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冤枉了豬,2013年會冤枉雞嗎? (第325期2013/05/09)

?"
感染H7N9禽流感的患者從上海、浙江、一路擴散到北京、湖南、河南、臺灣等地。圖為中國安徽一病人正憂心的注目醫生與家人談論病情。(Getty Images)

最近幾十年,流感病毒跨越種群傳播已經非常普遍,禽流感、豬流感、人流感……,在病毒基因交叉重組的狀況下,已經越來越難分辨,威力也越來越兇猛,科學家普遍感到力不從心,根本無法深入了解其來龍去脈,只能憂心忡忡地盯住已經發生的事實。

文 ◎ 齊先予

隨著氣溫的升高,有關H7N9禽流感的新聞逐漸降溫。截至2013年5月2日,感染H7N9禽流感的患者從上海、浙江、安徽、江蘇,擴散到北京、湖南、河南、臺灣、山東、福建,感染人數總計128例,死亡27人。不過,對於至今依然成謎的流感病毒,我們不妨趁這個空檔,探究一下以前無暇顧及的事,特別是為何這次最初禽流感最嚴重的地區與漂流死豬的地區幾乎重合的問題。

浙江嘉興爆發過「肺炎」豬瘟


2013年3月,近兩萬頭漂浮死豬從上海黃浦江邊打撈出來,3月底,上海就爆發H7N9禽流感病毒,原因啟人疑竇。(Getty Images)

2013年3月,上海在黃浦江邊打撈出來的漂浮死豬近兩萬頭,大陸官方起初稱這些豬是凍死的,後又改口稱是死於豬圓環病毒,言外之意大多是小豬死了,不過事實並非如此。大陸很多報導,如3月4日《嘉興日報》的「亂扔死豬現象再次抬頭」、「死豬處理,一個養殖大村之痛」,3月12日的《21世紀經濟報導》都證明,死豬既有乳豬也有體重超過幾百斤的成年豬。

4月4日,日本雜誌《周刊文春》報導了一名嘉興市嘉善縣姓楊的養豬戶的自白,他坦承:「我確實往河裏扔了死豬,但你們什麼也不懂!」他說,家裏原來約養了500隻豬,中國新年前遭遇前所未有的寒流,超過300隻小豬患肺炎,「地方政府給小豬注射的預防藥過去一次就行,現在完全無效,有點氣候變化就死亡。」

中共官方否認嘉興的豬曾經爆發過瘟疫,不過很多大陸採訪文章都提到,光在竹林村,村子裡每天死100頭豬。3月30日《中國經營報》在實地調查報導「江上的死豬」中表示,「當地的農戶、獸藥店均稱前一段時間因天氣原因而出現較多類似肺炎症狀的病豬。……3月20日,上午的餵食時間過後,新興鎮竹林村兩家養豬戶走進獸藥店開始描述病豬的症狀:拉稀、發抖、高溫、氣喘……未等藥劑師發話,兩個人又爭著說可能是肺炎,之後各自在購買了300多元和500多元的拌食藥後,開始坐下來抱怨——收購價跌至六元,養豬都得虧,這種情況下,只有小豬不治、大豬少治才能減少損失。」

不過是否是普通豬肺炎或是新病毒,誰也沒有進行調查。比如日本採訪的那位楊姓養豬戶,一個豬圈裡50頭豬幾天內只剩下幾頭了,吃藥都不管用,這就值得研究了。

大陸採訪還發現,黃浦江上打撈出來的死豬,可能並不全部來自浙江嘉興,因為沿途有很多水閘,人們從上萬頭死豬中發現有17個耳標來自浙江嘉興,但耳標二維碼只是豬接受首次疫苗所在地的信息,上海附近很多人從嘉興買豬回去飼養,而且絕大多數死豬都被取下了耳標。

1   2   3   4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