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99年7月以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慘絕人寰的迫害。圖為北京一看守所開放參觀。(AFP)


把無辜女性投入男牢,受盡輪姦蹂躪,這是發生在看似繁華的中國現代社會的真實罪行。圖為揭露中共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美術作品《對婦女的迫害》。(明慧網)

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一審宣判無期徒刑的第五天,一位現年45歲的法輪功女學員尹麗萍終於在忍受多年巨大的痛苦中無法再沉默,勇敢站出來揭露自2000年到2003年期間,分別發生在王立軍任職公安局長的遼寧鐵嶺、薄熙來任職遼寧省長的馬三家和遼陽等教養院被投入男牢遭到侮辱的一段突破人類底線的恐怖事件。

受害人尹麗萍以最確鑿詳盡的事實指證薄熙來、王立軍等聽命於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的指使,積極參與配合迫害法輪功所犯下的令人髮指的反人類罪行。

文 _ 黃清、郭惠

馬三家成中共高層內鬥引爆點

尹麗萍在其經歷自述〈我被馬三家祕密投入男牢的遭遇〉一文中寫道,「2001年4月19日,結束了我在馬三家七個月與魔鬼打交道的艱難歲月,這一天我一生都不會忘記……我們九個被分別分到了九個房間,我被分到第一個房間,四個男人早已等候在那裡。我上廁所時看到一個大房間裡至少躺著三十多個不同年齡的男人在睡覺……罪惡的馬三家,每當我想起它,我的心都在滴血。」

馬三家勞教所事件曾引發國際對法輪功受迫害的關注,也震動中南海。今年4月7日,與習近平、王岐山關係密切的大陸《財經》雜誌旗下的《Lens視覺》發表〈走出馬三家〉一文,大陸媒體首次揭開中共勞教所滔天罪惡的冰山一角。

事實上,1999年7月以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慘絕人寰的迫害,馬三家勞教所一直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和頭號罪惡標誌。大量有關馬三家邪惡的真相仍被掩蓋,尹麗萍遭遇的迫害,曝光了薄案最隱祕的罪惡。

薄案背後隱藏的巨大祕密

對於馬三家罪惡的直接責任人薄熙來,10月9日,薄案上訴有效期限的最後一刻,中共確認,薄熙來不服一審判決,已經提出上訴,由此薄熙來案進入二審。在官媒通稿裡,忽略了薄熙來提出上訴和山東高院開庭的具體時間,突顯中共有意淡化此案進入二審所帶來的新一輪政治風波。

目前,薄案背後隱藏巨大的祕密,牽一髮而動全身,成為中共最為棘手的「困局」。薄熙來案背後涉及驚人真相:政變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酷刑殘害法輪功學員等反人類罪。因這些真相的曝光會對中共造成致命的打擊,中共高層至今還在為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集團掩蓋薄案真相,成為薄熙來豪賭中共、翻供抵賴的軟肋。


薄案背後隱藏巨大的祕密:政變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滔天,牽一髮而動全身,成為中共最為棘手的「困局」。(AFP)

而近期隨著局勢不斷升級,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早年分別與薄熙來夫婦合影的舊照突然被拋出,進一步證實,江澤民與薄夫婦關係非同一般。薄熙來、薄谷開來是江澤民鎮壓、迫害法輪功的具體執行者。隨著薄案即將進入二審階段,前政法委書記、薄熙來的政治盟友周永康,已經被各界聚焦成為薄案續集的主角,而隱藏最深的幕後大老闆——江澤民也已進入公眾視線。

江澤民與薄熙來夫婦罕見照片曝光 關係匪淺

近日,江澤民與薄谷開來一道在中國大連入房唱K的照片在網路上熱傳。薄熙來任職大連期間,曾大拍江澤民的馬屁。

據香港《風聲》雜誌近日披露,1999年大連建市百年,薄熙來進京求江去「視察」,江欣然應諾。8月16日江攜全家老小浩浩蕩蕩去大連,江見其巨幅畫像和題字豎於大連鬧市,心下大悅。報導稱,江的生日是8月17日,江澤民在大連慶生,薄熙來一家三口「躬逢其會」,與江把臂同遊,入房唱K;江還與薄谷開來一起深情對唱,據悉所唱正是江最喜歡的義大利民歌《我的太陽》。


薄熙來任職大連期間,大拍江澤民的馬屁,在江大連長住慶生時,還與薄谷開來一道入房唱K。近日此舊照在網路上熱傳。(網路截圖)

此外,海外中文媒體還曝光出一張薄熙來與江澤民的早年合照。照片顯示二人關係由來已久,且非常親密。從薄熙來和江澤民兩人表情上來看,像是在家裡拉家常,關係顯得非同一般。

薄熙來任職大連期間,大拍江澤民的馬屁,在江大連長住慶生時,還與薄谷開來一道入房唱K。近日此舊照在網路上熱傳。

薄熙來邀江澤民親自到大連「督戰」

江澤民當年與薄谷開來在大連合唱時正是其於7月20日發動鎮壓法輪功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內發生的事情。

早前《大紀元》曾報導,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執意鎮壓法輪功,聲稱「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為了推行其迫害政策,同時解決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具體問題,1999年8月,江澤民親自到大連「督戰」。

當時因中國有大約一億人煉法輪功,甚至中共高層政治局七常委中有五位家人都煉法輪功,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政策受到從中共高層到各省市官員的抵制。據薄熙來最信任的司機王某某披露,江澤民非常明確地對薄熙來表示:「你對待法輪功應表現強硬,才能有上升的資本。」當薄谷開來聽說這事時,馬上給薄熙來出主意,大連只有在鎮壓法輪功方面「脫穎而出」,薄熙來才能「鶴立雞群」,獲得晉升的機會。

1999年9月薄熙來升任大連第一把手

薄熙來馬上加大力度鎮壓大連的法輪功學員,與此同時,在江澤民的批示撥款下,薄熙來擴建了很多監獄,中國各地無處遣送的法輪功學員都被運到了大連,包括後來薄熙來就任省長的中國遼寧省。薄熙來當年曾對公安局與國安局的有關人員下達指令:對法輪功給我往死裡狠狠地整!

據報,江澤民當年視察大連離開沒多少天,1999年9月薄熙來升任大連市第一把手、市委書記、中共遼寧省委常委。因鎮壓法輪功「立功」,一年半之後再升官,2001年1月薄熙來被江澤民提拔為遼寧省副省長、代省長,一個月之後,2001年2月被再提拔為遼寧省省長。同年10月任第九屆中共遼寧省委常委、副書記。2003年1月被提拔成為遼寧省省長。而大連、遼寧省在薄執政期間成為中國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

薄熙來親口承認:江下達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命令

2013年8月27日,《大紀元》獲知情人鮑光授權獨家披露的錄音證實,2006年9月13日時任中共商務部長的薄熙來隨同時任中共總理溫家寶訪問德國漢堡時的一段錄音文件中,親口承認了「江澤民下達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命令」。(http://s.ymk.im/w/b5-5uq1)

知情人鮑光對《大紀元》表示:「薄熙來雖被公審,但鑒於中央高層至今仍掩蓋薄熙來真正罪行,令人氣憤!」

王立軍瘋狂迫害法輪功 原「處分案」被銷

9月28日,海外明慧網發表署名尹麗萍的文章〈我被馬三家祕密投入男牢的遭遇〉,作者在忍受了多年的剜心苦痛中,揭露了發生在薄熙來執政遼寧省、王立軍執政遼寧鐵嶺市公安局時的鐵嶺勞教所和馬三家裡面的驚天罪惡。作者開篇如此描述:「每當我想起它,我的心都在滴血。」

受害人尹麗萍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十幾年來不敢也不願去回顧那一段恐怖遭遇,指證薄案背後隱藏的驚天黑幕,曝光邪惡。

尹麗萍自述說,1999年10月第一次被抓捕拘禁。此時正是江澤民被薄熙來邀請到大連親自督戰鎮壓法輪功之後,薄熙來的密友王立軍任職鐵嶺市公安局副局長,主管刑偵之際。

據了解,王立軍因打掉一名三輪車伕的門牙,被控告上法院,並被舉報至中央及省市機關,1999年3月面臨被撤職處分的關頭,不久趕上前中共黨魁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他於是在鐵嶺開始瘋狂迫害管轄之內的法輪功學員,因此「立功」,原處分案被銷。2000年5月由公安部部長賈春旺正式授予「全國公安系統一級英雄模範」稱號,2000年8月升任遼寧省鐵嶺市公安局局長。

鐵嶺勞教所:打死算白死 酷刑無底線

而在王立軍升官得獎期間,也是鐵嶺勞教所惡警叫囂「打死算白死」的時期。1999年10月至2000年1月7日期間,尹麗萍先後兩次上訪,兩次被綁架關押在調兵山看守所。


在王立軍升官得獎期間,鐵嶺勞教所惡警叫囂「打死算白死」。圖為酷刑演示圖:電擊及吊拷。(明慧網)

據尹麗萍自述:她因為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當1999年7月20日迫害開始之後,她曾兩次進北京上訪,被警察抓到鐵嶺勞教所,受到酷刑、暴打、奴役、暴力洗腦的遭遇。

當時鐵嶺市惡警王志斌解釋他們為何這樣肆無忌憚,王說:「你們死在這裡,外面人永遠不會知道。上面說了,我們警察將你們打死,不負任何責任,打死算白死。」在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政策指令下,酷刑沒有底線。

1999年7月22日,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鎮壓法輪功,大批的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遼寧省鐵嶺市教養院奉中央及省「610」辦公室的命令,於1999年11月分成立了女隊,專門非法關押多次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女學員。

據尹麗萍自述,「1999年7月,家裡來了很多人,他們是當地街道派出所的(現調兵山市,原鐵法市,當時歸鐵嶺管轄),調查我是否修煉法輪功,並到我家搜書。7月20日後他們就派人天天在我家監控、蹲守和騷擾,警車、摩托車不斷。」被逼無奈,尹麗萍和她弟弟走上了進京上訪的路。

在鐵嶺目睹被打得面目全非 耳聞被電擊慘叫聲

2000年1月7日上午10點多,那天大雪紛飛,天氣出奇的寒冷,尹麗萍和另外兩名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一輛白色的麵包車上,被押送到了鐵嶺勞教所,她被非法勞教一年半。

尹麗萍說,鐵嶺勞教所是個關押男人的地方,關押在這裡的法輪功學員時刻面臨著電刑、奴役和「打死算白死」的高壓虐待,最殘忍的是,電擊金貞玉(朝鮮族法輪功學員)讓她的母親金淑子看著,聽其女兒的慘叫聲;惡警還用同樣方法強迫法輪功學員劉菲,讓她聽其妹妹劉軍被電擊的慘叫聲。

而一名男法輪功學員于占江因為聲援女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被樓下的惡警打得面目全非,耳朵差點被打掉,縫了好多針。惡警打他時全樓都聽得到,當時感到那個樓都在震動。幾天後見到他人時,他的頭連著耳朵還在包著紗布,眼睛青腫的只剩一條縫。

這就是尹麗萍見到的鐵嶺勞教所的冰山一角,也是指證王立軍和薄熙來罪惡最直接的證據。

被奴役每天幹20小時活 常大口吐血

2000年1月30日,尹麗萍被從鐵嶺勞教所轉移到遼陽教養院。在這裡,就是每天沒日沒夜的被奴役,被當成賺錢的工具,那裡的手工製品都是出口到國外的,每天要幹20個小時的活。幹不完定額就不讓睡覺,為了達到讓「轉化」的目的,節假日都得12點以後才能睡覺。不「轉化」,凌晨2、3點以後才讓睡覺,5點30分必須起床,洗漱上廁所的時間只有十分鐘,超過一分鐘都不行。不管大小便上完沒上完都得出來。老年法輪功學員出現了身體不適的症狀也不照顧,也得幹到後半夜。

還有出外役:就是挖樹坑、平地、拆水泥袋子等,到軋鋼廠壓鐵,裝鐵條、做石棉瓦、鋪鐵路等,手和胳膊被鐵條劃的都是血道子。白天幹重體力的活,晚上回來還得紮花到深夜,有時通宵,過程中沒有休息。尹麗萍的頭髮那時候三天就白了大半,眼睛整天布滿血絲,雙手十指指肚血肉模糊,後半夜全身痛的都上不了床。


尹麗萍被強制分到鋼廠作奴工,手和胳膊被鐵條劃的都是血道子。晚上還得扎花到深夜,有時通宵。三天後頭髮已白了大半。圖為重慶一鋼廠。(Getty Images)

因勞累過度,尹麗萍經常大口吐血,有一次一口血噴出來濺得廁所的瓷磚上到處都是。警察並沒有因此讓她休息片刻。她由原來150多斤,不到幾個月的時間120斤都不到了,每個月之內月經也沒有了。

尹麗萍這樣描述她在遼陽教養院的遭遇:「不知道什麼叫休息;沒有語言交流,因為那裡不讓講話。在電影中我看到過奴隸,但奴隸也有休息睡覺的時候,可是我們法輪功學員在這裡沒有。」

薄為提高對法輪功轉化率 挑戰人類道德底線

遼寧瀋陽馬三家勞教所是江澤民從1999年7月迫害法輪功後,因難以推行下去,尤其是東北修煉法輪功的人數最多,江澤民和當時的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急於選擇在東三省創建一個起樣板作用的殘酷迫害場所,再由此向全國推廣而建立的。

同時,江澤民也是選定積極追隨他的薄熙來的所在地——遼寧省,而靠近瀋陽的馬三家就此作為殘酷迫害法輪功的集中營樣板。

2001年前後,江澤民拔專款600萬人民幣給馬三家勞教所,命「610」頭子劉京速建「馬三家思想教育轉化基地」,為此,劉京曾多次往返遼寧找薄熙來,共同籌建馬三家勞教所。該工程造價1000萬元,不足款項由遼寧省自籌。

2003年,作為遼寧省長的薄熙來再次向江伸手,遼寧省投資10億元在全省進行監獄擴大規模的改造工程,僅在瀋陽于洪區馬三家一地就耗資五億多元,建成中國第一座監獄城,占地2000畝。

在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遼寧,勞教所曾大規模的強迫抽取法輪功學員血樣。知情者指此舉為建立活體器官移植庫而做的準備。遼陽教養院就在此罪惡名單中。

當時因中國鎮壓法輪功遭遇到強大阻力,薄熙來為討好江澤民實現百分之百的「轉化」率,不惜加大迫害的殘忍度,挑戰人類道德底線,尹麗萍就是在這個背景下被薄熙來的手下投入男牢受盡蹂躪。

女學員被馬三家轉投入男牢慘遭蹂躪

尹麗萍寫道:「2001年4月19日,結束了我在馬三家七個月與魔鬼打交道的艱難歲月,這一天我一生都不會忘記……惡警把平時被她們酷刑折磨沒有『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先後都帶了出來……我們九個被分別分到了九個房間,我被分到第一個房間,四個男人早已等候在那裡。我上廁所時看到一個大房間裡至少躺著三十多個不同年齡的男人在睡覺……」

此前,海外人權組織報導,2000年10月,中共前政法委書記羅幹在馬三家勞教所蹲點之際,馬三家勞教所的警察,將18位堅持修煉不轉化的女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他們強姦,導致至少五人死亡、七人精神失常、餘者致殘。

聯合國「婦女暴力」監察專員2001年度報告寫道:在1999年10月,150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拘留在遼寧省馬三家勞改所。學員們被強迫放棄修煉法輪大法,拒絕的人遭到身體的摧殘,被電棍電擊,被關禁閉,和被強迫做繁重的體力勞動。女學員的胸部和陰部被電棍電擊。

2001年4月,被劫持在一大隊的法輪功學員鄒桂榮(被迫害致死)、蘇菊珍(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含冤離世)、尹麗萍(下肢癱瘓,一度精神失常)、周敏、王麗、周豔波、任冬梅(未婚)、趙素環等九人,先後被馬三家送到張士男子勞教院,與四、五十個男人關押在一起受盡蹂躪和摧殘,有的女學員18天後精神失常。

之後馬三家首創的這一地獄惡行,被全中國其他勞教所及監獄效仿。

尹麗萍自訴被投入男牢遭迫害的慘烈遭遇

2001年4月19日,尹麗萍被馬三家祕密押到了張士勞教所男牢。她的長篇自述報導描述了那段被關到男牢的不堪回首的地獄場景:「我們九個被分別分到了九個房間。我被分到第一房間。房間裡有一張大雙人床,和一個木製落地衣架,四個男人早已等候在那裡。我上廁所時看到一個大房間裡至少躺著三十多個不同年齡的男人在睡覺。我有些害怕,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他們是什麼人,為什麼這裡有這麼多的男人躺在地鋪上睡覺,到了晚上有了答案。」


法輪功女學員被帶到關押男犯的勞教所,投入關押四個男犯人的牢房,慘遭摧殘。圖為北京一看守所開放參觀。(AFP)


尹麗萍的長篇自述報導描述了被馬三家祕密押到了黑男牢,經歷不堪回首的地獄場景。圖為石家莊市勞教所開放參觀。(新紀元資料室)

「晚上10點多,突然走廊裡傳來了另外一名法輪功學員鄒桂榮淒慘的喊叫,她不停的喊著我的名字,『麗萍,麗萍,我們從狼窩又被馬三家送到了虎穴,這個政府都在耍流氓了。』

聽到她淒慘的叫喊,我拚命的衝了出去。鄒桂榮也拚命的衝到了走廊,我抱住鄒桂榮死死的不撒手,看管我們的男犯不停的打我們,我拚命的護著瘦小的鄒桂榮,我的右眼角骨被打凸起來,身上的衣服全被撕裂掉,褲子在腳面上,衣服在脖子下,幾乎一絲不掛。我和鄒桂榮都被拽回了房。他們四、五個男犯人把我扔到了床上,有摁胳膊,摁腿的,其中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騎在了我身上打我。我被打得暈頭轉向,終於躺在了床上。

等我從昏迷中醒來時,我的身旁已經躺了三個男人,左邊一個,右邊兩個,右邊挨著我的男孩不停的在我的身體上亂摸,他的年齡還不到二十歲。他身後的那個男的手也不閒著;左邊那個手腳都不老實,不停抓撓我的臉,用腿來回頂我的下身;我的頭上方的地下也坐著一個,他的手不停的摸著我的頭和臉,陰陽怪氣的說著什麼,我腿的間隙處還站著兩個,一個在錄像,一個站著看錄像,嘴不停的說著髒話,腳下不知是幾個,他們不停的抓撓我的腳心。嘴裡不停的說著髒話和狂笑,還不停的說:你別裝死啊,死了也得『轉化』。」

「一口鮮血湧到嗓子眼,我的思維靜止下來」

「我無法相信眼前這一幕,一口鮮血湧到嗓子眼。我的思維又一次的靜止下來,床上、床下、床左、床右,一切的一切喧囂,好像離我是那麼的遠,那麼的遙遠。我的思維定格在了學校:從小學到初中老師們教我的愛祖國、愛黨、愛人民、社會主義好,撿到一分錢要交給警察叔叔,這的一切一切的思維瞬間在我的腦海裡浮現然後瞬間崩毀瓦解。腦子裡出現了邪黨的黨旗,黨旗在灰暗的空間飄盪著,一群幽靈在鐮刀斧頭下狂笑悠盪著。這一幕絕非形容,是那時腦中真實所見。那個聲稱『偉大、光榮、正確』的黨它原來如此的流氓。

我的耳朵從喧囂雜亂中聽到了鄒桂榮淒慘的喊叫聲,『麗萍,麗萍……』我彷彿在惡夢裡,不,不是夢,我確定那不是夢,這淒慘的叫聲再次把我的思維帶回了這可怕的人間地獄,我聽不到了任何雜亂的聲音,看不到任何事物,我拚命的起來在尋找那個熟悉的聲音。我的頭被門前守著的『魔鬼』用落地式衣掛砸中,瞬間有一股熱流流在了我的臉上,我拚命的站起,我的意識裡再也沒有了生死的概念。沒有生命能阻擋我,我拚命的砸門,同時我的身體被拚命的砸著。我不停的呼喊鄒桂榮的名字。鄒桂榮衝到了我的房間,抱起我衝向了那罪惡的鐵門。

我倆同時拚命的砸那鐵門。鐵門終於開了。我們倆已傷痕累累。面對警察我們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並質問他:這裡是中國的勞教所嗎?政府為什麼對我們如此的耍流氓。你是否有母親,有妻子,有姐妹,有七姑八姨?這裡的一切流氓行為是否代表國家的行為。今天這些男人如果不離開我們的房間,我會記住今天,今天是2001年的4月19日,是你在這天晚上值班,我們活著出去一定會告你,我們如果死在這裡,我們的靈魂絕不會放過你。我們的忍耐絕不是無度。他聽了我們的話,叫來了看管我們的男犯,告訴他們在他值班時不要叫這兩個人出事,讓她倆今晚在一起,讓她們睡覺。

我們倆被帶回了我住的房間。這回一切都消停了,房間裡只留下了四個男人看管我們,我倆眼含熱淚對視一夜沒有閤眼,走廊裡不時傳來別的房間敲門砸門嚎叫聲。」

噩夢般經歷連續重演

「第二天晚上,昨夜那一幕再次上演,因為今晚值班警察換了,鄒桂榮再次被追打到我的房間,我起身一口鮮血吐到地上,那一刻一切聲音都停止了,鄒桂榮哭著喊我的名字。

第三天,我和鄒桂榮想起了任冬梅,她是一個未婚的大姑娘,也是我們法輪功同修,被關在最裡邊的房間裡。我倆已沒有了生死的概念,衝到走廊大聲揭露邪惡,呼喊著任冬梅的名字。三天沒吃、沒喝、沒睡,發燒的我找到警察,含淚告訴她任冬梅還是一個未婚的大姑娘,你們如果還有人性就不能傷害她。你們也有女兒……

第四天,來了一群警察,我和鄒桂榮各被兩個男警架走,臨走時我們不停的呼喊任冬梅的名字,任冬梅最後也被架了出來。那六個法輪功學員不知在裡面是如何度過的。後來他們九死一生的也被非法祕密關押到瀋新教養院。」

「我的精神已崩潰,不敢也不願再想起」

尹麗萍說:「多年來我從來沒有把那裡的經歷詳細的寫出來,是因為我的精神已經崩潰,不敢也不願想起。因為想起它,我就會陷在極度的恐懼和痛苦中。」

她在文中還表示,「後來才得知,那裡在我們去之前已經『轉化』了33位法輪功學員,有被迫害成精神病的,有被『轉化』後在那裡跟男犯處對象的。總之是群魔亂舞邪惡至極的地方。多年來那裡沒有停止過對男女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薄熙來立功後全國教養院都來馬三家學習

在2000年9月尹麗萍被祕密押送到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迫害期間,據她披露,那時全國各地教養院都要來馬三家勞教所「取經」,如何實現對法輪功學員的高「轉化率」(即用酷刑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當時薄熙來在江澤民授意下,總結出了在馬三家勞教所用挑戰人類道德底線實現對法輪功的「轉化」經驗,江澤民內部下令中共省委一級官員也要派代表來參觀、學習。


在2000年9月尹麗萍被祕密押送到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迫害期間,馬三家勞教所成為殘酷迫害法輪功的集中營樣板。(明慧網)

薄熙來控制的馬三家勞教所2001年舉辦「政策兌現大會」上,在向外界顯示其所謂的「轉化成果」時,遼寧省省委書記聞世震等省級官員和多家媒體也有出席。那時馬三家「勞教所」被講成了「遼寧省馬三家思想教育學校」。聞世震發言肯定其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成績」。

就在臺上發言人說管教們的「春風化雨」時,法輪功學員鄒桂榮在臺下突然站起來指責她說:「說的不對,馬三家教養院有迫害大法學員的行為。」之後被一群警察和打手圍上按倒在地,被拽著頭髮押走。

當時,聞世震等遼寧省官員也有看到,十幾臺各大媒體的錄相機也同時錄下。然而這一切,沒能讓大眾見到。有官員、有媒體,然而,他們都視而不見,或是蛇蠍心腸或是內心充滿對中共的恐懼。

在這麼多人在目光下發生的事件,也得不到公平的對待,省長也好,媒體也好,腦中的中共邪靈作祟,讓他們不敢發聲,而這正突顯出中共之邪惡。

尹麗萍等受害人籲當時在場的中共官員公布當時的現場錄像。

王立軍犯下人類文明絕對不允許發生的罪惡

在薄熙來到遼寧省委之後,王立軍跟隨薄熙來殘酷迫害法輪功也撈取了政治資本,一路高升。2003年5月,盤錦打黑結束不久,王立軍奉調任遼寧省錦州市公安局局長,直至2008年6月,王立軍又跟隨薄熙來調任重慶市公安局局長、武警第一政委,並帶動他的「遼寧幫」進入重慶。

薄熙來突破人類道德底線的還有,最先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而王立軍是薄熙來案、薄谷開來案中的核心人物,他本人深度參與薄熙來夫婦都涉入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和販賣法輪功學員屍體的罪惡,他作為一個沒有醫學背景的警察,卻發表多篇關於活摘器官的論文,其中透露出他參與活摘器官的一些內幕和自己的心得。

王立軍在2006年一個獲獎儀式上有一個非同尋常的聲明:「對於一個老警察而言,看到有人被執法並看到他的器官被移植到好幾個人身上,我非常感動。」

遼寧省是薄熙來和王立軍的大本營。當薄熙來從大連市市長升為遼寧省省長時,王立軍是遼寧錦州的警力頭子,並主導「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學研究中心」。

據中共官方2006年與上相同的頒獎典禮上,王和他的研究中心因最早使用一種注射毒針解決了一個在中國困擾了十年的摘取器官問題而獲得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

他們解決了如何從活著的囚犯身上摘取器官,又不引發肌肉不自主的收縮或損害腎臟或肝臟。王和他的代理在器官移植現場監督了「幾千例密集移植」。

美國藥理學博士王文怡曾向《大紀元》表示,王立軍負責的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研究人被打毒針後死亡前的心理和器官變化,是比納粹用猶太人做活體實驗還要殘忍的罪行,是嚴重違背國際醫學倫理準則的,是人類文明絕對不允許發生的事。


王立軍(右)創辦的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涉嫌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圖為王在現場進行無創傷解剖研究。(追查國際提供)

王立軍變態凶殘:研究北方女性胃腸排泄

王立軍署名發表的學術論文《中國女性(北方)胃腸排泄與時間關係的研究》標題特別強調被研究胃腸排泄的中國女性來自北方,而大量來北京上訪,不報姓名被轉移到遼寧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正主要來自北方。

《大紀元》特約通訊員戈軍分析說,那些被江澤民定為要肉體上消滅的女法輪功學員,在等待著被活摘器官,做器官移植手術之前,被王立軍之流肆意蹂躪和做活體實驗不足為奇。王立軍學術論文還有《無創傷解剖》、《注射藥物後器官受體移植研究》,這應當是為什麼還沒有中國女性出來指證王立軍的原因,因為被研究的中國女人已被活摘器官了。

遼寧是全中國第一個犯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的省分,薄熙來在全球十多個國家被告上法庭,而江澤民、周永康、曾慶紅等把欠下法輪功血債的薄熙來看成江派在18大後政變的權力接班人,以繼續維持對法輪功的迫害和逃避被清算。

因此引發中南海高層惡鬥,江胡鬥延伸到江習鬥,至今還在繼續。

尹麗萍遭遇是薄案最隱祕的罪惡

目前,遼寧法輪功學員尹麗萍的這篇長篇自述報導,受到國際社會極大關注。中國時事評論員唐風表示:翻遍古今中外的史料也沒能找到對女人殘害竟使出如此卑鄙下流的招數。

被羞辱摧殘的良善女性對那段噩夢不願回想,因為那對身心的傷害真是太殘忍了。還因為恐怖仍在,一些真相還不易得到曝光,所以,這麼多年來,法輪功女學員被投入男牢迫害的消息一直沒能詳細的得到披露。

近日,尹麗萍終於鼓足了勇氣,她毅然透過艱難的渠道,將那段身處魔窟裡的「噩夢」公布出來,引起國際社會震驚。很多人是流著眼淚在網路上看著那一幕幕悲慘的「畫面」。

尹麗萍披露的是挑戰人類承受極限的髮指罪行,發生在薄熙來、王立軍主政遼寧的時期,這個罪惡最終歸咎在江澤民集團為鎮壓法輪功、摧毀法輪功的意志的大背景下,薄熙來為獲得權力討好江澤民來鎮壓法輪功,犯下反人類的罪惡,這些罪惡導致後來江澤民集團為逃避清算,選中薄熙來替代習近平來做中共最高領導人的原因。


尹麗萍的受迫害遭遇,是薄案最隱祕的罪惡——薄熙來為獲得升遷與權力,緊隨江澤民對法輪功的滅絕政策,犯下滔天罪行。(大紀元合成圖片)

尹麗萍的控訴還沒有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