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衛生組織(WHO)17日證實,中國已確診的H7N9病例中,部分患者從未接觸過任何禽鳥,H7N9病毒是否人傳人蒙上了一層神祕又不安的面紗。(Getty Images)

4月中旬的一星期之內,H7N9禽流感確診病例比前一周增加1.75倍,死亡人數增加80%,出現病例的省市從四個增加到七個。顯示H7N9禽流感繼續在中國急速擴散,危險性日益增加。

文 ◎ 季達

截至4月18日18時,中國大陸官方通報全國已確診H7N9禽流感病例88例,18人死亡。其中上海32例(死亡11例)、江蘇21例(死亡4例)、浙江27例(死亡2例)、安徽3例(死亡1例)、北京1例、河南3例、湖南1例。僅在4月18日,上海、河南、江蘇各新增一例確診病例,江蘇添一例死亡。浙江省新增兩例。

上海新增的一例是80歲的女性病患馬某。目前,上海的確診病例達32例,死亡11例。

河南新增確診病例係男性患者王某,鄭州市管城區南曹鄉人,今年38歲,從事禽類銷售宰殺工作。

江蘇新增確診者為26歲女性患者王某,住南京市玄武區。新增死亡病例是蘇州市的確診病患孔某,男,60歲。目前江蘇共有21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確診病例,其中4例死亡。

浙江省衛生廳通報,浙江新增的2例確診者分別是患者沈某(女,54歲),個體戶,嘉興人;另一名患者徐某(男,69歲),退休,杭州人。至此,浙江H7N9禽流感感染者達到27例,2例死亡。

在過去的一個星期之內,H7N9禽流感確診病例比前一個星期增加了1.75倍,死亡人數則增加了80%,出現病例的省市則從四個增加到七個。顯示H7N9禽流感繼續在中國急速擴散,危險性日益增加。

家禽產業遭到重創

4月初以來,長三角地區多地確診的H7N9禽流感病例逐日暴增,同時,南京、上海、杭州、大連、湖北黃岡等多地都發現有麻雀(鳥)死亡。上海市野生動物保護管理站工作人員稱,如果遇到五隻以上死鳥,很有可能存在疫情……「國家禽流感參考實驗室」從鴿子、雞、環境等樣品中檢出H7N9禽流感病毒。

而北京近日也有許多民眾爆料並上傳圖片稱,北京一些地區出現死麻雀。

據《城裡網》消息,16日上午八時左右,家住大連市區西部的市民張先生出門上班時,在小區樓下發現了一隻死鳥。現在正值候鳥大範圍遷徙,前不久上海市民就是先發現死鳥,並在死鳥屍體中檢測到H7N9禽流感病毒。張先生非常著急,小區一些居民看到死鳥也很擔心。

中國畜牧業協會統計,從H7N9爆發之後的一周之內,大陸家禽行業的損失超過百億元人民幣。波及企業和農戶4400餘萬戶,雞苗損失每天達兩、三千萬元,活雞損失每天超億元。

據該協會4月17日的調查和測算顯示,禽類中僅肉雞雞苗、活雞及雞肉產品的損失已超過167億元。如果算上鴨類產品及肉鴿養殖等,整個禽類養殖業的損失超過170億元。

官方媒體報導稱,在中國畜牧業協會禽業分會副祕書長仇寶琴看來,關閉活禽交易市場對於禽類養殖業的打擊非常大,全國肉雞和雞蛋市場需求驟減,價格大幅下降,許多養殖戶和企業處於「水深火熱」中。目前,整個家禽養殖業的最終損失還很難估算。

可能已經開始人傳人

世界衛生組織(WHO)於4月17日證實,中國爆發H7N9禽流感至今,在已確診的病例中,發現有部分患者從未接觸過任何禽鳥。H7N9禽流感是否真的是禽傳人的傳染病,蒙上了一層神祕又不安的面紗。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PCC)負責流行病學防疫的首席科學家曾光(Zeng Guang)17日指出,在H7N9的病患中,大約有40%的人沒有明確的家禽接觸史。這些人是如何被感染的?目前仍是一個謎。路透社報導說,世衛發言人哈特爾(Gregory Hartl)也在隨後證實說:「在部分的確診病例中,發現有人至發病前皆沒有任何禽鳥接觸史。」

哈特爾表示,雖然他不知道沒有家禽接觸史的H7N9病患究竟占了多少百分比,但他強調「這是一部分待解的謎團」。世界動物衛生組織(World Animal Health Organization,OIE)則在其網站上透露,中國在上個星期又通報了三個新家禽養殖場發生禽流感,使疫區增加為11個。

目前已在中國多個地方發生的H7N9疫情,其真正的傳染途徑仍未明朗,也還未證實這是一種人傳人的流行病。不過,上海已出現兩起「家庭聚集性病例」。近日曝光的上海一名醫務人員的簡訊明確說,H7N9禽流感病發生毒變異,已能人傳人。此後,中國疾控中心專家首次承認「不排除H7N9禽流感病毒存在有限人傳人的能力。」

病毒變異快速 引發大流行擔憂

世界衛生組織(WHO)的一名官員4月14日表示,新型H7N9禽流感病株攻破北京,並不出乎意料之外。世界衛生組織駐中國長官Michael O'Leary表示,不是每一個感染了H7N9的病例都集中在一個相同暴露病源的小區域。「所以,我們(世界衛生組織)預計著將出現新的病例……此外,我們預期還會有其他病例。」

美國《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發布的報告作出結論說,新型的H7N9病毒通常造成嚴重的呼吸道感染、敗血症和腦損傷,並且似乎對疫苗和治療具有抗藥性。醫學博士Timothy Uyeki和另一位專家Nancy Cox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中表示,H7N9新型病毒可能導致大流行,並警告說,這種可能性是真實存在的。

鑒於H7N9的嚴重性、傳播速度和致死性,Uyeki和Cox在其報告中說,「這些病情嚴重的病例可能只是冰山一角,還存在更多尚未發現的輕度和沒有症狀的感染。」

兩位專家的文章對頭三個死亡病例的病毒學數據和環境分析顯示,患者很快病倒,發展成嚴重的肺炎和上呼吸道窘迫,他們的病情急劇惡化,發展成敗血症和多個器官衰竭。特別是,有兩例出現腦部感染或者周圍腦膜感染。

雖然這三例先前存在健康問題:一人患有阻塞性肺病、兩人患有B型肝炎、另一人肥胖。不過,只有一人年長,另兩人分別是27歲和35歲。其中有兩人在發病前幾周接觸了家禽:一人是屠夫,另一人曾前往家禽售賣店,還有一人沒有和鳥類接觸的記錄。

之前,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警告說,這一病毒在繼續發生變異,這使得其變得越來越危險。

專家憂:感染卻無症狀

專家們有以下幾大擔憂:

1. 感染的雞和其他鳥類並不顯示出症狀。感染H7N9病毒的雞隻沒有症狀顯示,所以在禽類中廣泛傳播,而飼養主不會提前預知。

2. H7N9比其他病毒更容易傳染到人身上。「基因序列顯示,這些病毒比其他的禽流感病毒更加容易傳染到哺乳動物身上。」

3. 其他的H7病毒的疫苗無效。臨床實驗顯示,針對H7流感病株的疫苗對抗H7N9的效果非常有限。

4. 美國現有的流感測試方法測試不到H7N9病毒:「由於現有的診斷對檢測H7N9病毒可能缺乏敏感性,而現有的分子測試判斷H7N9為A型流感的非亞型,所以目前最關鍵的議題是:快速開發、驗證和布署能夠快速檢測H7N9病毒RNA的方法。」

高毒性和長潛伏期引發恐慌

目前有關H7N9禽流感病毒的研究,也引起了流行病專家的恐慌。恐慌之一,是H7N9病毒變異之後的高致命性。這種病毒在中國造成的感染死亡率高達20%,比十年前非典疫情北京官方公布的8%死亡率高出一倍,比SARS在其他華人區域造成的15%死亡率亦高出甚多。

恐慌之二,是H7N9禽流感病毒的變異速度。深圳南方科技大學的一個研究小組稱,新型禽流感病毒的變異速度驚人,可能比普通流感病毒快八倍。據報導,該研究小組發現四株H7N9禽流感的表面血凝素蛋白基因中,有一株有明顯的相對其他三株的變異。在血凝素蛋白的560個氨基酸中存在9個變異。H7N9禽流感病毒僅僅一兩周內就出現多種變異。對於流感來說,這種變異速度很罕見。快速的變異讓人們很難預測這種病毒將怎樣演變。專家呼籲當局必須對此有所警覺並做最壞的打算。

恐慌之三,潛伏期並不確定。美國一位傳染病專家解釋說,傳染病病菌或病毒的在人體內的潛伏期,很大程度上決定了疫情的範圍有多大。很明顯,潛伏期越長,可能導致的疫情範圍必然越大。十年前,導致全球恐慌的SARS病毒潛伏期為八到十天,而中國的專家認為,H7N9禽流感病毒在人體內的潛伏期為七天。不過,中國疾病控制中心的專家曾光認為,「這個病潛伏期多長?現在說七天。但這是根據其他禽流感推斷的,不是根據這個病自己檢測出來的。」

恐慌之四,中國官方隱瞞疫情嚴重程度。由於擔心被宣布為疫區並導致當地經濟遭到嚴重打擊,中國各地方政府傾向隱瞞疫情的嚴重程度。

這在十年前已經出現過一次,中國因此曾遭到世衛組織的嚴厲警告。不過從最近的跡象看,中國公布疫情的速度並未符合世衛組織和中國自己的有關規定。而且,中國也存在多宗疑似案例。比如臨近香港的廣東省,一位女鴿販猝死,死因未明,而十多萬隻鴿子卻被下令滅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