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民眾擔憂H7N9禽流感是否已蔓延時,4月13日北京七歲女孩確診為感染H7N9禽流感。圖為地壇醫院發布監控畫面,中外媒體聚焦。(Getty Images)

大陸高級獸醫專家披露,從2012年12月分左右,大陸禽流感早已盛行,現在已從東部向西部蔓延,並導致人被感染,這是十幾年來看到最嚴重的一次,但當局不敢承認。儘管官方封鎖消息,4月7日仍藉專家之口,暗示人們病毒已經擴散。

文 ◎ 齊先予

更令人擔憂的環境樣本陽性

就在民眾擔憂H7N9禽流感是否已蔓延時,4月10日,中共農業部新聞辦公室再次發布消息稱,國家禽流感參考實驗室從江蘇省、浙江省、安徽省送檢的2099份養殖場、活禽市場和環境樣品中檢測到14份家禽H7N9禽流感病原學陽性樣品,並分離出病毒。基因序列分析表明,其病株與導致上海鴿子死亡及多人死亡的病毒高度同源。

截至4月11日,官方通報稱,大陸共確診38例H7N9病例,10人死亡。其中上海18例(6人死亡),江蘇12例(1例死亡)、浙江6例(2例死亡)、安徽2例(死亡1例)。

然而這次官方沒有報導送檢樣品中是否包含環境樣品。4月5日,農業部通報,從上海市送檢的738份樣品中檢測到19份H7N9禽流感陽性樣品,八份陽性樣品來自松江區滬淮農副產品批發市場,其中雞七份、環境樣品一份;三份來自閔行區景川市場,其中雞一份、環境樣品兩份;八份來自閔行區鳳莊市場,其中雞兩份、鴿子兩份、環境樣品四份。當時很多民眾問,什麼是環境樣品,官方沒有給予解釋。

專家介紹,環境樣品是指土壤、污水、排泄物、現場飼料等,環境樣品陽性越多,說明感染禽流感的高危人群不僅僅是曾經接觸過野鳥家禽的人,也不僅是屠宰、銷售、養殖人員高危,而是只要曾經進出過菜市場的市民,也很有可能受感染,包括不經意間將附有病毒的污水、排泄物等帶回家,造成社區傳播。

由於H7N9病毒在較低溫度糞便中可存活一周,在4℃水中可存活一個月,在甘油環境存活長達一年,因此環境樣品測出病毒,問題就非常嚴重了。目前上海閔行區是感染H7N9人數最多、死亡最多的地方,其次是松江區。

在浙江杭州,官方通報的杭州確診的第二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患者楊某,病前曾到菜場買過鵪鶉。4月4日,杭州疾控中心工作人員在楊某家附近的上城區後市街濱盛農副產品商行活禽攤,採集12份外環境樣本,以及兩份銷售人員樣本。發現五份外環境樣本H7N9禽流感核酸呈陽性。

這五份陽性「外環境標本」包括一份鴿羽毛和足塗抹物、一份禽類糞便、一份籠具和操作臺塗抹物、兩份退毛污水。不過,兩份從業人員標本陰性。出人意料的是,杭州市疾控中心此次抽檢的12份樣品中包含了五份禽類樣品,但檢測結果為陰性。也就是說,哪怕雞、鴨、鵝、鴿子、鵪鶉等動物沒有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或感染後已經產生抗體,但它們依然可以作為H7N9病毒的載體,把病毒傳播到環境中,繼而傳播到人身上。

這個結果印證了《新紀元》在4月4日分析總結的這次H7N9禽流感的一個新特徵:雞鴨還活著,可人死了。也就是說,這次的變異後的H7N9病毒,可能對鳥類或家禽是低毒性的,但傳染給豬或魚或人時,病毒的一點細微變異就可能導致在新的宿主體內的高毒性。

官方隱瞞疫情

從4月1日到10日,官方報導的發現流感病毒導致人感染的地區嚴格控制在前期官方已經報導出死亡案例的四個省市:上海、江蘇、浙江和安徽。不過據日本《讀賣新聞》6日引述多名大陸傳媒人士消息稱,中宣部已下令上海等地的傳媒,在報導人類感染H7N9禽流感時,不得使用自行採訪的稿件,必須轉發新華社的稿件。部分曾經採訪患者家人的大陸報章,已在4月4日後,轉用新華社稿件。此消息也得到大陸微博的證實。


4月9日,安徽省長豐縣舉行人感染H7N9禽流感應急演練。(Getty Images)

於是,官方的信息封鎖更加讓百姓擔憂。人們在網路上看到很多爆料,稱天津、寧波、瀋陽多地也出現首例H7N9病例,北京更驚爆疑似發生重大疫情。

以長江上游湖北武漢為例,官方隻字未提湖北出現疫情,但大紀元調查發現,4月8日,曾經被上海醫院診斷為肺炎的武漢85的老人黃紹杞,因重症肺炎死於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家屬稱老人的症狀非常像感染了H7N9病毒,其子黃春偉多次要求醫院給予檢測,但遭醫院拒絕。

據黃春偉介紹,他父親黃紹杞3月初到上海兒子家小住,3月25日突發高燒,體溫達39℃左右,吃退燒藥退熱,八小時後體溫即反彈。持續發燒五天後,開始輕微咳嗽,痰帶血絲,有哮喘,病情不斷惡化,被上海醫院初診為肺炎。因上海的醫院無床位,4月1日,他將父親送回武漢人民醫院治療。第二天,老人病情惡化,緊急轉入醫院重症監護病房救治。4月8日23時33分,醫院宣布黃紹杞死於嚴重肺炎。

住院八天內,黃春偉多次強烈要求醫生檢查父親是否被感染H7N9,因為老人在上海經常去農貿市場購買活家禽,為了老人的治療,更為了照顧老人的家屬子女的安全,他強烈要求醫院做檢查,但醫院一直拒絕,或者檢查結果一直未通知家屬。

不過,就在黃春偉的父親死於所謂「重症肺炎」的前兩天,武漢官方突然夜殺五萬隻家禽,比疫情嚴重的上海捕殺的家禽還多了一倍。

據《東方日報》9日報導,在沒有任何官方通報的情況下,武漢市4月6日突然關閉規模最大的金潭家禽批發市場,並連夜宰殺近五萬隻活禽,引起當地民眾極度恐慌。民眾在網路紛紛質疑武漢可能隱瞞H7N9疫情,促當局確實交代真相。

報導稱,武漢市衛生局多個聯絡電話無人接聽;湖北省衛生廳有職員表示不知道撲殺家禽的原因;省疾控中心的電話,一個已停機、另一個則長響無人接,情況耐人尋味。

4月8日上午九時,湖北省武漢市疾控中心還舉行首場人感染H7N9禽流感應急處置演練。有民眾說,看來已經做好病災大流行的準備了。嚇人!


4月8日,湖北省黃石市磁湖北湖大量魚兒死亡,短短四個小時,保潔人員從湖中打撈出數噸死魚,足足裝滿一大貨車。(新紀元資料室)

就在4月8日這一天,湖北省黃石市磁湖北湖大量魚兒死亡,短短四個小時,保潔人員從湖中打撈出數噸死魚,足足裝滿一大貨車。人們發現,死的主要是大魚,主要以胖頭為主,最大的死魚達五公斤左右,而此前20多天,風景優美的黃石磁湖發現了50多頭死豬漂浮。

大紀元獨家:
年前大陸已爆發禽流感


4月8日,大紀元網站發表了題為「中國高級獸醫專家向大紀元獨家披露H7N9內情」的文章,據大陸這位高級獸醫專家林泰華(化名)披露,從2012年12月分左右,大陸家禽中一直流行著禽流感,現在已經從東部向西部蔓延,環境早已被污染,大氣也成了禽流感病毒庫,最後導致人被感染,這是十幾年來看到最嚴重的一次。但是當局從不敢承認這期間國內爆發禽流感。

數十年來和家禽養殖戶打交道的林泰華表示,在中國低致病性禽流感常年發生,高致命性局部發生,今天這裡爆發,明天那裡爆發,H7N9的爆發是多年來的演變結果。從2012年11月下旬開始,禽流感從東向西南延伸,包括河南、山西、陝西,再到四川的死鴨事件,幾乎是流行性的爆發。

他透露,最嚴重的應該是在去年4、5月份,在石家莊爆發很厲害的禽流感,死亡率達80%,一般發病到結束要二、三個月,處理一部分,治療一部分,淘汰一部分,大家都不吭聲、不報導,老百姓自己承擔巨大的損失。

林泰華稱,這次禽流感已經給陝西等地的雞農帶來巨大損失。禽流感在中國經常發生,「肉雞幾乎是每批都發生,尤其是產蛋雞,死亡最厲害,產蛋大幅下降,一天幾十隻,上百隻往上死,以前沒這樣死過,養了2000隻到3000隻,一天死了45隻,嚴重死100隻,一天損失就3000塊錢,五天就是一萬多,雞農能有多少錢,損失很慘重,幾十年的積蓄打水漂了。」

「陝西這邊的雞隻死亡和淘汰的大概50%左右,如這個地區有十萬隻雞,可能剩五萬。養一萬隻雞,2、30萬元就沒了。30塊錢養出來,7塊錢賣掉。生病的雞肯定會流通到市面上,肯定都是殺掉、人吃了,這個大環境就這樣。」

他表示,一般年頭陝西的雞存欄數約有2000多萬隻,現在大概能剩個7、800萬隻就不錯,他20多年來都沒見過這樣的情況,今年死亡很厲害。

中國已成為世界畜禽病毒庫

官方稱黃浦江上的死豬是凍死的,四川的鴨子是熱死的,林泰華對此表示:「中國養殖戶搞了幾十年,他們連這點常識都沒有?老百姓會把它凍死,會把它熱死?那是不可能有的事情,老百姓的水平不可能低到這種程度,養一批雞都投資幾十萬,讓它去凍死、熱死,那可能嗎?」

西北農林科技大學獸醫師劉增耀也在微博上說:「農業部的同志,中國的行政主管能不能不要這樣愚弄欺騙人民,年前雞、豬、鴨的大量死亡怎麼能是凍死的或密度大熱死的,我是搞這一行,我用人頭擔保,這段時間有的地區雞就發生了禽流感,別騙人了,而且血清檢測已證實。」3月26日,在四川省眉山市彭山縣的南河中,有民眾發現了眾多死鴨。經統計,共有1000隻死鴨被裝在50到60個塑膠編織袋中。

「四川的官員,鴨子大量死亡肯定是禽流感造成的,絕不是密度大引起,新年前到現在部分地區爆發了禽流感,低致病與高致病的都有,還有與新城疫混感的,只是無人關注而已,當官的只顧烏紗帽,哪管百姓死活。」

劉增耀還說:「別騙人了,沒有疫情哪能死那麼多豬,經過30年的盲目發展,中國的養殖環境早破壞了,已成為世界畜禽病毒庫,每年入冬和開春的口蹄疫、禽流感、新城疫都在發生,有誰過問過?都是老百姓默默承受損失,黃浦江死豬是老百姓用行動和事實證明給公眾看,還掩飾什麼?胡說什麼?年前至今禽流感一直流行。」

對於中共官方公布的禽流感感染和死亡數據,4月7日,曾獲得普利策獎的知名記者、全球衛生和外交問題專家Laurie Garrett在CNN撰文表示,H7N9病毒史上首次被發現造成人類感染,即使是發生在中國邊遠地區也是大新聞,何況目前是發生在有4800萬人的人口密集地區。

她認為,官方公布的數據非常不可信,因為官方只報導了重症患者和死亡患者的人數,而重症患者的「分母」在那裡?那些輕微症狀的感染者在哪?他們才是決定病毒是否能迅速傳播的關鍵因素。

由於官方封鎖消息,人們只能在微博等網站上獲得信息,或採用自由門等翻牆軟件到海外閱讀動態網。在民眾眼裡,官方稱的謠言就是「遙遙領先的預言」。何況官方已經藉專家之口,暗示人們病毒已經擴散。

4月7日,中共農業部首席獸醫師于康震稱,從家禽、鴿子中分離到的H7N9禽流感病毒是一種全新的病毒,與人體中分離到的病毒高度同源;該病毒來源不明、傳播途徑不清,不排除在更大範圍內檢出H7N9禽流感病毒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