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與業界朋友閒聊,談及中國的錢荒、房地產泡沫、影子銀行、地方融資平臺,和天量的地方債,有人說起這些問題中,哪個會最先出問題,哪個最可能讓人措手不及,以及哪一個會是最致命的等一堆話題。尤其是,當中國銀監會的主席說,中國地方債和影子銀行的風險「都可控」,就更令人感到狐疑。因為,人們已經從歷史中學到了教訓,就是中共領導人的話,不但是完全不可信的;而且是完全相反、顛倒過來的。

如果地方債和影子銀行的風險失控,哪個會先失控、哪個會造成更大的後果呢?當前中國經濟痼疾重重,但追究一下哪個對中國社會是更危險的,還是很有必要。中國的影子銀行和地方債務之間是什麼關係,也需要人們仔細考察,看看兩者背後,是股什麼樣的力量。
 


中國的影子銀行和地方政府債務,連帶錢荒和房地產泡沫,哪個最致命實在難以定論。圖為北京一商業房地產租賃公司的廣告。(Getty Images)


中國百姓的陷阱——影子銀行

所謂「影子銀行」(Shadow Banks),是指在銀行監管之外的金融體系或準銀行系統、或其他信用中介體系。在西方,「影子銀行」包括投資銀行、對沖基金、貨幣市場基金、債券和保險公司等非銀行金融機構。金融危機以來,隨著華爾街幾家投行的破產,影子銀行的危害也越來越被人們關注,而美國政府的監管,也越趨嚴格。

在中國,影子銀行沒有明確的界定,現在一般指信託、保險、小額貸款、擔保和租賃公司等,也包括地下錢莊、民間借貸和典當行等機構。在缺乏法治和制衡的大環境下,中國的影子銀行注定會成為百姓的陷阱。據銀行監管機構的估計,中國「影子銀行」的資金規模是8萬億人民幣,而德意志銀行的估計,是21萬億,相當於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40%。更大膽的預測,認為影子銀行的規模有40萬億,相當於GDP的80%。這意味著,中國真的可以說是幾十個希臘的疊加了。

在當今的中國市場,與正常國家不同,影子銀行是十足的陷阱,三種「銀行」在推銷三類不同的產品,每種都像陷阱一樣,吸收了大量存款。商業銀行面向消費者推銷五花八門的理財產品;影子銀行在推銷信貸、信託產品;地下銀行則向中小企業發放民間的高利貸。值得注意的,是所謂「銀信合作」,其規模很大、涉及的面也較廣。銀行通過銀信合作,將資本移出表外,使帳面的資本要求「減少」,這樣就可以規避準備金計提和資本監管的要求。而這些信託公司的資金,又大量投向各級政府的基建,亦即充滿風險的地方融資平臺。

中國特色的怪胎——融資平臺

中國地方政府的債務,大都來自國有銀行和地方政府的各種「融資平臺」。這個所謂的「融資平臺」,是具有中國特色的怪胎。對正常國家的政府來說,他們的錢或來自稅收,或來自上級的支援,或來自銀行的貸款,通過發放政府債券的融資,沒什麼「融資平臺」這一說。中國從1994年開始的的這個融資平臺,僅10年之間,就生成了一個巨大的、蘊含巨大風險的怪胎,是人類史上罕見的。

「地方融資平臺」,又稱「地方城市建設投資公司」,是指地方政府設立的,以土地、稅收、國債為資產的金融公司。它實際上是以前中共地方政府「小金庫」的延伸,是更加公開化、制度化、及資金規模更龐大的「中金庫」、「大金庫」。1994年中國實施分稅制,中央財力加強,地方財力削弱,而轉移支付制度又不完善,所以就出現了這種平臺。中央拿了錢就不多說話,地方只好自尋出路。這種金融公司,股權歸地方政府,可以吸納各種資金,又可以為地方的基礎建設提供資金,資金的擔保還有財政補貼作為承諾。這是一種「權」和「錢」在無限制、無監管、無民意監督下「完美的」結合,是地方政府土地財政下最直接的生財和搜刮民眾的工具。

地方融資平臺的數量和融資規模,2010年急遽膨脹。2009年年中,中國就有8000多家融資平臺,包括縣級政府的近5000家。大部分地方平臺的債務率,亦即貸款債務與地方政府財力的比率,都高達98%,部分甚至超過200%,都達到和超過了希臘的水平。

影子銀行和地方債——繩兩端的螞蚱

中國的理財產品、信託產品、地方融資債券,及各種各樣的金融衍生品,都在一個系統裡打轉,是一根繩子兩端的螞蚱;一損俱損、一榮俱榮。繩子的一端,是貪婪的中共官員,他們可能只占全部人口的5%;繩子的另一端,是全國的百姓。影子銀行銷售信託產品,購買信託產品的,從人民幣100萬起跳,都是社會中上層的人們。國有銀行銷售的理財產品,從5萬、10萬起跳,購買的人們,都是中下層的百姓。

從根本上說,中國百姓的存款和積蓄,從國有銀行轉向信託公司,從信託進入影子銀行,再從影子銀行進入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再進入那些讓地方政府官員撈的盆滿、缽滿的基建項目,然後凍結在沒有航班的機場、沒有乘客的高鐵,和沒有人住的鬼城之中。

負債率如此之高的影子銀行和地方平臺,注定要破產和破滅。破產的時間,就是中共上層決定撒手不管、或想管但又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時候。而這一天,是注定會來到的。據中共自己的統計,約4萬億的地方融資平臺貸款將在未來3年到期,而2013年和2014年將迎來還款高峰。國家審計署的信息顯示,約53%的地方債將於2013年底前到期,不少地方政府債務到期後只能發新債來還舊債。但這樣的話,只在延遲風險,並把風險進一步加大。

至於中國的「影子銀行」,其放款量已佔社會融資總量的「半壁江山。」影子銀行破產時,信託大面積違約,會衝擊社會中上層的人們。地方債違約時,必然是地方融資平臺的破產,地方財政不能補貼,土地財政也無能為繼。所以,中南海已經意識到,當前銀行業面臨的三大風險,就是平臺貸款風險、房地產信貸風險,和「影子銀行」風險。

回到前頭的話題,地方債和影子銀行,哪個會造成更嚴重的後果?這問題還真是蠻難回答。如果一個人病入膏肓,得了一大堆病,什麼癌症、心臟病、高血壓、肺氣腫、黑死病他全都有,你說對這個生命來說,哪個最致命呢?可能哪個都是,可能哪個都不是。最後,可能是一個簡單的感冒,就會要了他的命。到那時,人們可能說他是死於這個病、那個病,也可以說死於併發症,但說是死於感冒發燒,恐怕還是令人難以置信。所以,中南海諸公如今小心翼翼維護著的,正是讓這個病入膏肓的人不要感冒、不要發燒,甚至不要打個小小的噴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