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祕富豪」劉漢建造的「黑金帝國」種種血腥內幕,被定調為「國內特大黑社會性質犯罪案」,揭露其與當地政法官員勾結的黑幕。(新紀元資料室)
新增網頁1

2月20日,周永康在四川的馬仔、漢龍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漢被正式提起公訴,中共官媒和陸媒高調拋出此「神祕富豪」勾結政法官員建造「黑金帝國」之中的種種血腥內幕,當局更定性此案為「特大黑社會性質犯罪案」,為日後定罪周永康埋下伏筆。

文 _黃清

「神祕富豪」的血腥致富過程

2月20日,湖北省咸寧市檢察院通報:原四川漢龍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漢、劉維(曾用名劉勇)等36人,因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以及故意殺人、故意傷害、非法經營和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等21項罪名,被檢察機關依法提起公訴。

官媒披露,這位「神祕富豪」的資本積累過程充滿血腥,他的「黑金帝國」涉嫌實施故意殺人、故意傷害、非法拘禁等嚴重刑事犯罪案件數十起,造成九人死亡,而九名被害人中有五人是被槍殺的。繳獲軍用手榴彈3枚、槍枝20枝、子彈677發。非法掌控公司70家,坐擁資產400億元人民幣,並曾在項目競拍揚言,誰敢舉牌,舉一次砍條胳膊,因此此案被定性為「國內特大黑社會性質犯罪案」。

此前早有報導稱,劉漢被抓是因為深度捲入周永康案,是周永康的馬仔。從現在官方發出的報導看,雖然並沒有明顯點出其與周永康之間的關係,但是其怵目驚心的程度比以前的報導有過之而不及。

被坊間稱為「資本大鱷」、「礦業大亨」的劉漢旗下擁有數十家子公司,橫跨金融證券、能源電力、房地產、礦業開發等多個領域,曾被《福布斯》雜誌稱為「潛在水底的真正富豪」。

具諷刺意義的是,劉漢還有四川「首善」之稱,曾連續三屆當選四川省政協委員、政協常委,擁有的個人榮譽稱號多達20餘項。

四川「首善」的野蠻發跡史

2月20日,《南方周末》發表長篇報導披露,48歲的劉漢出身四川一戶貧寒之家,底層打拚幾十年,變身礦業大亨、資本大鱷。在他這條驚險離奇的成長之路上,布滿騙局、暴力和不為人知的祕密。

「他牽涉的背景太深。」廣漢市委一位人士對《南方周末》記者說:「調查劉漢,其實是各方勢力博奕的結果。」

《大紀元》此前報導,劉漢一案的特殊之處在於他控制下的漢龍集團和其堂兄劉滄龍的宏達集團,與周永康之子周斌之間的經濟聯繫和商業往來。

2月20日新華網發文披露劉漢涉黑犯罪內幕,文中說劉漢一案並不簡單,而是在中共高層「堅強領導」下,由公安部直接指揮北京、湖北、四川多地警方聯手,「歷經10個月艱苦偵辦」,並透露「當地三名政法幹部」成為劉漢保護傘,「劉漢的關係網隨著經濟實力的擴張水漲船高,從最先起家的廣漢、德陽,輻射到綿陽、成都,乃至北京。」

官媒罕見拋出「政法幹部」、「關係網輻射至北京」……,裡面透露的種種信息,引發北京觀察人士對周永康一案將如何定性作出猜想。

此報導最後一句稱:「隨著案件的進一步辦理,劉漢黑惡組織昔日與政商兩界逾越黨紀國法、進行種種勾連的內幕,或將一一揭開。」

政法官員為劉漢提供槍彈

與劉漢一起被提起公訴的,還有當地三名政法官員:原德陽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政委劉學軍、原德陽市公安局裝備財務處處長呂斌和原甚邡市檢察院副檢察長劉忠偉。

據據劉漢的弟弟劉維供述,除了送金錢財物,他幾乎每周都會和這三人在自家的會所裡聚會,一起尋歡作樂,甚至吸食毒品。由於這種特殊的關係,劉學軍以隱匿、銷毀案卷材料為條件,請劉漢幫助其升遷,發生命案後多次通風報信;劉忠偉、呂斌為劉維提供槍枝配件和子彈。


四川當地三名政法官員為周永康的馬仔劉漢提供槍枝配件和子彈。圖為被查獲的武器庫,有軍用手榴彈、衝鋒槍、美制勃朗寧手槍、子彈、鋼珠彈、管制刀等。(視頻截圖)

為尋求更大的保護傘,劉漢不僅大肆結交官員,還利用自己的妻子結交官員夫人,從而接近官員。

在四川省內外,很多人都知道劉漢是「有大背景、大靠山」的人物。這使得劉漢的斂財之路更加暢行無阻,甚至能夠左右當地人事安排。對於能帶來利益的官員,劉漢可以幫忙提拔升遷;對於擋他財路的幹部,不擇手段予以清除。

2001年遇「領導」後發跡

四川省政法系統一匿名人士稱,他曾在私人飯局上見過劉漢,1.8米的個頭,有點沉默寡言,但眼睛很精神,透露著狠勁。

截至去年3月,劉漢被抓前,他名下的四川漢龍集團已發展成一個巨大的商業帝國,資產達400多億元。據陸媒披露,劉漢能聚斂這麼多巨額財富,除了「打打殺殺」的爭搶外,還與其深厚的政商背景相關。

知情人士說,2001年,劉漢遇到「貴人」幫助。當年,劉漢被列入公安機關查處名單,花費巨資攀附上某位領導,將他從查處名單上撤除。此後,劉漢通過資本運作迅速把產業擴充到外省、外國,建立了礦業帝國、資本帝國。

陸媒披露,劉漢與「領導」搭上線後,變得更為低調、謹慎,很少在公共場合出現。知情人士隨後少數幾次與劉漢會面,感覺到了他的變化。「言語之間連省裡的官員也不放在眼裡。」



 劉漢兄弟的案件涉及四川政商勾結的黑幕,與周永康父子關係密切。(大紀元合成圖)

另一名與劉漢接近的匿名人士稱,有特殊背景的商人周濱(即周斌,周永康之子)2002年前後到四川投資,劉漢高價從其手中購買項目,「為了維護關係。」

知情人士透露,2001年,為討有關「領導」歡心,劉漢在阿壩州投資建設兩座水電站。2005年,劉漢把經濟效益良好的天龍湖電站和金龍潭電站賣給四川匯日電力公司。

廣漢當地坊間流傳,劉漢是當地政府之外的地下組織部長,他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幹部任免。

據四川政法系統內部人士透露,劉漢在北京被控制後,公安部成立「1.10」專案組。據稱,劉漢案令四川官場震動,該案被作為典型的警匪勾結、政商勾結案件,要求一查到底。

綜合資料發現,周永康於1999年3月到2002年11月出任中共四川省委書記。正是由於周永康瘋狂迫害四川法輪功學員,深得江澤民「賞識」,於2002年12月,接任公安部部長。周在四川既有死黨,使四川至今迫害法輪功嚴重程度居全國前幾位;周永康與其子周斌等家族又有巨大的經濟利益在四川。

李崇禧案涉劉漢案

2013年12月29日,曾經是周永康心腹大祕的四川省政協主席李崇禧落馬。當時有陸媒透露,李崇禧落馬,很可能與其在四川省紀委書記任上擔任「礦業秩序整治督導組」組長涉及礦業重整併購有關。知情人士透露,涼山州政府收購私人礦山進行拍賣,四川礦業大佬劉漢成為最大贏家,涼山州多數礦產流入劉漢的漢龍集團和堂兄劉滄龍的宏達集團。

李崇禧曾是周永康大祕,在周任職四川省委書記期間一路高升,惟命是從,俯首貼耳。在一系列迫害法輪功學員事件中,李崇禧的阿壩州迫害經驗受到周永康的肯定後在全省推廣,李崇禧也因迫害中罪惡累累得到周永康賞識而納入其派系之中,2000年12月,李崇禧升任中共四川省委祕書長、辦公廳主任、省直機關工委書記(後又升任省委副書記、紀委書記、政協主席等職務)。


曾是周永康心腹大祕的李崇禧(圖),被指在四川省紀委書記任上與劉漢在四川收購礦區有關。(新紀元資料室)

劉漢政商勾結 周永康難脫干係

2月20日,美聯社報導說,劉氏兄弟的案件涉及四川政商勾結的黑幕。對此新華社的報導並不諱言。報導披露,劉漢曾連續三屆「當選」為四川省政協委員和政協常委,擁有的個人榮譽稱號多達20多項。他的弟弟劉維親手殺人後逃遁,在他被通緝的四年期間根本就沒有離開過四川。雖然警方不時接到舉報線索,但每次抓捕行動都會「差之毫釐」,劉維總與抓捕人員「擦身而過」。

有報導說,四川官場和商場頻頻「地震」很可能是在清理據稱中國第一大貪腐案件周永康案的外圍,這位前政治局常委據報導目前正在接受調查。


劉漢是周永康之子周斌在四川的生意夥伴之一,漢龍集團涉足能源、礦山、地產、跨投等多個領域。(新紀元資料室)

美國之音引述網路維權人士黃琦的看法認為,四川政商勢力盤根錯節,一些腐敗官員充當了一些民營企業涉黑經營的保護傘,對此,周永康脫不了干係。

他說:「眾所周知,周永康先生在四川搞了很長時間,包括他後來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在我們四川培植了一系列官商勢力。這部分勢力在政法委系統和黨政部門的庇護下,在四川積累了大量冤案。僅雙流縣一個縣,據我們所知,類似案件就多達兩、三千起。」

過去一年來,輿論熱議周永康可能成為習近平打擊貪腐的一隻「大老虎」,但周永康案卻遲遲不能浮出水面。觀察人士預計,這次新華社高調報導又一起官商勾結大案,可能距離「周老虎」曝光更近了一步。

劉漢與江系深度瓜葛

2011年9月13日,澳大利亞證券與投資委員會(ASIC)發表聲明稱,正對中國四川漢龍集團下屬的漢龍礦業投資公司三名高管涉嫌與澳大利亞兩家礦業公司內幕交易進行調查。此公司的信譽、員工的職業操守已受到質疑,人們也憂慮中國證券市場的「潛規則」被帶到海外。

近年來,漢龍集團頻頻出手,赴海外收購礦產資源,其目標是在10年內成為全球第四大鐵礦石供應商,爭奪全球鐵礦的話語權,有效制衡全球三大鐵礦石巨頭。漢龍礦業目標在澳洲組建一個價值300億澳元到500億澳元的大型礦業公司。

澳洲砂礦生意基本被曾慶紅家族壟斷,而漢龍礦業投資公司的行動據悉得到中共官方的大力支持,而劉漢本人曾說錢從來都不是問題。

劉漢是周永康之子周斌在四川的生意夥伴之一,而周斌以其深厚的背景涉足水利、石油等多個領域。2003年左右,周斌以2000萬元左右的價格,轉讓其位於四川阿壩州的一個旅遊項目給劉漢旗下的公司,獲利不菲。劉漢公司的一位前員工認為,該處旅遊項目的地理位置並不好,價值最多只有幾百萬。劉漢曾對其指示,「只要不是太過分,我們就答應他。」這名員工認為,劉漢做該筆交易,只不過是為了維護他和周斌的關係。

2005年左右,漢龍集團成立了一家電力公司。四川省發改委以保護資源為由,限制劉漢公司掌握全部股權。於是,周斌應邀出面,代劉漢持有了該公司20%的股權。後來劉漢再從周斌手中回購這部分股權,但此次回購只是形式,劉漢並沒有付款。

對周永康的調查已經深入核心

2月18日,曾經做過周永康10年貼身祕書的海南前副省長冀文林被雙規。冀文林先後在四川省和公安部任職,從周永康副局級祕書,周永康正局級祕書到中央維穩辦副主任。因此他對周永康不論是貪腐還是政法系統的罪行瞭如指掌。

近期,當局拋出江澤民集團的官員時,都沒有冠以「貪腐」名義,而是「嚴重違紀違法」,為拋出大老虎埋下了伏筆。此前,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核心罪的主要執行人、中共前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從落馬到被正式免職,官媒罕見拋出其隱祕頭銜「610」辦公室主任,但其具體涉案罪名隱而不發。

目前,隨著周永康在遼寧政法系統的爪牙張東陽和前遼寧省公安廳長、省政協副主席李文喜的被調查,顯示對周永康的調查已經深入核心罪。周永康1985年進入北京擔任石油部副部長之前,一直在遼寧。而遼寧正是迫害法輪功和活摘器官最嚴重的地區,張東陽和李文喜都是江澤民集團活摘器官的重要證人。

接近北京高層的知情者透露,中共內鬥的核心問題,就是如何對待江澤民、周永康控制的「610」、政法委系統迫害法輪功這十多年犯下的反人類殺人罪證。證據都在中共高層掌握之中,因事態嚴重,大多數中共高層官員不願為江氏集團背黑鍋。這也是江澤民集團最恐懼的事情,周永康策反目的就是為掩蓋政法委治下中國各地勞教所犯下的活摘器官殺人網罪惡,其利益巨大,黑幕驚人。

2002年以來,江澤民及其犯罪集團的首惡在美國、瑞士、加拿大、比利時、澳大利亞、西班牙、德國、臺灣、韓國、希臘、新西蘭等國家,被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和反人類罪」告上法庭。美國國會幾乎全票通過「605」決議案,明確提出解散迫害法輪功的「610」組織等等。法辦江澤民犯罪集團已成為國際社會的共識和當務之急。◇


 

2002年以來,江澤民及其犯罪集團的首惡在美國、瑞士等十幾個國家,被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和反人類罪」告上法庭。(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