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漏洞百出的服貿內容,臺灣的太陽花學運展現人民不願被中共鯨吞蠶食的堅定意志,過程中展現的民主價值與風範,也受到美國的矚目與尊重。

編譯 _ 李清怡

臺灣「太陽花學運」是歷史上最具特色的民主運動之一。眾所周知,臺灣這個國家的政局一直令人捉摸不定。3月18日,成千上萬的抗議者占據了臺灣立法院,阻止執政黨與中國大陸簽署《服貿協議》,因為該協議對臺灣造成威脅,使臺灣的經濟面臨被中國大陸侵吞的危險。

美國對太陽花學運展現尊重與寬容

美國《中國商務情報》(China Business Intelligence)總裁及資深兩岸問題專家譚慎格(John Tkacik)在《華盛頓時報》發表文章,說到這次民主運動別具特色,原因有三:首先,在亞洲民主運動中,首次出現立法大樓被一群和平的抗議者占領,而且沒有政變、軍變,也沒有坦克出現;第二,示威者得到了大部分議員的默認;第三,美國國務院好像很願意看到這一場景。

美國國務院官方發言人在其外交諮文中這樣說道:「我們當然支持臺灣蓬勃的民主發展,這使得在很多議題方面,都能夠進行健全的政治對話。」對於一群民眾占領立法機構的事件,美國官方說出這話實在不太像美國的反應。

臺灣是美國第11大貿易夥伴,而且是美國農作物的第六大市場,臺灣的經濟面臨被中國大陸侵吞的危險,臺灣人正努力逃離這種命運。

烏克蘭對俄經濟依賴是前車之鑑

臺灣人也從烏克蘭身上吸取了有益的教訓。烏克蘭也面臨類似的處境,抗議者們正努力避免被俄羅斯侵吞的危險,並加強與歐盟的民主關係。

可憐的烏克蘭在美國的貿易夥伴名單中列位至第70,事實上,俄羅斯是烏克蘭的最大市場,強大的親俄政客阻止烏克蘭加強與歐洲的聯繫,放棄加入歐盟,並鎖定依賴俄羅斯,導致烏克蘭目前混亂的局勢。

同樣,臺灣強大的親共政治力量也試圖將這個長久以來親美的島嶼鎖入中國的經濟圈,切割與美國和其它亞洲民主國家的安全聯繫。與烏克蘭一樣,臺灣70%的選民認為,他們的國家過度與強權的鄰國攪到了一起,臺灣絕大部分民意支持示威者。

烏克蘭人已經意識到了缺少美國幫助的教訓,現在的臺灣人更加意識到這一點,眾多臺灣人想方設法避免成為中國除香港和澳門之外的另一個「特別行政區」。

《服貿協議》不利於臺灣

《服貿協議》不會有利於臺灣服務出口,相反,中國大陸可能會以臺灣為後門進入美國市場,除非原產地規則訂得特別嚴格。如果臺灣與中國大陸經濟融為一體,那麼,臺灣與其太平洋夥伴國家將更難達成自由貿易協議,而非更容易。

臺灣根本就是一個「店主之國」。臺灣600萬的勞工中,240萬員工在100萬家商店和服務行業工作。臺灣國內的服務行業分散而多樣化,地方零售業、印刷業、電子商務業、物流業、運輸業、出租車行業、甚至是喪事承辦業,都充滿活力且競爭激烈。中國大陸的服務行業則是太集中了,而且受到政府規章和許可的限制。

臺灣未得到中國對等待遇

總體說來,臺灣企業遠遠比其它外國投資商更容易進入中國的服務行業。當然,在中國,臺商不能像其它國家的投資商一樣,在法律、法規和合同糾紛方面得到仲裁法的保護,因為其它國家在中國都有大使館,而臺灣沒有。

根據《服貿協議》,中國大陸對臺灣開放的大部分市場限於福建省,而且是有條件的開放,例如,臺灣的喪葬業者禁止在中國開辦火化廠,而99%的喪葬都要火化屍體;而臺灣對中國投資商的開放卻是全國性的,而且是無條件的開放。

臺灣人也知道,根據《服貿協議》,他們打入中國金融服務行業的能力將大大受到限制,幾乎不可能影響中國的金融業改革。臺灣的銀行機構規模小而分散,自身的競爭都已經很激烈了,不可能對中國產生什麼結構性的影響。

相比之下,中國的金融機構都由中央控制,而且資金更加雄厚。根據《服貿協議》,中國的銀行和金融機構可以控制臺灣合作方20%的股份,從而實施有效控制,但是,沒有任何一家臺灣金融機構能夠對中國合作方實施有效控制。

小型零售企業也面臨類似被擊垮的危險,20萬美元的投資門檻就可以允許中國大陸帶進21個移民——三名員工,而每一名員工可以帶7名家屬。

從廣義的人口學角度來講,中國能夠無限度地吸收臺灣移民,但是,臺灣卻無法無限度地吸收中國移民,而且,臺灣零售業也無法吸收無限度的競爭。此外,與臺灣其它外商不同的是,中國投資商不必放棄中國公民的身分,即可入籍臺灣,成為公民。

臺灣選民發現,與臺灣企業目前在中國享有的現狀相比,簽署《服貿協議》對於臺灣的整體經濟來說,並沒有什麼實質的好處。沒有新的投資保證,沒有新的仲裁優勢,也沒有新的解決糾紛的機制。

臺灣民主價值具有實質意義

大部分臺灣人希望能夠得到華盛頓、東京、堪培拉、渥太華和布魯塞爾的道義支持,說服執政的國民黨重新考慮《服貿協議》,他們認為此舉不會引起北京當局的反彈。

對於華盛頓當局和西方民主國家來說,奧巴馬政府在烏克蘭事件方面的政策可以說是一個慘敗。但是,美國國務院好像從中吸取了教訓,對臺灣人小有鼓舞。美國可能會繼續把臺灣與中國區分開來,將臺灣當作一個重要的貿易夥伴,以利於臺灣持續保有其亞洲地區獨立民主實體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