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汶川地震中失去孩子的父親(Getty Images)

兩年前,四川省委書記劉奇葆在國防大學發表了一篇演講,總結四川汶川地震後的重建工作,題目是〈四川從悲壯走向豪邁〉。對重建工作的成就,劉奇葆說:「震後四川依然美麗,震後四川更加安全。」他告訴我們:「災區老百姓流傳的一句話,現在災區最漂亮的是民居,最安全的是學校,最現代的是醫院,最滿意的是百姓。」總而言之,「過去兩年多,四川從悲壯走向豪邁;展望未來,天府大地正與祖國一道,大踏步地走向美好明天。」

照著劉奇葆的路徑圖,此時此刻當是四川慶祝完成「五年發展振興」的時候。可惜天公不作美,雅安蘆山大地震再次讓具有「天府之國」美譽的四川滿目瘡痍。因為五年時間裡發生的兩次大地震都在龍門山地帶,震央相差不到100公里,對比兩次震災情況和救災工作,可以幫助我們了解和認清中國治理體系存在的痼疾。

民意調查

首先,我們需要知道四川震區的老百姓對汶川大地震中政府工作的真實評價。為此,在2010-2011元旦、春節期間,我完成了一項災區的問卷調查。根據收集到的幾千個電話號碼,該項調查向失去孩子的父母徵集意見,涉及34項內容。在撥打上千個電話號碼後,272位家長接收電話,33位拒絕或未完成採訪,我共收集到239份有效問卷。

問題之一:「你認為政府救災行動總的來說是否讓人滿意?」結果表示「不滿意」和「很糟糕」的受訪者占51.1%,超過正面評價的48.9%。值得注意的是,帶有強烈意向的兩個極端,負面評價(很糟糕)是正面評價(很讓人滿意)的三倍多。

問題之二:「你認為你娃兒所在學校的救災行動總的來說是否滿意?」結果,負面評價(81.3%)遠遠超過正面評價(18.7%)。如果我們意識到國家和政府辦學的基本事實,對這一問題的負面評價也是對政府的不信任表現。

問題之三:「在你的孩子被垮塌校舍傷害後,你覺得事情的主要原因是:A.完全是天災造成的;B.主要是天災造成的,但也有人禍 因素;C.完全是地方官員和承包商的腐敗造成的;D.不曉得。」結果,90%以上的父母認為學校校舍垮塌存在人禍和腐敗因素。這與中國政府堅持的「自然災害破壞力不可抗拒說」截然不同。

問題之四是關於垮塌的學校校舍的「豆腐渣工程」。儘管中國政府否認災區校舍垮塌與「豆腐渣工程」有關,但調查顯示近90%的受訪父母不同意政府的結論。

問題之五:「通過這次災難,你對黨中央持何種看法?」以及問題之六:「通過這次災難,你對當地政府持何種看法?」前者結果顯示「更加信任」的占80.6% 、後者結果顯示「更加不信任」的占88.5% 。

中央和地方

上述兩個問題必須放在一起考量分析,我們才能看到它們反映出的深層次信息。首先,少部分家長對黨中央產生不信任是一個事實。其次,黨中央的合法性得到更多的認同。最後,地方政府遭遇嚴重的信任危機。如果我們考慮進中央強大的宣傳攻勢、百姓對「反黨」指控的深層恐懼和中國是一黨執政的單一制國家,問題六暴露出的治理危機也實際上威脅著中共的合法性。

從劉奇葆的官方評價到失去子女的父母們的評價,我們看到了對救災工作兩種完全不同的態度。對於這種分歧,中國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並未因此而認真傾聽這個受災最深重的人群,去直面他們提出的問題。

相反,政府採取欺騙和打壓的方式試圖掩蓋問題。劉奇葆的「口號政治」、胡誇作風成了他陞遷的敲門磚,為此他入主政治局、升任中宣部部長。原四川省常務副省長魏宏也因震災而官運亨通。而他在學生死亡人數、豆腐渣工程等敏感問題上也有不可推委的責任。

中共官員拒絕直面「豆腐渣工程」和牽扯到的腐敗問題,不僅是因為這些問題的深究會「拔出蘿蔔帶出泥」,引發中國政壇的地震,而且還因為他們抱著一個僥倖心理;汶川地震後,有中國科學家斷言,汶川地震千年一遇,未來百年之內四川不會遭遇大震。

雅安地震暴露出汶川地震就看到的同樣的問題。儘管在2008年雅安地區就是災區,也經歷了「人間奇蹟」的重建,但學校垮塌依然,災民貧窮依舊。正是因為這樣,現在的雅安救災更強化了「黨國軍」三位一體主導的「中國特色救災模式」:封鎖信息、弘揚主旋律、為「維穩」打壓公民社會等等。

如果我們能親自深入災區,傾聽災民的聲音,我們會有不同的結論。其實,四川災民的處境依舊悲壯,並非如宣傳部長劉奇葆要我們相信的那麼豪邁。

轉自「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