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年11月15日「反違法併購 要專業自主」記者會,抗議壹傳媒交易案。(前排左起)由臺大電機系教授林宗男、政大新聞系副教授劉昌德、臺大經濟系教授鄭秀玲、臺大新聞系教授張錦華、中研院人社研究中心研究員施俊吉、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管中祥、政大新聞系教授馮建三等人及多個民間團體共同召開。

傳出蔡衍明是壹傳媒交易案背後的金主黑手後,整個社會輿論譁然,人們不禁要問,這些叱吒商場的大企界家,似乎不在意被冠上「騙子」的名號,盡其玩弄手中的權力,只為個人利益之謀取而已?

文、攝影 ◎ 趙芷菱

901「反旺中」近萬人遊行餘韻方酣之際,壹傳媒交易案竟爆出連其自家人都意外的消息——黎智英先前才說,確定沒有蔡衍明的資金介入才會賣,而辜仲諒也親口承諾,交易案沒有蔡衍明的資金在其中。如今被蒙在鼓裡的豈止是壹傳媒員工,整個社會輿論譁然,人們不禁要問,這些叱吒商場的大企業家,似乎不在意被冠上「騙子」的名號,盡情玩弄手中的權力,無視民意與公利,只為個人利益之謀取而已?

騙子辦媒體?封殺異己堪虞

媒體改造學者、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副教授管中祥說:「辜仲諒、黎智英,這些人都說壹傳媒交易案沒有蔡衍明,但實際上就有蔡衍明,這是一個『騙子』與『暗黑』的交易,辜仲諒、黎智英沒有誠信,社會要如何對他們的媒體有所期待?」

另外,管中祥提到,除了蔡衍明、辜仲諒以外,王文淵的臺塑六輕控告莊秉潔教授,讓外界看到王文淵對待批評臺塑人的方式,從這些人的所作所為來看,未來要如何維護新聞自由、媒體專業自主,都讓人非常質疑。

管中祥也批評,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不斷推託迴避與公民團體討論反媒體壟斷議題,主委石世豪卻在幾天前與王令麟見面相談甚歡,他問:「為何對業者就有時間,對公民團體就沒時間,NCC究竟是為財團利益、還是媒體公平正義發言,他們應出面對外說明。」

臺灣傳媒大亨、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曾因「六四」言論引發批評聲浪,他也在一場公聽會上承認,他所擁有的媒體,確實存在收受中共當局購買新聞版面的資金、置入中共方面要求的宣傳內容,而被罰款;蔡衍明還說,為什麼政府要讓他「賺偷偷摸摸的錢?」蔡衍明難道不知道,此舉有可能被中共利用,造成國安問題?

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指出,壹傳媒交易案已牽涉國家安全,嚴重威脅臺灣民主,他要求馬總統必須公開表態,並立刻採取作為,並呼籲公民社會站出來。

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表示,民進黨將號召社會各界發起第二次反旺中行動。他說,民進黨一向主張黨政軍退出媒體,「黨」包括「共產黨」,壹傳媒購併案若成功,平面媒體市占率將達46%。

「蔡衍明在尚未取得中嘉有線系統控制權之前,就已讓有線電視新聞網出現嚴重的『聯合沉默』,將來系統臺到手,未來的寒蟬效應,將更為可怕!」臺大經濟系教授鄭秀玲說:「蔡衍明所屬的旺中集團透過其上、中、下游的媒體資源產生的綜合乘數效果驚人,他還阻礙同業(例如壹電視在通傳會公聽會上宣稱其為受害人)上架、妨礙同業公平競爭。」

「壹電視」聯席行政總裁陳裕鑫在臉書強調,「壹電視」嚴重虧損,最主要原因就是上架受阻,這些並非員工之過。

受到直接衝擊的《蘋果日報》、《壹周刊》、《爽報》及壹電視員工,16日在北、中、南三地同步舉行「捍衛《蘋果》之夜,為新聞自主點燈」的守夜活動,計有超過300名員工參加,他們抗議新舊資方一路隱瞞蔡衍明也是買家之一,並表達對未來黑手介入的憂慮。

《蘋果》突發中心副總莊勝鴻說,《蘋果》10年來堅守新聞自主,「我們心中無所懼,要爭取100%的新聞自由。」而《蘋果》工會理事長蔡日雲直斥,壹傳媒轉手是魔鬼交易,現在老闆和未來老闆都在交易中說謊,自毀媒體最重視的「公信力」,員工則高喊要「道歉」。

媒體專業自由要上下一起努力

政治大學新聞系教授馮建三表示:「黎智英宣布:『員工』是《蘋果日報》、《壹周刊》獲利來源,現在既然不再經營,應該讓員工及工會,有權優先決定,是否願意承購壹傳媒部分或全部媒體;並請買家,無論是誰,與壹傳媒各個工會簽訂團體協約,確保新聞專業等工作條件。」

馮建三並希望壹傳媒員工,化危機為轉機,繼續準備與強化,未來專業工作條件,必須由員工自己捍衛,愈是能夠如此,外界愈是能夠伸出援手,自助人助。

由於金管會依「產金分離」原則,限制辜仲諒主導臺灣壹傳媒,且股權須低於20%,加上壹傳媒集團主席黎智英要求簽約時必須先拿到五成現金,因此原預定17日舉行的壹傳媒出售案簽約儀式延後,預計最遲11月底前完成簽約。

立委賴士葆也提出要求「不能只管這一家」,金管會主委陳裕璋允諾,對產金未分離的「現在既存事實」和「未來可能狀況」,半年內將通盤檢討。

公平會主委吳秀明指出,市場擔心,潛在買家之一的旺中集團如與壹傳媒結合,是否有壟斷嫌疑,公平會將針對「平面媒體」部分,進行市占率的實質經濟效益審查。

對此,鄭秀玲表示:「公平會所界定的媒體市場不應只是『平面媒體』市場而已,而NCC所界定的媒體市場也不應只是『有線電視』市場,而是所有有實質影響力的整體媒體市場(包含報紙、周刊、有線和無線新聞頻道等)都應該包括在內。」

她舉例:「就好像消費者口渴了去買飲料,可能會去超商選買運動飲料、茶飲料或礦泉水,結果公平會要調查飲料市場占有率時,卻只去查烏龍茶飲料市場的占有率一樣,實在太離譜了!」

為了每個公民未來的人身安全和閱聽權利能受到保障,鄭秀玲呼籲公平會和NCC不要再自我設限,應就有實質影響力的整體媒體市場,通盤檢討把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