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年3月6日臺商舉辦「臺商臺幹要回家」遊行,訴求本外勞薪資脫鉤,外勞薪資市場化。臺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為邦(右一)、理事沈柏勝(左三)參與呼籲。(大紀元)

一位臺灣深研化工、傑出的留美博士,獲得加拿大的蒙特婁Vanier College終身教職之後,卻毅然投入商界,成為一家成功企業公司的董事長。卻因1997年時誤入大陸投資50萬美金,兩年內被洗劫一空,求救無門。看盡中共掠奪臺商,無法無天的醜陋嘴臉,高為邦不但為臺商疾呼奔走,成立「臺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也屢屢為臺灣日益衰疲、步入絕境的政經請命,希望再創臺灣美好富庶的生活環境。而他的創新思維與不懈鬥志,成為許多人寄望的方向……

文 _ 陳柏年


臺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理事長高為邦。(大紀元)

「我是一個學理工的,又是那種死腦筋、不懂得投機取巧的木頭人。」

這是高為邦博士在部落格上的自述。正因為他的清晰思路與單純觀念,才能另闢蹊徑,力求突圍求生之道。2006年,他所提出「外勞薪資與基本薪資脫鉤」拯救經濟的想法,振奮朝野各界,咸認是解決臺灣企業出走、競爭力節節下滑的良方,甚至獲得陳水扁總統的接見,眼看差一點點就要實現,卻因相關人士的遊說而破局。

即使如此,高為邦有極大的信心,認為這個方案的實施,極可能讓臺灣的競爭力遠超日、韓,甚至達到和瑞士一樣的水準。他說:「以市場行情引進外勞,讓外勞薪資與本勞脫鉤,就可以讓產業回流。這是根本的解決之道。」

製造業外移 肇下蕭條惡果

高為邦說:「全世界從來沒有一個國家把它的製造業遠超過一半放在海外,尤其放在一個處心積慮要消滅我們的國家。」

製造業是國家的經濟命脈。一家企業能為投資者創造的利潤僅有5%,卻有95%的利益回饋給地方;譬如創造當地就業機會、購買原料、繳稅、促進地方繁榮等,因此一旦企業出走,表面上業者仍舊獲利5%,實際國家上卻有95%的利益都拱手讓人了。高為邦說:「何況去的是一個沒有法治的國家?中國沒有法治,沒有保障,所以臺商紛紛受害。」

然而臺灣企業鋌而走險,一方面是因為當年勞工短缺,投資環境惡化;一方面是中共祭出「招商引資」的誘騙方案,迫使企業紛紛變節棄守。而政府卻在關鍵時刻訂下錯誤政策。他說:「元凶就是1992年,時任經濟部長的蕭萬長主導,訂了一個違反市場機制的外勞政策,讓外勞薪資與基本薪資掛鉤,臺灣經濟從此一路下滑!」


高為邦說中共祭出「招商引資」的誘騙方案,臺灣製造業外移,肇下蕭條惡果。何況去的是一個沒有法治的中國,臺商紛紛受害。(Getty Images)

當年由於勞工短缺,必須引進外勞,但是一則擔心外勞搶走本勞工作,引進數量有限;二則基於人權,避免雇主過度依賴廉價外勞而致怠惰產業升級,逕行訂立外勞薪資須與本勞相同的制度,非但沒有增加臺灣競爭力,反而加速臺灣產業外移尋找更便宜的勞工,肇下難以挽回的惡果。

臺灣教育程度提升,使勞工需求雪上加霜。他說:「我們的教育在民國100年,25到29歲的年輕人有57%是大學以上教育程度,新加坡也不過25%。這表示什麼呢?就是製造業所能吸納的大學生頂多25%,我們卻現在有將近六成大學生;高中高職專科占35%,也不願意做基層勞工;再加上我們要施行12年國教,以後就沒有初中以下的基層勞工了。」企業結構和教育結構完全脫節,教育成了製造失業的元凶!企業轉型升級20年來證明機會不大,這就是臺灣目前的困境。

臺灣產業外移,造成本地就業機會變少。又因為工廠外移,遣散原有就業人口,供過於求之下,老闆不需很高薪水就可以聘任員工,薪水也就一直起不來。高為邦說:「現在薪資已經倒退到16年前的水準了,年輕人到30歲,一個月能拿3萬塊薪資的不到四成,這樣的情況,年輕人怎麼敢生小孩?」

外勞薪資自由化 新加坡成功借鑑

面對勞工短缺、成本高漲的解決之道,高為邦認為讓外勞薪資與本地勞工的薪資脫鉤刻不容緩。他直言目前外勞的基本薪資和國際行情相比,高到令人咋舌,導致國內國外都產生一筆仲介費,貪污弊端叢生,這就是違反市場機制所生的亂象。他說:「臺灣兩年期的外勞,國內仲介費就是四萬四,比新加坡高出三、四倍,可是如此之高,也沒有辦法消化市場價格與基本工資價,所以又有國外仲介費,而且國外仲介費繳入金額非常大,才能拉攏彼此差額。但是外勞算一算,即使繳交仲介費還是賺,所以他還是來,因此不是勞工被剝削,是雇主被剝削。」

高為邦以新加坡外勞占人口百分之45.3%,臺灣卻僅有2.0%;其外勞實拿薪資僅9000元臺幣,臺灣卻需付1萬9273元;而新加坡大學生起薪7萬,臺灣卻長期低迷於2萬2;至於其失業率為1.9%,臺灣卻高達4.3%,說明大量舉用外勞非但沒有造成本地失業率,反而把餅做大,促進繁榮。

至於有人認為外勞薪資與本勞脫鉤,有歧視之嫌,國外「移民工」都有基本薪資,高為邦清楚解釋「外勞」與「移民工」不同:「外勞是一人來臺工作,他(她)的妻子(丈夫)小孩及父母是在自己的國家生活,契約期滿他必須回到母國,這是契約工,不是移民工。根據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或WTO規定,其最低工資是兩國雙方議定的,與有沒有基本工資無關。」

臺商回流外銷特區 解決勞力短缺

早在八年前,高為邦就提出「臺商回流外銷特區」的構想。他說:「我到很多地方演講、遊說,就是希望能不能把『自由經濟示範區』改成『臺商回流外銷特區』?在這個特區的外勞薪資市場化、數量市場化。我們以外銷做標準,譬如全部外銷,基層勞工全部讓你用外勞,你還會雇用25%大學生,創造25%的本勞就業機會。例如鴻海集團目前在中國有100萬員工,回臺灣就算100萬人中有75萬外勞,還是能創造25萬大學生的就業機會啊,所以如果這個能行得通,不用說鴻海回來,其他電子、成衣、製鞋、木業等都能回來。」

他粗估目前外流的製造業的生產總值,已經超過臺灣的一個GDP,如果能將這些產業吸引回臺,臺灣就會增加一個GDP,一塊錢的製造業會帶動一塊四的服務業,又增加1.4個GDP,加總起來是3.4個GDP,如果一個GDP以2萬美元計算,外銷製造業全部回流,臺灣的國民所得可以達到6萬8000美元,比韓國、日本都高出一截,接近瑞士程度。高為邦信心滿滿的說:「這是一個非常正確的方向。」

赴陸枉遭坑殺 自強才是求生之道


翻開臺商赴陸投資之慘烈歷史,令人悚然心驚。圖為漳州電廠的投資血本無歸,臺灣新光三越集團慘遭大陸合夥對象下毒手。(新紀元資料室)

翻開臺商赴陸投資之慘烈歷史,令人悚然心驚。從有「經營之神」的王永慶投下70億美元在漳州電廠的投資血本無歸,到臺灣新光三越集團慘遭大陸合夥對象華聯集團痛下毒手,認賠130億臺幣後退場,到法官偽造文件,公然賤價臺商財產,致纏訟多年無法解決、含冤自殺或成為滯留大陸的「臺流」等,可謂血跡斑斑。身受其害的高為邦說:「大陸文革之後根本無惡不作了,臺商到底有多少人受害?2011年陳雲林來臺在人大政協兩會期間,公布從2000年到2010年,臺商向國臺辦投訴的案件一共有2萬8215件,結案率是85.4%,但是據我們所知,沒有一件案子得到公平解決。」

如曾獲「國光獎章」發明獎的蔡高德,在大陸獲得總書記和六個部長的背書,投入4億臺幣發展動力自行車,准生產、准銷售,卻不准在路上行駛的規定,當初應允的高官紛紛走避,讓他血本無歸,十多年來都不敢再踏上大陸土地。


受迫害臺商蔡高德和沈柏勝。(大紀元)

又如臺商沈柏勝於1993年遭侵占560萬人民幣流動資金,讓設備、技術都到位的公司就此停擺,他不得已於四年後控訴,耗時八個月才勝訴(同樣的案子中方僅一個半月就有勝訴結果),後來結果判下來卻一直不執行,拖了六年之久,期間發生河西法庭立案廳廳長吳寶利背地偽造簽名、蓋章,賤賣沈柏勝資產的案件。即使天可憐見,沈柏勝巧遇一位正義的收文處工作人員,發現與他相關,證明天津政府從上到下勾結、霸占財產的九份原始卷宗證據確鑿,申訴各界卻遭不受理、不開庭的結果,耗盡家產,2009年他憤而到天安門切腹自殺,2011年5月天津市政府逼迫沈柏勝接受,只賠償他1600萬人民幣,僅及律師計算,依法賠償金額1億9000萬的十二分之一,只是20年前購買力的千分之一。如此可怕案例,比比皆是。高為邦憤憤不平的說:

「過去我們向陸委會、海基會投訴時,陸委會告訴我們因為兩岸沒有簽定投保協議,所以這樣的事情會發生,所以要推動兩岸經濟協議(ECFA)。

我認為,中國至今還不是一個法治的國家!他連自己的憲法都不遵守,怎麼可能信守承諾、尊重合約、執行ECFA協議的內容?我們主張先解決幾個臺商受害案件表示誠意,再簽署兩岸投資保障和促進協議。政府不聽。

2012年8月9日簽署了兩岸投資保障和促進協議,到現在為止有17個案子簽結,與向國臺辦投訴每年2821案件相比,只有千分之六!更可悲的是,沒有一件得到公平處理!

合理推估,臺商到中國投資有70%陣亡,30%存活下來,雖然中國在崛起的經濟下投資的機會很多,但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下,賺錢的實在不多。受到不公平對待的臺商苦主到處投訴,還痴痴冀望中共能依法處理他們的案件,我必須誠懇的說,在臺灣政府態度軟弱無能的清況下,臺商要討回公道?是不可能的任務!」

對於還對中共存有幻想的人,高為邦語重心長地說:

「我認為中國發展的好日子已經都過去了,現在開始,經濟成長已經下滑到7%,房屋泡沫也遲早會來。過去GDP撐這麼高,房屋有很大貢獻,房屋一停止蓋,緊接著銀行就泡沫,這是連鎖的,在這個時候繼續簽這麼多東西,根本是害臺灣,根本不可能幫上臺商任何忙,這個時候企業家還看不清楚,還搶做最後一隻老鼠,別人也救不了你啊。

一個沒有公義、不公平的社會遲早會崩潰,你能撐多久呢?你的暴利可以一直延伸嗎?你騙人的騙術可以一直不會被戳破嗎?這是遲早的問題,我認為時間快了,如果這時臺商還要去,誰也救不了你。但是臺商能不能回來,還是看政府能不能把基層勞工這塊解決。」◇