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染H7N9禽流感的患者從上海、浙江、一路擴散到北京、湖南、河南、臺灣等地。圖為中國安徽一病人正憂心的注目醫生與家人談論病情。(Getty Images)

最近幾十年,流感病毒跨越種群傳播已經非常普遍,禽流感、豬流感、人流感……,在病毒基因交叉重組的狀況下,已經越來越難分辨,威力也越來越兇猛,科學家普遍感到力不從心,根本無法深入了解其來龍去脈,只能憂心忡忡地盯住已經發生的事實。

文 ◎ 齊先予

隨著氣溫的升高,有關H7N9禽流感的新聞逐漸降溫。截至2013年5月2日,感染H7N9禽流感的患者從上海、浙江、安徽、江蘇,擴散到北京、湖南、河南、臺灣、山東、福建,感染人數總計128例,死亡27人。不過,對於至今依然成謎的流感病毒,我們不妨趁這個空檔,探究一下以前無暇顧及的事,特別是為何這次最初禽流感最嚴重的地區與漂流死豬的地區幾乎重合的問題。

浙江嘉興爆發過「肺炎」豬瘟


2013年3月,近兩萬頭漂浮死豬從上海黃浦江邊打撈出來,3月底,上海就爆發H7N9禽流感病毒,原因啟人疑竇。(Getty Images)

2013年3月,上海在黃浦江邊打撈出來的漂浮死豬近兩萬頭,大陸官方起初稱這些豬是凍死的,後又改口稱是死於豬圓環病毒,言外之意大多是小豬死了,不過事實並非如此。大陸很多報導,如3月4日《嘉興日報》的「亂扔死豬現象再次抬頭」、「死豬處理,一個養殖大村之痛」,3月12日的《21世紀經濟報導》都證明,死豬既有乳豬也有體重超過幾百斤的成年豬。

4月4日,日本雜誌《周刊文春》報導了一名嘉興市嘉善縣姓楊的養豬戶的自白,他坦承:「我確實往河裏扔了死豬,但你們什麼也不懂!」他說,家裏原來約養了500隻豬,中國新年前遭遇前所未有的寒流,超過300隻小豬患肺炎,「地方政府給小豬注射的預防藥過去一次就行,現在完全無效,有點氣候變化就死亡。」

中共官方否認嘉興的豬曾經爆發過瘟疫,不過很多大陸採訪文章都提到,光在竹林村,村子裡每天死100頭豬。3月30日《中國經營報》在實地調查報導「江上的死豬」中表示,「當地的農戶、獸藥店均稱前一段時間因天氣原因而出現較多類似肺炎症狀的病豬。……3月20日,上午的餵食時間過後,新興鎮竹林村兩家養豬戶走進獸藥店開始描述病豬的症狀:拉稀、發抖、高溫、氣喘……未等藥劑師發話,兩個人又爭著說可能是肺炎,之後各自在購買了300多元和500多元的拌食藥後,開始坐下來抱怨——收購價跌至六元,養豬都得虧,這種情況下,只有小豬不治、大豬少治才能減少損失。」

不過是否是普通豬肺炎或是新病毒,誰也沒有進行調查。比如日本採訪的那位楊姓養豬戶,一個豬圈裡50頭豬幾天內只剩下幾頭了,吃藥都不管用,這就值得研究了。

大陸採訪還發現,黃浦江上打撈出來的死豬,可能並不全部來自浙江嘉興,因為沿途有很多水閘,人們從上萬頭死豬中發現有17個耳標來自浙江嘉興,但耳標二維碼只是豬接受首次疫苗所在地的信息,上海附近很多人從嘉興買豬回去飼養,而且絕大多數死豬都被取下了耳標。人們把死豬被拋入河道歸咎於死豬處理池嚴重缺失,導致「以前坐車到上海的死豬,這次沿河漂到了上海」,殊途同歸。

2009年的豬流感其實是人流感

雖然表面上長江死豬與H7N9禽流感無關,人們也一直把H7N9禽流感的傳染源局限在禽類(野禽和家禽)上,不過反思2009年人類犯下的錯誤,也許能幫助揭開新流感之謎。

2009年3月,墨西哥很多人得了「重感冒」,數十位身體挺好的年輕人因此突然死亡。4月24日,世界衛生組織確認部分發病個案是由一種從未在豬身上發現的H1N1變種病毒所引致。儘管科學家認為這個新流感是由幾種不同的流感病毒組成,如由北美豬流感病毒、北美禽流感病毒、人類甲型流感H1N1亞型病毒和常見於亞洲歐洲的豬流感病毒四部分組成,但世衛把其定為「豬流感」(swine flu),全球很多國家也跟進把新流感稱為豬流感,人們在找尋病毒傳染源以及防治方面也主要把精力集中在豬身上。

由於一直沒有在豬身上查出「豬流感」病毒,而且世衛的警告導致豬肉生產和銷售的巨大損失,2009年4月30日,在農業界和聯合國糧農組織的強烈抗議下,世界衛生組織才重新命名新病毒,改稱為「甲型H1N1流感」。

從科學角度看,世衛最初的命名明顯不科學。假如說百年前流感病毒的傳播還因種屬屏障而把流感病毒分為禽流感、豬流感、人流感、馬流感之類的話,最近幾十年流感病毒跨越種群的傳播已經非常普遍,隨處可見。而世界衛生組織還是用老命名誤導輿論,可見其官僚習氣之重,因為實際上2009年從墨西哥傳出的新流感是種「人流感」,而不是「豬流感」。

疫情初期,人們一直在豬身上花功夫,但找不到傳染源,也就無法有效的隔離和預防。當時人們若得了重感冒,醫生只問病人是否和豬有直接接觸,但科學家一直沒有在豬身上找到這種病毒,直到2009年5月2日,在加拿大Alberta一個農場的豬群發現了與墨西哥病毒有關聯的病毒。不過後來人們發現,那些豬是因為一個剛從墨西哥回來的工作人員傳染的。

至今人們也不知道2009年的H1N1新病毒到底從何而來,為何一下又消失了。這種新型甲型H1N1流感(novel Influenza A, H1N1)很活躍,不但能人傳人,還能人傳給豬。疫情最主要的「二傳手」不是豬,而是人,人與人之間靠咳嗽和噴嚏傳播,人讓豬背黑鍋了。當給豬流感「正名」後,醫生在詢問病人時就會問,是否到過爆發疫情的地區、周圍是否有人得了重感冒等,而不是問是否和豬接觸過。

從某種意義上說,世衛的錯誤命名在疫情暴發的初期嚴重誤導了人們。沒想到四年後,類似情況再次發生了。

H7N9是禽流感還是人流感?

2013年3月31日上海宣布兩位病人死於H7N9禽流感病毒,直到4月5日才在上海松江區滬淮農副產品批發市場鴿子樣本中檢測到H7N9禽流感病毒,當時已經發生H7N9感染病例16例,死亡六人。隨後的檢測也發現,在八萬隻飛禽中只有40隻帶有H7N9病毒,在被關閉的活禽市場中,環境樣品中帶有的H7N9病毒,比被撲殺的雞鴨和鴿子等家禽還多。而且被感染H7N9病毒的人,50%都沒有和家禽飛鳥接觸的歷史,第一位死亡的86歲老人足不出戶,從何而來被家禽感染呢?

新發現的H7N9病毒,兩個表面基因,血凝素蛋白基因(HA)和神經氨酸酶基因(NA),分別來自於H7亞型和H11N9,其餘六個內核基因都來自H9N2,很多專家都不願把其稱為「禽流感」,因為其基因片段都重配組合而成的新病毒,跟人類以前認識的H7N9病毒差別很大。

荷蘭專家發現,中國死者身上的新H7N9病毒有一個能黏附在哺乳類動物的基因PB2 E627K,這是鳥類的H7N9病毒所沒有的,這說明H7N9病毒入侵人體繁殖期間,基因發生變異,產生出這個新的基因標誌,令病毒毒性增高。研究人員還發現,有五個H7N9病株有Q226L基因標誌,令病毒容易黏附在人的上呼吸道,增加傳播能力。造成1957年及1968年的全球流感大流行的病毒,便有這個基因。

2009年人們冤枉了「豬」,莫非2013年人們又冤枉了「雞」?

陳馮富珍的吃雞、殺雞與辭職

說到世界衛生組織,人們會聯想到它的總幹事:來自香港的陳馮富珍(Margaret Chan Fung Fu-chun)。官方簡歷顯示1947年出生在香港的她,獲得過文學士、理學碩士和醫學博士,文科、理科、醫科都學了。1994年她成為香港首位女性衛生署署長。2006年在大陸中共的全力支持下,到瑞士日內瓦擔任世界衛生組織助理總幹事,年薪22萬美金。2012年她獲得連任,直到2017年。

香港民眾對陳馮富珍的評價,同時存在正反兩面。多數市民對她的認識都始於1997年H5N1禽流感在香港出現的個案。當時香港一名三歲小童據信是因為在一個販賣活雞的店鋪門口空地玩耍,吸入帶有病毒的雞糞而死亡,成為全球首宗人類感染禽流感的病例。在市民恐慌之時,陳馮富珍為安定人心,向市民宣稱:「我日日都食雞,大家唔好驚。」(我每天都吃雞,請大家不要驚恐。),因此被傳媒稱為「雞珍」。不久禽流感在香港全面爆發,她因而被批評誤導市民。

隨後她下令撲殺香港全部雞隻和其他家禽,最終使疫情得到控制。這種殺絕事發地區家禽之做法往後被其他國家相繼採用。不過現時亦有人批評這種做法其實治標不治本,只會造成濫殺家禽,無助控制疫情。

2003年爆發SARS期間,她發出對某醫院封院、對淘大花園隔離,而對鄰近的德福花園卻不加封鎖的矛盾命令,而且從大陸得知疫情後,內部協調混亂,受到立法會的指責和公眾的批評。

2006年11月9日據香港明報透露,在SARS疫情期間,身為衛生署署長的陳馮富珍拒絕到重災區淘大花園視察疫情,更不惜揚言要辭職,導致控制疫情受阻延。2007年8月1日的《都市日報》也報導說,淘大花園疫情擴散之謎的解開是由時任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的廖秀冬在幕後協助,與陳馮富珍領導之衛生署無關。

人流感與豬流感病毒重組

豬在病毒傳播上具有「病毒混合器」和「傳人的橋梁」作用。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美國帶給歐洲的不光是士兵,還有H1N1流感病毒。由於最初在西班牙大爆發,於是被稱為西班牙流感。不過,H1N1流感病毒也傳染給了豬,當時豬和人同時發病。由於傳染性強,全人類三分之二的人被感染,死亡人數在4000萬左右。

接下來的60年,這個人類的H1N1流感病毒的後代在豬體內不斷組合變化,1997年到2002年間,三種不同亞型和五種不同原型的新型毒株冒了出來,成為北美不同豬流感的引因,它們是1997年至1998年的幾種H3N2毒株;H1N1和H3N2的基因重組產生的H1N2;還有1997年在加拿大出現的一種由禽類和豬隻之間交叉重組而成的H4N6毒株。這些毒株包括由人類、豬隻、禽鳥的病毒基因重組而演變出來的新型毒株,成為引發北美豬流感的主因。

一般說來,每隔兩、三年流感病毒都會發生小變異,每隔十多年,病毒就可能有個大演變,使它可以輕而易舉地感染不擁有扺抗它的抗體之數億人。比如1976年在美國發生的人類流感:1976年2月5日,從美國FortDix入伍的一位新兵說他感到疲倦和無力,第二天就死亡,稍後他的四位同伴士兵入了院。後來發現導致他死亡的的病毒是禽種H1N1的變異,被稱為A/NewJersey/1976(H1N1)。這次流感爆發促使福特總統要求全美國公民注射疫苗。

1988年在美國還發生了人畜互傳流感。1988年9月,懷孕八個月年32歲的Barbara Ann Wieners和丈夫Ed造訪了Wisconsin州Walworth縣的農牧產品展覽會的豬圈之後發病,後來感染了肺炎,八天後即逝世。醫生發現導致她死亡的是一種豬流感H1N1病毒。

醫生在她去世前成功地幫她催生產下了一名健康女嬰。她丈夫則成功地克服了病徵痊癒。據報導,類似流感病在他們造訪的豬圈豬群中擴散,且76%年齡在九至19歲之間曾參加生豬展覽工作人員被查出有SIV抗體,但這群人沒有被診出嚴重的病情。一至三位接觸過病人的醫護人員也出現輕微的類似流感病狀,並被證實帶有感染了豬流感之後所產生的抗體。慶幸的是,這次事件沒有引發大規模的流感。

接下來大規模的人類流感就是2009年墨西哥開始的H1N1甲流。2013年3月,當上海出現H7N9流感死人時,在四川、陝西、湖南等地還出現了H1N1死人案例。面對日益凶猛演變的流感病毒,科學家普遍感到力不從心,根本無法深入了解其來龍去脈,只能憂心忡忡地盯住已經發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