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月29日,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力主的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正式掛牌,也標誌著李與利益集團已經「幹上了」。(AFP)。

上海自由貿易區是在習近平陣營與江氏集團公開分裂的狀態下產生的,由於高層激烈搏擊,不能獨立司法和資訊自由這兩大致命缺陷,使得上海很難真正開放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難和香港競爭。

文 _李真

就在近期外資大舉撤離、中國經濟陷入危機的背景下,上海自貿區在中共總理李克強高調推動下,9月29日正式掛牌運作。當局公布了首批25家進駐企業與11家金融機構名單,不過核心細節欠奉。外界普遍認為,中共體制下所謂經濟開放都是花架子,最終都是服務中共權貴集團。

上海自貿區的兩大致命缺陷

對於媒體熱炒上海自貿區將成為香港的競爭對手,海外中國問題專家普遍認為,獨立司法和資訊自由,是上海自貿區的兩大致命缺陷。上海具有香港無法超越的優勢地緣位置,但始終無法取代香港成為真正的國際金融中心。

而且目前中共的經濟命脈基本上都被鎮壓法輪功的血債幫,包括江澤民、周永康、曾慶紅等控制,中共僅迫害法輪功,剛開始每年要動用相當於國民經濟總產值(GDP)四分之一規模的綜合經濟資源來維持迫害,最高時這一數字達四分之三。如果中共高層不解決法輪功問題,不徹底拋棄和解體中共體制,怎麼改革都沒有用。

雷聲大雨點小 僅兩間外資銀行進駐

自貿區由上海外高橋碼頭、外高橋物流園、洋山港和浦東機場四個現有保稅區組成,總面積28.78平方公里,29日正式掛牌成立,將先試人民幣自由兌換,開放金融商貿等領域。但外界普遍認為,這個被視為類似當年開放深圳特區的新模式,只是雷聲大雨點小的措施。


上海自貿區被視為類似當年開放深圳特區的新模式,只是雷聲大雨點小的措施。圖為自貿區範圍之一洋山港。(AFP)

中共商務部部長高虎城出席掛牌儀式時聲稱,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將形成新的行政管理體制,比如大幅度減少行政審批事項,同時強化事中事後監管。而且強調上海有三大優勢,包括較好的基礎和地理位置等,所以選擇落戶上海。

不過分析人士普遍注意到,自貿區總體方案並無太大驚喜,具體開放措施仍待上海市公布的各種細則來落實。包括29日公布的首批25家進駐企業與11家金融機構名單,最受關注的金融機構方面,工商銀行、農業銀行、中國銀行和建設銀行等八家中資銀行在自貿區設立分行,交通銀行設立金融租賃公司。

但外資銀行目前只有美國花旗和新加坡星展進駐,法國巴黎銀行則在自貿區設立一般商貿企業。

實際成效存疑 難和香港競爭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對《大紀元》表示,上海自貿區馬上掛牌,媒體上熱的很,但實際前景未必樂觀。

他指出,「其實還是原來深圳的翻版,吸引外資(包括國內資金),減稅優惠,物流保稅等,就是外貿經濟型的特區。上海外高橋有些不同,是李克強要求加料,加入了包括行政管理和金融服務的特別安排。所有問題的重點,其實在於金融服務的自由化,包括人民幣匯率自由浮動,以及銀行和投資機構的自由化措施。」

但他表示:「這個措施是否能成功,其實中國大陸本身有很多爭議。各部委反對聲音極大,黨內左派更是直接指責現任最高當權者是喪權辱國,把金融安全拱手讓給美國和西方,質疑李克強有多強?這是一個大問題。」

但實質是,共產黨無法容忍在一個大的封閉體系,記憶體在一個小的開放系統。「以網際網路開放來說,如果上海自貿區資訊開放,等於是全國開放,因為通過手機傳遞(比如微信或者其他軟體),可能幾個小時甚至幾分鐘,相關消息就會流遍全國,『輿論鬥爭』立馬失效。」

對於香港和上海的競爭,石藏山強調,上海始終無法取代香港成為真正的國際金融中心(這一點從融資成本上可以看出來),是因為不能司法獨立和資訊自由流動這兩個致命缺陷。稅制,其實倒在其次。

「從這個角度來說,香港如果想要維持優勢,堅守公務員中立、司法獨立、新聞輿論自由,都是最重要的內容。一旦失去這些優勢,香港很快就會真正變成一個中國(大陸)城市,不但無法和上海比,恐怕比深圳廣州還要等而下之。」

北京前中新社記者高瑜也對自貿區不看好。她表示,表面上自貿區推進改革、私有化,但實際獲利都是權貴資本。「誰能進來啊,外國大銀行現在有一些都轉移了,還剩下什麼?我覺得就是給權貴資本找一條路。現在毒食品、假冒偽劣的東西這麼多啊,就是因為貸不到款,所以就犧牲民營企業,犧牲所有中國人的健康。現在呢,說是可以隨便貸款了,但到哪兒去貸去吧,誰貸給你啊,誰有錢往外貸啊,誰有錢進入中國來瓜分國有銀行的那個地盤啊,全是權貴資本,現在再瓜分就是國有銀行了。」

中共利益集團阻撓重重

從7月3日中共國務院常務會議原則通過設立上海自貿區後,利益集團反對的聲音一直沒斷。尤其計畫向外國投資者開放上海金融服務業,隨即招致三大金融監管機構其中的兩個──中共銀監會和證監會──的公開反對。

自9月3日至今,李克強在20多天的時間裡至少六次談及改革,其中,在夏季達沃斯論壇舉行前後,談及改革的次數就多達三次,被外界視為其對中共相關利益集團的強硬表態。

目前中共權貴太子黨們已經壟斷把持了社會主要經濟行業,如江澤民家族控制中國電信行業,前中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兩家壟斷中國的石油行業;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之子劉樂飛控制中信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中國的大型國有企業幾乎成為了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等家族的私有財產。

外界分析,習李政府要克服這波經濟危機面對的絕非經濟問題而已,而是政治問題,最大對手是中共相關利益集團的阻撓。習李政府急欲擺脫中國面臨的經濟危機,利用經濟的增長來維護政治的穩定,不得不進行經濟改革,欲斷臂以求生,目前已現端倪。


習李政府欲克服經濟危機,首先要面對政治問題,最大對手是中共利益集團的阻撓。中國的大型國有企業幾乎成為了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等家族的私有財產。(Getty Images)

江系鎮壓法輪功動用國力四分之一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但石藏山指出,中國過去30年的發展,本質上只是恢復到二戰前經濟地位的過程。二戰之前,中國GNP基本上也是全球第二,排在美國之後。真正要突破,端看未來20年。不過,中國繼續發展存在幾大障礙。

第一,專制治理模式。這種模式具有正回饋效應,很像喇叭裡面發出的刺耳尖銳聲音的過程。社會發展成果被優勢集團壟斷,然後成為強化優勢集團的資源,這個過程不斷積累,將導致社會撕裂。好一點的情況,則是現在中國的情況,發展成本大增,社會效益遽減,政府腐化,官民對立。

第二,政府和國民都缺乏真正的大國心態。這是文化層面的東西。中共過去六十多年,傳統的東西全毀,新建立的是達爾文加毛澤東,全中國都有集體性受害受虐心理,動輒喊打喊殺要滅國血洗什麼的。全然缺乏阿哥風範,更談不上「大國者下流」那樣的自信傳統。

他強調,法輪功問題是中共繞不過的死關,這個問題不解決,任何變革都是空談。一、這是基本人權問題,二、真正的法制不能有例外,不能有「敵我」和「人民內部」之分,三、鎮壓需要花費大量的金錢,據說鎮壓法輪功曾經消耗中共四分之一的收入,而維穩超越軍費,也是中國浪費最大的地方。

鎮壓初期,中國有上億人在修煉法輪功,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成本可謂驚人。

據悉,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每年動用超過兩萬億人民幣,靠江澤民直接從時任稅務總局局長的金人慶手中劃撥,連時任中共總理的朱熔基都不知情況的嚴重程度,後來朱熔基卸任時看到財政報告時兩次哭暈過去。

還有消息透露,中共曾經派人來試圖與法輪功人員接觸,表示要談判,受派人員自己表示,迫害法輪功動用的資源超過國力的四分之一,實在受不了了。

中共為鎮壓 經濟迫害14億國民

僅一例,薄熙來任職遼寧省省長期間,撥款十億元在全省進行監獄改造用於迫害。僅馬三家一地就耗資五億多元,在2003年建成中國第一座監獄城,大量法輪功學員被關在此遭受酷刑虐待。遼寧省司法廳高級官員曾在馬三家勞動教養院解教大會上說:「對付法輪功的財政投入已超過了一場戰爭的經費。」

美國經濟專家謝田說,中共斂財的方法多種多樣,可以明顯看出的是中共政府編造經濟繁榮的假象,拚命引進外資,利用外資的輸血來支持政權和迫害。大量調查還發現中共通過活摘器官,販賣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來賺錢,來支援迫害。

另外,中共還大量印刷鈔票,造成通貨膨脹來使老百姓的錢縮水,從而斂聚百姓錢財。並且,中共還加大老百姓的直接負擔,大幅提高財政收入。

謝田認為,實際上,中國的14億民眾在中共對法輪功修煉團體以及維權、民運人士的迫害中,也在不知不覺中深受中共的經濟迫害。


據中共國家計委專家私下透露,中共用於鎮壓法輪功的所謂維穩費最高達國力四分之一。中國14億民眾也在不知不覺中深受中共的經濟迫害。(明慧網)

實際上,中共巨大的維穩費,已經成為中共維持鎮壓的政法委、公檢法系統的收入來源,養肥了這些鎮壓系統成員。甚至維穩費還從國內輸送到國外,在香港街頭日夜打壓法輪功的青關會集團,耗用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資源,就被曝光由曾慶紅派系指令地下黨特首梁振英,直接用維穩費雇傭特務、流氓組成,包括動用新界黑幫勢力和當地富豪捐款支持。

有新界村長向《大紀元》披露,每個村都由中聯辦抽調幾人加入青關會,聽說給了不少錢。也有前香港地下黨員向《大紀元》披露,「政法委給錢支持,每人一個月兩萬多元工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