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去朋友的派對,說是在他朋友的新家、一處新購置的豪宅舉行。到了那裡發現,朋友的朋友是早就認識、但久未謀面的舊友。世界真是很小,不知什麼時候陰差陽錯、因緣際會,人們又會因為各種原因湊到一起。既然湊到一起,免不了又是老話題加新話題。敘舊時也發現,人的觀念真是很複雜的,來源多樣,不知是什麼時候受什麼影響而形成的,有時一個錯誤的宣傳和誤導的觀念也很容易長期影響一個人;而且,人的觀念一旦形成,要想改變和歸正,也是蠻難的。

亞特蘭大的百萬豪宅

豪宅豪華巨大,位於亞特蘭大北郊,有八間臥室,數不清的浴室和各種房間,兩層面積1萬1000平方尺(一千多平米)。它原是一中東人的府邸,價值200萬,但後來他破產了,豪宅被銀行收回,然後銀行就短賣了它。房子被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一位大陸富豪買了下來。房子如果在美東,肯定要四、五百萬,在美西,則會要價600萬到上千萬。因為是短賣(Short Sale),並且中國富豪付現金,把其他競爭者甩到了後面,僅100萬美元加個零頭,就把豪宅給啃下來了。經紀人和看過房子的人都同意,這傢伙撿了個大便宜。人間財富隔夜易手,世事浮雲,讓人不勝唏噓。

這個「Short Sale」是房市專用術語,跟金融業的「Short」不同,不是「賣空」的意思,而是「短賣」。兩者的區別在於,房地產「Short Sale」是指賣掉房地產的收益少於(短於)用房地產做抵押的貸款的餘額,房主(借款人)付不起欠款,而留置權(Lien)的持有者(銀行)願意釋放其留置權,也就是認虧了。豪宅原價200萬,按常情,屋主可能借了80%的貸款亦即160萬,現在不到110萬賣出,銀行在這棟房子上的損失可能高達50萬!真是打落了牙齒往肚裡吞。短賣的好處是避免止贖(foreclosure),後者對借款者和銀行都沒什麼好處。

金融界的「Short Sale」(賣空),包括國際炒家目前大力做空中國,是另一層含義。它是指在市場交易中,投資者賣出借入的證券,預期價格下跌,並且他們必須在未來的某個時候返還相同數量的股份。因為賣空者認定中國房市、股市或債市會崩盤,他們一定會從價格破滅後的市場拿回不值錢的中國概念股,而從中獲利。

豪宅的中國新主人

豪宅的中國新主人,據朋友說,是北京的高級白領、社會菁英。能拿出100萬美元現金在美國置產,可算上「金領」了。人們在豪宅派對狂歡,這位神祕的金領卻沒現身,正忙自己的生意呢。觀賞著豪宅,不由得為他擔心,因為中共似乎磨刀霍霍,開始向金領下手了。因資金外逃驚人,中共國務院最近發布新規,中國公民海外資產明年(2014年)開始須申報,持有的海外股票、房屋、貸款都包括在內。希望仁兄能早日逃離北京的陰霾、沙塵,和日益敵視的北大人,好好到美國來享受他的豪宅。

和中共貪官和權貴家族轉移財產、資金外逃相比,中國白領金領、白手起家的富豪和企業家的資金外逃,應該算是相當乾淨、合法的,總體規模可能也要小的多。但兩者都在同時掏空中國,兩者都表明他們對現存的中國政治制度和社會腐敗的深度憂慮,和對中共的信心日漸薄弱。

中國的「白領」生活

中國「白領」的定義,其標準月薪應由2萬元人民幣起,至少有兩居室,有15萬左右的代步車,工作朝九晚五,有閒暇時間和獨特的娛樂方式,重視低碳生活,鍾愛時尚品牌。這樣的群體,在發達國家是中低收入的人群,但在中國已是令人羨慕的高薪階層了。

2009年,上海有個對中央商務區3萬白領的跟蹤調查,調查報告顯示:上海8成白領自認「活的不如農民」,58%的白領羨慕農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43%的被訪者望能和農民一樣「三餐都正常」。調查結果公布後,還引來一片質疑和叫罵。其實,如果中國的通脹繼續上升,哪怕CPI再上漲幾個百分點,許多月供比例高的白領家庭,就會入不敷出。更嚴峻的警告說,一半的中國白領可能在未來的通脹中破產。

上海陸家嘴金融城的白領,據說過的是「有苦難言」的生活,「高樓、高薪、高壓」之外,要應付「路堵、車多、心煩」。但平心而論,這些煩惱,紐約、倫敦、東京的白領,也要同樣承受。但中國白領在心態上,似乎與正常社會不同,他們一些人的觀念和思維,跟正常社會的白領相比有巨大反差。

中國白領的憂傷

一位媒體朋友告訴筆者,她跟一位大陸金領、某銀行經理聊中國經濟時,被這位「主流人士」對中國經濟的樂觀態度給徹底震暈了。這位白領認為,中共正抓著美國的尾巴(國債),而且中國的「超英趕美」是明顯的趨勢。他的論點有二,一是中共雖然貪腐,但如果將貪腐做為成本打入費用,中國建設成本還是比美國低,還更有效。其二,中共可以不受限制的印鈔,而且銀行可以隨意貸款。在政治上,中共可以強迫大陸臺胞、港胞回臺港參選,可一手遮天控制政局。聽到這些話,讓人感到深深的悲哀。

中共大舉購買美債是投資,是對美國有信心,而對中國沒信心。中國確實是在「抓著美國的尾巴」,但抓著美國的尾巴,只能在美國後面爬行。沒有一個其他國家政府,在自己國家鬧錢荒、百姓缺錢之時,會瘋狂的購買別國公債!中國GDP的謊言和經濟造假的泡沫即將破滅,「趕美」不是趨勢,凌駕日本的謊言都站不住腳。再者,如果貪腐可以作為成本,打入社會費用,並且有效,那中國歷史上最腐敗的王朝,從太平天國、南宋、西晉、到晚清,就不會滅亡了。

這位白領在一己私利得到滿足,自我具有優越感時,就認同中共「可以不受限制的印鈔票」,而且銀行「可以隨意貸款」;並且在政治上,專制政權可以強姦民意、玩弄民主,強迫臺胞、港胞擾亂民主過程、一手遮天,這真是令人不齒。難以想像這些受過高等教育、本應具有普世價值觀的菁英,怎麼會墮落到如此地步!

白領作為社會菁英,應該站在道德和良知的高點,才能對社會有益,才能正面引領社會發展。中國白領面對社會腐敗、墮落不公卻無動於衷,還沾沾自喜、獨享優越感,但道德觀又何在?天下者,唯有德者居之,無德者必失之。白領朋友切記不要忘了這一古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