下,因為鈷60能被用來製作「骯髒炸彈」,帶給人類巨大災害。(AFP)

趁阿根廷陷入史上經濟最窘迫時期,中共出手以超低價購得該國東南部的大山脈礦區。

而這可開採大量得以製造「骯髒炸彈」的鈷礦曝光後,讓這樁極具神秘、買家背景複雜的交易最終指向江系人馬時,更顯得背後必隱藏著重重黑幕……

文 ◎ 厲維、文華

提起稀有金屬「鈷」,人們首先想到的是醫院用來做放射性照射以殺死癌細胞的鈷60。鈷60還能作為輻射育種、無損探傷、輻射消毒等民用工業上,而其軍事用途更是引人矚目。若將鈷60用於軍事武器上,它的危害性比製造核武器的「鈾」不相上下,因為鈷60能被用來製作「骯髒炸彈」,給人類帶來巨大災害。

能毀滅世界的鈷60

骯髒炸彈不同於核彈或原子彈,是屬於具有放射性但非核武器的「輻射散布型」炸彈。它的體積小,可隨身攜帶,其製造方式主要是在炸藥外包裹鈷60、銫137或鍶90等輻射物質,引爆時,由於炸彈的巨大爆炸力,會將鈷60等強輻射性物質散布到空氣和環境中,造成類似原子彈爆炸的核放射性塵埃污染,從而帶來生態災難,不僅生物的罹癌率大增,只要一經污染,任何東西都難於再使用,影響國力、民生甚鉅。自「911」之後,西方政府最擔心的就是恐怖分子利用髒彈襲擊人口稠密區。


骯髒炸彈引爆時,會將鈷60等強輻射性物質散布到空氣和環境中,造成類似原子彈爆炸的核放射性塵埃污染。
圖為第一次世界大戰中遭到美軍以原子彈轟炸的日本廣島。(AFP)

鈷炸彈最初由猶太裔美籍物理學家西拉德(Leo Szilard)在1950年2月公布,他聲稱不久的將來可以製造出一個可以毀滅地球上所有生命的武器。鈷60的半衰期為5.27年,它會透過β衰變放出能量高達315 keV的高速電子成為鎳60,同時會放出兩束伽馬射線,鈷60能在十年內保持非常強的輻射力,被鈷污染的地區至少有要等15至20年後才能居住。

很多科幻小說常把鈷炸彈作為世界末日的原因,好萊塢1964年9月推出007影片《金手指》,裡面虛構了中共製造出骯髒的核武器,其釋放的放射性鈷和碘讓美國國庫裡儲存的金條57年後都還具有放射性。說來有趣,好萊塢好像有預測功能或消息特別靈通,中共是在一個月之後的1964年10月才試爆其第一個核子武器的。

讓鈷炸彈「聞名於世」的是冷戰時期的好萊塢影片《決戰星球》(又譯為《人間浩劫》)。前兩年網路上流傳中共鷹派的好戰叫囂,大搞「超限戰」、「核威脅」,甚至有傳言,遲浩田、朱成虎等揚言,哪怕犧牲西安以東地區,也不惜發動核戰爭,讓美國化成焦土,再過20年,躲在防空洞裡面的中國人又能繁衍興盛起來,而那時,「美帝國主義及其走狗」已經徹底被消滅了。

2006年美國公開懷疑中共正在發展精密生化武器,主管評估與確認遵守武器管制與不擴散協議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德薩特(Paula DeSutter)表示:「我們對某些中共公司的持續擴散行為仍然感到失望,我們對中共對不擴散義務的承諾仍然極度關切。」近年來美國更關心中共協助伊朗、北韓製造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可能性。

中共設計 強硬購阿根廷最大鐵鈷礦

鈷也是製作多種合金的重要原料。鈷合金具有耐熱、硬質、防腐、磁性等多種功能,被廣泛用於航空航太、電器機械、化學陶瓷工業的一種重要的戰略物資。中國鈷金屬資源量約為140萬噸,但由於鈷礦品位低,生產工藝複雜,生產成本很高。近幾年中國鈷的年消費量穩定在1200噸左右,其中一半需要進口。

自然界中鈷主要有三種存在方式:一、獨立鈷礦物;二、呈類質同象或包裹體存在於某一礦物中;三、呈吸附形式存在於某些礦物表面,其中以第二種存在形式最為普遍。以類質同象或顯微包裹體存在於輝石、橄欖石、磁鐵礦和鉻鐵礦中的鈷不能利用,而附存於黃鐵礦和磁黃鐵礦中者則可以利用。金屬鈷的冶煉一般是從煉鐵或煉鎳的廢渣中提煉,目前甘肅金川有色金屬公司從煉鎳煉鐵的廢渣中電解製取鈷的產量已占全中國總產量的70%以上。

2004年10月,位於阿根廷東南部的南美最大的鐵礦向全球招標出售,這個西班牙文叫Sierra Grande的大山脈礦區(以下簡稱SG),位於阿根廷南部風景秀麗的黑河省(Río Negro),大陸官方翻譯為里奧內格羅省,這裡也是小瑞士之稱的巴里洛切市(Bariloche)所在地。


素有「小瑞士」之稱的阿根廷南部黑河省巴里洛切市(Bariloche)風景。(維基百科)

這個南美最大的鐵礦是1944年被發現的,1969年由阿根廷政府開發成為全拉丁美洲最大的鐵礦。鐵區距離大西洋海岸30公里,礦藏分布延綿96公里,礦層厚度500米。除含大量鐵礦外,還含有大量的磷礦和鈷礦,其鈷礦含量在全球也算比較高的。

1991年,因經濟政策變動,阿根廷政府關閉了該礦區,失業的礦工紛紛遷往外地,只剩下了五千不到的居民,SG礦區幾乎成為荒鎮。但專家測定,大山脈礦區還有巨大的開發潛力,單鐵礦至少還可再開發100年以上,估計至少還有2.5億噸鐵礦儲存量。

2004年10月,阿根廷政府在全球招標出售SG礦區,標的包括整個大山脈礦區的無限量礦區開採權,連帶著的地面各類採礦輔助設備,一個由地方政府負責修建的直達礦區的公路和碼頭,還包括一個設備完善的地下實驗室。

據悉,該實驗室由阿根廷軍方於1994年5月建成,實驗室位於地下380米深處的隧道中,是為核子物理、微粒物理、天體物理等研究,特別是尋找確定暗物質的存在而特別設計的世界一流實驗室。

鮮為人知的是,阿根廷擁有高水準的核子科研能力。阿根廷的國家核子委員會和INVAP公司(Investigaciones Aplicadas),具有生產商業化核反應爐的能力,他們生產的科研用核反應爐、鈷鞠坋、重水、及人造衛星等,已出口澳洲、祕魯、埃及等許多國家。

為什麼阿根廷政府要出賣這麼大的一個家業呢?這不得不談到阿根廷最近20多年來連續遭遇的近十次經濟危機。當時的阿根廷與今日的希臘好有一比。

從上世紀80年代以來,阿根廷經濟就不斷遭遇金融、貿易和經濟危機。比如2001年11月2日,阿根廷證券市場梅爾瓦股票指數比前一個交易日下降284%,貨幣市場利率急劇飆升,以致銀行間隔夜拆借利率竟高達250~300%。阿根廷國家風險指數一度突破了2500點大關,創歷史紀錄。

2001年12月5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拒絕向債務累累的阿根廷提供13億美元緊急援助貸款,從而使該國面臨歷史上最大的一次債務危機。最後阿根廷債務違約,導致其貨幣劇烈貶值,阿根廷經濟陷於極度動盪中。不過由於地廣人少,資源豐富,恢復也比較快,但政府官員的腐敗現象非常嚴重,都趁亂中大撈一把,那時只要行賄,幾乎沒有幹不成的事。

不斷變換面孔的神祕中方投資人

阿政府原定在2004年10月向全球公開投標出售SG礦山,感興趣的人很多,其中也有中國人。不過,2004年11月11日阿根廷律師Olegario Conejo Marino代表註冊在山東省的新汶礦業集團物資供銷有限責任公司(Xinwen Mining Group Material Supply and Sell Co.),申請投標緩期30天,理由是中國的投標者「來不及簽證」。令其他投標者不解的是,招標公告發出後仍有40天的投標期,中國團要來阿根廷投資,40天的時間辦簽證還不夠嗎?莫非中方要搞什麼名堂?

然而,里奧內格羅省法院同意了這一延期申請。在一系列幕後故事之後的2005年2月,一個背景神祕的中資企業,僅以640萬美元買下了南美最大的鐵礦和附屬的地下研究室。阿根廷投資界普遍認為,中國公司利用延長的時間,對阿根廷各級政府官員行賄,方能以如此優惠的價格成交。


2005年2月,一個背景神祕的中資企業買下了SG礦山和附屬的地下研究室。中方神祕投資人不斷變換的面孔,最後證實是中共最高級別的官員,還有中共軍方介入。(AFP)

據阿根廷媒體報導,在自中國的神祕投資人,先以一個山東公司新汶礦業集團物資供銷有限責任公司的名義參加投標,後來變成了上海的Leng Cheng Steel China公司,最後成交的是Leng Cheng在美國的子公司:A Grade Trading Usa(美國A級貿易公司)(Leng Cheng有美國A級貿易公司52%的股份,A級貿易公司美國公司擁有其阿根廷公司98%的股份,另外2%是個人的,因為阿根廷法律需要至少有兩個股東。該子公司在阿根廷的註冊名稱叫:Compañía Minera Sierra Grande。網上有一篇Brons & Salas律師事務的SebastiAN Vedoya律師代表A級貿易公司對SG的訪問。

A Grade Trading Usa是註冊在美國加利福尼亞的美國公司,有兩個股東,大股東Ling Chen Mining Limited,另外的股東是一個跟Ling Chen Mining家屬有關係的個人。公司完全由Ling Chen Mining Limited控制,所有的技術及財政由中國的總公司提供。

公司受僱阿根廷經理是位墨西哥人Jaime Brown,但實際管理人員,據當地報紙介紹說,是「中共高級官員和中共軍方」。中方神祕投資人不斷變換的面孔已經讓人感到不解了,最後證實是中共最高級別的官員,還有中共軍方介入,這裡面的故事就熱鬧了。

《新紀元》調查發現,最早投標的那個山東Xinwen Mining Group Material Supply and Sell Co., Ltd,中文名叫新汶礦業集團物資供銷有限責任公司,是新汶礦業集團的全資子公司,中國500強企業之一,以生產經營煤礦物資為主,2006至2010年連續5年列名全國物流百強企業。按理說,中國這樣的大型國有企業來購買阿根廷最大的鐵礦,也算門當戶對。不過為什麼後來不是以新汶的國企名義購買,而是一家上海的私人公司呢?這家國有企業主動放棄了,還是被更有背景的上海私人公司排擠出局了?

《新紀元》記者在網上沒有查到Leng Cheng Steel China,或A Grade Trading USA的更多信息,不過這家中資私人公司很特別。據阿根廷媒體報導,在購買合同中,他們還要求阿根廷政府向中國開放移民政策,讓中國人很容易的就可來到阿根廷南部。

一家私人公司卻提出有關國與國的移民政策,讓人感到其背景非同一般。那以後,果真不少中國富人,主要是貪官及家屬以移民的方式來到阿根廷,使整個物產豐富風景優美的南美寶地成了中共貪官的新樂園。

中方收購的五大特點

據當地投資界評論,這宗生意有幾大特別之處:一是買賣大,二是買主神祕,三是招標過程奇異,四是成交價位低廉,五是進展過程奇怪。

2005年阿根廷報紙報導說,當地政府官員一個勁的宣傳中國的投資將帶給大山脈礦區繁榮的未來,以致交接典禮時很多當地居民哭了,人們興奮的期待中方投資給當地帶來繁榮,給個人帶來就業機會。以前鐵礦僱用了當地數千職工,但據中國工程師向阿根廷媒體透露,礦區開始只準備僱用700個工人,在4年內增加到1500名,並且大部分工人將從中國來。

從2005年2月合同成交,到2006年10月,一年半過去了,礦區項目還未開工。中方的理由是「還在等特別構造的巨型卡車」,因為中方要將所提取的礦物裝載到卡車裡,直接運到碼頭的船上,中間不經過外部的任何檢查處理。

2006年4月12日,這家中資公司開始了第一次公開對外行動:把在海灘上已堆集了17年的、煉鐵後剩下的廢渣裝上了大輪船。這艘船將從阿根廷開往中國,奇怪的是,船上掛的卻是巴拿馬的國旗。這也許是為了防止海盜襲擊,不過這無意中也說明,中方真正感興趣的是SG的鈷礦,他們想從鐵礦的廢渣中提取鈷。這也能說明為什麼中方只派了幾百人來這裡開礦,中方想要的不是鐵,而是鈷。

胡錦濤也被拉去作虎旗

據阿根廷媒體介紹,這筆買賣受到中共的高度重視,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在2004年11月去美國的聖地亞哥參加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前,不但對巴西、智利、古巴進行了國事訪問,還去了阿根廷。此前五個月,阿根廷總統基什內爾(Nestor Kirchner)剛結束了對中國的訪問,兩國就民航、衛生、文化、投資和農業合作達成協定。胡錦濤對阿根廷的訪問,成了2001年底阿根廷發生金融危機之後,第一位重要國家元首的到訪。


胡錦濤在2004年11月去美國聖地亞哥參加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前,還去了阿根廷。
圖為:2004年11月17日胡錦濤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正式儀式上致詞。(Getty Images)

新華社在〈胡錦濤在阿根廷里奧內格羅省訪問〉一文中介紹說,胡錦濤會見了里奧內格羅省省長賽斯和巴里洛切市市長伊卡雷,還參觀了位於巴里洛切市郊的英泛波INVAP應用技術公司。英泛波公司是阿根廷著名的高技術企業,主要從事核能、核醫藥和衛星的開發和研製工作。

胡錦濤在訪問中許諾,中共近期將在阿根廷投資20億美元。於是當大山脈礦區出售時,阿根廷人都期待是中共的大手筆投資。不過當大山脈的中方買主從山東國營企業變成上海私營企業的子公司時,人們都覺得希望落空了,特別是成交價只有640萬美金,比人們預期的售價低了很多。

種種跡象顯示,很可能本來是由山東新汶集團購買大山脈礦區的,不過後來出現了變化,但至少胡錦濤對這筆買賣是有所耳聞的,無意中他還被拉大旗作虎皮,幫中方購買者打通了阿根廷高層的關係。

據負責出售大山脈礦區的黑河省出產及製造部長阿卡蒂諾(Juan Accatino)對媒體透露:中國Ling Chen Mining Limited公司的幕後負責人,「是中國共產黨的一個高級領導者,他將會帶來另外的投資者……」據調查,那段時間中共黨務政治局常委級別的領導人物出訪過阿根廷,除了胡錦濤,只有分管政法委的政治局常委羅幹。


2000年10月11日,羅幹在泰國曼谷國際防毒會議上。(AFP)

羅幹阿根廷神祕之行

查詢新華社關於羅幹的出訪記錄發現,2005年12月13日新華社〈羅幹開始對阿根廷進行友好訪問〉這篇文章點進去,發現已被刪除,無法看到內容。新華社一反提前十多天甚至幾個月作出預告的常規,只是在其起程的當天報導說,中央政法委員會書記羅幹受到政府邀請將對阿根廷、烏拉圭和古巴進行正式訪問。同行的有中聯部長王家瑞、中央政法委祕書長王勝俊、中聯部副部長馬文普、公安部部副部張新楓、司法部副部長段正坤等。但這篇報導現在看不見內容了。

新華社報導還說,羅幹在機場說,此次正式訪問的目的就是「廣泛交流,深化友誼,擴大共識,促進合作」,然而阿根廷媒體當日沒有一家報導了羅幹來訪的消息,假如真有新華社所稱的「到機場迎接的有阿根廷政府高級官員」,阿根廷媒體不可能不報導的。據說羅幹此行搭乘總統專機,而總統專機的好處就是不受海關檢查,裡面無論帶多少現金、帶任何東西都行。

12日羅幹抵達阿根廷。據《大紀元》記者調查,14日阿根廷政府發布的國會活動報表中,除了阿根廷國會議員任職典禮外,沒有副總統將接待中國客人的安排,國會外賓接待室也沒有記載有國外政府級的訪客。據阿根廷消息靈通人士透露,副總統在議員上任典禮前,臨時擠出了一點時間會見了羅幹,這還是中使館強行討來的,不過新華社還是拼湊了一篇長長的文章,裡面全是羅幹的話。

羅幹此行私人色彩十分濃厚。羅幹到後,主要陪同人員除使館官員外,就是當地福建公會的人,次日羅幹參觀了一家鋼廠和一個農場。據該家鋼廠職員介紹,中使館要求他們接待一個中共大官,可不知道他來的目的是什麼,他也沒談出什麼東西,來後晃一下就走了,好像是做樣子來的。

羅幹在阿根廷被起訴

羅幹出生於山東,因打壓法輪功最賣力,被江澤民提拔進了政治局,並擔任專職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的總頭目。2005年12月13日,阿根廷法輪功學員在得知羅幹到訪後,向國家法院提出訴訟,控告羅幹對法輪功群眾犯下的群體滅絕罪。

次日早上,羅幹被副總統接待時,當時有九位法輪功學員在國會前平靜的發傳單。由於阿根廷法律允許民眾抗議,儘管中領館要求警察阻止法輪功,但遭到警察拒絕。隨後福清公會來了40多人,他們不顧媒體在場,衝上去強奪撕毀法輪功的傳單和橫幅,並暴力毆打法輪功學員。


2005年12月14日,羅幹到阿根廷期間,中共大使館派出暴徒毆打抗議的法輪功學員。打手著紅衣服、白衣服,脖子上掛有綠色牌子。
(攝影:Carlos Carbone/大紀元)


事件發生前所攝,不敢面對鏡頭的華人是打手暴徒的頭目。
(攝影:Carlos Carbone/大紀元)

當天下午羅幹帶著一群人,包括暴力毆打人的福清保鏢,一起坐著專機飛往大山脈鐵礦所在地,在那觀光一圈後就沒了音訊,誰也不知道他隨後到了哪裡。

分析人士指出,種種跡象表明,羅幹此行與大山脈礦區很有關係。羅幹早年曾在德國攻讀採礦學,多年從事鋼鐵冶金工業,在礦業方面他算是一個專家。他深知鈷礦石的重要性。

鄧昌友的到訪與汶川救災表現

阿根廷媒體反覆強調,在這筆不尋常的交易過程中,中共高層和中共軍隊的參與非常明顯。在講述中國技術工程團時,阿根廷報紙總是指出:「……並且還有中國共產黨高級黨員及人民解放軍官員陪伴。」

在YouTube上有個旅遊節目,無意中採訪了這家中資公司的食堂,裡面幾乎都是清一色的年輕男子,他們吃飯、走路的表情很像中共軍方的工程兵,這個礦區的中方負責人Chen Qifang介紹,他們主要靠自力更生,基本上所有事都靠中國人自己解決,不與阿根廷本地人接觸,好像一個獨立王國一樣。

《新紀元》還查詢到,除了羅幹到訪過阿根廷外,2006年4月18日,中共人民解放空軍政治委員、中央委員鄧昌友中將也到訪過阿根廷。在這之前幾天裡,中方公司剛剛把大山脈礦區囤積了17年的鈷礦渣用巴拿馬商船運回中國。人們不禁聯想,鄧昌友中將是否跟收購大山脈的軍方有關呢?鄧昌友回去兩個月後,6月升級為上將,是否也與他參與購買鈷礦有關?因為阿根廷媒體大多稱中方買主的背後是中共軍方。

鄧昌友1947年2月生於四川蓬溪,1992年7月晉升空軍少將軍銜,1999年7月晉升空軍中將,2006年6月晉升空軍上將軍銜。鄧是江澤民提拔的人,儘管官方吹噓他在2008年5.12四川汶川特大地震發生後,如何迅速指揮空軍救援地震災區,但事實是,他就屬於災民們認為應該槍斃的軍官之一。

據新華社記者報導,汶川特大地震後,溫家寶兩次對前來救援的軍隊發怒。5月13日當溫家寶得知由於橋梁倒塌,彭州市十萬民眾被堵在山中、生死一線時,救災部隊卻以天氣不佳、有泥石流等藉口,拒絕運送救災物資。溫家寶對著電話大喊:「我不管你們怎麼樣,我只要這十萬群眾脫險,這是命令!」說完他把電話摔了;面對一再延後的災區空投傘兵救援行動,14日溫家寶無可奈何的對傘兵指揮官說:「我就一句話,是人民在養你們,你們自己看著辦!」

然而即使溫家寶怒吼了,軍方還是遲遲不到救災現場。據新華社官方報導,在13日,空軍派往災區的直升飛機只有20多架,直到震後第四天直升飛機才增加了90架,地震發生42小時後,進入汶川幾個受災重鎮的救援官兵只有赤手空拳的一千人,而等待被挖掘出來的人卻是十幾萬人。即使到了震後72小時地震救災黃金時間的最後期限,進入重災區的救援士兵也不足一萬人。按照國際慣例,把一個人救出地震廢墟,至少需要三個人來抬起水泥板。十萬人受災,至少需要三十萬人的救援部隊。這一切都讓人懷疑軍方是否真的想救人。

周永康也要去阿根廷

阿根廷媒體在介紹中共高官時還說:「他會介紹其他人來投資。」果然在羅幹退休之後,接替他擔任政法委書記的周永康也計畫在2012年2月到訪阿根廷。

據阿根廷華人線上2月21日訊,阿根廷國家通訊社報導,近日,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率領的由官員和企業家組成的近百人訪問團將抵達阿根廷訪問。隨行的還有司法部部長吳愛英,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部長王家瑞以及商業部副部長姜增偉。


阿根廷的法律准許立即逮捕來到阿根廷境內被告反人類罪的人。圖為2006年9月,在芬蘭首都召開的亞歐峰會上,法輪功學員呼籲中共法辦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凶手:江澤民、羅幹、劉京、周永康。(AFP)

不過,王立軍的出逃打破了周永康的美夢。人們評論說:「王立軍事件後,周永康的出行計畫被取消,而政治局常委的其他成員都出了國,這說明周永康確實出了麻煩。」周永康沒來阿根廷躲過了阿根廷的官司,阿根廷起訴江澤民的律師亞歷山卓.考斯(Alejandro Cowes)一直在準備只要周永康踏上阿根廷土地就要控告他迫害法輪功罪行。阿根廷的法律准許立即逮捕來到阿根廷境內被告反人類罪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