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前總書記胡錦濤繼在「18大」上落淚之後,胡在「兩會」又被外媒記者捕捉到落淚的照片。其中,2013年3月5日人大會議溫家寶做政府報告鞠躬的照片和胡錦濤現場落淚的照片被外媒合成在一起,在網路熱傳。

網路對此合成照片的註釋是:「十年扶持,最美是當初年華,流動逝去。」其實,胡溫在執掌權力期間,並非外界所描述的如此「浪漫」,恰與此相反,胡溫十年,絕大部分時間是處於江澤民的「第二權力中央」壓迫之下。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將大權移交給習近平,對胡來說,更多感慨的是十年執政的悔恨和心酸。而江澤民和胡錦濤之間的「江胡鬥」從1999年鎮壓法輪功開始已經再無法調和,並逐步走向針鋒相對,甚至發生系列暗殺、暗算和恐怖威脅事件。


2013年中共兩會召開之際,一張溫家寶三鞠躬和胡錦濤掩面哭泣的照片在網路上被瘋傳。(AFP)

文 ◎ 林鋒

胡錦濤多次在「兩會」和「18大」會場上流淚

胡錦濤卸任前在公開場合流淚已經不是第一次。3月5日的人大會議,溫家寶做政府報告前後胡錦濤被攝影記者捕捉到流淚,在之前的政協會議上,胡錦濤流淚的照片也在網路熱傳,更不要說18大閉幕式上那在眼眶裡打轉的淚水了。

「18大」閉幕日,胡錦濤在北京大會堂的座位上最後時刻的圖片,也在網上流傳甚廣。飽經滄桑的表情大大寫在胡錦濤臉上,照片上人們可以看到眼淚在胡錦濤的眼眶中。


中共前總書記胡錦濤在「18大」閉幕式上落淚的照片,在網路熱傳。(網路截圖)

據悉,14日胡錦濤宣布「18大」閉幕後,胡錦濤沒立即走,後獨自一人收拾著桌面的文件,而主席臺第一排他身邊周遭的人都已離去。有外媒記者在博客上披露,胡錦濤在座位上久久沒有動。一般認為胡錦濤在感慨其十年執政過程的不易和心酸,從而流淚。

胡錦濤十年執政,搏命死鬥的對象就是前總書記江澤民。

江澤民曾經對胡錦濤大聲咆哮

1999年4月25日,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對中南海和平上訪。雖然朱鎔基基本圓滿解決這個事件,但是卻激怒了時任總書記的江澤民,決心鎮壓法輪功。

「4.25」上訪後,江澤民召開政治局常委會試圖打擊法輪功。但是時任政治局常委的李鵬投了棄權票,朱鎔基、李瑞環、尉健行、李嵐清都投了反對票。最令江澤民吃驚的是,當時已經是「王儲」身分、一直以來小心翼翼做人的胡錦濤,也在法輪功這個問題上舉手投反對票。這就是說,江澤民要鎮壓法輪功,在當時中共七個政治局常委中,江是唯一的一個,是江獨自一人武斷下令要鎮壓法輪功。連順從的胡錦濤都站出來反對江澤民,胡的這個舉動給江的震動很大。

政論人士陳破空在〈究竟是誰要扳倒薄熙來〉一文中稱:「江澤民任內鎮壓法輪功,留下平生最大汙點。江澤民後來發現,不僅他的同僚朱鎔基、喬石、李瑞環等人對鎮壓法輪功態度消極,就連繼任的胡錦濤、溫家寶等人,對法輪功問題,也盡可能保持低調。江澤民深知問題嚴重……」

一名「610」(鎮壓法輪功的專屬機構)官員曾經透露說,在一次小範圍的所謂「慶功」宴會上,時任公安部副部長劉京給陪酒的吉林省和長春市公安局「610」官員,透露了江澤民曾經對胡錦濤大聲咆哮的一段經歷。

劉京當時說:2001年江澤民在一次布置對法輪功打壓的會議上指出,原各地「610」辦公室是以各地政府名義設立的,但由於公安、國安、司法等部門消極對待等現象已經使得「各地法輪功事件不但沒有減少的趨勢,反而越演越烈」。

在會上江澤民提出要在國家安全廳、公安廳、各地公安局也增加設立相應的「610」辦公室,這時胡錦濤說:「增加『610』機構得增加人員編制,經費不少。」江立刻大怒,衝著胡錦濤咆哮道:「都要奪你權了,什麼編制不編制、經費不經費的!」江在鎮壓法輪功上要胡錦濤「要錢給錢,要人給人」。

江澤民明白胡錦濤在心裡是反對鎮壓法輪功的,一旦胡真正掌權,胡一定會否定前任的鎮壓政策,並一定會在強烈民怨的敦促下,清算這場不該發生的政治迫害。於是,擔心胡錦濤否定自己,一直是江澤民的最大的「心病」,這也是江澤民怨恨胡錦濤的最根本原因,並以此做出了一系列「戀權不放」的布署。

江澤民的「第二權力中央」架空胡溫

1999年6月10日,江澤民成立了「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因其成立時間簡稱「610辦公室」,由李嵐清、羅幹負責,李嵐清任組長。

此後,政法委書記羅幹在2002年高調成為政治局常委。江澤民因鎮壓法輪功成立的臨時權力中心「610」通過政法委控制中國的公安、法院、檢察院、國安、武裝警察系統。「610」祕密權力機構類似文革中的中央文革小組,能隨時調動中國外交、教育、司法、國務院、軍隊、衛生等資源,實際上是另一個中央權力中心。

無論是羅幹還是其繼任者周永康,他們所掌管的政法委一直與胡溫存在根本上不可調和的權力衝突,在江澤民派系的竭力支持下,政法委早就成為了一個獨立的最高權力機構,也形成了中共體制內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一個現象:雙重權力中心。

在江澤民的授意下,當時各省市都分別成立了當地的「610」辦公室,中央到地方的政法委書記一般都同時兼任當地「610」辦公室負責人,這樣一來,中央分管政法委的政治局常委的實權比其他常委都重要。而江澤民為了避免在迫害後遭到清算,最大的舉動就是盤踞「政法委書記」位置不放。


在江澤民的授意下,當時各省市都分別成立了當地的「610」辦公室。圖為重慶的「610辦公室」所在地重慶市市委。(明慧網)

政法委對中共在財政、軍事(調動武警、特警)和外交(派遣特務)上三位一體的控制,也使得「610」成為了第二個中共中央。「610」的一切都由江澤民垂簾聽政控制,並由政法委作為執行機構,動用等同於全中國國民生產總值的四分之一的資產,加強對法輪功進行迫害。

胡溫上臺後,「第二權力中央」的存在,再加上曾慶紅對中央書記處的五年把持;黃菊、回良玉、曾培炎等人對國務院的掌控;李長春、劉雲山對文宣的控制;周永康對「公、檢、法」的獨裁;江澤民對軍隊的操縱;連外交部、商務部都在很長時間內被江派所控制,整個胡溫十年的前五年,政令不出中南海,胡錦濤和溫家寶空有總書記和總理的頭銜,其實舉步維艱。

總書記候選人須要延續江派香火

胡錦濤之所以能成為江澤民執政期間的「王儲」,是因當年鄧小平的「欽點」。江澤民無法與鄧小平的意願對抗,但出於對鎮壓法輪功後會被清算的恐懼,江一直在物色胡錦濤之後的中共總書記人選。

被王立軍事件觸發的中南海激烈搏擊實際上是圍繞習近平展開,被江澤民祕密選定接掌中共最高權力的人選,是對法輪功欠下累累血債的薄熙來,並非習近平,只有這樣才能保住江澤民將來不因為法輪功問題而遭到清算。但是由於中共高層各種因素制約,當時江澤民被迫選定習近平作為18大中共最高層接班人。

2007年6月25日,400多名高幹聚集北京。日媒稱這是一次非公開的信任投票,目的是考察那些將來有可能進入中共最高決策層、年齡在63歲以下的人選的能力。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主持了會議。當時,作為「黨內民主」與人事安排「制度化」的一環,那次投票活動在黨內尚屬首次。

時任商務部部長的薄熙來,在這次內部投票中得票情況非常差,特別是軍隊內幹部對其評價甚低。據稱,這一結果讓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十分心慌。日媒引用消息稱,(投票結果表明)薄熙來在黨內樹敵較多,因此江澤民把目光投向了得票數居於前列的習近平。

習近平不是江、曾的鐵桿,其上臺只是江、曾的權宜之計。

江、曾的算盤是先在2007年阻止胡錦濤屬意的接班人上臺,在2007年到2012年期間內,讓江、曾真正的接班人薄熙來鍛鍊成熟、取得威望和權勢,在2012年的中共「18大」上至少得到常委和中央政法委書記的位置。

江、曾預計在「18大」後再經過兩年左右的時間,利用薄熙來在中國大陸通過「唱紅打黑」取得的對於全國的挾持和操控,把「重慶模式」推向全國,再利用薄熙來掌控的全國政法委等強力政權、武警部隊、以及中共眾多被薄熙來掌握的軍隊、江澤民在軍中的力量等,採取鄧小平廢黜華國鋒等方式,罷免甚至逮捕習近平等人,到時候中共又是江、曾的天下。

本來江、曾的計畫得到了順利的貫徹,薄、周已經完成了一半的進程,誰知道被王立軍出逃美領館事件給曝光摧毀、全盤崩潰。薄熙來和周永康的政變計畫也被美國媒體反覆披露。

江澤民對胡錦濤的暗殺

2006年5月,胡錦濤到黃海視察北海艦隊。胡乘坐最先進的一艘導彈驅逐艦巡視時,兩艘軍艦突然同時向該艦開火,竟然打死驅逐艦上五名海軍士兵。載著胡的導彈驅逐艦做夢也想不到有人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謀殺「天子」,於是驚慌失措之下,立即調轉頭急速駛離艦隊演習海域,直到安全海域。為避免再遭暗殺,胡換乘艦上的直升飛機飛回青島基地,未作停留,也未回北京,而是直飛雲南。一個星期後,才回北京露面。

事後,據稱攻擊胡錦濤的命令是時任海軍司令員張定發下的。而張定發是江澤民在軍中的鐵桿。事發後幾個月,張定發在北京突然暴斃。


2006年5月,海軍司令員張定發受江澤民之命,對視察北海艦隊的胡錦濤開火,暗殺失敗後幾個月,張定發在北京暴斃。圖為2004年5月張定發資料照。(新紀元資料室)

胡錦濤這次險遭暗殺事件首先被香港媒體捅開。張定發死後沒有弔唁,沒有悼詞,官方媒體也沒有發布其死訊。只有海軍的小報《人民海軍報》刊出個簡訊:「中央軍委委員、海軍原司令張定發同志,因病於12月14日在北京逝世,享年63歲。」消息中只有一個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履歷,甚至連個黑白遺照都免了。

這次暗殺事件之後,最終逼迫胡錦濤下定決心,反擊江澤民。

胡錦濤的反擊之一:收攏軍權

胡錦濤遭受暗殺後,開始對反擊江澤民的計畫進行布署,胡最初計畫的目標是逮捕周永康和江澤民,為實施這個計畫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收攏軍權。

胡錦濤在2006年8月份免除了張定發的海軍司令員職務,由前軍委委員吳勝利接任。2007年,胡錦濤又將北京衛戍區的司令員和政委換上自己人,再由自己的心腹房峰輝擔任北京軍區司令,調上自己的心腹令計劃掌控中央辦公廳,基本掌控了北京及周邊地區。

2011年末的軍委擴大會議上,胡錦濤又利用劉源直接「逼宮」梁光烈和前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你們三位軍委負責人,在領導崗位上已經多年,對於軍中嚴重腐敗,更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此後,曾經屬於江派的軍頭們紛紛「識時務者為俊傑」,相繼在不同場合表態:擁護胡錦濤的領導,「堅決打擊軍中腐敗。」

直到「18大」之前,胡錦濤和習近平聯手控制軍權,其親信「瓜分了」解放軍四總部。胡的親信房峰輝任總參謀長;另一親信原廣州軍區政委張陽任總政治部主任;習近平的親信張又俠任總裝備部部長;習當年的軍中老友趙克石成為總後勤部部長。


新任總政治部主任張陽(左)、總參謀長房峰輝(右)同為胡錦濤親信,其升任是胡錦濤在遭受暗殺之後收攏軍權的布署。(Getty Images)

同時,軍委副主席范長龍也被認為是胡錦濤的人馬。

胡錦濤的反擊之二:離間重慶

2007年「17大」之前,胡錦濤讓令計劃聯合時任中紀委副書記何勇,一舉打掉了江澤民的親信陳良宇,令江派大傷元氣。

有報導稱,2011年12月中,中紀委找到了王立軍以權謀私的確鑿證據。2012年元旦前,中紀委祕密約談了王立軍。據悉,當時中紀委給王的口頭祕密協議就是讓他交代為薄熙來工作期間的所有談話與會議記錄等。王立軍口頭答應配合,但隨即被洩密,薄熙來收到通風報信,說王立軍已經不可信,並「在背後收集黑材料」。隨後發生了薄熙來打王立軍耳光的事件。

王立軍發現薄熙來要對其下手後,攜帶資料隻身闖美國駐成都領事館,並要求政治避難,整個重慶事件從此開始。據稱,當時在背後施薄熙來和王立軍之間的「離間計」的,正是令計劃。

中共官方的報導,則一口咬定王立軍因為海伍德事件與谷開來鬧翻,最後被薄熙來打了耳光。其實在重慶事件發生之前,王立軍被中紀委約見談話的消息,曾經被廣為報導。早在2011年,中共高層內部已經有人在主導查薄熙來和王立軍的一些罪行。

胡錦濤與周永康的交手

胡錦濤在2006年遭到江澤民軍內勢力的刺殺後,決定反擊江澤民,目標更是鎖定逮捕周永康和江澤民。當胡錦濤不斷收攏軍權,甚至引爆重慶事件,觸發薄熙來下臺,王立軍闖美領館這些事件之後,離逮捕周永康只是一步之遙,誰知這些到了後面又插入了各種各樣的離奇事件,使得局勢不斷產生新的變化。


胡錦濤在2006年遭到江澤民軍內勢力的刺殺後,決定反擊江澤民,第一步棋是逮捕周永康。然而面對江系魚死網破的心態,這場博奕驚險重重。(大紀元合成圖)

2012年3月15日,薄熙來被免去重慶市委書記的職務。因為薄熙來是江澤民選定的唯一「繼承人」,薄熙來被免職等於是「挖掉」了江派的根,「18大」後再無人可保江澤民不被清算。3月19日,京城立刻傳出「北京出事了」的消息。

消息稱,當時周永康的公安和胡溫的中紀委發生衝突,令計劃急調中央警衛局人馬保衛中南海。還有報導稱,當時連38軍都開進了北京。

2012年3月和4月,周永康被解除政法委大權的消息滿天飛,但是薄案涉及的人員太廣、太深,連軍委中都有不少人參與,一旦逮捕周永康後,可能會使得中共立即分裂並解體,胡錦濤暫時放棄逮捕周永康的打算。這也是後面「京西賓館」協議的由來。

2012年5月初,200名中共高官參加了京西賓館的會議,胡錦濤在這個會上定下了方針,周永康交出權力,並失去了指定政法委接班人的權力,只等著「18大」後下臺。同時,中南海高層達成「默契」,周永康可高調露面來營造表面的「和諧」、「穩定」,以確保「18大」權力順利交接。

當時中共黨內達成協議的內容還包括:以李長春、周永康等為首的「保守派」同意溫家寶的「政改」呼籲,但是「政改」必須極為有限,其中包括將實行所謂的「高層海選」,廣東帶頭進行「試點」等等。

在這之後,發生了周永康為首的江派煽動了釣魚島遊行,政法委在幕後操控;周永康陣營向海外拋溫家寶的黑材料,《紐時》發表抹黑溫家寶文章等等大事,胡錦濤也本有多次機會逮捕周永康。

重慶事件中江澤民「捂不住也要捂」的真相

王立軍為了保命,在2012年2月初闖入美領館,交給美國人的是一份份中共絕密的檔案和證據。

《大紀元》曾報導,王立軍交給美國政府的材料內容包括六個方面的內容。

薄熙來及其家屬的貪腐證據;薄熙來到任重慶後收買軍隊高層的證據;薄熙來指示處死文強等重慶高官,及下令逮捕李莊的證據;薄熙來、周永康聯手搞掉習近平密謀奪權的計畫與證據;薄熙來掌大權後計畫把重慶模式推向全國,開展一次文革式的政治清洗運動的證據;薄熙來指示及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相關證據(錄音、密件等)及政法系統下達的對法輪功及異議人士的鎮壓文件。

王立軍文件中最具爆炸性的就是活摘器官證據。從1999年到2006年5月,中共中央軍委開過六次「處理涉外宗教問題」專門性會議,主要針對法輪功。此後,以中共軍隊後勤部為首,開動中共建政以來最龐大活摘器官系統,由軍隊、武警、各級醫院、公安等成立了一條被江澤民默許和鼓勵的販賣活人器官發財之路。

各級地方醫院在巨大的利益驅動下也加入活摘器官行列,形成了以江澤民「欽點」的「610」辦公室和軍隊醫院為主,地方公、檢、法和醫院為輔,遍布監獄、勞教所的一個國際活體器官交易的中心。2000年後中國一直占世界活體器官移植總數的85%以上,該數據是軍委上報資料的一部分。

中國最早發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在中國大連,因江澤民推行鎮壓法輪功的政策遭遇中國省、部委級的中共官員們的消極抵制,再加上2000年有超過一百萬來自中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北京臨時監獄都放不下這樣多法輪功學員,時任大連市長和後任遼寧省長的薄熙來為討好江澤民,主動要求將臨時在北京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運往東北大連、瀋陽等地。


中國最早發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在中國大連,薄熙來為討好江澤民,主動要求將臨時在北京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運往東北大連、瀋陽等地。
(大紀元合成圖片)

大連監獄和周圍的臨時監獄當時關押大量法輪功學員,在薄熙來推動江澤民群體滅絕法輪功學員政策下,政法系統警方、法院勾結黑幫器官中介及軍隊醫院和政府醫院聯網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和販賣法輪功學員屍體的罪惡最早就在中國大連發生。

周永康一直是活摘器官罪行的最主要負責人之一。在此過程中,薄熙來、谷開來和王立軍都大量參與。

2012年9月在日內瓦舉行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21屆大會期間,《大紀元》總編輯郭君在會上發言,曝光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慘劇,隨後幾天,活摘的話題持續在歐美,包括中東等幾十個國家中「炸開」。

2012年10月4日,美國106位國會議員聯名要求美國國務院,公布可能已經獲得的有關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一切資料,聯名信還表示美國如獲得證據,應該採取措施制止中共活摘罪行。

對於重慶事件越挖越恐怖的真相,中共無論承認哪一條,面臨的結果都是解體。一旦逮捕周永康,以政變和路線問題定罪周永康和薄熙來,必然會涉及「政變集團」問題,最後會牽出一堆高官,再燒到江澤民,涉及到中共倒臺;而以活摘器官定罪薄和周,對於這些聞所未聞的暴行,更是會追責江澤民,中共也會立即倒臺。這也是江澤民在整個重慶事件中最恐懼、「捂不住也要捂」的真相。

「18大」前周永康反覆稱要「同歸於盡」

除了薄熙來案本身的真相之外,到了「18大」前幾個月的時候,各類突發事件也使得整個中共處於風雨飄搖之中。

2012年3月15日,薄熙來被免除重慶市委書記職務。三天之後,同時也是在「北京出事」之前一天,在北京保福寺橋發生一起法拉利神祕車禍,令計劃的兒子遭到政治謀殺。當時車上一男二女中,死亡男子是令計劃的兒子令谷。同年6月前後,江派不斷在海外放風攻擊令計劃,稱其早就與周永康等「結成鐵三角」。此舉是曾慶紅、周永康藉此施放恐怖,威脅高層其他人對薄熙來案「收手」。

2012年10月26日,周永康陣營在向海外多次投放有關溫家寶的黑材料後,《紐約時報》刊發抹黑溫家寶的報導,在中南海造成震動。周永康更是放風威脅,還要公開胡錦濤的黑材料。

此前2012年7月,周永康陣營在海外媒體刊發「預告」文章,向中南海攤牌,表達「同歸於盡」的態度。

文章明言江澤民會死保周永康,「江澤民保周永康就是保自己。江和周是一根線上拴的兩個螞蚱,特別是在法輪功問題上,周倒了,會連累江;而江並不想在有生之年被遭受迫害的海內外宗教人士追討其罪。因此,江澤民有充分的理由和動機保護周永康。」

文章還表示,「周永康是中共情報頭子、特務頭子,他有極為充足的資源和便利的條件,收集所有常委及其家人貪腐的證據。這些證據一旦披露出去,那時,就不是誰上誰下的問題,而是大家『同歸於盡』的問題。」

江派通過海外控制的媒體來釋放威脅胡錦濤和習近平的信息:「周永康比王立軍和薄熙來心狠手辣不知多少倍,把他逼急了,說不定會上演比王立軍闖美國領事館那樣的更破釜沉舟的事件,那時,所有的常委都會吃不了兜著走。」

「18大」胡錦濤流淚全退

「18大」之前,中共局勢內外交困。釣魚島使得中、日關係面臨很大壓力;南海也不太平;中國的經濟外貿仍然低迷;內部激烈鬥爭不斷:令計劃兒子被殺,李源潮、溫家寶被放風;以周永康為首的江派反覆威脅要「同歸於盡」。

在內外極其交困的局勢下,2012年11月15日,胡錦濤全退。自2002年胡錦濤上臺以來,胡、江十年生死搏擊,到「18大」最後一刻胡錦濤全退學董存瑞炸碉堡,與江澤民「同歸於盡」,廢掉中共老人干政的潛規則,完全把大權交給習近平。


中共18大最後一刻胡錦濤全退、學「董存瑞炸碉堡」與江澤民「同歸於盡」,徹底廢掉江澤民、曾慶紅等長達十年的「干政亂紀」。(AFP)

這次「18大」人事布局只是一個表象,最後一刻胡錦濤全退,在常委和政治局委員人選中又暗中進行了布局,表面看來江派在常委中占了三席,其實處處受到牽制。胡錦濤最真實的目的是想要讓江系慢慢消亡,給外界製造江派衰而未亡的假象,防止江派陣營再出周永康運作下的《紐約時報》事件這類「魚死網破、破罐破摔」威脅行動,導致中共立即解體。

胡錦濤十年執政,從最初的周永康以政法委作為「第二權力中央」與胡錦濤對抗,到近幾年隨著江澤民的衰落而開始掌握權力,再到今年王立軍事件後掌握軍權,胡錦濤的權力在「18大」之前達到顛峰。

「18大」閉幕日,2012年11月14日,胡錦濤在北京大會堂的座位上最後時刻流淚。

緊接著的15日,「18大」最後的內部主席團會議後,胡錦濤突然做出驚人動作,請求即席簡短發言,而這是會議議程中沒有的內容。包括江澤民在內,眾人面面相覷,一時不知所措。胡在簡短發言中明確表示幾點:

退下來以後,堅決做到對下一屆的領導不干預、不批示;

在「18大」上,已交出黨的總書記和中央軍委主席職務,2013年3月的人大上,將交出國家主席和國家軍委主席職務。然後,立即搬出中南海,撤銷以自己名義的辦公室,也不會在軍委設置辦公室。希望從自身開始,已經退休的領導人,都不能再干預新領導人的工作;

對習近平的能力表示肯定,每一個老同志,都應該支持他的工作,而最好的支持,就是信任他,不干預他的工作,讓他放手統領「全黨全軍全國人民」;

胡錦濤發言完畢後,再次流淚,並直接離開現場。據稱,習近平也感動得當場流淚,江澤民則尷尬萬分,不斷在座椅上挪動身軀。會議現場更是「炸了鍋」。

胡錦濤「18大」後考察貴州

「18大」結束後,胡錦濤首次離京,選擇的考察地點是貴州。而這次貴州行的首要考察地點就是遵義。

遵義會議是中共中央政治局遭到「嚴重受挫」的情況下,於1935年1月在貴州遵義召開的一次擴大會議。官方稱,「這次會議……在極端危險的時刻,挽救了黨和紅軍……」

胡錦濤首行取點遵義的含義不言自明,同時,胡也看到自己的付出,根本不可能挽救中共即將解體的命運,而執政十年期間,胡也未能阻止江澤民對法輪功發動的這場波及數億中國民眾的鎮壓,而中共因鎮壓犯下的罪惡累累,胡錦濤18大和兩會中突然悲從中來的複雜心情和處境,大概與此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