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大陸是一個危險的去處,當商業交易出現問題,臺商和港商的處境尤其危險。圖為2012年8月8日,抗議中共當局迫害臺商的橫幅掛在臺北路邊。(AFP)

一般認為中共的飛彈是臺灣最大的威脅,其實,北京更傾向用巨額的投資掌握經濟影響力,然後實現控制臺灣的夢想。

編譯_ 李清怡

儘管專家們普遍認為中共迅速增長的軍備是臺灣主權的最大威脅,不過,「外交家」網站記者J. Michael Cole卻認為,北京當局會更傾向不費一炮一卒統一臺灣,那就是正在進行中的兩岸投資協定。

大陸投資逐漸泛濫臺灣

這項策略的關鍵在於兩方面。首先,讓大陸投資「泛濫」臺灣;第二,確保更多的大陸人在臺灣擁有控制權。自從2009年6月開始,限額的大陸投資第一次被允許進入臺灣,只要大陸公民在臺投資達到1500萬新臺幣(即49萬美元),即可獲得一年多次入境簽證。跟其他國家的投資者一樣,當投資人所投資的公司年度營業額超過1000萬新臺幣,才可以續簽簽證。

雖然臺灣的核心領域仍然拒絕大陸投資,但對大陸投資者而言,未來的投資環境將會日漸寬鬆。根據2009年6月達成的《經濟合作框架協議》(英文簡稱ECFA),臺灣對大陸投資者開放了205個製造業、服務業和金融部門,之後進一步又增開了42個部門,其中25個製造業、8個服務業、9個公建部門。今年3月19日,臺灣行政院批准投資自由化進入第三階段,向大陸資本開放再增加製造業、服務業、基礎設施建設業的161個類別,以及43個公共設施項目。在新政策所包括的製造業115個領域中,只有LED和太陽能電池這兩個領域不允許大陸投資者掌握企業控制權。

在野黨立委談到,6月21日簽署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降低了大陸投資者獲得多次入境許可的門檻,只要投資額達到600萬新臺幣(約20萬美元)即可。在當前的配額制度下,每30萬美元的投資中,就允許一名大陸白領獲得一年多次入境簽證,每個項目最多7名。

在臺灣設立辦事處的大陸公司,只要年投資額達到至少100萬美元,以及在出口加工區運營的公司,現在也可以為大陸白領申請多次入境簽證。

以經濟包圍政治

大陸與臺灣彼此的投資增長還會影響到政治,特別是大陸在臺灣的投資,有必要更謹慎的審查。因為雖然雙方都是世貿組織成員,但北京不承認臺灣的主權,而現在則越來越對臺灣實行經濟包圍,藉以達到政治目標。而臺灣呢,如果認為大陸投資的意圖僅僅是出於經濟利益,那就太欠考量了,雙方的政治敵對幾乎一直存在,而大陸貨幣對狀況不佳的臺灣經濟的所謂「幫助」或是「援助」,其代價卻是臺灣的主權,這一點北京也從不避諱。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外商直接投資地而言,目前臺灣已風光不再,因而大陸投資能於此時趁虛而入。在經濟停滯的時期,臺灣本土迫於壓力,只有向大陸投資敞開大門。2011年,臺灣40年來第一次出現外商直接投資負流入。

除了經常提到的臺灣經濟越發依賴大陸外,近年來大陸投資者還收買臺灣公司的股權,甚至是全部控股。這樣一來,大陸投資人和經理人就更有可能利用職位影響下級對兩岸關係的態度。即使不這樣,大陸公司的臺灣員工也有可能出於對事業前途的擔憂,不願表現出對反共的支持。

簡言之,與其向臺灣發射導彈,北京更願意用巨額的投資獲得足夠的影響力,以實現控制臺灣之夢。

大陸仍是一個危險之地

美國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暨亞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孔傑榮(Jerome A Cohen)以及紐約大學教授陳玉潔(Yu-Jie Chen)在《南華早報》聯合發表文章說,中國大陸是一個危險的去處。也許初次的來訪者和旺季遊客們感覺不錯,但是,外國人在中國的確有因為各種原因而被拘留的。當商業交易出現問題,華裔的商人,包括臺商和港商的處境就尤其危險。

雖然根據中共政府也承認的《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Vienna Convention on Consular Relations),執行拘留的當局不僅要告知被拘留人有權通知本國領事,還應允許領事館官員來訪,並安排法律代表以提供更詳細的保護。但是,每個被拘留的外籍人士都會像那些被拘留的中國公民一樣,面臨同樣的問題:什麼時候會有人通知我的家人和同事我在哪裡?我能否見律師?誰能幫我重獲自由?

臺灣人在大陸無法受到國際條約保護

多數國家依據國際協議來保護在國外遭到強制拘留的本國公民,但是在大陸的臺灣人卻享受不到這樣的待遇。中華民國對《維也納公約》的接受不再被國際承認,它與中國既沒有領事協定,甚至也沒有正式的外交協議。然而,卻有上百萬的臺灣人去了中國大陸,成千上萬的臺灣人在那裡工作和生活。

2009年,臺灣與大陸的半官方組織達成了《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臺灣試圖據此尋找臺灣人在大陸被拘留的解決方案。但是,這份文件僅僅要求各方如發生相關拘留事件,應「迅速」通知對方,卻並沒有規定一個具體的時間限制。並且,如果向有關各方通知拘留事件可能會妨礙「調查、起訴或審判」等,當局還有權推遲通知。

8月9日《海峽兩岸投資保障和促進協議》正式簽署。有人希望這個協議不僅要求拘留部門立刻通知被拘留人家屬,還要保障被拘留人、家屬和律師的權利。令人驚訝的是,無論是協議正文還是附件都沒有這類的相關描述。批評人士明確指出:該聲明其實並未作出任何承諾,只有中共即將出臺的刑事訴訟法中的內容。聲明充其量只是一份含糊其辭的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