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灣及美國紐約州律師

現在什麼都要透過通路商,從零售商品到書籍乃至言論。然而通路被壟斷之後,什麼商品、書籍以及言論能夠面市,都被幕後的那隻手操控了。

超商是一個重要的通路。但有限的空間要擺上什麼商品?對生產製造者來說,不是你的商品好,就能夠打敗超商架上的商品。沒有上架費,沒有接受延期付款的財力,就只能尋求另類通路銷售自己的商品。

大賣場也是一個重要的通路,上架的困難度比超商小。但是如果你的產品賣得不好,就會被退貨下架;如果你的產品賣得好,大賣場就會找廠商代工,推出賣場自己的品牌,以較低的價格與你競爭。

所以通路商常讓製造者咬牙切齒。即使是知名廠商也不例外。曾經有位國際知名酒商的臺灣業務員,過了農曆年後打電話找通路的窗口商談上架費與上架位置等細節。接線小姐遲疑了一會兒,低聲告訴這個酒商業務員:「你找的那位先生去世了。」

五分鐘後這位酒商業務員又打了一通電話找同一個人。接線小姐懷疑是同一個人打來的,但還是耐心地答道:「他已經死了!」不料又一個五分鐘後,這個酒商業務員又再打電話進來找這個已經死去的通路高管。

接線小姐怒了:「先生,我說過了,你要找的這位已經死了!死了,你明白嗎?他沒辦法接你電話了!」這位酒商業務員緩緩地答道:「我只是想親耳聽你一再證實這個可惡的通路經理已經死了。」

如果連一個國際知名酒商的臺灣業務員,公司有錢有預算支持行銷,都會這麼恨一個無冤無仇的通路經理,大家就可以明白,通路的手段有多麼殘酷。

媒體通路也是一樣的問題。以報紙來說,版面就是超商與賣場的售物架。什麼新聞能上架,什麼言論能上架,在那些已經喪失媒體倫理與報格的報社,看的不是這則新聞的真實性與重要性,看的不是這則言論對社會公義的影響力,而是報社老闆的立場,以及報社老闆背後的那個政權的獨斷意志。

在這種情況下,劣幣將驅逐良幣。能夠面市的新聞,其實是廣告,能夠接觸到讀者的言論,其實是洗腦。其餘的則是麻痺人心、浪費生命的垃圾新聞。

電視臺的問題也很嚴重。整點反覆播出相同的「新聞」,但真正重大的新聞卻得不到任何關注,甚至被刻意打壓與掩蓋。頻道商業化,新聞商業化,最後只為權勢者服務,社會底層的聲音被抹去,被迫害者甚至可以被醜化為加害者。

所以反媒體壟斷,是天經地義的事,也比反對任何不公義的事情更加困難百倍。因為媒體占據了言論的通路,反對的聲音就會顯得薄弱。但在這般困難的情況下,臺灣的學者與學生反旺中媒體、反壹傳媒購併案,還是產生了重大的影響。這些被學生們點名的報紙,銷量直直落。

有人因此質疑反媒體壟斷的必要性與正當性。認為既然這些染紅的親共媒體最後被市場唾棄,那就沒有反壟斷的必要了。這種倒果為因的論調,實在令人啼笑皆非。這場反壟斷的戰爭,如果從頭就沒有人站出來長時間與媒體怪獸對峙,人們能有機會看到言論通路被壟斷的嚴重性,從而默默地參與這場抵制嗎?

不要問反媒體壟斷的人為何而反,請問那些支持媒體壟斷的人,你的正當性何在?你的邏輯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